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Wan slin

我是一個喜愛創作的女子,不定期寫作 歡迎關注

人生消極掰


 

有沒有人已經年三十五了正經歷老婆給自己戴綠帽離婚然後還要付贍養費,倒楣的是正逢公司大裁員,而不知道怎麼傳的,竟然說我才是愛情裡的渣男,敗壞社會風俗,最後竟然也在裁員名單內...。

原本我還覺得只要我坦蕩蕩社會就一定會給我清白,原來我錯了,還錯的離譜錯的驚奇又驚嚇。

我的人生總是給我驚奇,但我從沒消極過因為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谷底過。

 

離開待了快十五年的公司頭也不回的騎著跟著我奮戰十七年的歐兜水往家裡去...。

噢,對吼,我離婚了,房子暫時給前妻跟孩子還有那個真正的渣男住,自己則暫時租在附近一間小套房。

唉。在堅強的人也是會有消極的一面。

 

“三十二通未接來電”

 

誰呀!奪命連環叩。心裏忍不住嘀咕。

「喂,你們誰打給我?」一下這隻號碼一下家裡電話一下那隻手機的,是家裡死人喔!

「哥...」

「喔,小妹啊,有什麼事情嗎?」是家裡的未出嫁最小的妹妹。

身為長子,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的事,免得他們擔心。

「啊,是妹妹啊!什麼事?」

「...哥,你怎麼現在才回電話...媽媽,走了。」

「什麼媽媽走了,妳在說什麼。」

「媽媽...她...」

「我來說,大哥,今天你老婆來家裡拿地契說要賣房子,說你跟大嫂已經離婚,小孩還歸她,媽媽不信,中午去公司找你,他們告訴媽你被裁員的事,媽一時接不上氣走了。」大妹把來龍去脈講給我聽。

我的心臟瞬間停了。

竟然最疼我的媽媽卻得接受我人生最消極的一面,而我卻無能為例。

不僅喪葬費用在眾兄弟姊妹夠多分攤下勉強擠出一點來。

前妻竟還大喇喇帶著真正的渣男來,連女兒也親暱的叫他爸,現在的他真的好想跟著媽媽的腳步走。

 

………

 

辦妥媽媽的後事了,前妻也找到房子搬出去了,因為捨不得房子裡有太多和女兒的回憶了,於是偷偷辦貸款將原來房子買下以表思念之情。

還好身體還行很快就找到相關工作,加上又有經驗所以很快進入狀況也順利加到薪。

在夜深人靜時,總會借物思情,總總回憶湧上心頭,拿出珍藏的紅酒準備打開它。

 

“爸爸,不要喝酒,喝酒傷身體”

 

放在酒瓶上的雙手停止動作了。

當初也是因為女兒的關係才把酒慢慢戒掉的,難道現在還要重蹈以前覆轍?

人家說在哪裡被絆倒就要在哪裡把石頭踢走,而不是往回走。

把酒拿去櫃子裡放,關燈睡覺。

 

又到了會見女兒的日子,女兒如預期沒有出現。

手中無嘴貓的安全帽又被我塞回車廂。

自從離婚後,女兒再也不想見他也不跟他通電話,只能透過前妻大概知道她的學校生活及她生活起居。

女兒不諒解沒關係,總有一天她會知道爸爸是愛著她的。

隨著工作壓力越來越大,煙癮也跟著越大,然後漸漸地認識了她。

剛從大學畢業就在朋友檳榔攤工作的小紫,染著一頭香檳棕,畫著時下年輕人都愛的自然妝容自然吸引一堆蒼蠅每天圍著她期待從她手中接過東西。

也許一開始就不該有交集⋯⋯。

我和小紫常常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聊著聊著,好不容易打開彼此的心房說出心裡的傷。

開始我們會約出來一起吃晚餐或者看夜景,接著經常出去約會。

偶爾對事情有意見,但我都會讓著她。

我們會一起談對未來的規劃期望與願景,我真以為那就是我的未來人生了。

直到她搬來和我一起住後隔天,我下班後看著差點認不出來的家,及剛刷完的存摺簿。

我的人生又再度盪到谷底了。

到她工作的檳榔攤,聽說她跟人跑了,老闆也借了她不少的錢,也氣的半死,不停咒罵她。

我連罵的力氣也沒有,回到空空如也的家,是什麼原因讓妳這樣對我?

是我對妳不好嗎,還是妳根本就是詐騙集團的。

房間裡桌面上留了張字條,大大謝著”渣男”

原來妳還是不信任我呀⋯⋯。

幸好女兒還是不理我,拿著安全帽回到家裡,坐在地板上思考著。

要是讓女兒看見這一幕那是不是一輩子都不理我。

於是乎牙一咬,班加不停,煙也因此戒了不抽了。

家具從結緣的、二手的、人家不要的裡頭去挑,以女兒的眼光為標準去挑,總會挑到還可以的,至少讓女兒回來不會覺得不喜歡。

為了要轉更多的錢,能省則省,連身邊同事都看不下去,要我不要太拼好好過生活才是重點。

可是他們不知道他我已經幾乎什麼都沒有了。

 

……………………..

 

一天一天不自覺過去,因為不喝酒抽煙喝飲料外型自然比同年齡的年輕許多。

我想女兒也一天比一天大了吧!

