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Wan slin

我是一個喜愛創作的女子,不定期寫作 歡迎關注

這是愛嗎?之地獄


炎炎夏日又無處可去,高中生的暑假就是這麼的枯燥且無聊。

嚴乘襲窩在圖書館看課外讀物。

一本看完就在去搜尋感覺不錯的,沒有特定哪種類型的書。

看完一本了,他放回原位,這邊的書大部分都看過,他慢慢往冷門區域走去。

他看到一本好像蠻有趣的書本,他正拿下來餘光發現對面有人但不知道在幹嘛。

好奇心驅使下他看過去。

一個站著直挺挺的男子表情猥褻,往下看,一名女子蹲在男子下方,身體前後前後擺動。

女子站了起來,男人將女子反壓。

一手揉捏女子胸部一手伸到後面去。

女子擺了擺頭,眼神正好看向嚴乘襲的方向。

嚴乘襲瞪大眼睛,嚇到拿起手中的書本往外跑,找了個位置趕緊翻開書把頭埋入書本裡。

這事直到暑假結束他仍感到忐忑不安,也不敢在去圖書館。

 

在校園裡,他不算是起眼型,但也不差。

安安靜靜是他的表徵。

成績一向都平平,不大好也不算壞,在老師眼裡就是乖寶寶形象。

「欸,快看,數學老師今天又穿貼身短裙了,好辣喔!」

男同學一呼,全班男同學集體暴動!

他雖然沒有表現的很誇張但他也往窗外看去。

凹凸有致,身材好,臉蛋漂亮,到哪都是受歡迎。

「今天有數學課,可以更靠近看了,耶呼。」

一數學課,同學們漾著的青春笑容很快被打破。

「今天上完要要小考,考最差的留下來補考。」

全班一片哀鴻遍野。

 

成績公布,全班只有嚴乘襲一個人不及格。

同學們紛紛開完笑的祝賀他可以跟數學老師單獨相處的機會。

嚴乘襲覺得自己會不及格這件事很不可思議,連班上平常吊車尾的同學都過怎麼他會不及格?

