追蹤

若 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二十九章:鹿林城主。


 

  議事廳正中主位上,長鬚男子鬚黑而光華、面色紅潤、不說眉眼皺紋不多,就說那坐姿端正、精氣神十足、眼中正氣難掩,氣度並非尋常久居上位之人有的疲憊,更沒有打滾官場阿諛我詐的混濁感;由此便可知道其心境與真實身份,確實與修真世家有所掛勾才是。

  南宮律並沒有因為自身修為而高看自己,面對不同身份地位的歲月洗滌,面對鹿林城城主,南宮律反倒顯得拘謹。

  前世他空有一身勇氣、天賦,認為一力足能降十會,雖然每每遭遇危難都驚險度過,但如果每一次行動,能有更仔細的規劃,必然不會有這麼多驚險瞬間;彼時年少懵懂,還能說是勇敢果決、不畏生死講義氣,但這之中除了自己,也間接害了不少情同手足的朋友。

  這些也在晚年變成他心頭遺憾、成了心魔成長的養料。


  這一輩子,他為了盡快達到前世的高度,一不小心入了魔障,只顧自己,對周遭的人情冷暖更加漠視,幡然醒悟後,身邊滿滿羈絆,此時面對一位長年掌管城鎮大小事務盡心盡力的城主,自然不敢輕視。
  南宮律在心中對打量不曾見過的鹿林城主,對方自然也在打量他。

  長居上位的鹿林城城主,就算憑藉多年經驗推敲,仍無法看出眼前這年輕人的深淺。

  看上去就是個尋常武夫,不亢不卑的態度也容易博得好感,卻也隱隱不自覺產生疑惑,像是有個聲音不斷提醒著城主,不要小瞧眼前之人。

  吳先能雄霸一方,也不僅僅是憑藉高超手腕,當然還有不為人知的某種直覺,因此,他更相信直覺帶來的提醒。
  整理好思緒後,吳先率先開口:「我聽聞,你手中有奇異之物想與我做交換?」


  南宮律恭敬抱拳,隨即將烏心木、野兔毛皮與翠玉蛛絲依序從皮袋裡掏出。

  「小輩曾聽聞一位樂器大師說過,烏心木用來製作樂器,其音樂可安神、養心。」
  「此兔毛從一隻野兔身上取來,其兔行走如風、跳可達三丈高,小輩抓捕許久才得此物。」

  「此蛛絲是追趕野兔時所見,發現其刀劍難以斬斷,也是奇物。」
  南宮律將三樣物品交由護衛,坦蕩態度昭明不認為吳先會將異寶占為己有,這進退有則的大度模樣,更加讓吳先有不少好感。

  都說相由心生,年輕人眼中神采奕奕,這樣的人就算有別樣心思,也有良知底線在;更別說對方一點靈力也沒有,渾身衣袍破爛、臉上更是糊成一團,怕是取這烏心木便費了大力氣。

 

  吳先知人善用,用人不疑,第一照面的好感跟疑惑雖然還在,但也不如最開始那樣緊繃,身體小小的挪了個舒服的姿勢,心思活絡。

  就算是三千小世界,一少年有這樣的氣度,路肯定要走得更遠,更別說毫無靈力卻有膽識去四方山取得烏心木。

  雖然以他的修為來說,去四方山也能輕鬆取得,但他看人看物,卻更喜歡看在心意與勇氣上。

  「你且說說,有何所求?」吳先很好奇這樣的少年,是出於什麼原因求到他上頭。

  「小輩有一胞弟,其體質虛弱易折,從小到大,大小病痛不斷,小輩半年前曾遇老者贈一諾,其言只要準備百年藥材,便願意出手替胞弟調養身體,能如常人健康、更甚可以習武。」南宮律說詞真假參半;南宮乾體弱多病是事實,且提起孩子,南宮律表情更添幾分柔和,落在吳先眼中可信度大大增加。