到現在女兒還是不肯見他一面,只能透過前妻偶爾的透露消息才略知一二。

貸款也還了差不多,可以稍稍放鬆一下了。

朋友相約到大陸旅遊,記得女兒和前妻一家也去過大陸旅遊,到同個點的話還能想念一下女兒在異鄉旅遊之情。

報名之後,我期待那天到來。

公司老闆女兒來公司實習,聽說留學剛回來。

長相普通,但頗有氣質,很隨和大家都很喜歡她。

「看不出來你已經這麼多歲了。」

這是很多人對我的看法,我已經習以為常,沒多說什麼。

「你結婚了吧?」

這個話題我是絕口不提也不回公司同事們都知道難道她不清楚嗎!

因為是休息時間我繼續滑我的手機,看著前妻傳給我每一張不同期的女兒照片。

距離離婚已經這麼多年了,不管我在怎麼約女兒出來她連理都不理,臉書加她好友也石沈大海。

對於當年離婚,前妻也在女兒長大交了男朋友坦白當年離婚是她的問題,可是女兒還是堅定的漠視我不理我,前妻也很不解。

「哇,這麼漂亮的女生是誰,你女朋友啊?」

耳邊突然有聲音下意識的我趕緊離開位子。

「妳幹什麼!」

小紫的經驗讓我有了戒心。

「那女生是誰?你女朋友嗎?」

「...不關妳的事。」

「我只是好奇嘛⋯⋯那女生是誰呀?」

愣了幾秒,我選擇不說,起身要離開休息區。

冷不防,她擋在我面前,直盯著我看,我也堅定的看著她道:「要幹嘛?」

她把手壓住我的頭,點起腳尖。

非常近距離的說道:「我要定你了。」然後瀟灑離開。

剛好,沒錯,就是這麼巧被同事撞見這一幕,一下子就傳遍整家公司。

看好戲的看好戲,真心祝福的也有。

只是苦惱了我,只能做到避嫌動作了。

前這把年紀了,還入花叢,我瘋了不成。

好不容易等到去大陸,卻又是惡夢的開始。

下了飛機,就覺得不對勁。

「這是我們要去的地方嗎?怎麼跟原先講的不一樣。」我問。

「有啊!一樣的啊!是你記錯了。」

隔天一早。

「這是哪?怎麼好像是市區不是要去看景點的嗎?」

「哎唷,到哪裡不都一樣。」

真的不對勁了。

我們一行人被帶到一間小房間,講台上站著所謂的”講師”。

到大陸時我們都被帶到小房間或者參觀他們的事蹟。

這根本是騙人的老鼠會!

腦弱的付費了,意志堅強的氣在心裡內傷無人知!

來幾天後,我重感冒,無力抵抗下我妥協假裝答應他要加入等回國後在說。

好不容易踏上國土,我立馬反悔,他也答應要還我機票錢,可是遲遲沒給我,一氣之下我到法院提告他。

想不到台灣法律對於這樣不僅對受害者沒有保障對方還笑瞇瞇的說我太傻!

天理何在!多年友誼算的了什麼!

朋友讓我對人有了戒心,心累了,只有工作是真的⋯⋯。

………….

也許是年紀真的大了,免疫系統下降,我又感冒了,而且是重感冒。

全身酸痛,頭昏眼花,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吞了感冒藥,我已經躺在床上不醒人事。

隱約,我彷彿看見有人在走動。

隔天起床,床旁邊已經放好一碗粥跟一杯水旁邊還有藥。

昨天確實有人來,可是到底是誰啊!

帶著懵懂回到工作崗位。

公司電話響起。

「喂,你好。」

「詠烈,是我。」

「有什麼事嗎?」是前妻的聲音,怎麼會打到公司來。

「是這樣的,因為你的手機沒接我才打公司電話,想說這個事情一定要跟你分享.......」

我拿出口袋手機,確實有很多通未接來電跟未讀訊息。

「有什麼事嗎?」我聲音放柔。

「是這樣的,你女兒要結婚了!她......」

前妻後面說的話我根本聽不下去了。

「對方是怎樣的人?人品好不好,有工作嗎?薪水多少,妳怎麼這麼快就讓他們結婚,不多瞭解一點...」

「嘿,別緊張,女兒也是我的我當然有幫她把關啊!對方人品不錯,父母方面也很好,他們小倆口也在一起一段時間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該不會是反對吧?這我可不贊同喔!」

「...他們喜歡就好,我還能多說什麼。」

「嗯,那就這樣囉。」

「那、那我能出席嗎?」

「...詠烈,你也是知道...。」

「還是一樣嗎⋯⋯那,再麻煩妳...。」

「我知道,我會把所有照片影片都傳給你的,放心噢,好好上班啊,拜拜。」

「嗯,拜拜。」

唉,女兒大了,要結婚了⋯⋯但挽著她的手的人不是我...。

這可能會是我一輩子的遺憾。

 

看著前妻傳來的影片,女兒一步一步慢慢走進會場中間,對方挽起她的手走向會場盡頭,短短一段路腦海全都是女兒從小到大影像。

如今嫁人了,可要好好照顧自己,要是被欺負了,爸爸永遠會給妳依靠。

眼前逐漸模糊,喉嚨哽咽。

「嗚...恭喜妳嫁人了,要永遠幸福喔,爸爸祝福妳...嗚...。」

「娜,這給你。」

抬起頭來看,原來是老闆女兒。

她率性坐在我旁邊,樓梯間就這麼大,我索性起來,位子讓給她。

「身體有好點了嗎?」

難道是她?