因為數學課就是最後一節,所以也只能下課後去找老師報道。

教學教師的教室是開放的,敲了門兩下嚴乘襲便走了進去。

「報告老師,我來了。」

他站到老師旁邊,老師轉過椅子準備要訓斥。

嚴乘襲往下俯瞰,正巧看到老師半掩上衣裡若隱若現的酥胸。

他嚥了嚥口水,趕緊把視線往上移。

「你知道你錯在哪嗎!」

「老師我想檢查一下我的考卷因為我覺得我不可能會錯的那麼離譜。」

「還想狡辯!」

「老師我沒狡辯,我真是想看一下考卷看一下我錯在哪。」

「你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好,我來告訴你你到底的錯在哪裡!」

老師從抽屜拿出一張滿分考卷,他確認了上面是自己的名字。

「這是我的考卷!老師我沒有錯啊!」

「你還不認錯!」老師拍桌大聲斥和。

「可是老師,我明明就考一百,我認什麼錯啊!」

「你沒有錯嗎?」老師起身靠近,語調突然變得很溫柔。

「事實擺在眼前,老師,你不能隨便汙衊我!」

直到老師胸部快貼近自己的胸口他才注意到趕緊後退一步。

「老師對不起。」

「好,老師知道了,很晚了,老師送你回家吧。」

「呃,老師不用了,我家離學校很近,我用走的就可以。」

「我說要送你回去就是要送你回去,不可以拒絕。」

嚴乘襲愣住,因為剛才老師用有點撒嬌的口吻說話。

坐上副駕,嚴乘襲有點後悔。「老師,我看我還是用走的就好。」

「不行,老師的話你都不聽了嗎?安全帶系上。」

「...。」嚴乘襲乖乖的默默將安全帶系好,忐忑不安的直盯前方。

車子開出校園,就往回家的反方向走。

嚴乘襲不敢多說什麼,只能不安的看著前方。

車子一直到偏僻的山區才停下。

「知道為什麼我要找你嗎?」

嚴乘襲搖搖頭。

「知道什麼是炮友嗎?」

「聽同學說過...就是不需要感情就上床的朋友。」

「對,沒錯,那你想成為我的炮友嗎?」

嚴乘襲瞪大眼睛看,不敢相信自己所聽。

「你覺得我怎麼樣?」

「...很...很漂亮。」

「那你覺得我可以嗎?」

她靠近他的耳朵,說完還吹了吹氣。

耳朵馬上漲紅。

「嘻,你好敏感喔,這樣就紅了,那這樣呢⋯⋯」

老師大膽的跨坐在嚴乘襲身上從他的頭髮、眉毛、鼻子一路摸到嘴巴。

「老師,可以不要嗎?」

「不行!老師要懲罰不乖的學生。」

老師將他的手放到胸部上,看著他說:「摸我。」

「...老師...」看著老師,嚴乘襲全身僵硬。

「來,老師教你,像這樣。」

老師用指間在他胸上劃一圈。

因為癢,嚴乘襲抖了一下,全身緊繃。

「你真的很敏感耶!我喜歡。」

「老師,拜託不要...」

「不是說不要就是要嗎⋯⋯嘻嘻,我教你啊!」

她解開嚴乘襲制服扣子,抽出皮帶,解開褲頭。

他欲阻止她再繼續,老師生氣的拍了下他的手,於是他收了回去。

她低頭舔他的點點,另一隻手輕揉的搓揉。

「嗯...」

因為搔癢,全身顫抖、緊繃。

額頭因為忍耐爆出青筋。

她吸允、舌頭輕舔。雙手指頭往背部游移。

指甲在皮膚上刮出痕跡。

輕柔感竄出身體每個角落。

「呵...呵...」

嚴乘襲喘著氣。

「老師...不要...呵,不要...」

「嘻,已經有感覺了,這麼快!」她貼住他耳朵又道:「你頂住我了。」

「...對不起!」

「傻瓜,幹嘛道歉呢,來,老師幫你消消火。」

老師跨回駕駛座,上身挪到副駕,把嚴乘襲褲子脱下。

「很不舒服吧⋯⋯老師幫你。」

「呵呵...」嚴乘襲一面喘著氣一面只能看著老師。

「呃!」這種感覺,好奇妙的感覺!

老師含住棒子,又舔又搓揉。

速度隨著加快,奇妙的感覺越明顯。

「嗯!....老師不要...呃...嗯...哈...哈....嗯....」

緊握住拳頭,額頭上的青筋更顯得浮出。

「哈...哈...嗯...呃!」

不行了,要出來了!

「呃!」出來了。

老師抬起頭,嘴巴邊沾著白色液體。

「嘻嘻,這都是滿滿的液體唷,我很喜歡,但是,你還很難受吧!我再幫你呀。」

「哈哈...老師不要,求妳了,是我對不起妳,沒控制好才噴出來...拜託老師,我想回家。」

「不行!你成績那麼爛,老師有義務教你!」

老師掐住嚴乘襲下巴,把嘴巴湊上去。

用力壓嘴巴兩側使得張開,她把舌頭伸了進去,攪拌他的舌頭。

無法抗拒的,任由她擺佈。

另一隻手,她緊抓著棒子上下移動。

「唔...嗯...。」

離開嘴巴,老師解開自己的上衣和內衣。

雪白酥胸就此彈出。

看到此,嚴乘襲吞了吞口水。

拉起裙子,褪去絲襪及內褲。

她再次跨坐到嚴乘襲身上,對準位置,坐下去。

她雙手圍繞在嚴乘襲脖子上,開始前後擺動。

奇怪的感覺又回來。

她把他勾向自己,讓他靠近自己好讓她可以舔他的耳垂。

吸允著、撕咬著。

伴隨著身軀擺動,他覺得自己好像有點興奮。

「啊...」

「叫出來。」

「啊...啊...」

怎麼辦,他好像越來越興奮,這是正常的嗎?