  「小輩遊走各地,聽聞鹿林城主蒐羅天下奇珍異寶,希望大人給小輩一個機會。」

  「喔?」有情有義是英雄,吳先再一次堅信直覺給他的重視感,或許眼前年輕人前途不可限量;他眼光閃爍,自然是想到手上那出之可惜、換而無市的順靈草。

  「那位老者,是否可有提及藥草名稱?」吳先試探性地詢問。

  南宮律搖搖頭,視線垂落:「百年藥草本就可遇不可求,小輩家中也算地方望族,家中人蔘靈芝便也有百年,可老人家看不上眼。」模樣看上去透著無奈。

 

  吳先靈光一動,從青年的說法裡找到了問題癥結。

  人蔘靈芝都不要,不是這位老者虛有其表,就也是一位修者,且極可能是一位煉丹師。

  少年自報家門時說來自福瀛洲,關於窮極山的傳言他不是不知道。
  看樣子這少年郎的胞弟,其體弱的病徵,該是與靈脈有關;那老者口中只提百年藥草,卻不要人蔘靈芝等這類在小世界裡極其珍貴的藥草,那便可說明,老者是在尋找靈草,一來二往推敲之下,看來也是個有大機緣的孩子。

  吳先推論這位老者,應該也是因窮極山傳聞而來的修者。

  但在三千小世界裡尋找百年靈草這舉動,若不是為了刁難人,便也是真正有需求,而後者,更加可能是鑽研此道的修者,若否,亦是與煉丹一途有糾葛的修者。

  眼前少年進退有度、有勇有謀,不像是分辨不出對方心思的笨蛋;那是不是,後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修者,爭天爭命爭氣運,前兩者只要有勇氣、有智慧、肯努力,必能達到,唯最後一點飄渺虛無、難以察覺。

  沉默只維持很短暫一瞬,吳先便交代護衛取來幾株百年靈草:「小夥子,我手頭是有不少百年奇草,但我也不明白其功用,只能看你緣份,換了之後若老者不接受,你當如何?」這是他最後一次試探眼前少年。

 

  「老人家答應小輩,只要百年藥草入得了眼,便可兌現,就算入不了,小輩可以再尋來奇物與城主交換。」南宮律看似咬牙緊張,實則早有打算。
  本也擔心吳先手中百年靈草太多種類,一趟功夫並不會看見百年順靈草,所以本就有其他規劃。

  一次換不到,他還能跑兩次、三次,再換不到……真要坦白身份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到時候若有糾紛,可能會需要到處躲藏,就是委屈娘與阿乾的生活累些罷了。

 

  當南宮律也跟著內心千百轉的時候,護衛已取來四個玉盒。

  玉盒併成一列,齊齊開啟,南宮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因為百年順靈草,赫然就在其中。
  當人走一步想十步,方方面面花了許多心思規劃各種最糟狀況時,卻沒想到結果是最幸運簡單的那一條,任誰都會恍惚;就算如南宮律這般思慮深遠,難免也恍神一瞬。

 

  「小夥子。」吳先笑了笑,難得意外之喜;南宮律雖然一貫面無表情,可看見順靈草眼神卻稍稍停頓不到半息。

  這小小停頓或許尋常人並不會察覺,可吳先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修者,更是對很多細節觀察入微的上位者,南宮律那瞬間遲疑馬上就被捕捉;吳先立時將前面的臆測推翻,真正好奇起對方身份。

  「你想要百年順靈草?」吳先雙手交握,身軀微微向前,在其他人眼裡是愜意輕鬆,但在南宮律這等眼界之人心裡,可是隨時都能發動攻擊的姿態。

  南宮律眼神微暗,暗罵自己太過大意。

  他的境界或許能壓制吳先,但南宮律不想節外生枝,誰知鹿林洲是否有神秘組織的暗棋潛藏於此?他並不想曝露自己,以免被神秘組織盯上,進而危害阿乾安全。

 

  南宮律輕輕嘆息,解除歛息訣帶來的效果,頓時一股順其自然的溫和充斥空間。

  「嗯?」吳先微微一愣,雙眼精光再現。
  修道本就達者為先,世界上總不乏上天眷顧的天才驚艷四方;吳先出身不高,本以為自己此生只能搖搖仰望這些天寵之人的名諱,但誰能斷定,眼前這一位不會成為他生命裡第一位接觸的呢?
  即便南宮律現在毫無修為又如何?修為高於他或低於他又如何?

