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66. 派對


《夢域》

66. 派對

  咖啡因擴散在血液中,頭腦只清醒了一會兒,過了沒多久,意識又變得一片昏濛,兩眼混沌。

  他這幾天幾乎都在書桌上度日,模擬考剛過去,卻一點也沒輕鬆。陳江平他們約在考完那週的星期六去他家,在那之前要先把東西畫在電腦上,到時要討論比較方便。

  他原以為這些東西用不了多久,以前美術班畫作業也不是沒做過,但距離他上次使用繪圖軟體不知道多久了,手感都沒了,一開始經常畫錯,搞到三更半夜,林心瓊如果看到肯定要罵死他了,還好對方出差去了,下個月才會回來,家裡就剩他一個人。許力霄內心暗自慶幸,終於暫時擺脫了,耳邊可以清靜好一陣子。

  其實不只是做畢冊的事,其他班級活動也是,他媽媽估計就是反對他去做所有跟念書無關的事情,但他其實並不討厭,反而這樣覺得挺好的,省去很多麻煩,就是因為他本身也不是個熱血活躍的人,覺得一幫人湊在一起又笑又叫只是胡鬧而已,還不如做點有意義的事,例如寫完一份作業,或背一些英文單字,感覺還比較切實。所以當老師問他怎麼不參加時,他直接搬出家長的名義當擋箭牌,做一臉無辜狀。喔,沒有啊,我媽不讓我去。

  斷斷續續畫到了星期六,陳江平一行人登門拜訪。許力霄到樓下帶他們上來,三個人揹著隨身包跟在後頭。

  「打擾了打擾了!」

  陳江平大喇喇地笑著,看戲一般走進客廳,到處東張西望。

  「欸?許力霄,你媽媽不在喔?」他掃過屋子一圈。

  「廢話!」許力霄拔出門上的鑰匙,「就是因為她不在,你們才能來!」

  「啊!所以我們等下可以party囉?」對方興奮地說。

  「pa你個頭!弄完趕快滾!」他冷冷道:「我媽最煩我弄這些事,被她知道又要念了!」

  「怎麼了嗎?」

  門口外頭,徐子善轉頭一問。準備要進去的時候,餘光就看到沈苗動也不動,兩隻手緊緊絞著,臉色看起來很膽怯。

  「嗯……」她支吾著聲,「我第一次進同學的家裡……」

  「妳放心!不用緊張!」陳江平神色一凜,從大門後面探出一顆頭,安撫道:「裡頭很普通,沒什麼特別的!」

  「很普通真抱歉啊!」

  許力霄扯了扯嘴角。他扭過頭,單手支在門上,往外看著她。

  「喂,到底進不進來?」

  徐子善轉過兩眼,「你幹嘛那麼兇?嚇到人家了。」

  「這樣就叫兇?」

  「這樣還不兇?」

  徐子善嘟噥一句,朝沈苗大方地笑著。

  「妳不用怕,他看起來很兇,其實心地很好,就是面惡心善。」

  「又在那邊毀我形象。」他回道:「我面善心善啦!徹頭徹尾的好人!」

  對方別過頭,「最好是。」

  「靠,你剛剛對我什麼嫌棄的臉?」

  門外傳來一聲輕笑。兩個人回過頭,面前的人莫名地笑了出來,低低地掩著嘴,剛才的羞怯都不見了。

  裡頭傳來陳江平催促的聲音。許力霄喊了回去,握著門把,在沈苗進來之後關上了門。

  上樓的時候他邊走邊說:「我跟你們講,等一下進去,你們就用旁邊的桌子,不要動我的東西,任何東西都不行,弄壞了你們賠不起。」

  陳江平哼哼幾聲,「你房間是有什麼值錢的東西?要是沒有多稀奇,我看都不想……哇——」

  眾人齊齊發出讚嘆。他們停在門口,房裡擺滿各種美術作品,東西很多,但基本上收得很整齊,亂中有序。牆上貼滿了各種油畫與水彩畫,縮小了之後放進畫框掛起來。其實他櫃子裡還有一些,不過大部分的東西都擺在外頭,像小型的藝術品收藏室。