「喜歡嗎?」

「...」這算是喜歡嗎....

「興奮嗎?」

「...興奮。」

「我就知道你喜歡,說你愛我。」

「...我...」他說不出口,他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歡這種感覺。

「說...嗯...說你愛我,快說。」

「呃!哈哈...好快...嗯...。」

「你愛我嗎?」

「...我愛妳...嗯...啊啊...」

「我也愛你。」

「不行了...我...要出來了!」

呃...出來了!

「哈...哈...」她趴在他的胸膛上喘著,「怎麼樣還好嗎?會覺得累嗎?」

「哈...哈...我想回家。」

「嗯,因為你表現的很棒,老師會載你回家,放心。」

「謝...謝老師。」

穿好衣服,他們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離去。

只有和老師多了炮友的關係。

接下來的日子,老師三天兩頭便會找藉口強迫他出去並且發生關係。

「今天也要留下來練習喔!」成為他們之間的暗語。

一天夜裡,突然收到老師的訊息。

「想你了,我睡不著。」

看著訊息,他想到他和老師交歡的過程,他覺得不行了。

腹部突然湧上一股噁心感。

放下手機,他躺回床上不打算去理她。

迷迷糊糊當中,他被急促的敲門聲聲吵醒。

當門打開,老師就站在門外。

「為什麼不回我?為什麼不理我?」

「老...老師......」

「你說啊!」

「老師,我...」

「阿孫欸,是誰在敲門啊?」

「沒...沒有啦⋯⋯我朋友來找我...。」

老師走了進去。

「那欸這麼晚還來找你。」

「沒有啦,有重要的東西要拿,阿嬤沒事啦,妳快點睡。」

「喔,好啦,你們也不要太晚睡嘿。」

「好,我知道。」

他趕緊把老師帶進自己的房間,深怕吵醒老人家。」

「老師,妳怎麼會來我家。」

「你為什麼不回我訊息?」

「老師...我覺得我們這樣不太好。」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我覺得我們這樣很好。」

「老師...這一點都不好!」

「我說,這樣很好,你還想狡辯什麼?」

「...我不想要這樣...我覺得...」

「把褲子脫了。」

「老師我不要!」

「如果你不要,我就去跟你阿嬤說你強暴我。」

「老師!妳這強人所難。」

「你也喜歡不是嗎?」

「我不喜歡!」

老師緩緩靠近他,聲音開始變得溫柔。

「對不起,是不是我讓你不舒服了,如果是這樣你願意給我機會彌補嗎?」

老師一邊靠近一邊解開衣服扣子。

「不需要!我不要!」推開她,他怒吼。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真的不喜歡這樣...。」

「扶我。」老師淡定的說。

「我...我...。」他妥協上前攙扶。

誰知老師一起來就把他推倒在床上,跨過身體,連忙脫掉他的上衣,脫下睡褲。

叩叩。

「阿孫捏,怎麼了,怎麼那麼大聲?是不是跟人家吵架了?」

嚴乘襲慌了,只見老師不疾不徐為棒子舔濕。

「沒有啦!沒事,阿嬤妳快去睡啦!」

呃...感覺上來了,好想叫出來。

「喔,啊你也早點睡捏!」

「好...呃...我知道,阿嬤晚安。」

「晚安。」

唔,他咬著自己的手,忍耐著。

他感覺身體越來越發熱,越來越無法忍耐。

不行了,出去了。

「老...老師...對不起,我沒忍耐住。」

「沒關係,因為你還是學生嘛,不過因為你今天做錯事,就要接受懲罰。」

她起身到床邊,從包包拿出透明袋子。

回到他身邊,褪去身下衣物,跨上去,調整好位置,坐下去。

還來不及思考懲罰,嚴乘襲又被奇妙的感覺給包圍。

也許是剛剛阿嬤來時很緊張怕被發現,現在只想趕快做完結束這一切。

速度越動來越快,嚴乘襲牙齒緊閉,呼吸急促。

這時候,他整個人被塑膠袋套住了!

