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八章.此劫,我要你用命來還


◎第八章.此劫,我要你用命來還

 

 

      此時的南宮尚慶雖覺得她一人也無從威脅到他,可那折斷南宮齊的傢伙卻沒現身,讓他總覺得有點不安,即使身邊有個修士在這,他也依舊心裡沒底。「當初折了齊兒手臂的男子如今何在?」

 

      “芷若”聞言一怔,接著眼中那積蓄已久不肯落下的眼淚自頰邊滑落,無殤原本還有些無措,現如今看著那超然的演技,想必他是已經有想法了。

 

      “芷若”閉起雙眼,雙肩微顫,片刻後抬眸看著他,「若不是你們,無殤哥哥又怎會在外出去採藥的過程中被害重傷?當時若不是我去尋他,無殤哥哥可能就早已死在林中!你們還好意思問我!你們還想他怎樣!」“芷若”愈到後頭語調愈高,充分表現出一個歇斯底里的模樣。南宮尚慶疑惑的看向修士,那修士撇嘴一笑,心裡想的是天助我也,要不以他這用丹藥勉強撐起的修為,還正擔心他們口中的修士修為要是比他高或者習得比他扎實,那他可就不是那麼簡單可以打發的。而這撇嘴一笑卻讓南宮尚慶誤會了,以為此事是出於他手,心裡頭瞬間放鬆了許多。

 

      “芷若”的算盤打得正好,就見南宮尚慶鬆口氣般一笑,「不怎麼樣,就是給他點教訓,」他聽到此處便知道此關是過了,再來就等見到周毅了。「要看他也不是不行,來人,把周毅押上來。」

 

      門外傳來一聲是,隨即“芷若”便展現一臉慌張與焦急的表情。一刻鐘後,周毅便被兩人拖進內殿,而此時的無殤已經悄悄移步到能夠快速移至周毅身邊的位置停下,等待楊織訊號,周毅此時看起來並不像沒事,懨懨地緊閉著雙眼,冷汗自額角滴落,無殤雖焦急卻也不敢妄動。

      “芷若”驚叫一聲上前拉住周毅的手腕處,實則是在為周毅診脈並且悄悄用靈力打入體內察看情況,「爹爹!你們對我爹爹做了甚麼!」

      南宮尚慶:「這不是怕妳反悔麼,只是給他吃了一味毒藥,待妳同齊兒成親,我自會給妳解藥。」

      此時的“芷若”再也演不下去了,冷冷了說了一句:「南宮尚慶,我給過你機會了,」

      南宮尚慶:「大膽!妳──」

      只見“芷若”周身湧出駭人的靈力,這是要解除幻化術的樣子。

      此時一旁的修士一驚,站起身退了兩步,「幻、幻化術……」幻化術是中、高階修士才能使用的術法,必須至少有元嬰期的修為才有辦法使用。也無怪乎他會驚地倒退。

      “芷若”的身形漸漸轉變回楊織的樣子,只聽見他咬牙低沉的聲音自嘴裡透出:「你這是要他死──」

      無殤此時瞬身而出,將拖拉著周毅的兩人用力一拍,他們就像斷了線的木偶般墜倒在地。接著一把扛起周毅,散出蘊有深深寒意的靈力衝向南宮尚慶與南宮齊,兩人皆是凡人根本反應不及就被冰晶封住下半身,動彈不得。

 

      此時的修士正準備逃跑,但哪能那麼順利。楊織甩出本命仙器─夢穿,一楊柳枝條般的武器其尖端轉瞬刺入修士右肩,楊織輕輕一拉便將修士拖到眼前,枝條纏繞上修士身體,葉片如利刃般刺進修士體內。

 

      無殤看了身側的楊織一眼,楊織此刻面無表情,頸間散著不易察覺的亮光,像是頸子被光線照射到產生反光般,上面微微浮起的青筋出賣了那張看似毫無波瀾的臉。無殤此刻對楊織產生了那麼一丁點的熟悉感,心底的直覺告訴他,這便是楊織動怒的樣子。

