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言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82. 冷雨


《夢域》


82. 冷雨

  校慶結束後,再捱過一個期末考,很快地就放寒假了。

  每天的日子匆匆消逝,但他覺得好像有什麼持續逗留在原地,有什麼東西成形了,再也縈繞不去,像一隻孤鷹恆久地在頭頂上盤旋,那日激起的迷惘惆悵如影隨形,伴隨著他度過了剩餘的學期,就這麼懵懵懂懂進入了寒假,有時他會困擾地想,這種茫然不知道要持續多久,可能從今以後還是會一直延續下去。

  關於未來,他還是有很多懷疑,他承認,自己的確想要拍照,只是不確定是否真的可行,這條路是不是真的存在。幸好這種事本身一點也不迫切,不像下星期的考試、明天要交出去的作業,不用那麼急著要找到答案。

  整個假期,他大部分都是留在家裡的店內幫忙,偶爾跟何祈約出去逛街拍照。這期間他還去了攝影社的寒訓。

  他們是辦在中部的一座森林遊樂區,地點有點遠,三天兩夜。謝刑安本來想說他還是留在家裡顧店好了,不過他媽媽說機會難得,堅持讓他去玩。

  要去旅行之前,他心裡其實很惶恐,原因是他真的很少出遠門,從小到大,他一直待在橫西,那裡就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不過幸好,一路上都有社團的人帶著他,讓他安心不少。回程時,他們一行人在火車上睡成一片,謝刑安坐在熟睡的孫若白旁邊,手裡拿著相機,看這幾天拍的照片。

  冬天的山上特別寒冷,到處白霧繚繞,尤其是清晨的時候,煙嵐朦朧,冉冉飄升,像山林呵出的氣息,他裹著厚重的衣物,在稀薄的冷風裡拍下了照片。

  還好他有去,他想到。

  這景象,在橫西是怎樣也無法看到的。

  原本平靜的思緒出現一點晃動,接著緩緩下降,潛入看不見的深處裡,逐漸沉澱落定。

  謝刑安抱著相機,在寂靜的車廂中,一個念頭似有若無地升起。

  他喜歡攝影,不就是想記錄這個世界有多麼美好?外面的世界雖然陌生,雖然廣大,可能會眼花撩亂迷失方向,令人害怕發慌,但他依舊忍不住想去靠近,如果可以,他想去目睹更多沒見過的地方,去見識新奇的景色,用相機拍攝下來。

  那念想在一片昏濛中慢慢醞釀,變得切實篤定,像深埋心裡的一顆種子,悄然萌芽抽長。

  二月中旬,下個學期到來,開學的第一週就有社團課程,謝刑安回到社團教室,又見到許多熟悉的面孔,同學們聚在一起聊天。他們就在這樣快活的氣氛裡上完了第一堂課,基本是沒什麼人睡覺。

  踩著下課的鐘聲,老師及時開口。

  「昨天看到消息,最近好像有一場攝影大賽,獎金挺優渥的,參賽方式很簡單,只要一張照片就可以了,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去參加看看。」

  鐘聲還持續響著,底下吵吵嚷嚷整理書包,作鳥獸散,那幾句話輕描淡寫,絲縷一般,細細地飄入耳中。

  謝刑安猶豫了幾下,抱著書包的手慢慢地摸向自己的手機。

  他終究去搜尋比賽網頁了。

  那是一場全國性的比賽,規模很大,有分為成人組與學生組,獎金的確很優渥,前三名都是上萬元,優選跟佳作也是有幾千元,他迅速瞥過去,倒不怎麼關心能拿到多少錢,跳到最後一行。

  所有的得獎作品會刊登在雜誌上出版。截止日期是今年四月底。

  他停頓片刻,跳出頁面,點開歷年來的得獎作品,一張一張仔細看過,心裡跟著琢磨。幾個鐘頭無聲過去,臨近深夜,他放下手機,往後倒在床上,揉了揉酸澀的眼睛。

  不行。

  怎樣都有差距,他可以感覺得到,自己拍的東西……還不到位。還是差了一段距離。他說不出來差在哪裡,可是那溝渠確實存在。

  如果要參加比賽,就要重新拍一張更好的。

  接下去的幾個星期,他幾乎都在拍照。除了上課之外,自己所有的空閒時間幾乎都拿去拍照了,成天都往外頭跑,相機不離身,等著靈感剎那迸發,自己可以及時捕捉下來。每天繞了許多大街小巷,一回到家全身就疲憊不已,可是他卻沒什麼想抱怨,精神操勞卻不委靡,那種累是充滿意義的。