「呵...」他下意識想深呼吸,越吸越吸不到空氣。

「呃.....」

在最後快沒氣的一瞬間他也到達頂端發射出去。

她解開袋子並說:「這只是小小懲罰,希望不要再有下次,知道嗎?」

「呵...呵......」他大口吸氣,根本無法回答。

穿回衣服,「我走囉,以後不可以不理老師知道嗎,嗯?拜拜。」

他沖完澡後回到房間,瑟縮在角落,直瞅著腳趾直到天亮都沒闔眼。

某天晚自習下課後,一群同學聚集在一起。

嚴乘襲好奇的也圍了過去。

坐著的同學拿著手機,手機正播放著愛情動作片。

看到那一幕,嚴乘襲一陣胃酸,衝到廁所嘔吐。

腦海浮現的都是和老師之間的畫面。

「嘔...嘔...。」

這到底算什麼!

他們這樣到底算什麼啊!

————————————————————

「欸,你們大學想讀什麼科系啊?我先說,財經系。

「嗯,新聞系。」

「你呢?乘襲?」

「我想當老師。」

「喔,很適合你。」

「真的,你的型看起來就乖乖的很適合當老師。」

「真的嗎?怪不好意思。」

「真的,欸,我聽說一個很可愛的學妹很喜歡你。」

「乘襲的型好像很容易吸引到可愛的女生,真好。」

「哪有,你這麼帥,吸引到的都是辣妹。」

「拜託你們兩位帥哥不要互相吹捧好嗎?還有人什麼都吸引不到的在旁邊。」

嚴乘襲和同學相視而笑。

「說真的,乘襲想不想給學妹一個認識的機會?」

「好啊,可以啊!」

「真的嗎?這麼爽快,那可以先給她加臉書嗎?」

「當然可以,沒問題。」

回到家,收到確認好友通知。

點開她是臉書,滑了滑她的介面,照片上看起來就很陽光開朗的女生,讓人感覺很舒服。

他在一張照片底下留言,學妹很快就回覆他。

他們從留言聊到私下互傳送訊息。

在現實碰面後兩人更有說不完的話題,自然而然就在一起。

學校忙著評鑑,老師也一陣沒找他。

他幾乎以為就這樣了。

他和學妹已從手勾手發展到親親。

雖然速度有點慢但是卻是他想珍惜的。

「在幹嘛?」

手機突然跳出老師的訊息。

正和學妹在外面散步休息看手機的嚴乘襲嚇得趕緊點進去。

「怎麼了嗎?」

「你在幹嘛?」

「在外面。」

「我好想你,你呢?」

「嗯,我也是。」

老師傳來一張腿張開中間放個東西阻擋的照片。

「濕了,等你,來我家吧!地址是...」

腹部隱隱作噁。

他捨不得離開學妹,但想到老師的懲罰,他非去不可。

「不好意思,我突然有急事必須先走,我先送你回去吧!」

「喔,好吧!」

送完學妹,他騎腳踏車到老師給的地址。

停好車後,他走上二樓,確認門牌後敲敲門。

「進來吧!」

老師開門後往回走。

她穿著性感睡衣,手扶著包覆頭髮的毛巾,放下頭髮後已是半乾狀態,她吹著頭髮。

嚴乘襲觀看四周,沒什麼特別的就感覺是女生住的房子。

等吹好頭髮,老師帶領他走進房間。

老師房間很特別,很多東西都掛著布,不知幹嘛使用的。

他已經慣性的自己脫掉上衣和褪去褲子。

坐在床邊,老師跪下開始舔棒子。

吸允撕咬著,棒子很快膨脹起來。

老師邊雙手搓揉邊用嘴巴調戲。

「嗯...呃!」

褲子口袋傳來電話聲。

老師索性走過去拿出來,然後冷冷的道:「你交女朋友啦?那我算什麼?我們這樣算什麼?」

「老師...」

「你太不尊重我們倆的關係,是我疏失了,看來要調教調教一下。」

聽到調教,嚴乘襲如坐針氈。

「本來以為用不到。」她翻箱倒櫃,拿出一盒東西。

回到他旁邊,打開盒子,那是刀片串成的鏈子。

她套住右手然後把線綁住床角,左手也綁住並連到床角。

只要他一動,刀片便會割他皮膚一下。

「你要記住,老師是為你好,知道嗎?」

老師交疊在他身上,每前進一下,刀片便會無情的割一下。

「啊....」

那種痛,根本無法忍受,嚴乘襲大叫著。

老師不斷增加速度,持續進行擺動。

「啊....嗯!」

那種快感交叉痛感實在難受。

為什麼他還是有興奮的感覺,這是愛嗎!