「是妳來照顧我的?」

「不然還有誰。」

「妳怎麼知道我家在哪,還有妳怎麼有我家鑰匙?」

「你是柯南嗎?在問嫌犯喔⋯⋯當然我有我的辦法,我說過我要定你。」

叱,小女孩,「妳對我什麼都不了解就要定我,難道不怕我是披著羊皮的狼?」

「我不怕,愛情本來就很難說,愛上了就像飛蛾撲火。

「...」

「不是嗎?」她反問我。

擦去眼淚,「那妳值得更好的人。」

「我就是要你為什麼不行!?你哪裡不好告訴我。」

「光年紀我們就有差了,談感情也是要沒代溝的,怎麼能確定我們之間沒這個問題?還有...」我有個女兒。

「還有什麼?你在害怕什麼?難道是因為我年紀太小了?可是我不介意啊!」

「我不可能在談談情,妳找個年紀相當的談吧!」

說完,我就轉身離開,也許,老天在命運裡忘記我才會如此煎熬吧⋯⋯要是這樣,苦自己也不要牽連他人...。

………..…………

 

也許命運之神就是喜歡捉弄人吧!

一次員工聚餐徹底拉近了我們距離。

 

小劉是出名的色狼,我知道很多女同事都是敢怒不敢言。

酒後三巡大家都略有醉意。

 

巧芸,也就是老闆的女兒,她正朝我走來,小劉見機立馬上前攙扶她。

 

本想當作沒看到,但我的良心過意不去。

撥開小劉的手,扶住巧芸的肩膀。

 

小劉雖然不爽但也略聽過我們的流言蜚語,識趣的離去。

 

這下可好了,巧芸直接貼著我的胸口。

 

開始有人起哄,我推開她的頭,將她帶離現場,到人比較少的地方。

 

「為什麼你不能接受我...我到底哪裡不好?」

 

「妳喝醉了。」

 

「我沒有醉,我清醒的很....我、我,我注意你很久了...我知道你很多事情....

 

我知道你離婚還有一個女兒,而且女兒最近剛結婚...」

 

「...妳真的喝醉了。」

 

「我沒有醉!我還知道你上一段感情走的很不順...我一直注意你,但我知道我還太小不敢跟你表白,可是現在我已經長大了,可是為什麼你還是不接受我?我、我到底哪裡不好?」

 

一個真情相對的話語有多少人抵擋的了,況且對方還是頗有姿色。

 

「妳應該找個門當戶對的人。」

 

但我已經不能在暈船了,我已經不年輕了。

 

「可是我不喜歡啊⋯⋯好,Ok,既然你要我找個

門當戶對的,好...沒有問題,爸媽要我去相親,那是門當戶對...。」

 

「...」

 

這是個沒有美好結束的對話。

 

過沒幾天,確實聽聞不少富二代來接她下班的消息,偶爾下班的公司聚餐她也會帶富二代去參加。

 

我習慣性到人少的地方滑滑手機看看女兒的近照。

 

「幹嘛,親一下是會怎樣?」

 

「你是不尊重我,我說過了我不要。」

 

是情侶在吵架。

 

「妳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妳不知道我是誰的兒子嗎?難道不怕我告訴我爸媽讓妳們家吃不了 兜著走嗎?」

 

現在年情人都這樣談戀愛呀!得不到就威脅的,真是打開眼界了。

 

回到位子,繼續吃吃喝喝。

 

「我跟巧芸等等要先走。」

 

「去吧、去吧!」

 

同事起哄。

 

我注意到巧芸沒什麼笑容。

 

我也正好要離開,跟著後面走。

 

走到停車場,走在前頭的富二代將巧芸壓制車子上。

 

「你要幹嘛!」

 

巧芸驚慌地問道。

 

我也被此景給嚇到,愣在原地不敢動。

 

頭微微轉到那邊。

 

只見富二代親吻巧芸,然後手掀起巧芸的裙子準備伸進去。

 

不知道哪條線打結把剛剛聽到的對話跟富二代做連結。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竟然出聲。

 

「喂,你幹嘛!」

 

我上前推開富二代。

 

我看的出來富二代非常不爽。

 

我把巧芸拉在身後。

 

「你不想繼續工作了嗎?你不知道我是誰......」

 

「我是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你可以去跟他們說。」

 

我拿起手機螢幕顯示110。

 

「你打啊⋯⋯有種你就打啊⋯⋯給我小心點。」

 

他看我豪不猶豫按下去,夾著尾巴逃跑了。

 

「妳沒事吧⋯⋯」

 

不知道她是受了多少委屈,只抱著我什麼話也不說。

 

我也只好默默的讓她抱。

 

接下來幾天,常常在門口遇見在等巧芸的富二代。

 

我刻意留下來。

 

果然,巧芸一出公司門口富二代馬上上前強拉巧芸要她上車。

 

巧芸不肯死命的反抗,我一個箭步上前推開富二代拉著巧芸的手。

 

「妳沒事吧?」

 

「又是你!」才說完,富二代出手打了我。

 

「住手、快住手。」

 

正值下班期間,立馬圍觀了很多人。

 

保全也被人群吸引過來。

 

「他亂打人!」我說。

 

「許先生,需要叫警察來嗎?」警衛說。

 

說到叫警察,富二代又夾著尾巴逃了。

 

我帶著巧芸去醫院驗傷,把驗傷報告給她。

 

「拿這個給老闆跟老闆娘吧。」

 

她驚訝的看著我,「你是要我...」

 

「跟老闆說他克制不了自己情緒就會打人,然後妳也不喜歡他,懂嗎?」

 

她點頭,「可是我喜歡的人不喜歡我要我去找門當戶對的人。」

 

「...沒錯啊⋯⋯門當戶對才不會有代溝,相處上也不會不合。」

 

「你真的不喜歡我喔?」

 

