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三十一章:錦囊。


  吳先頓了頓,方才一心期許,倒忘了手中樸素錦囊,不細看還好,一看便驚訝無比。

  身形猛然站起,差點就把身下沉重的石雕大椅震倒。

 

  只見香囊雪白,以白線繡有花紋,繡工在尋常人眼底已是極品,可在修者眼中,凡物終究是凡物,可現在他看見什麼?

  他看見香囊上有靈光閃過。

  是陣法。

  香囊嶄新,這陣法必定為新。

 

  吳先雖是旁支弟子、生於小世界,但本家終究來自三十三重天,透過文獻閱讀,自然清楚陣法價值與其構成概念。

  也許大世界陣法人人可知,就連凡夫俗子也或許略懂一二,但那是在靈氣充沛之處,相對在小世界靈氣稀薄,就算空有理論,要構成陣法也根本不可能,除非擁有大量靈石或自身靈力足夠支持如此消耗,可大世界修者來到小世界已經猶如缺水之魚,又怎捨得耗費大量靈氣將陣法描繪在小小錦囊上?

  稍稍感應,便能察覺陣法雖是簡易,卻也擁有防禦功能,吳先克制不住顫抖:「這是!」語氣失去往日穩重,裡面有無數期望幾乎要化作實質。

  「南宮小友……這錦囊是--」尚未問完便止住後續,吳先深知自己激動失了儀態。

 

  人都有秘密,更別說爭天爭命爭氣運的修者。

  用人不疑、當說則聽、不去追問是吳先一直堅持的原則,當然他有辦法如此堅持,便是仰仗自己比尋常修者要更強的靈感。

  「此物來處,晚輩暫且不便坦言,不過晚輩有權處置此物,此次便將錦囊贈與前輩,這是晚輩能給予的最大善意。」他話語溫和,讓人如沐春風,眼神澄澈而無一絲壓抑。

  吳先修練多年,很少有此時此刻的激動;呼吸急促、心緒不寧,搞得他像凡人得了心病那般,就算下一瞬摀著心口、雙眼渙散、停止呼吸,那都是好的。

 

  眼神騙不了人,錦囊上刻陣法,導致這小小錦囊已非凡物,在小世界裡對許多修者而言已是無價之寶,吳先自認過去多年性子早已淡然,就算是他,送出這麼一個寶物也會肉疼,終究做不到如此坦然。

  可南宮律那眼神,確實是對錦囊不放心上。

  最開始吳先便沒準備在小世界裡收到多貴重的物品,拿到錦囊後便沒仔細查看,待他用神念掃過其中物品時,充血的臉頓時憋成豬肝色,吳先整個人都因此顫抖。

  先前取笑可能心梗,此時他多怕自己大口喘息就真要心梗發作。

 

  只見錦囊內有三罐質料特殊的玉瓶,乍看之下如璞玉,卻是半點氣息也無。

  凡是玉種,皆有靈性可辨別好壞,只有大世界常見斂靈玉才半點氣息也無,斂靈玉雕琢成的容器可防止靈氣外洩,是以許多藥材、丹藥若要保存,必定使用此玉收藏,那錦囊玉瓶靜躺其中,放了什麼已不言而喻。

  好在吳先只不過失態一瞬便又壓下激動情緒:「南宮小友當真心細。」他語氣感嘆,表情卻比先前要柔和許多:「但此物過於貴重,我不可輕易收下。」修者講求因果,此物與登天道相比,太過貴重。

  那不是質量問題,而是物以稀為貴;吳先靈力稍轉便知錦囊可防他全力一擊無數次,雖不能保證可通過登天道入口前那些續亂靈力,但也為保命之效增添幾成,他不過是答應讓人跟隨人流,實際上人多人少終究要各憑本事,細說起來他不算出力,得此物確實言重。

 