老師俯下身,舔舐他的點點,那是他第二敏感的地方。

一個用力,手腕被劃一刀長長的傷痕。

「呃...啊!」

「嗯...喜歡老師的調教嗎?」

「呃...我不喜歡。」

「喔,那這樣呢?」

她手指掐住點點並往內凹。

「嗯!」

鬆手後開始用嘴巴舔,咬著點點放看又咬緊點點。

「呃...不要...這樣我會興奮!」

又痛又興奮下又射了。

「嘖,真是的我還沒玩夠呢。」

老師解開手鍊,拿藥水來幫他擦。

「呃,好痛!」

「下次還要不要這樣?還要不要交女朋友?」

「老師....妳不是說我們只是炮友而已嗎?為什麼我不能交女朋友!」

老師低頭不語幾秒道:「你這樣子老師更濕了。」

「...」

放下藥膏,老師起身離開,過一會回來手裡拿了一包袋子,裡面裝有白色粉末。

「老師我錯了⋯⋯。」搞不懂老師到底要幹嘛,嚴乘襲趕緊先道歉再說。

「你錯在哪?你一點也沒錯,是你還沒學會。」

把東西往旁邊放,老師先脫掉自己上衣。

撩起裙子,把底褲脫掉丟到一旁,露出三角地帶,盡情的撫摸自己。

張開腿,她把手伸到自己下面,來回抽插。

嚴乘襲吞下口水,睜眼看著一切。

他是個容易受誘惑的小孩,第二象徵有了反應。

老師趴在地上,朝嚴乘襲爬過去。

拉下褲子,嚴乘襲的第二象徵直挺挺的彈出來。

老師將口水都沾滿第二象徵後,起身去拿那包裝有白色粉末的袋子。

抓起一把便往嚴乘襲傷口覆蓋上去。

順間嚴乘襲痛的大叫。

老師抓著第二象徵便往身體裡放,開始擺動。

被鹽巴覆蓋的傷口不斷刺激著神經,他已分不清是痛還是興奮。

所有的感覺全都參雜在一塊了。

「啊...。」

最後他射了,無力的只能躺著一動也不動。

回家後,他開始吃不下飯,就算吃了也會反胃吐出來,整個人瘦了一圈。

心疼孫子的阿嬤想帶他去看醫生但都被婉拒。

只有他知道因為一想到和老師做愛的畫面他就會不舒服。

考試週結束後,他收到老師的簡訊,說要見面聊,他不敢拒絕,他知道拒絕的代價是什麼。

下課後,他搭上老師的車到她家。

來過一次並不陌生,進到客廳,嚴乘襲放下書包準備解開制服扣子。

「等一下,你先坐著。」

不一會,餐桌上放著一鍋熱騰騰的泡麵。

「吃吧!」

嚴乘襲起身到餐桌前,拿起碗來,盛了一碗坐下品嚐。

一邊吃一邊說著:「雖然我不會煮菜,但泡麵勉強還可以吃,你慢慢吃還有一整鍋,我先去忙。」

嚴乘襲吃完一碗,神奇的事他沒有吐出來。

吃完後,嚴乘襲往房間走去,推開門,老師沒在房間,房間浴室傳來洗澡的聲音。

他朝浴室走過去。

他從半掩的門縫看進去,老師正用沐浴乳塗抹身體。

霧氣顯得裸體有著令人著迷的魔力。

他推開門,朝老師走去。

在蓮蓬頭下,他親吻老師,雙手從老師背部

游移到臀骨在到屁股。

掰開她的腿,伸出舌頭舔著三角處。

「嗯...」

