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79. 漫遊


《夢域》

79. 漫遊

  社團活動是自由參加,屬於娛樂消遣的性質,沒有嚴格要求加入。因為學校沒有規定,許多同學都嫌麻煩,懶得下課之後留校,回家社居多。但還是有人會主動參與,心態就是去玩樂的,這就造成了他們攝影社乏人問津。

  不比其他社團,他們每次真的是在拍照跟上課,對大部分人來說很枯燥平淡,寧可去熱舞社還是熱音社。之前仰賴孫昱白人緣旺盛,拉了不少人進來,不過很多來不到幾次,就再也沒出現過。因此社團裡一向流動率很高,幹部比社員還多。開學那陣子有所謂的社團博覽會,他們社長還挺拚命,大力宣傳,然而收效甚微。事後其他幹部經常調侃:還不是人家一看到社長那頭髮,以為是個熱舞社的。

  下午社課的時候,他們到教室外頭攝影。謝刑安一開始還有點忐忑,這是他入社之後的第一次外拍,不知道具體會是怎樣,前幾次上課都是待在教室裡,老師教導關於相機的基礎知識,今天才有機會拍照。

  外拍的地點就是他們校園。在學校裡找一處角落,拍下自己感興趣的畫面,自由行動二十分鐘,結束後要回去教室集合。

  謝刑安走在操場邊緣,此時是放學的時間,到處都是活動的人群,空氣裡傳來激昂的叫喊。金色餘暉大片灑落,夕陽西沉,斜照磚紅色跑道。

  他回頭望去。何祈落在後方,低頭按著手裡的相機。他們一路沿著操場散步過來,拍了不少東西。他發覺跟別人一起拍照還蠻好玩的,不是只有自己舉著相機,感覺就不會突兀。

  不過奇怪的是,除了他們兩個,路上就沒看到其他社員了,不曉得其餘人都去哪裡。

  他環顧四周,找了找有什麼想拍的,附近就響起一陣嘻嘻哈哈的笑聲。謝刑安愣愣地望著,社團裡的人好像突然重新出現一樣,手裡拿吃的喝的,從合作社裡走出來。

  一個個熟人晃過眼前,他有點茫然。

  「你們走那麼快幹嘛?阿姨剛剛才找完錢欸!」

  有個聲音追趕著。

  「噢!那麼慢,不等你了啦!」

  「等等!別丟下我!」

  孫昱白抱著零食飲料,跟在人群後頭。

  謝刑安:「……」

  好吧,他了解不是每個人都想拍照的,大部分人還是想要玩而已。只是覺得有點不應該,趁著出了教室偷溜去玩,這個時間應該要拍照才對。

  謝刑安想了想,轉過去看了看何祈。對方是不是也覺得很無聊……

  他微微一愣。

  一片燦爛的光芒中,對方站在迎光的方向,拿著相機拍遠方,遠方是低垂在操揚另一端的夕陽,發散最後殘留的光輝。

  相機輕輕響了一聲。眼中的人兀立不動。

  謝刑安在旁邊靜默著。

  之後再問他好了。

  繞了一圈操場,走到附近的大樓,一樓就是半開放式的室內廣場,碰巧在那裡遇到孫若白。對方抱著飲料走來,三個人坐在一排椅子上。

  她拆開塑膠包裝,拿了瓶鋁箔包奶茶給謝刑安。

  「我剛買來的唷!」

  他謝了句,「怎麼會有飲料?」

  「老師請的啊!剛剛拍完照,就去合作社買回來。我們可以先喝,剩下的等回教室再發就好。」她眨了眨眼,「要不要再來一瓶?」

  謝刑安看懂她眼神的意思,苦笑了幾下。

  「不用啦,這樣就好。」

  孫若白笑笑,「不喝也會剩,反正我們人那麼少。」

  「你們之前……」他忍不住說:「不是都有在宣傳嗎?」

  「沒辦法,沒什麼人想來。」她聳聳肩。

  「還有去各班班上打廣告……」

  「欸?你看到囉?」她轉過頭。

  「剛、剛好路過。」

  「居然被你看到!」孫若白忽然笑出聲,笑聲似乎比平常響亮,「對啦,就是你看到的那樣!只有我們在自high而已,台下的人根本看得莫名其妙……」

  「不會啊!你們很努力。」

  她逕自笑著,「我看不說的話,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學校有這個社團……不過人少也有好處,做事滿輕鬆的。」手裡又拿出一瓶飲料,她遞到何祈面前。