「怎麼說呢,妳就像我女兒一樣,不是不喜歡,而是像在看自己女兒一樣,懂嗎?」

 

「所以我們真的不可能喔?」

 

「沒錯。」

 

富二代的事情終於落幕。

 

可不知道怎麼著,我跟巧芸的傳聞不僅沒減少還擴散,甚至傳到老闆耳中。

 

「扣扣。」

 

「老闆你找我?」

 

「對,請坐。」

 

「詠烈啊⋯⋯巧芸的事我很感謝你,但是巧芸畢竟還很年輕...」

 

「是,我知道,我一直都對巧...都對副理保持距離,只是不曉得怎麼還是會有傳聞出現。」

 

「我們就這個女兒,我們希望對方是門當戶對的對象,希望你能明白當爸的心情。」

 

「是,我明白。」

 

「那就好,沒事了,先去忙吧!」

 

越想保持距離,好像越不容易。

 

公司接到一個大案,需要從新組閣。

 

我在名單中,帶領我們的正是巧芸。

 

我的位置正好在她辦公室前面,一個轉身就會對到眼。

 

有點尷尬,忍到案件結束就好。

 

時間久了,我也已經習慣這個位置,因為經常聚會開會討論,大家越來越有默契。

 

就像命運越往外推,它越向你靠近。

 

案件總算結束,我們各自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因為分開,我也觀察到巧芸越來越成熟了。

 

口紅顏色也換了比較穩重的色系,雖然下了班還是一樣的不穩重。

 

因為不常碰到巧芸,也看不到她,我開始晚上會做夢,夢到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

 

上班時也會因為碰巧遇到而開心一整天。

 

晚上,我又夢到她。

 

穿著制服把我推倒。

 

一顆一顆解開扣子...然後我就醒了。

 

嚇了一身冷汗。

 

我到底怎麼了,不對,最近的我一直怪怪的,一直被擾亂心思。

 

難道我暈船了!?

 

不會吧⋯⋯不可以啊!

 

我強忍著壓抑住這顆不安份的心照常上班。

 

一年ㄧ度的萬聖節到來,公司也安排聚餐,年輕的男男女女們熱烈參加變裝活動。

 

而我則志在參加吃吃喝喝。

 

一年又過半以上,值得慶祝,多喝了幾杯酒。

 

看著巧芸,是打扮成性感的死亡護士。

 

前凸後翹火辣身材一覽無遺。

 

好熱...。

 

公司貼心在樓上租了房間供喝醉的同事可以休息。

 

我默默起身到樓上房間。

 

正準備躺下來,門口傳來敲門聲。

……………...………………...



是誰啊,床都還沒躺熱又要起來。

 

拖著蹣跚的腳步走向門,門一開,便見著巧芸站在門口。

 

一時半刻發不出口。

 

巧芸把我推開自逕走了進來,一進到房裏她開始拉後面的拉鍊。

 

頭還暈暈的我此時突然清醒了,拉住她的手。

 

一陣扭轉,我使出吃奶的力氣把她壓制在床上。

 

等她不再亂動了我才意會過來,她半裸露的背及被我壓著的下半身...。

 

我連忙起身頻頻道歉。

 

她緩緩坐起來,不疾不徐道:「原來你喜歡玩這麼刺激的呀。」

 

「不不不,我沒有、我沒有。」

 

「你沒有怎麼我一進來你就把我壓著了?難道不是對我有什麼期待?」

 

「不不不,我沒有我沒有。」

 

「還說沒有,那剛剛是怎麼回事?」

 

「...剛剛...剛剛那是因為妳一進來就準備脱衣服,我們倆在同一個房間,要是被人看見是會對妳的名聲有所影響。」

 

「你會不會想太多啊⋯⋯我剛只是背很癢需要抓癢一下,還被人誤會?」

 

「啊?抓...抓癢?」

 

「對,抓癢,你沒聽錯我也沒說錯。」

 

「...真的嗎⋯⋯那...這房間給妳慢慢抓癢,我去別間。」

 

「欸,你現在出去我們這樣才會被誤會好不好!」

 

「啊?」我懵了。

 

看她衣衫不整而我也亂糟糟的,要是我也會誤會。

 

我坐在遠遠的椅子上。

 

「過來幫我抓背。」

 

「啊?我?」

 

「對,你,這裡沒有別人。」

 

「這...不好吧...」

 

「我背會癢不然我抓不到。」

 

「要不然妳靠著牆壁也行。」

 

「我不要,我要你現在過來幫我抓背。」

 

「這,不好吧...」

 

「你不過來?好,那我過去。」

 

巧芸拎著裙擺走過來,轉過背,雪藏的美背一覽無遺。

 

我呆呆的伸出手,顫抖的靠近她。

 

一個轉身,巧芸面向了我。

 

我的手剛好停在她胸上。

 

星火燎原,踩不住煞車。

 

她低下頭我迎合上去。

 

沿著身軀我把拉到一半的拉鍊拉下,退去禮服,完美看曲線展露無疑。

 

我也快速脫掉上衣,解開褲子扣子。

 

她的嘴唇軟軟嫩嫩,吹彈可破,濕潤的靈舌來回擺動。

 

扶著她的腰,堅挺著腰桿來回擺動。

 

她嬌喘著,深怕太過大力會讓她不舒服,我緩緩的移動。

 

她時而緊皺眉頭時而又微微一笑。

 

換我快把持不住了,我開始加快,不停的加快,擺動速度變快,她眉頭緊皺的頻率也變多。

 

來,再來。

 

衝刺在衝刺,最後放肆——。

 

巧芸躺在胸前喘息著。

 

我把她抱到床上讓她休息,我則到浴室沖洗一下。

 

洗到一半,門突然被打開,巧芸走了進來,對上我的唇,我們又再來一次。

 

###

 

真是苦惱啊...為什麼我要把持不住呢⋯⋯

 

怎麼跟老闆交代。

 

「你怎麼了?幹嘛不說話?」

 

「要說什麼?」我望著副駕駛座的巧芸,想起對老闆的承諾。

 

現在都是屁!