  「這些都是你做的嗎?」徐子善問。

  「對啦,大部分是美術班的。」

  「咦?這個好厲害!」他看到架子上一排雕塑,湊過去好奇地瞧。

  「不準摸!它的頭要斷了!」

  他看見對方要伸出手立刻制止。沈苗蹲在旁邊一格方櫃前,臉上有種難掩的欣喜。

  「這裡也有戲劇比賽的東西耶。」

  「……喔,對啊。」他瞟過一眼。「我做過的東西都會留下來。」

  「好棒!一個人的房間好爽!我也想要有自己的房間!」陳江平軟倒在地上,好像全身沒了骨頭,歪過身就往地板上躺。

  「快點,別裝死!來開工了!」

  他拉過牆角一張小茶几,甩了幾個坐墊丟在周圍。對方繼續躺著,兩眼一閉。

  「晚安,我要睡了。」

  「不准睡!快點起來!」

  許力霄往他肚子踢了兩腳,陳江平咯咯地笑岔了氣,軟體動物一樣扭動身體爬了起來。一群人折騰了半天,終於靜下心來,開啟工作狀態。他坐回書桌前,對著電腦畫剩下的東西,其他人就坐在茶几周圍,弄各自的部分,分成兩頭進行。許力霄坐了下來,位子還沒坐熱,背後又大聲嚷嚷。

  「欸,這個怎麼用啊?每次都遇到這個問題。」

  「又怎麼了?」

  他嘆了一聲氣,移動到茶几邊。

  「你看,變成這樣了。」

  陳江平把螢幕轉過來。許力霄看了看,接過他的滑鼠直接操作。

  「你弄錯了,要用這個……看到沒?」

  「那我的呢?」徐子善指著自己的螢幕。

  他瞟過去,「你點這裡……對,這樣就好了。」

  「喔,那旁邊這個功能是什麼?」

  許力霄對他解釋。陳江平看他無比上手的樣子,忍不住說:「根本早就會了!還不來當畢冊委員!」

  他一口回道:「管你!不做就是不做!」

  「算了!反正最後還是把你拉過來了!」

  「現在都在念書考試,沒事幹嘛接這工作!」

  他處理好後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徐子善轉向其他人,「那你們呢?怎麼會想來當這個?」

  「我喔?我是自己想當的啊!」陳江平咧開了嘴,「想說最後一年了,也應該振作一下才行呀!平常在班上都沒什麼貢獻,就這樣過了兩年空白的時間。」

  「還以為你早就習慣了。」許力霄平靜地說。

  「我又不是沒有感覺!」他叫道:「我哥現在是鄙視我到極點,原本他認為我只會念書,啥也不會,現在班排變成倒數的,他就更瞧不起我了,覺得我連讀書也不會了。」

  「還好吧,你念的是澤中啊。」

  「對嘛!明明我也有認真在讀!」他說:「才想說,那個什麼……念不好的話,就做點別的好了。」

  「我也是……」

  一道聲音微弱地浮出。沈苗看了看他們,輕輕地動了嘴。

  「我也是,想做好一件事情,挑戰自己,所以才想當。」

  周圍靜止了幾秒,可能因為她嗓音小的關係,必須非常安靜才聽得清楚。徐子善勾起了笑,對她說了什麼。許力霄直直地盯著螢幕,沒有應聲,姿勢不變,背後一群人聊得歡樂,話題一個接一個跳出來。他在一旁聽著,偶爾插上幾句,但基本上沒怎麼發言了。