  「給你,今天來玩的人都有。」

  何祈看了看她,抬手接過。

  「謝謝。」

  「那你們呢?都拍了什麼?」孫若白問。

  「拍了很多!」他興奮地說:「二十分鐘好像不太夠用。」

  孫若白喔了一聲,尷尬地笑笑。

  「我拍了一下就去買東西了。感覺……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平常的學校,沒什麼想拍的東西。」

  「嗯?為什麼?」他問:「有很多都可以拍啊。」

  對方沒說什麼,只是彎了彎嘴角,抱著飲料站起來。

  「下次借我看看你拍的好了,我還滿想看的!現在時間快到了,我們走吧!」

  「噢……」

  謝刑安點點頭。三個人回到教室時,剛剛出去的人差不多都坐定了,就在等他們回來。他匆匆找了張桌椅坐下,何祈坐到旁邊。

  「我看所有人都回來了,那就直接開始上課了。」

  講桌後頭就是他們社團老師,模樣年輕,頭上戴著圓頂帽子。平常上課還挺有趣,都會跟學生互開玩笑。

  「今天去外拍,就是要告訴你們,學攝影除了在熟悉相機,學習拍攝技巧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去發現生活的美,從日常生活中找出平時沒有察覺的東西,培養敏銳的眼光,才能拍出與眾不同的畫面……所以外拍也是課程的一部分。剛才我去外面巡視一圈,不錯,大家都滿認真的,選的地方也很獨特,特地跑去合作社取景。」

  周圍發出幾聲乾笑。

  「所以為了讓大家審視自己的照片,我們要做個小活動。」他說:「不強迫,看個人的意願。你們挑一張照片寄給我,我會投影出來放給全班看。」

  台下有些騷動了起來,似乎引起了興致。

  「這活動就是觀摩彼此的作品,從別人的角度欣賞照片,就算是同樣的東西,每個人拍的還是會不一樣……好啦,大家把手機拿出來!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

  他請其他人弄好設備。孫若白上前,把電腦跟投影機打開。謝刑安轉頭去看何祈,對方一臉意興闌珊,顯然是沒想玩的意思。他心裡猶豫了一下。

  選一張剛剛拍的照片,全班都會看到……謝刑安有點惶恐,他媽媽也提過同樣的事,想把他拍的照片貼在店裡,鼓勵他去分享出來,去表現自己。當時他聽了就是一陣抗拒,沒有別的原因,就是一種直覺的恐懼,相當於把自己切割成好幾個部分,曝露在眾人目光底下。