  他想到自己好像從沒這麼認真過,念書的時候都沒這麼認真。那種充滿熱忱幹勁的心情,滿腦子只想做好一件事……那時有很多人都看好他。或許他隱約也受了別人影響吧,相信自己有一點潛能。

  儘管這麼想,現實還是很力不從心。謝刑安走回店裡,腳步沉重。至今都過了一個月了,還不知道該交出哪張照片。

  晚上吃飯時,他媽媽看到他憔悴的臉色,眼皮底下一圈青黑色。

  「怎麼了?晚上還在弄照片?」

  她知道對方想參加比賽,最近老是在擔心那件事。

  「沒有啊。」謝刑安咬著筷子,乾乾地說。

  「有沒有早點睡?」

  「有啦!」

  「有沒有睡好?」

  「……」

  她嘆了口氣,「你不要把自己逼急了,要是把身體搞壞了怎麼辦?」

  謝刑安默默吃著,悶不吭聲。這幾天他罕見地睡不好,躺在床上輾轉難眠,白日糾結的煩惱已經開始侵入黑夜,睡覺也不得安寧。

  「你從以前就容易緊張,容易過度擔心,但有些煩惱就是沒必要的,都是自己無中生有。睡覺時間就不要再去想那些了。」她說:「你要拍照我不反對,但不要有太多壓力,比賽就是貴在參加!好玩就夠了,如果你不開心,那不就失去了意義?」

  「嗯……我知道。」謝刑安擠出一句話,「我會想辦法趕快拍好。」他也知道自己不應該讓家人擔心,他媽媽平常那麼辛苦,一個人支撐他們家,現在還要替他操心。

  「那個,牆上的照片……」沉默半晌,他說:「謝謝妳。謝謝妳一直叫我貼出來。」

  對方輕輕笑起來,牽起一點臉上的細紋,「怎麼了?現在才想到要謝我?我想說拍得那麼好,若沒有人看到不是很可惜嗎?對了,那些照片不就很好看了?為什麼不直接選一張?」

  「不行,我想要更好的。」他搖搖頭,「因為,其他人都說我可以,所以我才想盡全力……只要給我一點時間,再拍一張更好的,應該沒問題。」

  謝刑安堅定地說。他媽媽看了看他,突然就有點不忍。

  「你想要自我要求很好,但是身體還是要顧,不要總是那麼緊繃,不管你想做什麼,我都支持你。但就只有一個原則。」對方換了個口氣,態度鄭重。

  「不要去傷害人,包括你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活得快樂。」

  謝刑安端著飯碗,輕微地應了幾聲。不以為然。

  「我知道,妳不用擔心我。」

  他媽媽又說:「你要是不知道以後該做什麼,還有條後路啊,可以回來這間店。」

  「不用不用!每天看妳那麼忙。」他趕緊搖搖頭,「而且我也不喜歡招待客人……」

  對方當然知道他個性的毛病,無奈地笑笑:「怕什麼?每天的客人就那些,你不是都認識?」

  「認識是認識,但一講話就……」他嘴上頓了頓,想到另一種可能。

  「那個,如果我以後,不想留在這間店了呢?」

  「那也沒什麼關係。」她說:「就去做你想做的事。」

  謝刑安看著飯碗,停下筷子,一會兒後趕緊跳下椅子,跑進房間裡,他媽媽疑惑地看過去,他再走出來的時候,手裡拿著相機電池去充電。

  她看著他蹲到了插座邊,「吃飽了再弄就好了啊,現在又不急。」

  「不行,我怕等一下忘記。」謝刑安坐回餐桌前,重新拿起筷子,「我明天要跟何祈出去。」

  「這樣呀,那你們小心一點。」

  他媽媽也知道那個人,兩個人經常約出去一起玩,似乎有一段時間了。

  她欣慰地笑笑,「這個朋友很難得啊,以前你都沒跟誰這麼要好。」

  「喔。」謝刑安想了想她的話,不自覺地跟著笑,「因為他也喜歡拍照吧。」

***

  星期天早上,他們穿行在夜市那條路上,一路上走走停停。白天的攤子裡寂寥冷清,要等到晚上才會開市,這個時候還是空蕩蕩,其他店鋪的鐵門都是拉下來的。

  四處亂逛的途中,謝刑安有時會跟何祈講起橫西的事。對方雖然也住這裡,不過是長大之後才搬來的,不像他是從小就在這裡生活。這地區開發得早,不是什麼新興發展的市鎮,所以附近有許多老房子,屋宇低矮,外牆灰敗,只有靠近捷運的那一帶,才會看到嶄新漂亮的大樓。

