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三十章:登天道。


  「登天道。」

  登天道三個字一出口,吳先雙眼明顯瞪大,隨即輕笑出聲;似是沒料想到這個答案,卻又覺得是在意料之內。

 

  登天道是往來三十三重天唯一途徑,以常人而言,算是漁港一般的存在。

 

  都說三千小世界到處都有登天道入口,沒準隨便一處叢林就有登天道入口。

  可有些登天道入口畢竟特別,其中空間時穩時崩,一但誤入,眨眼必定死無全屍;然而這樣不穩定的入口到處都有,自然也有少數較為穩定的入口。

  鹿林城的入口便是這類少數之一,但也只不過是相較於其他入口來說穩定一些罷了。

  其中仍充斥無數狂暴靈流,且隨時變換位置;以修者來說,便是步步危機的迷陣,稍稍誤判或實力不濟,眨眼間也能變成肉沫,沒有萬全準備,就算是吳先這種長年耳濡目染的世家弟子,也不敢隨意踏足。

  能走過登天道入口,基本都是家底深厚、先祖留有防身靈寶的佼佼者。

 

  大概是出於某種限制,實力太過強大者,踏入登天道將撼動空間、造成崩塌,其下場仍是必死之局,因此也不必擔心三十三重天有什麼大能力者,腦抽跑來小世界折騰。

 

  說是這麼說,不過從南宮律口中聽到登天道,吳先也是好奇。

  鹿林洲的登天道入口藏於密室之中,一方面是避免凡人誤入其中,一方面也是為三十三重天外那些「名門」把關,避免進入三十三重天的新人良莠不齊。

  入口處有玉碑上頭密密麻麻都是人名與出生地,每一代鹿林城主都會將踏入登天道的弟子記錄上去。

  想他吳先擔任鹿林城主也有百來年,修者記憶力極好,從未對南宮一姓有過記憶。

  南宮一門或許是小地方的望族,但家族怎麼深厚也不如修者世家,即便擁有千萬家財,也比不上落魄的修者世家,那道跨不過的坎兒,決定了天上地下的差距。

 

  「你可清楚登天道入口有多凶險?」

  「小輩清楚。」南宮律微微垂眼,讓吳先瞧不見他眼底深沉。

  前世南宮律與南宮乾走的是其他入口,當時兩兄弟是被殺手追殺到走投無路,只能拚死一搏躍入絕地;本抱持將死之意,卻意外進入登天道入口之一,走到盡頭才遇到從鹿林洲入口進入的一干人等。

  險地別有乾坤這件事雖無人知曉,可步步殺機卻叫他兄弟倆吃足苦頭,更甚幾次驚險,都差點讓他們天人永隔;他不希望再帶阿乾走上那麼一遭。

  昔日無能,不由自主,今有安康之途,他豈會放棄?

 

  南宮律整個人看似年輕,那應對態度卻特別沉穩,總讓吳先總覺自己面對著一個活了許久的老怪物。

  吳先沉默良久,猜不透眼前少年郎到底能有幾分勝算,也只能作罷,擺擺手不願在此事糾結下去。

  由鹿林洲踏路登天道的人才越多,對他也越有助益,因此該提醒該強調的,他一樣都不落下。

  「登天道入口狂暴靈流充斥且隨時變化,行差踏錯便要粉身碎骨,就算衝過重重難關,最終再後頭的,卻也是更加危險的局面,你可明白?」一語多關。

 

  吳先自然存有暗示登天道入口雖然危險,可也提醒正式進入登天道後亦是困難重重的心思,可這句話不單指登天道,也暗示著從登天道進入三十三重天後,更加險峻的局面,只要有顆謙虛受教的玲瓏心,絕對能聽出其中暗示。

  想想又把話往重說了:「一旦進入登天道,天將視你威脅,隨時都有喪命的可能。」算盡人事、無愧於心。

  「謝謝前輩告誡。」南宮律抱拳鞠躬,直望吳先的眼神裡透出執著:「修者,與人爭氣、與天爭命,晚輩不懼、亦不拒。」話落,那溫順少年眨眼消失,狂妄與桀驁不馴取而代之,彷彿剛才給吳先的壓迫又重來一回;並非修為上的壓制,而是來自運籌帷幄給予的自信氣勢。