嚴乘襲脱掉褲子,抱起老師開始搖動。

有些生澀的他,一開始還有點抓不到節奏,慢慢的才抓到感覺順利一起到達頂端。

關掉水,他抱起老師到床上,鋪好浴巾後,一次又一次到達高峰。

隔天一早起來,看見熟睡在一旁的老師,嚴乘襲忍不住朝嘴巴親了一下。

老師醒了過來,挑逗他的點點。

於是他們翻雲覆雨了一番。

吃著完早餐,嚴乘襲走到門邊準備要離開。

「嚴同學!」

老師叫住他,嚴乘襲一轉身就迎來老師的吻。

兩人交纏在一起。

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無論是正在用餐還是準備洗澡,感覺到了又是一陣戰。

連續大戰兩天,嚴乘襲在老師的催促下離開。

點開手機超過百通未接來電還有留言。

他在老師家兩天都沒碰手機,也沒跟任何人聯絡,阿嬤很擔心每個同學都打去詢問才會有這麼多人打電話給他。

回家跟阿嬤解釋完阿嬤才不放心的要他下次不要讓她擔心。

到學校,同學們也很擔心的關心問道,嚴乘襲只簡單帶過。

麻煩的是他的女朋友。

也許是女人第六感強烈關係,她並不太相信他扯的謊言。

而且只要他和老師在一起,女朋友總會第一時間打電話來。

一來一往下,女朋友受不了和他分手了。

結束這段感情後,反而更開闊他的市場。

不僅侷限可愛路線,連性感型的也主動找上門。

但他都沒有接受,現在的他只容得下老師。

交融過來,兩人相依在一塊。

「你現在已經高二了,將來有什麼打算?」

「當老師,當國文老師。」

「可是我比較喜歡醫生,醫生穿著白袍專業又有型,做起來更爽。」

「醫生成績很高,我成績並沒有很好可能考不上。」

「既然這樣,只好幫你個別輔導囉,下次見面把課本都帶來。」

「好的,老師。」

—————————————————————

「這題錯了。」她把手中的蠟燭傾斜,把油滴到他的身上。

「又錯了。」她換美工刀片割他手臂。

「嗯,答對囉。」親他臉頰一下。

「嗯,這樣才對,很好,來,休息一下,老師給你滅滅火。」

幾個月下來,嚴乘襲成績突飛猛進,月考滿分拿下第一名。

他第一個想分享的就是老師。

他走到廁所外,正巧看到老師走了出來,他正要開口叫她,卻有人早一步叫住她。

老師和那個男同學有說有笑的,他心中莫名生氣。

待老師和他聊完繼續往往前走,嚴乘襲躲起來,等她經過,他將她拉進廁所裡面。

老師驚呼一聲,發現是嚴乘襲後才放下心。

「怎麼了嚴同學?」

「我不準妳跟其他男人有說有笑。」

「哦,為什麼?」

「就是不準!」

「可是嚴同學,你生氣的樣子好可愛呀!怎麼辦,我想繼續惹你生氣耶!」

沒想到老師會這樣回答,嚴乘襲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時有人要走進廁所,嚴乘襲慌亂的把老師也帶進一間廁所裡。