  快走出夜市,他們就看到面前一條大馬路,對面是一座開闊的小公園。今天正好是假日,出來運動玩耍的人很多,傳來熱絡的喧囂聲。

  謝刑安繼續往前,冷不防一個東西從路邊草叢跳出來,竄過他腳邊。他慌亂地退了幾步。

  「那隻貓。」

  謝刑安還沒反應過來,只聽到何祈的聲音。

  「什麼?」

  「夜市裡的那隻貓。」

  他們立刻往那東西溜走的方向望去,但很快地就看不到影子了。何祈瞟了他一眼,小跑步跟過去。

  「我去看一下!」

  「……好,小心點。」謝刑安點了點頭,心想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接著就看到對方拐入了一條窄巷裡。他大聲喊。

  「那我去公園裡等你了!」

  巷子裡陰暗僻靜。何祈順著記憶往前走,兩旁水泥牆之間的通道灰暗泥濘,裡頭空無一人,他左右環顧幾圈,等了一陣子。這裡都是謝刑安所說的那種樓房,老舊破敗,水管與電線沿著牆爬升,頂端的屋簷緊鄰。

  眼前微微亮了起來。他眨了眨眼,抬起視線,陽光從那牆縫之間落下。一種無聲亮著的光芒。

  謝刑安坐在公園裡頭,凝視著前方有座溜滑梯,有很多小孩子在嬉戲玩樂,其他大人就在旁邊看著。他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發呆休息,聽著那歡樂雜亂的笑聲,意識正薄弱,輕易地就被拉走了思緒。

  他記得自己小時候根本沒有這麼熱鬧,沒有和這麼多人一起玩的經驗。他家一直都是單親家庭,他父親很早就不在了,記憶裡就只有他跟他媽媽而已,就靠她獨力把自己扶養長大。可是對方工作很忙,在他有能力幫忙之前,都是她一個人打理店裡所有事情,沒什麼時間陪他,他性格又比較膽怯,不敢面對陌生人,因此也沒什麼朋友,所以總是一個人的。就在那些一個人的時光裡,他學會了拍照,喜歡用畫面去表達各種美好的事物,令他感到一種無限的滿足。

  似乎他喜歡拍照就是因為這樣的契機,沒什麼朋友的時候,他就是一個人四處拍照,喜歡拿著相機到處亂逛,像忘掉了一個人的感覺。

  神志游離之間,他又想起社團老師說的那些。他說拍照的本質是孤獨的,哪怕周圍有再多人簇擁,可是最終還是只有自己……謝刑安有點不以為然,只認同了一半:起源於孤獨,最後還是不可避免地回歸孤獨嗎?

  謝刑安也懂得老師在說什麼,雖然他只經過短短幾十年時光,但體會這種苦澀也夠了。他覺得這種孤獨感不是表現在外,而是偏向精神上的,在於別人不能理解,這種隱形的隔閡他感受甚深。他就跟其他難以計數的小孩一樣,成長路上大抵順遂安穩,沒遇到什麼大風大浪,就連單親這個背景也沒什麼奇特的,沒什麼人因此欺負他,更多的人是沒注意到他,他擠在一片烏泱泱的人群裡,並不特別,並不突出。

  喧囂聲還在迴盪,中間卻夾雜了鮮明的叫喊。謝刑安往旁邊一看,不遠處一個小孩拍打身上的衣服,拍掉上頭的塵土,身邊有個女人朝他伸出手,那小孩還是笑得很開心,伸手握住。兩個人牽著手走出了公園。

  謝刑安目送他們離開,那雙緊握的手映在眼底,忽然就有了點感觸,忽然激發一絲靈感。他抓起相機,腦子臨摹決定各個細節,把握那股衝動,捕捉了一大一小的身影。

  就是這張了。

  何祈回來之後,他們又沿著馬路繼續閒逛,也不一定要去什麼特定的地方,好像就這麼漫無目的走下去,直到薄暮降臨。謝刑安看看四周,房屋高樓零星分散,距離很遠,視野變得很遼闊,不知不覺走到了比平常還遠的地方。