 

「沒有啊⋯⋯看你好像有心事一樣。」

 

「...沒什麼,好了,妳先進公司我去停車。」

 

「嗯,好...。」關上門前,她回過頭,閉上眼嘟著嘴。

「...」我趕緊奉上我的嘴好打發她。「快去,快點去。」

 

她賊賊笑了下便離去。

 

我隨後進公司。

 

就這樣我們默默在一起一年,中間當然也有發生吵架或者意見分歧。

 

但我們都熬過來了。

 

直到某天。

 

「老公。」

 

「嗯?」我繼續低頭滑手機。

 

我們目前處於半同居,當然她的父母並不知道。

 

「你看這是什麼。」

 

她放到我眼前。「驗孕棒啊。」

 

「那這是什麼意思。」

 

她比了比中間兩條線。「懷孕啦。」

 

「是喔。」

 

「嗯。」

 

我立馬放下手機,瞪大雙眼。「妳懷孕了,是嗎?」

 

「對,我懷孕了。」

 

「那我,我不就要當爸爸了!天哪,我都當阿公了還能當爸爸!」

 

「我真的要當爸爸了!」

 

「對,你真的要當爸爸了。」

 

不對,這不就表示......

 

「怎麼了?當爸爸不高興嗎?」

 

「不是,我很高興...但是,老闆跟老闆娘......」

 

「無所謂,就告訴他們我自己看著辦。」

 

「不是這樣的吧,每個父母都是希望自己小孩幸福美滿,希望將來不愁吃穿⋯⋯。」

 

「我無所謂,只要有你跟孩子的地方就是幸福美滿的地方。」巧芸勾著我的手道。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找時間跟老闆還有老闆娘見個面吧。」

 

「不需要。」

 

「怎麼樣也得給妳和妳父母一個交代,這是做人父母的期待。」

 

「...。」

 

被我說服的巧芸,很快的安排我們見面的時間。

 

打開門,我走了進去。

 

老闆見到我愣了一下才道:「欸,詠烈,你有什麼事情嗎?都這麼晚了。」

 

「...伯父,這是我帶來的伴手禮,請、請笑納。」

 

「欸,小許你怎麼來了還帶禮物啊!」

 

「伯、伯母,請笑納。」

 

我頭低到不能在低。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巧芸呢?」

 

巧芸正好從樓上下來。

 

「巧芸,這是怎麼回事?」

 

「媽、爸,我跟你們介紹一下,他是我男朋友,許詠烈。」

 

「你們好。」

 

老闆正用火眼金睛瞪著我。

 

「老公...」

 

「先坐下吃飯。」

 

免不了就是一番惡夢式問話。

 

「我覺得你們玩玩就好,不用太認真。」

 

「媽,妳怎麼這麼講,我們是認真的好嗎!」

 

「本來就是,妳還很年輕,要找什麼樣的對象不怕找不到,況且他還這麼老又沒錢選他幹甚麼!」

 

這次是直球攻擊。

 

「詠烈啊⋯⋯來公司也不少年了吧,是沒聽說過甚麼負評但也沒什麼成就...。」

 

這也挨了支箭。

 

「爸,人家至少很努力在為公司打拼,你怎麼能這樣講!」

 

「說到底你們就是反對我們兩個的婚事...。」

 

「婚事?巧芸,第一次介紹男朋友就是講婚事!用?!妳對不對啊!」

 

「老公,巧芸,妳太不像話,偷偷瞞著我們交往,現在見面就要談婚事,枉費爸媽教養妳,真是白養了!」

 

「老闆、老闆娘,請把巧芸交給我,我會好好照顧她。

 

這時候該說點什麼吧。

 

「交給你,你答應我什麼,你又做了什麼!」

 

老闆高八度吼道。

 

「老公...」老闆娘啦住老闆臂膀,擔心他動手。

 

「雖然我沒什麼錢也沒什麼成就,但我是真心喜歡巧芸,請你們安心也請給我一次機會。」

 

「...你這個窮酸鬼,我不可能把女兒嫁你,你想要少奮鬥十年想的美,我公司不可能給你這個衰人,你給我滾出我的公司,我再也不要見到你!」

 

「老闆,拜託不要把我趕走,我還有貸款要繳...」

 

「你求我?你看看,妳要嫁的對象是這樣,妳還要嫁給他嗎?你會不幸福的!」

 

「老闆我...」

 

「爸!我非他不嫁,而且我們有孩子了!」

----------------------------------------------------------------




時間瞬間嘎然停止。

 

「我們有孩子了,不管你們反不反對,我都要和他在一起一輩子。」

 

我看的出來老闆跟老闆娘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妳滾。」

 

「老公...」

 

老闆僵硬的肢體動了一下,揮揮手道。「我就當作沒妳這個女兒,滾,滾得越遠越好。」

 

「老公,她可是我們寶貝女兒啊。」

「什麼寶貝女兒,胳臂都向外了!」

「巧芸锕,快向妳爸爸道歉...。」

 

「媽,對不起...。」

 