  他想著乾脆也不要玩好了,但又有股莫名的衝動,往另一端拉扯,叫他選擇去做,好像不做,他就會後悔一樣。

  「好了嗎?大家都弄好的話,我們要開始了。」

  一陣突來的刺激。他迅速點過好幾張,下意識地動作,最後停住。那是他拍校園裡的一叢杜鵑,他感覺還不錯的照片。倉促地弄了幾下,終於把一切都設定好。

  寄送。

  謝刑安舒出一口氣,倒在桌上。

  何祈往身旁瞥了一眼。

  投影幕上放著他們拍的東西,老師一張張瀏覽過去,順便評論幾句。有人看到自己的照片,激動地叫了出來,班裡哄堂大笑。

  謝刑安靜靜趴著,默數著時間流逝過去。周圍好像成為一種奇怪的狀態,其他人的笑聲變成一種嗡嗡的細響,又或者那是自己的心跳聲,急遽地跳動。

  「噢,這張不錯。」

  時間彷彿無限漫長,他聽到一聲讚嘆。

  謝刑安抬起頭。

  投影幕上放著他的照片。

  「光圈運用得還不錯,有前後層次的差別,突顯照片的主體;顏色也拍得很明亮,還挺浪漫的……」

  老師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出來。教室裡一瞬間安靜下來。

  「雖然拍的是平常顯而易見的東西,不過一捕捉下來,就完全不一樣了……還原了事物該有的美貌。真的是有一雙發掘美的眼睛。」

  周圍突然變得很安靜,剛才所有的聲響都不見了,只剩下老師在講話,話題都圍繞著他。謝刑安像凝固一樣坐在位子上,動彈不得。這時下課鐘聲響起,突然劃破了寂靜。

  老師說了幾句話總結。班裡又流動起喧嘩聲。

  謝刑安立刻抓起書包,衝出教室。

  前後左右的同學紛紛站起身。何祈偏過腦袋,看著門口飛奔而去的背影,接著挪回視線。

  隔壁的桌子上還留著東西。

  他緩緩地走出校門口。沒過多久,就在公車站那裡找到了人。謝刑安站在一大群等車的同學之中,毫無動靜,好像站成了一尊雕像。何祈隔著一點距離看他,繼續走過去。

  「你的相機。」

  他叫了聲。謝刑安猛地回神。

  他轉頭看到對方,理智瞬間回歸。現在才驚覺自己把人丟在教室裡,什麼話都沒說就直接走了,心裡混亂了起來。又看他手裡抓著相機的帶子,謝刑安感激地接過。

  「謝謝!還好你幫我拿來!」

  何祈鬆開手。

  「連相機都丟了。不要了嗎?」

  謝刑安喉頭一緊,「不、不是……」

  「怎麼先走了?」

  他支吾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我、我只是忘記了……」

  「你把我忘了?」

  「嗯……呃,不是!不是!」他戰戰兢兢地說,但感覺越說越不清楚,言語更加笨拙,詞不達意。他暫停了一會兒逕自深呼吸,重新開口。

  「只是在想剛剛的事。」

  何祈用眼神詢問。

  「剛才……老師說拍得不錯的那張,是我的照片。」謝刑安說:「雖然他那麼說,我卻有點不自在,很緊張。其實,我沒有那麼厲害,沒有他講得那樣,我拍照的時候,根本沒想那麼多。」

  他嘆息一聲。

  「老師那麼說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很害怕。我也不知道在怕什麼,就是不太適應……應該沒有人會這樣吧,不想聽到別人稱讚自己。」他頓了頓,轉頭一問,「那個,我是不是很奇怪?」

  「嗯。」

  對方毫不避諱。

  謝刑安瞬間垮下臉。還好對方沒有表現任何反感的情緒,只是問:「都沒人說過你拍得好看?」

  他想了想。

  「嗯……有啊。」

  「那不就好了?還是有人……」

  「是我媽。」

  兩人之間維持了幾秒的靜默。

  「她只是在安慰我,家人都那麼說,只是因為是我拍的。」謝刑安低低地說。

  「……不管別人好了,那你怎麼想?你覺得拍得很爛嗎?」過了一會兒,何祈回應,「也許很怪吧,可是那又怎樣?那些東西都是你拍的,跟別人覺得好不好看也沒關係。重點是,拍照的時候,你怎麼想的?」

  謝刑安靜靜地聽著,心裡就產生一點共鳴,還來不及表示什麼,又聽到他開口。

  「我也是。」何祈說:「我也覺得很好。那天去你店裡的時候,我看到牆上貼的東西……所以才會跟你要照片來看。」

  記憶恍恍惚惚地回到當下。他第一次跟對方見面說話的時候。

  「那個,你別誤會。」謝刑安思考了一下,認真地說:「剛剛老師說的,我沒有很討厭,只是不習慣而已。畢竟……我很少聽到別人那樣稱讚。」

  他微微笑了起來,像是自嘲,又像一種終於欣然接受的態度。

  「也許我只是認為我很普通而已。」

 

 

 

 


作者的murmur

朝著結局衝啊!!最後一個副本啦,絕對致鬱,自行斟酌觀看啦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1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