  吳先眼中精光起,那兩個懼字,即便沒有寫出來,也不妨礙他理解;不過遲疑一瞬,便直接選擇相信讓自己立足此處多年不倒的靈感。

  「讓你踏入登天道入口可以,但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並非命令,而是交換;雖未言明,但吳先相信南宮律聽得懂。

  「前輩請講。」

  「我有一女,名喚吳玥欣,亦要進入登天道入口,只是此女過於天真、玩心旺盛,我需要有人護她周全。」

  南宮律眼神閃爍,遲疑姿態毫不掩飾地嶄露在吳先眼中。

 

  前世從絕地入口進入登天道,當時遇到的那對人馬,便是以吳玥欣馬首是瞻;少女過於天真,一路上總有拖後腿的行為,雖然許多人護著也不算困難,但可見少女未來也就止步於此了。

  當知井底蛙王與月下螻蟻的差異。

  在小世界,吳玥欣或許可以稱霸稱王、順心順意,但到了三十三重天,這性子遲早要死;死便也罷,卻更可能先害慘同行之人。

  南宮律現在寶貝南宮乾都還來不及,哪會讓任何傷害他的可能因素出現其中。

 

  吳先看出他的抗拒,也不氣惱,手指敲敲扶手,眼底無奈卻也堅決:「只需護小女進入登天道,只要到了登天道,後面自然由她自己承擔。」就像個為女兒操碎了心的老父親。

  「前輩這是……」

  吳先擺擺手打斷他:「她的視野太狹窄,也怪我這個做父親的太寵溺,總過於心軟,致使她心性總像個孩子天真、老長不大;登天道入口一行若能讓她成長,不論生死,對她來說都是好事。」吳先沒有說的是,就算女兒為此擔心受怕再無法精進修為、一輩子碌碌無為,也好過不知天高地厚地死於非命。

  子女大了總要飛翔,他畢竟只是吳家旁支的其中一員,沒法永遠護著他的小公主;最糟情況也不過是死在登天道上,但這遠比死在三十三重天裡好上太多。

  需知人死尚有魂魄可投胎,緣份可循,他仍有機會再見他心肝寶貝,但進入三十三重天後,得罪了誰都是魂飛魄散,不然就是被抽魂魄、活受折磨;那裡沒有實力、沒有深厚家底,不會有人會跟你談道德良知,有的只有斬草除根、心狠手辣。

 

  話已說到這份上,南宮律再拒絕便有些失禮,總歸是搭個便車到港口的事兒,他也不會這麼不近人情。

  只是心裡有個彆扭回憶在那兜轉;前世還是木頭,所以沒感覺,自從認清自己心裡感受後,誰接近阿乾他都能醋上一宿,所以藍雪晴的親近,總讓他不滿。

  而一想到前世與吳玥欣遭遇時,少女天真可愛又博學善談,與阿乾一路上相談甚歡,就差沒拜天地當異性姊弟了,這輩子阿乾保不定會對少女產生好感……南宮律頓時五味雜陳。

  忽然覺得胸口有氣不說,還帶點呼吸困難,南宮律摸摸胸口,默默深呼吸幾回後,帶了那麼點咬牙切齒的味道:「晚輩自當遵守約定。」

 

  人他看得多,吳先還算有把握南宮律是那種一言九鼎之人,得到承諾後,心裡大石瞬間放個乾淨,一時間也沒察覺對方語氣有多糾結。

  「好好好。」一連三個好喊得霸氣十足,彷彿要把心裡多年遺憾一次放個夠本,吳先臉上亦是藏也藏不住的開懷:「登天道入口亂流每三年減弱一次,算上時間,明年中秋便是開啟的最佳時機,接下來一年,你可好好準備。」