因為緊張,嚴乘襲將老師攬在自己的身上。

老師可是見過大風大浪,他的手在嚴乘襲胸口劃圈,吸允他敏感的耳垂。

嚴乘襲忍著不叫出聲音來。

外面的人聊著天,好像沒打算離開。

老師的手往下滑,解開褲頭,蹲下去。

外面的人終於離開。一確認他們離開,他馬上推開老師,慌亂的穿好褲子,嚴乘襲落荒而逃。

他慌了、他亂了...。

跑回教室,嚴乘襲無所是從。

久違的嘔吐感襲擊而來。

到底怎麼回事,他到底應該怎麼做才是對的!

這不是愛嗎?

連續幾日,他日漸消瘦、精神不濟,上課也沒辦法集中。

導師知道狀況也想了解情況,但他始終說不出所以然,導師只能以課業壓力帶過。

恍惚之中,嚴乘襲被拉走。

帶上車後,老師將車開往樹林,一停好車,便立馬索吻。

邊親吻著,邊解開他褲頭。

嚴乘襲一動不動任由擺布。

他已不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才是不對。

見他沒反應,老師停下來,望著他不解道:「怎麼都沒反應呢?難到忘了老師教你的嗎?」

聽到這,嚴乘襲才稍稍有反應,「老師,這樣做是對的嗎?」他抬起頭問。

「有什麼不對的,老師教的都是對的。」

「真的嗎?我該相信老師說的話嗎?」

「除了老師,你還能相信誰呢?相信我吧。」

「好,老師我相信你。」

雲雨過後,老師帶嚴乘襲去吃飯,晚飯過後便準備帶他回家再次翻雲覆雨。

就這樣嚴乘襲經常待到三更半夜才回到家。

阿嬤年事已高也無力可管,只能告訴久久才回來一次的嚴乘襲父母讓他們去勸說。

刀子割皮膚已漸漸習慣,反而越割越上癮,越發有快感。

叩叩。

「阿襲啊,阿襲,你在做什麼!」

嚴父一打開門便見嚴乘襲拿刀割手臂,他衝上前把刀片拿掉。

「...」

嚴父大喊嚴母,嚴母與阿嬤一進來就被嚇住。

「快去拿藥膏來。」

包紮好傷口,不等嚴父開口,嚴乘襲便先說:「阿嬤、爸、媽,對不起,嚇到你們了,我只是功課壓力有點大所以才想紓壓。」

「阿襲,爸媽不介意你功課多好,重要的是健康才最重要!」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以後不會了。」

這陣子,忙著大考,被導師與同學看著緊緊一時間找不出時間去找老師,只好自己動手想不到竟就被發現,但還好沒被識破。

不過老師怎麼最近都不主動找他呢?

成績出爐,他如願考上醫科,他滿心期待想要跟老師分享。

不遠處,他見到老師與一名高大男子有說有笑並肩而走。

「老師!」

老師一見他面有難色。

「老師,我考上醫科了。」

「學生恭喜你。」

嚴乘襲狠瞪那名高大男子。

「老師,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嚴同學,恭喜你考上理想學校,不枉費老師教你,若沒事老師先離開了。」