說完,巧芸拉著我離開了家,背後傳來老闆娘聲嘶力竭的哭喊。

 

我看著巧芸的背影,那是堅強無比的依靠,我默默告訴自己,要對她更好一點。

 

###

 

公司人事部命令下來了,我們倆確定被辭退。

 

至少到月底前要先找到工作。

 

投的每一家履歷都像石沉大海音訊全無。

 

主動一點的本來上一秒還說有缺人拿著履歷進去再出來就改口了,其實我心裡有底,應該是老闆發布黑名單...。

 

這可怎麼辦,老婆還有未出世的小孩要養,還有貸款要繳......。

 

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看在網上看到小額創業。

 

我馬上撥了通電話。

 

巧芸很幸運地在網路接到案子讓她可以在家裡工作。

 

拿著銀行貸款來的資金在家門口開始營業,一切很簡單。

 

我們也熬過前半年沒什麼顧客上門的日子,漸漸打開知名度。

 

小孩也出生了,日子也就這樣了吧...

 

「老公,你的電話。」

 

「哦哦,喂,你好。」

 

「喂,永烈...。」

 

「妳是...」這聲音好熟悉啊...

 

「是我,妳的前妻。」

 

「 喔,怎麼了嗎?」

我再婚的事前妻是知道的。



「女兒...」

 

「怎麼了嗎?」

 

聽見我有些焦急的口氣,巧芸看了過來。

 

「她...剛剛被醫生判定癌症末期...現在在醫院,你要不要過來看她一下。」聽筒裡是壓抑住悲傷情緒的聲音。

 

「在哪家醫院,好,我馬上過去。」

 

我告訴巧芸後,帶著她一起前往醫院。

 

下了車,三步併做一步走,一刻都不想停。

 

確認病房號碼,我趕緊走進去。

 

「欣瑀。」看著病床上虛弱躺著的女兒,看上去一點氣色都沒有,實在讓人心疼。

 

「...你怎麼會來?」

 

「妳跟他講的?」

 

「欣瑀,畢竟他是妳親生爸爸...。」

 

「出去,我不要看到髒東西。」

 

「欣瑀...」

 

「欣瑀,妳怎麼可以這樣說妳爸爸!」

 

「我怎麼了,我根本不需要它來看我,看我幹嘛‧?出去啦!」欣瑀別過頭,大聲說。

 

怕動到她的情緒而影響到健康,我看了巧芸一點帶著她離開。

 

一路上,巧芸都默默陪伴著我,就這樣靜靜地回到家...。



照片開始都是女兒做化療跟復健的畫面,看著看著,喉嚨哽咽了。

 

最近開始,收到照片次數變少了,後來久久才收到一張。

 

我有點焦急了,傳了訊息,已讀,然後傳了一張舊照。

我回覆說這是舊照。

 

她已讀不回了。

 

打電話過去沒人接,傳訊息過去不讀了。

 

怎麼回事?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幸好現在的工作比較彈性,我帶著巧芸一起前往前妻住家。

 

敲了門,沒人回應。

 

門,竟然沒鎖。

 

走進屋內,空氣中傳來淡淡的臭味。

 

「欣瑀?」

 

往裡面走,憑著前妻轉述,欣瑀回家會住在一樓客廳後面這間房間。

 

推開門,一股惡臭撲鼻而來。

 

難掩臭味,我用手臂擋住鼻子,摸摸牆壁,打開電燈。

 

發現床上躺了人。

 

仔細一看,那不是自己的女兒嗎?

 

怎麼變成這樣!

 

房間沒有對外窗戶,幸好還有一個風扇。

 

先打開風扇,然後把蓋在欣瑀身上的被子掀起。

 

打開來,我傻眼,全都是屎尿。

 

我看相欣瑀,她不曉得已看了我多久,難掩悲傷無助看著我。

 

我想動手,巧芸阻止了我。

 

「我來,畢竟是女孩子,我來比較方便。」

 

我到外面想找臉盆來裝水,正巧遇到剛回家的前妻。

 

她嚇了一跳,「你怎麼會在這?」

 

「那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為什麼好好的人會受成那樣!」

 

「...那是她老公問題啊,跟老公吵架就回家,也不想想看媽媽老了還要工作上班...。」

 

「什麼意思?難道就這樣棄之不顧嗎?」

 

「你什麼意思啊,又不是你照顧的你怎麼知道照顧一個病人多累多辛苦啊!」

 

「再累再辛苦也不能把人照顧成...不像人樣。」

 

剛那樣,好心疼啊!

 

「我要把女兒接回去照顧。」

 

「你憑什麼啊!你也要看看女兒要不要跟你回去,還有也要看看你老婆願不願意讓她回去。」

 

「我沒有問題,讓她跟我們回去。」

 

「...那也要看看女兒願不願意啊!」

 

我們走進去房間,味道少了不少。

 

「欣瑀,來,媽媽扶你起來,來,跟媽媽說妳要留下來還是跟妳爸爸回去。」

 

「欣瑀,妳別怕,我們都站在妳這邊。」巧芸道。

 

「...我...我要跟...」

 

欣瑀看起來很徬徨,她看了看前妻又看了看巧芸。

 

「我決定跟爸爸。」

 

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放下。

 

----------------------------------------------------------

 

光移動一個人就很不容易,甚至是一個身體虛弱還無支撐力的人。

 

東喬西挪,好不容易搬上車,東西也打包好搬上車。

 

回到家,一樓是店面,女兒勢必得搬上二樓,臨時搬回來什麼都來不及準備,只好委屈女兒了。

 

可以移動修改的都做了,我和巧云也從二樓房間搬到三樓。

 