  兩三個鐘頭過去,陳江平說:「欸,許力霄,你家有沒有吃的?」

  「沒有。」

  「那飲料呢?」

  「當然沒有,當我家什麼?還得招待你。」

  「但是肚子餓了沒力氣啦!」對方叫道:「我想吃雞排,想喝飲料——」

  許力霄皺起眉,「這附近好像有間店,賣鬆餅的。」

  陳江平來了精神,「鬆餅!我要吃鬆餅!」

  徐子善說:「我也想吃,我去買好了。」

  「你東西沒做完,還想偷跑?」許力霄回頭。

  「沒關係,回來再做嘛!偷懶一下。」

  對方笑笑。

  「你要什麼口味?」

  他突然感覺非常無語,搖了搖頭。

  「我不吃,你買完之後趕快回來啦。」

  徐子善離開後,其餘人繼續閒聊,陳江平點著滑鼠看照片,忽然大笑出來。

  「噗哈哈哈哈!……這張我好蠢喔!不行不行,刪掉刪掉……奇怪,什麼時候拍的啊?」

  沈苗看了過去。

  「那是詩歌朗誦比賽。」

  「喔,這張咧?」

  「專題發表。」

  「對對對,都忘記有這些事了!」他說:「活動太多了,參加過什麼都忘記了,那時候我們在幹嘛?……」

  許力霄深有同感。他們這高中真的有很多課外活動,除了必備的園遊會跟運動會,還有五花八門的各種班際比賽,簡直想把他們累死。

  「不過我還是戲劇比賽最好玩,」他嘿嘿一笑,「這讓我想起高一的時候,那時做道具都做到晚上,只差沒睡在學校了,教官還要趕我們回家,雖然很辛苦但好懷念呢。」

  「你哪裡辛苦?大部分的事都是我在做。」許力霄說。

  「其實啊,我想做畢冊還有一個原因。」陳江平無視他,「現在高三都沒什麼活動了,沒有大家一起做事的感覺了,時間過得好快。」

  沈苗點點頭,「再一陣子就畢業了。」

  「對呀!喔,對了,這時候大家不都在問嗎?」他好奇地說:「你們以後想考什麼?」

  無人回應。

  陳江平尷尬地笑笑,像自我解嘲一樣,下一秒想轉開話題時,旁邊卻有一點聲響冒出來。

  「我……」

  沈苗默默開口。

  「我想考外交系。」她說:「以後想當外交官。」

  其餘人安靜了一會兒。

  陳江平目瞪口呆看著她。

  「欸!?很好哇,可以可以!」

  「妳要去當外交官?」

  許力霄轉過身來,冷不防說。對方聽到他的語氣就慌了臉色,猶豫地說:「很奇怪嗎?是不是不適合……」

  「不!一點都不奇怪!」陳江平大聲回應。

  許力霄歪歪腦袋,「也不是,只是……」

  手機發出一聲提示音。他拿起來看過,徐子善買回來了,就在樓下等著。他跟其他人說了一聲,手上抓過感應卡,穿著短褲拖鞋就出去了。

  剛走到路邊,面前就看到一個人。徐子善朝他提起手裡的袋子。

  「你真的不吃?」

  他掉頭走回去,催促對方。

  「趕快回去,還沒討論到我的咧。」

  「你不是還沒畫完?下次再說啊。」

  「一定要討論。」他堅決道:「不然浪費我前幾天都在熬夜。」

  「……」

  兩個人一起等電梯。許力霄沒什麼話好說,半瞇著眼就感覺到一陣睏意,幾天前開始就一直累到現在,快要不堪負荷了,眼睛一閉就能直接睡下去。

  周圍瀰漫著一片沉默,徐子善看上方的樓層數字緩緩變動。

  「為什麼念完美術班就不念了?」他突然問:「通常不是繼續念下去?」

  許力霄眨了眨眼,意識回歸。

  「……也是有人繼續念下去。」他想到K書中心遇到的國中同學,「但我不想,而且我媽第一個反對。」

  「我問的是你,不是別人。」徐子善笑道。

  「你是忘記我媽在戲劇比賽做過什麼?她直接打給班導,禁止我太晚回家。」他說:「可以的話,她根本不想讓我留校。」

  徐子善想了想。

  「如果她支持呢?」

  「還是不會,那只是興趣。」

  「可以把興趣做一輩子呀。」

  「興趣是興趣,人生是人生。」

  「但能把人生跟興趣結合,不是更好?」

  口中沒了聲音。他知道對方在說什麼,也明白他想說什麼,但就是疲憊,沒精神反駁了,再爭辯下去沒完沒了。

  不可諱言地,他有時候會覺得徐子善太過單純,想法直白而且不切實際,不過人家就要那樣子思考,也跟他沒什麼關係。只是對他來說,畫一輩子這件事聽起來毫無動力,完全不吸引人,太無趣了。他進美術班的原因也很簡單,只是因為他會畫畫而已,沒什麼高尚的理由,更不是為了對藝術的追求,要是向他提起這個,他估計只會回答:啊?那是什麼?能吃嗎?

  食物送來之後,後半段時間幾乎沒人在做事,都在吃喝玩樂,在他家開同樂會。拖拖拉拉度過一個下午,終於完成任務,其餘人激動地歡呼。許力霄累得快陣亡,依舊勉強提起身子,收拾桌面,無意間就看到一本藍封面的筆記本,一個畫面閃過腦中。

  可惡,他忘記問那本書了,還有那天在速食店裡外校的人……剛剛在電梯裡不是能開口嗎?沒有旁人,時機正好。他轉過頭去,旁邊還在笑鬧,不禁有點遺憾。白白讓機會溜走了,結果聊得都是沒意思的內容。

  臨走時,許力霄送他們到門口。

  徐子善說:「剩下的交給我們,弄好後就可以準時交稿了。」

  「終於結束了!可以睡覺了吧?」他半抬著眼皮。

  對方笑笑,「辛苦你了,那我們先走了。」

  「拜拜,下星期見!」

  他迅速道別幾聲,關上了門,阻隔所有聲音,總算把人全送走了。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38

忘言

追蹤 25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