「老師...。」

沒老師說話,他只敢待在原地望著他們兩個背影。

過沒多久,他聽說老師結婚的消息,為此,他消極許久。

他很痛苦,一方面失去原有的動力,另一方面,對於性事上,他找不到相同興趣的人。

每每完事後,他便只能躲在浴室用刀子割皮膚感受疼痛帶來的快感。

原以為他已穩定的生活就此安定,卻在某天下課時再次墜落不安定之中。

一連三天連下大雨,嚴乘襲拿著雨傘走過校園準備到外用餐。

抬頭一看,驚覺那熟悉的人站在雨中。

「老師?老師!」

嚴乘襲衝上前為老師撐傘。

他將老師帶回租屋處,替老師擦拭身上的雨水。

老師輕撫他的臉龐。

「老師...。」

「你還記得老師教你的事嗎?」

「...記得。」他想忘也忘不掉。

「那你這有工具嗎?」

「...只有刀片而已。」

「老師好久沒教你了,老師想教教穿醫師袍的你,可以嗎?」

「...可是老師...妳已經結婚了,我們不可以...。」

「老師說的話你都不聽了?」

「老師,這樣是不對的!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都...。」

老師開始脫掉上衣,解開衣釦露出渾圓。

過去景色一一重演。

「去拿刀子過來。」

他可以不聽,但身體上隱隱作痛的傷卻實實提醒著他,不聽話的後果。

他本能反應把刀片拿到老師面前。

「把刀子給我。」

嚴乘襲顫抖地把刀片交出去。

「跪下舔我。」

嚴乘襲跪下爬到老師身旁一邊揉著渾圓一邊吸允著渾圓。

老師毫不猶豫就將刀片實實劃向嚴乘襲。

雖有衣物抵擋,但這次的深度比以往老師割他的深度還要深。

嚴乘襲痛的躺到一旁。

老師跨坐在他身上兩人身上衣物都去除掉。

「老師,我好痛...可不可以不要!」嚴乘襲邊哭邊說。

面無表情的老師冷冷的道:「這麼多年了還是沒長進,老師要多調教調教你。」

俯下身老師弄濕點點的同時也在胸口劃一道深傷。

「呃....老師...我好痛啊!」

老師一路往下吻去,刀痕也一路向下劃。

「啊——老師,求妳放過我吧!好痛啊!」

老師繼續往下探,直到遇到棒子。

棒子已直挺挺等候,弄濕了棒子,老師坐上去。

一擺動,傷口的疼痛便更加百倍,搖晃速度更快了,嚴乘襲終於受不了昏厥過去。

等醒來,老師已幫他包紮好傷口離去。

這種感覺,他的身體記住了。

每每歡愉過後,他必須用更深刻的刀傷才能感受那疼痛帶來的快感。

他試圖去回學校找老師,但老師已離開學校。

「為什麼還要來找我!」嚴乘襲恨不得把全世界翻遍了,可惜不能。

畢業後他到一間大醫院當醫生,但每每身體的反應總讓他身心煎熬。

幾次,他幾近崩潰想要尋短,可卻都失敗反而還對尋死時的方式感到興奮。

終於,皇天不顧苦心人,在一次急診時,老師出現了。

他倆在大廳上對望著,不知過了多久,他將老師帶到他的車上。

全身的細胞像是在活耀一般,異常亢奮。

「老師,我想妳,我好想妳啊!我一直沒有把妳忘記,老師,求求妳不要再丟下我,一直教教我吧!」

「嚴同學,你結婚了?」

「老師,妳不也結婚了嗎?我想一直當老師的學生。」

「嚴同學,你應該把我教你的,再去教其他的人。」

「老師,我只想要妳一個人。」

「嚴同學,你不能夠太依賴一個人,你要懂得分享給其他人,知道嗎?」

「不,老師....。」

看著老師離去的背影,嚴乘襲暗暗許下誓言。

他發誓,絕不會再讓老師離開他的身邊。

「老公,我覺得你越來越好了。」

「怎麼說?」

「以前歡愉之後你總是神神秘秘的,現在不會了,平常的時候你也會莫名的生氣,現在也不會了,你真的越來越好了。」

「不喜歡嗎?」

「不!很喜歡,就繼續保持下去吧!」

「嗯,我會的。」

午夜,嚴乘襲走到地下室,打開重重的門,推開走進去。

「老師,這題我不會,教教我吧!」

~完結~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53

Wan slin

台中科技大學 美容科

追蹤 19 鼓勵作者

我是一個喜愛創作的女子,不定期寫作 歡迎關注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