縱使有再多不便還是能一一克服。

 

確認好回診時間,除了固定回診,店裡多了一天店休,為的就是陪女兒出去走走。

 

雖然女兒選擇和我回家但是很多時間還是必須靠巧云都我們中間的調合者。

 

一晚,我睡不著,走到女兒房間,想看看她,替她蓋蓋棉被。

 

看著她熟睡的臉龐我的心就安了不少。

 

回到房間裡,巧云道:「跑去看女兒啊?」

 

我沒多說什麼只說趕緊睡便倒頭就睡了。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女兒的容顏終於恢復得稍有氣色,身體也看起來豐腴了不少。

 

漸漸地,欣瑀也接受了我,也會對我開玩笑了。

 

這是我所期盼的,終於和女兒相聚了,我們再也不分離了。

 

但是,老天似乎只答應我一半。

 

一天,女兒獨自出門去買東西,接著我們接到警察的電話,說是女兒昏倒被路上送到醫院去了。

 

醫生只說:「有什麼趕緊跟病人說,病人時間不多了...」

 

怎麼會?

 

明明就越來越好,怎麼會說倒就倒!



我不能接受,完全不能!

 

「爸,能讓我跟巧云說幾句話嗎?」

 

欣瑀虛弱道。

 

雖然心疼但也只好答應。

 

我跑去質問醫生,醫生對於家屬態度也是要我們珍惜每一個相處時間,畢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離開。

 

我既覺得傷心又無事於補,只能到病房外等著。

 

好不容易與女兒團聚,現在又要面臨生離死別,老天爺是不是對我太不公平啦!

 

門打開了,巧云要我進去。

 

擦掉眼淚,趕緊轉換思緒。

 

「...」

 

「欣瑀,爸剛剛去質詢醫生了,妳別怕,很多人不是被宣判末期還不是活得好好的,妳也不例外...。」

 

「爸。」

 

「什麼...妳說什麼?」

 

他沒聽錯吧,她叫自己爸!

 

「爸,對不起,是女兒不孝。」

 

說著,欣瑀痛哭流涕。

 

我只是愣在原地,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我都還來不及思考。

 

一切就像世界停止了一樣。

 

「爸...沒有關係...爸沒有關係...」

 

提起沉重的腳步、淚卻無法控制的落下。

 

巧云已經跑去叫醫生了,護士也在第一時間跑進來。

 

並把我推到簾子外面。

 

我永遠忘不了,欣瑀對著我微笑叫我爸的那個畫面。

 

我也忘不了她伸出來的手無重力的落下...。

 

命運之神再度對我成功開了個玩笑,讓我一度以為這就是一切了。

 

這種撕裂無比的心痛揪著我,帶著小兒子在靈堂前燒金紙。

 

照片是生前她曾提過最愛的一張,巧云都張羅好了,讓我無顧之憂。

 

欣瑀的老公連送欣瑀最後一程也沒出現過,她的親生媽媽更是如此。

 

處理好女兒後事,我們打算到前妻住處拿欣瑀的物品。

 

打開門,前妻沒好臉色給我們看。

 

一進門,一名年輕陌生男子臉色有點慌的看著我們。

 

前妻不情願地領我們到欣瑀生前的房間。

 

這種不受歡迎的氣氛我們一點也不想多待。

 

「還有欣瑀和她老公家的東西我也一併帶走。」

 

「我就是她的老公,欣瑀的東西我都丟了。」

 

「你!」

 

「那孩子呢?難道你也打算丟了嗎?」巧允阻止了我,道。

 

「哼,孩子我們還要。」

 

「我們?你是指...?」

 

「唉唷,不要跟他們說太多啦!反正小孩我們要定了。」

 

他們對欣瑀的態度我又不是沒看見,這次我不會像以前的我一樣退縮,我一定爭取到底。

 

「孩子我不可能交給你們,我怎麼知道你們會怎麼對待他。」

 

「你憑什麼搶小孩,你不過是孩子的爺爺,人家可是親爸啊!再說,當年你也沒本事搶,現在會有?哼,我看難唷!」

 

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

 

況且神明待我不錯,讓我身邊有了巧云。

 

「我一定會把孩子的監護權給搶到。」

 

走出門口,一名婦人不知道等了我們多久,一看到我們便揮手示意要我們過去。

 

我和巧云互視,決定走過去看看婦人有什麼事情要說。

 

「你是欣瑀爸爸吧?我是曾經帶過欣瑀,算是她保母。」

「妳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唉,欣瑀的事我們也很難過,就是因為太難過了這件事非說不可。」

 

「請問是什麼事?」

 

婦人娓娓道來前妻事如何教導欣瑀讓她對父親這個職務有多不諒解,也提起他的女婿其實是前妻外面偷情的小王,兩人多次在門口拉拉扯扯全被鄰居看在眼裡,但沒人敢說什麼。「還有,他還有吸毒前科,我是擔心小孩跟著他,會不會受到影響...。」

 

「謝謝妳,我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會啦,欣瑀也算是我有帶到的,我想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傷害。」

 

「真的很感謝。」

 

坐上車子,久久無法平復自己心情。

 

這幾年來,欣瑀是怎麼過的,我實在無法想像一個小女孩就這樣無從選擇的長大...。

 

「嗚...」

 

我實在、實在太難過了,我怎麼就這樣什麼也沒做的讓她一個人去面對啊!