  他想著天色已晚,差不多該回去了,突然臉上滴落幾顆水珠。

  暴雨傾盆而下。兩個人急忙跑到附近一座涼亭,裡面有供人休憩的長板凳。他們喘著氣,把隨身物品卸下來。

  「好大的雨。」

  謝刑安小心地放下背包,剛才已經先早一步把相機塞回裡頭,機身精密珍貴,一滴水都進不得。

  「應該早點走的,現在只能等雨停了。」

  他抹了把臉,頭髮還在滴水。半個身子都淋濕了。

  「欸,你看。」

  旁邊的人低聲道,謝刑安聞言眨了眨眼,往外望去,從漆黑的雨幕裡看見了什麼。雨中出現了燈光,五彩斑斕的霓虹燈光,光線被大雨暈開,劃出一條半圓弧。

  「喔,原來是這裡。」

  燈光慢慢照出一座拱橋的輪廓,橋下還有另一個圓弧。底下的河水倒映著上頭的光芒,交互輝映,連成彩色的圓環。

  「那是橫西大橋。」謝刑安對他解釋,「算是這裡很有名的地標,晚上會發光。如果沒下雨的話,就可以去上面逛逛了。」

  「待在這裡就好了,看得一清二楚。」

  何祈靜靜地說。謝刑安想了想,「對唷,這裡視野蠻好的耶,待在上面就看不到了。」

  他遠眺那座發光的大橋,突然間靈光一閃,往身邊的背包裡翻找,發出窸窸窣窣的細響。何祈皺起眉,轉頭一望,謝刑安湊了過來。

  「你看。」

  他手裡拿著相機,濃黑的夜裡亮起了一小塊熒熒白光。相機拍下了那五彩斑斕的橋身,連同水面上的倒影。即使是夜景,照片還是拍得很清楚。隔了一層雨幕,燈光像從水裡發散出來。

  何祈端詳一會兒。

  「……我好像知道這座橋。」

  「你知道?」謝刑安收回相機。

  「不過是很久以前了,也忘了是什麼時候。」

  對方緩緩地說。

  「好像是我媽在開車載我……我們剛下飛機回來,去哪裡忘了,那時是半夜。我們車子開過這一座橋,就看到很多燈亮著,可是因為在橋上,看不到具體長怎樣。」

  「……你們是出去玩嗎?」

  「不是,我媽工作常出國,然後順便帶著我而已。」

  謝刑安有點羨慕。

  「所以你去過很多國家囉?」

  「很多吧,沒數過。」

  「那、那你去過哪裡?」

  「想不起來。」對方回答:「都忘光了,反正很久了。」

  兩個人沒再說話。大雨轟隆轟隆沖刷不斷,同一種頻率單調地響著,掩蓋了所有聲音,像一種震耳的靜默。

  「你很久以前不是問過我,以後想做什麼嗎?」謝刑安默默地開口,「那時候我還沒想過,可是經過了這一陣子,我思考了很久……好像終於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了。」

  雨聲轟鳴。

  「就跟你講的一樣,我很喜歡拍照,拍一輩子也沒問題,然後我還想去外面看看,就是……去旅行。」他低低地笑了出來,「去看看世界,然後拍下很多漂亮的照片,不過……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夢想,感覺太空泛了,有點自以為是,能不能養活自己都不知道。」

  周圍安靜了一會兒。「為什麼不是?」何祈說,聲音混雜在大雨中。

  「你媽怎麼說?」

  「我媽……我還沒告訴她,但是她應該會支持我。」謝刑安說:「雖然這樣我不能在餐廳工作了。她說過,如果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那就繼承我們家的店,至少還可以養活自己……但感覺那不是我想要的。」

  他坐在板凳上,兩腿往前伸直。

  「雖然我可能還是會害怕,害怕全新的事,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我還是想去挑戰看看……你也知道,我很不會說話,一緊張就講不好,可是我又想表達出來。不表達出來的話,就沒有人知道了。所以拍照是我唯一會做的事。」