  南宮律算算時間,眼底閃過不顯眼的深沉,想起前世幾件尚有記憶的大事,竟都趕上了巧合。

  「前輩,登天道入口可有人數限制?」

  「沒有。」吳先倒想體驗限制人數的痛快,可歷年來鹿林洲能拿得出手的修者也不多,再經過品德篩選可謂少之又少,再減怕是三十三重天那邊接應的人手,要把這入口給毀去了。

  「怎麼?你還有其他人選要一起同行?」

  「晚輩不敢隱瞞,只是向前被知會一聲,胞弟亦會同行。」

  吳先太陽穴微微一跳,意外之色嶄露無遺:「你弟弟可能通過?」他可記得,少年郎換取百年順靈草,理由便是要救助他那體質虛弱易折的胞弟。

  「絕對可行。」想到靜躺袖中玉盒內的靈草,再想到阿乾能更進一步,南宮律愉悅心思躍然面上。

 

  場面再次沉默無聲。

 

  南宮律自在而立,倒是吳先內心又操起了一片漣漪。

  之前吳先就在猜測南宮律遇到的老者可能與煉丹師有接觸,再一深思這些事情,或許八九不離十就是一位煉丹師。

  在這小世界雖然磨去他傲氣、讓他認命,卻也難以磨去修者對於更遼闊世界的希冀,更何況,修者每進境一次,便能延壽若干年,他不執著進境,但還有別種想念必須延壽。

  跨境界的丹藥名為進靈丹,雖是要跨的境界越高,需要的品相越好,也越難煉製,但吳先境界本就不高,他可用的進靈丹,三十三重天的煉丹師基本都會,價值大概就跟糖葫蘆串一樣,只是他身處小世界,要遇上三十三重天的煉丹師可說是絕無可能,現在大好機會放在眼前,怕是傻子才不追求。

 

  吳先腦袋飛快旋轉,一雙眼盯著少年郎卻有些走神,南宮律也不腦,眼觀鼻鼻觀心地等待對方後續反應。

  前世便知一些世家子弟的彎彎道道,之前跟藍雪晴坦白時也聽說了不少前世不知道的細節,諸如小世界前往三十三重天的登天道雖是固定,但登天道通往三十三重天那處入口,卻要靠三十三重天的人接應維持。

  以前藍家勢大,也有幾處入口藏於幾個鄉鎮,且由旁支鎮守,設有陣法隱藏以及維穩,直到藍家滅族時,一處入口因藍雪晴逃難而崩塌,其餘為避免藍家人逃往小世界,早已被幕後黑手一一破壞。

  破壞入口有斷後,但也能將人困死小世界中;逃入小世界,對三十三重天來說就幾乎等於死人一般,再出現也會是在眼皮底下,翻不起什麼大浪。

 

  有了母親完善這些細節,此時自然能推敲吳先這陣沉默可能代表什麼意思,這亦是他最開始有意為之的局面。

 

  在三十三重天上,修者無數,但以醫為本的修者少之又少,煉丹師更是其中翹楚;刻意讓人推測自己身後可能有三十三重天的煉丹師,也是為了避免不少人覬覦。

  只要是長年在小世界打滾的修者,就抗拒不了丹藥,在靈氣匱乏的小世界裡,補充靈氣之納靈丹、跨越境界之進靈丹,都是求之不得的極品丹藥。

 

  思及此,也有些好笑。

  這兩種丹藥在三十三重天有多不重要,在小世界就顯得有多重要,大概便是物以稀為貴吧。

 

  兩人腦袋裡的思維或許轉了很多圈,但實際只流逝幾息。

  「咳、南宮小友。」兩人交鋒許久,這回倒是吳先決定放下老臉與矜持,為了達到心中期望,當一回狗皮膏藥也不是那麼丟人的事。

  聽見對方自降身份的稱謂,其中示好之意明顯,南宮律忍不住挑挑眉頭,但態度仍然恭謹有禮:「前輩請說。」

  吳先看南宮律進退有度的模樣更加滿意,雖說有拉下老臉死纏爛打的覺悟,可真要做出來還是有失身份,少年郎願意給自己台階下,也絕對是最大程度的善意了。

  「我這個老頭就不跟你多叨絮,只問小友是否真認識這樣一位性格特殊的"煉丹師"。」吳先放棄猜測直接詢問,聲量在煉丹師三字上刻意加重。

  南宮律也欣賞對方果斷,唇邊展露一笑:「前輩可還記得,剛才晚輩雙手奉上的那只錦囊?」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1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