妳好不好?連一句話都沒親自問過她...。

 

現在,也沒辦法在對她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為了得到更資訊,我們去拜託那名婦人,請她幫忙詢問里長能否調閱路口監視器畫面。

 

我們再三登門拜訪才讓婦人答應。

 

婦人帶我們去里長的家,一再央求才肯讓我們調閱監視器,不過時間有點久,只看到一幕。

 

畫面中的兩人也沒什麼太大的互動,宣告失敗。

 

為了把孫子搶回來,我們上法院按鈴申告。

 

因為上法院請了律師,動用了未來給孩子繳學費的資金。

 

律師說證據不足且必須要有有利證據小孩判給我們的機率才大。

 

請徵信社實在太花錢,只好帶著老舊相機跟一堆的行動電源蹲點,守株待兔。

 

我先在前妻家外面守著。因為女兒過世的保險收

益人就是前妻,她一定會在家裡跟壞東西商討如何用這筆錢。

 

幾個禮拜過去了,終於看到前妻身影,她打開門走了進去,到了傍晚,一名男子開門走進去,這個照片似乎不能證明什麼啊!

 

過不一會,男子匆匆的離去。

 

我覺得不大對勁,走近門口。

 

門半掩著。

 

推開門走了進去。

 

前妻倒在了血泊中。

 

我趕緊打電話報警。

 

在警察來之前我也抓緊時間拍幾張照片。




做完筆錄,警察表示前妻已經醒了可以去看她。

 

我連忙走向她在的病房,在進去之前,我點開手機的錄音功能。

 

「妳還好嗎?」

 

前妻原本呆看天花板的臉瞬間哭紅眼。

 

過了好久她才停了下來,娓娓道來:「我和他真的是段孽緣,因為他我騙了你跟你離婚,也騙了瑀欣和他成親,原本以為我們就這樣吧,可是他又開始沾染毒品,原本的錢還過的去,但是後來連生活都快出問題了!我不能再讓他這樣下去,瑀欣的保費更不能讓他揮霍掉⋯⋯所以我們才起爭執,想不到他竟然要殺我滅口!」

 

「...孫子呢?現在在哪裏?」掄著拳頭,意志堅強的忍了下來。

 

「孩子寄放在我一個朋友家,很安全。」

 

「把孩子交給我,我會好好照顧他。」

 

「哼,孩子我是不會給你的,但可以偶爾帶去給你看一會。」

 

掄著的拳頭更緊。

 

我發誓,我一定要把孩子搶過來!

 

「好好休息吧!」

 

走出病房,拿出手機來關掉錄音。

 

隔日,交給律師,律師說這的確是很好的證據,但是對親生父親的部分稍嫌不足。

 

我既不知他的藏身之處,更不可能去蹲點了,看來只能從前妻那裡下手。

 

我來到前妻所在病房。

 

她一人躺在床上旁邊無人照料略顯孤寂。

 

一樣按下錄音功能。

 

「今天還好嗎?」

 

「嗯,還是一樣。」

 

「孫子給我照顧吧⋯⋯讓妳和他就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在一起了。」我打開天窗說亮話。

 

「你知道當年為什麼要跟你結婚嗎?因為你傻傻很好欺負。」

 

「...妳知道他在哪裡嗎?我要找他談判。」

 

「呵,哈哈哈。」

 

「...」

 

我轉身打開電視,新聞剛好播到持毒被捕新聞。

 

「不!」

 

前妻大叫後痛苦按住傷口。

 

原來壞東西已經被捕了,”證據確鑿”。

 

「我不會再來了。」

 

說完之後便起身離開。

 

⋯⋯⋯⋯⋯⋯⋯⋯⋯⋯⋯⋯⋯⋯⋯⋯⋯⋯⋯⋯

 

很順利,打贏這場官司,孫子判給了我。

 

這次我說什麼都不會再放手。

 

「找個時間回去見妳爸媽吧!」我說。

 

一旁的巧芸驚訝的看著我。

 

「經過這些事,做父母的還是很擔心孩子的安危。做晚輩的還是主動和好會來的好。」

 

巧芸笑了笑說道:「知道了。」

 

於一個禮拜前巧芸先打電話回去,告知下禮拜會回去看看兩老。

 

到了熟悉的門口,我略顯緊張。

 

敲敲門,迎接的是巧芸的母親。

 

她看起來風韻十足,但多了點擔憂。

 

她開心的叫我們進去,也興奮的抱起孩子。

 

「爸呢?」

 

「哎,你爸他還在鬧脾氣,別管他了,哎唷我們寶貝金孫,阿嬤終於盼到你了。」

 

看來前老闆還是不諒解。

 

不過沒關係,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回家途中,巧芸接到媽媽傳來訊息,告訴她爸爸希望她回去上班,以後接他的事業。

 

我想這就是他對我們的 “原諒”吧!

 

我支持巧芸她想做的事,我也告訴她人都是個體要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一眛的付出與退讓。

 

巧芸也鼓起勇氣接受父親的提議回去上班。

 

而後輾轉得知前妻遇害的消息。

 

原因是壞東西在牢裡需要錢,但前妻沒有探望他當然更不可能給他錢,於是壞東西就買通兇手製造自殺然後想要領取保險金。

 

警方在各個角落都採取一絲線索加上兇手第一次犯案,警方很快便找上門。

 

兇手也坦言是壞東西指使他做,壞東西變直接無期徒刑定讞,直接牢裡關到老了。

 

有時候人簡單點,笨一點,神明不會不曉得你的付出只是時候未到....。

 

~完結~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3

Wan slin

台中科技大學 美容科

追蹤 19 鼓勵作者

我是一個喜愛創作的女子,不定期寫作 歡迎關注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