  他深呼吸一口,「我們社團老師說,最近有一場攝影比賽,全國的學生都能參加,我也想著要報名。也不是說一定要得獎,只是,我想我有點機會吧。」

  髮梢上的雨滴從額角滑落面頰。「想做就去做啊。」何祈說:「沒有人能阻止你,除了你自己。」

  謝刑安笑了一下,「我現在還是在想,當初你怎麼會問我……怎麼會問這個?」

  「我不能問?」

  「也不是,怎麼突然就問了?」

  「那不然什麼時候問?」

  對方的口氣理所當然。

  「等長大了之後嗎?」

  「……你現在又怎麼想?」謝刑安記起對方當時開玩笑的答案,「這次認真一點啦。」

  「也沒什麼……我是真的不知道,才會問你的。」

  淅淅瀝瀝的聲音。滂沱的雨勢讓夜晚暗得徹底。

  「不過聽你這麼講,我好像也想到了。」

  對方在黑暗中看了過來。

  「我跟你去旅行。」

  那天回家之後,謝刑安把照片上傳,躺在床上沒過多久,沉沉地睡了過去,異常安詳。夢裡有黑色的河水跟五彩的燈光,還有一座大橋。橋的對面通往著一個嶄新未知的地方。

***

  午後的校園靜謐。

  空氣被陽光烘烤,變成一陣溫熱的風。杜熊停在窗邊探了探,教室裡的人還在睡覺,但好幾張座位上沒看到人。

  「熊老——」

  遙遠的叫聲。

  他回頭望去。

  「球場都沒人耶!要不要打球?」

  孫昱白輕快地蹦到跟前。

  杜雄對他笑笑。

  「教官來抓人了!」笑容立刻消逝,「午休時間給我打球!怎樣?你又想被記過了?」

  「唉唷,不會啦!」對方露齒一笑,「段考前一週,教官才不會那麼嚴,考試快到了,出來發洩壓力啊!」

  杜熊沒怎麼跟他閒扯,「我問你,為什麼班上中午人那麼少?其他人都去哪了?」

  孫昱白想了兩秒。

  「都去念書了吧,我看很多人都去圖書館,下星期要考試了啊。」

  「誰?」

  「白……孫若白,還有張蘋、王孟菱、江佑華……」他把平常跟孫若白一起念書的人都點了名。

  「喔,還有何祈。」

  「啊?」

  杜熊驚訝地說。

  「你確定?」

  「對呀,我在球場上有看到他走進圖書館,午休之前吧。」他指著對面那棟建築。

  杜熊噤了聲,愣了好一會兒。

  何祈?

  ……圖書館?

  真是微妙的連結。

  電腦螢幕跳出視窗,硬碟的資料夾裡儲存了大量影像檔,一張張點開瀏覽,目光在每張照片上暫停了好幾秒。

  「這都是你拍的嗎?」

  背後傳來聲音。何祈迅速把筆電蓋上,啪地一聲。

  「嘖,幹嘛那麼大力?」

  杜熊從他身後繞出來,輕輕惋惜,「等一下把東西弄壞,小孩子就是不會愛惜東西!」

  何祈掃了他一眼。

  「怎麼一個人待著?」

  他沒回應。杜熊走到對面的位子坐下來。

  「那些都是你拍的?」

  一語不發。

  「還不錯啊!大開眼界了耶!這麼會拍照……這麼偷偷摸摸的,怕人知道?」對方哈哈大笑地拍著他肩膀,「欸欸!剛剛進來的時候,在公佈欄上看到了公告,什麼攝影比賽……得獎了有獎金耶!」

  何祈抬起目光。

  「……全國的那個?」

  杜熊點點頭,「對啊!你怎麼知道?有興趣?」

  「沒有。」

  「為什麼?去參加看看啊,沒得獎也沒關係,得獎了就是你賺到。」杜熊敲了敲桌,「你看你那些警告都還在,要是撈個佳作回來,將功抵過啊。」

  「無所謂,學校又不能怎樣。」他說:「現在少子化,他們還需要我繳學費。」

  「喂,年紀輕輕的講話這麼酸!」杜熊叫道:「我看你拍出來的東西都還不錯,去參加很有機會啊!」

  「不要。」

  「為什麼?」

  「麻煩。」

  「哪裡麻煩?不就填一些資料,你這裡不就有電腦?去啦去啦。」

  杜熊不斷催促,何祈被弄得很煩,拗不過他。

  「……你別說出去。」他掀開了筆電螢幕,「不要告訴其他人,尤其是班上的。」

  「好啦好啦,不說就不說!」

  拖拖拉拉填完一堆基本資料,直到最後要選一張作品上傳。杜熊在他旁邊盯著螢幕,猛地連拍他肩膀:「這張不錯。」

  何祈看了看他,對方比他還認真。

  「看我幹嘛?上傳啊!」

  他轉回畫面上。

  那是上次出去拍的照片,兩道牆沿的縫隙中漏下的一道陽光。

  杜熊看他沒動又囉嗦起來,他繼續操作下去,幾秒鐘不到,影像上傳完畢,滑鼠停在最後一鍵上。何祈遲疑半晌,還是發送了出去。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43

忘言

追蹤 26 鼓勵作者

http://balass101.pixnet.net/blog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