  少年雖未嶄露修為,但那與周遭融為一體的意境,可不是尋常修者便能達到的程度;不是有名師指導,就是有大機緣大造化之人,不論哪種可能,都是天寵之人。

 

  手撫長鬚,吳先拍著大腿猛然爆出一陣暢笑:「自古英雄出少年,看來我是真的老了。」那備戰的姿態說收就收,議事廳僅剩的那一點點凝重煙消雲散。

  「小夥子、不,南宮小子,你很有本事卻不恃才傲物,我欣賞你;你帶來的三樣物品,盛你的情,烏心木與這蛛絲兔毛,對我確實也有用處,我便收下了,而這幾樣包括百年順靈草,你大可拿去,你我都不吃虧。」

  吳先的反應超出南宮律的意料;前世不是不曾與吳先這種果敢果決性格的人打過交道,但也隱約察覺出吳先的一絲與眾不同。

  「小輩不解,您為何願意信我?請大人解惑。」南宮律想,既然要開誠佈公,便也不揣測他人意圖,直問便是最好的禮節。

  南宮律的姿態毫無威脅,卻也讓人明白對方不可侵犯,更別說一來二回幾次應答,吳先早存著交好心思,此刻自然耐心十足。


  「我觀你雖無靈力,在道意上卻有所成,不論現今成就如何,未來必定不可限量。」吳先順著長鬚,唇邊的笑意漸收,眼底卻仍透著欣賞;他並未直接回應南宮律的疑惑,但開口內容更多是長輩對晚輩的欣賞之意。

  「既然注定成為修者,應該明白,修者與己爭、與人爭、與天爭。」話一起頭,便也是侃侃而談;老人長談,說的都是些入門者會知道的基礎知識;南宮律不清楚吳先此時提起這件事意欲為何,便也耐下性子,靜等對方後續,而這模樣,入眼便是穩重、有耐心的性子。
  「修者萬道,只要有天賦、又願意下苦心,自有道跡可循。」吳先引經據典,說些歷年所見所聞,交好的心思顯而易見。

  須知修道一途遙無止盡,誰能知道,成神後又是何種天地風景?
  修者亦修心,那便是追尋未知空茫的一條大道,若沒有耐心與定力,注定成不了氣候,就算天賦極高又如何?終究會因為遇上挫折、瓶頸而停滯不前。

  大廳所有護衛早已退下,僅剩二人交談聲;話到後頭,南宮律便隱隱察覺三緘其口的吳先存了何種心思。

 

  南宮律畢竟就差一步成神,人情世故或許不如吳先敏銳,但境界跟眼界還在,從其言談間推敲不算困難。

  大道萬千,任何一種心思執著,只要尋得出路,都是一條道。

  與吳先交談,其內容多少都暗示著對方這些年為何穩坐鹿林城主寶座,因那異於常人的天賦--靈感。

 

  人有五感,亦有靈感,也是所謂的未卜先知;修為越高,心念越準確。

  這種天賦非常難能可貴,尋常修者不可能說出來;吳先心存交好,現下雖不可明言這份天賦,但願意透露一二也算誠意十足。

  「城主大人願意相信小輩,小輩必當謹記於心。」南宮律愛恨分明,吳先願意在他身上賭一把,他也願意回敬對方。

  只見樸素錦囊一只,南宮律態度恭敬謙遜:「此物交由城主大人,請城主大人見過其中之物後,再思考是否能允小輩一件事。」

  「何事?」這倒讓吳先好奇;以南宮律這等天資,有求於他的,能是什麼事情?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4

若 夜

追蹤 105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