 

      楊織漠然,卻驚得南宮父子倆一身汗,只聽著這陳述一般的語句自他口中而出,淡淡的聲音好像不帶任何感情,「這是我的本命仙器─夢穿,中招之人恍若入夢,一切問答皆為實話,不得反抗。」

 

      無殤聽了一挑眉,心道有趣。楊織又繼續說著:「凌雪閣──外門弟子?」

      修士彷彿夢囈般答道:「外門弟子……薛起殷……」

      楊織:「為何幫南宮家?」

      薛起殷:「外門……修為低……資源少……幫襯可得丹藥提升修為……我要入內門……」

      楊織冷笑一聲道:「周毅體內,服下的可是障魂丹?」

      此時的南宮尚慶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失算了,徹底失算了。

      薛起殷:「是……」

      楊織手指一勾,刺入右肩倒勾噗的一聲拔出,右手輕輕上抬,薛起殷也跟著懸空而起,原本無神的雙眼漸漸恢復清明,腦中記起剛剛問話的過程,便已失去了求生意志一般,膽戰心驚地看著眼前的楊織嘴角揚起詭異的笑容,顫慄不止。

 

      楊織的聲音變得更加深沉,眼瞳漸漸由常人般的黝黑變成深藍,接著轉淺,右手持著夢穿,左手緩緩虛握。「你該知道下場……」

 

      薛起殷身上纏繞數圈的楊柳枝,此刻由腳部慢慢勒緊,漸漸陷進皮肉之中,滿地的鮮血愈積愈多。而無法動彈的南宮父子倆都已嚇得快昏厥,接著感覺有一股熱流在渾身竄動,讓他們想暈都不成,抬頭就見楊織看著他們,「看不下去?別想了,都給我醒著,待會換你們。」他說完又以靈力逼迫他們將頭轉向薛起殷的方向,緊接著就看到相當駭人的一幕,剛剛那陷入薛起殷皮肉的楊柳枝如刀片般慢慢的將他從下而上片成好幾塊碎塊落到地面。而薛起殷就在這樣的凌遲下漸漸沒了氣息,變成一片片的肉餅。

      目睹一切的無殤一怔,此時在思考障魂丹到底是什麼,為何讓楊織憤怒至此,愈想愈覺得不對勁,感受到周毅發涼的體溫,心裡也涼了涼。抬手施用靈力,將地上的“肉餅”毀屍滅跡抹去痕跡。

      楊織轉身看向南宮尚慶,「你們,留不得。一起去吧。」

      接著以相同手法凌遲兩人,無殤也接續著連同隨從毀屍滅跡,轉眼看向嚇暈的奴婢一眼,饒過了她。

      無殤再一轉頭便看見那已經變回黝黑色的雙瞳,現在卻帶著些許侷促不安的模樣,「殿、殿下……是、是不是嚇著你了……屬下忘了你沒見過……沒見過我這般模樣……我、我……」

      原來是因為這個,他淡淡一笑,「說了別屬下殿下地叫,你別擔心,我沒嚇到,只是突然覺得有點熟悉。是因為你方才說的障魂丹所以才如此生氣吧?無解,對嗎?」若非無解,他也不會如此動怒,更不會不問解藥就殺光他們,還選用最痛苦的方法讓他們死去。

      楊織垂眸微微點頭。

      無殤:「無妨。先回去罷。此地不宜久留。」

      隨後二人帶著周毅離開此地趕往周家。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芷若〞很調皮

〝芷若〞很生氣

別讓小楊發脾氣,不然等著被凌遲唷 ((揮手帕

那麼障魂丹究竟是甚麼樣的毒藥呢?

A. 全身撕裂的疼痛感

B. 精神錯亂

C. 昏迷至死

D. 魂飛魄散

E. 以上皆是

 

#下篇文產出時間:5/17(日) #


#預告:◎第九章.障魂丹 #

「魂魄散去……會很疼嗎?」

 

「心寬了才會獲得自由。」

 

「此去萬事小心,性命為重。」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0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