  只見南宮律輕笑著又掏出自己的錦囊:「城主大人莫要擔心,晚輩這裡還有,且錦囊屆時放在吳小姐身上,意外之時我若來不及照應,也是一道保險,算是我承諾裡的一部份。」

  吳先沉默良久,猛然起身走向南宮律,兩人身高相近,越靠近對方吳先越覺南宮律深不可測,平視彼此,他深深鞠躬。

  「在下吳先,請南宮道友受此一拜。」在南宮律尚來不及阻止時,便已完成一拜;再抬首,雙眼因微微激動而通紅。

  稱謂一波三折,從小夥子到小友,再到平等的道友之稱也不過幾個時辰的事情,可見吳先今日怕是會記憶深刻、終身不忘。

 

  「城主這是……?」

  「小女生母名為紅妙妙,本是三十三重天玉女門外門弟子……」吳先娓娓道來過往前塵,南宮律只需前後銜接,便知悉吳先為何抓到一線曙光後,便要讓女兒走上危機重重的登天道。

 

  三十三重天,各處都有玉女門的接引據點,玉女門是一個很奇妙的門派,女尊男卑,門下男弟子可與其他門派女子結為道侶,但女弟子只能嫁予門內男弟子,且皆數由掌門指派婚姻,若否,則廢除修為、驅離門派。

  雖說一旦修練玉女門的心法便會無欲無求,所以究竟與誰結為道侶女弟子多數不太在意,但每一屆女弟子之中,總有幾個心性較為叛逆、較為自主,紅妙妙便是這樣的個性。

  即便修習玉女門心法,卻仍有自我主見。

  在一次秘境中與吳先相遇、相知、相愛,兩人以天地為證,拜為道侶,因緣際會下又有了肌膚之親。

 

  此舉雖有違玉女門門規,但也不是沒有漏洞可鑽。

  起初吳先願意自毀修為,入玉女門重新修煉,卻因吳家旁支糾葛橫插一腳,硬生生將兩人逼入絕境。

  吳先被本家長老貶至小世界,他迫於無奈抱著剛出生的幼女來到鹿林洲,可惜卻連紅妙妙最後一面都沒能見得,這是他心中的一個刺。

  總想即便紅妙妙等不著他,也要看見墳頭、捧一杯黃土惦記。

  試問紅妙妙是否變心?

  吳先倒信賴無比,坦言知其心意、亦不曾改變自己。

 

  南宮律感嘆吳先情意,為此心裡增幾分敬重。

  吳先與紅妙妙分離數載都不曾放下情意,他可是想起了前世的阿乾。

  前世與阿乾那最後的反殺,自己究竟是讓他失望成什麼樣子,才會有此結局?終究是想不透撤何時埋下的因果。

  南宮律在不曝露自己能耐之下,允諾過陣子會再送來幾樣女子適用的防身法寶,再三保證會護吳玥欣到達登天道,這才離去。

  離去前,隱約可見吳先多年心頭大石放下,境界有所提升,那些丹藥便也馬上用得著;彼此受益受惠,交情也就一下子提升許多。

  也因此將吳先整個身心都拉攏過來。

 

  他與阿乾進入登天道尚且危機重重,回程不知何年何月,藍雪晴境界過高無法跟他們一道,在找到規則漏洞、好讓藍雪晴回到三十三重天之前,也只能先委屈母親滯留於小世界中,彼時若有吳先一方城主可以信賴託付,母親的安危倒是暫且不必擔心。

  兩人正式拜別,拜別前亦講好了一些請託,雖是各取所需,但也未必沒有加深情誼的用意在裡頭。

 

  出了城主府,南宮律心情大好,不過幾息便回到下禢的宿館,第一時間便向藍雪晴說起事情經過。

 

  「讓我再做幾樣女子適用的護身陣?」藍雪晴指尖掐著銀針高舉,靈力滲透的絲線繡著一朵牡丹,其形乍看如雲,細看卻又能見暗紋漸層分明,低調描繪出牡丹花朵的繁榮富貴。

  「是,兒子心裡總覺登天道之行或許有變,那多做一份保障,也算是對得起城主請託。」

  藍雪晴細問下,才知道南宮律兄弟前世遭遇,心裡也吊起懸念:「娘這就做些髮帶,可是兒子……」美人面露為難,一副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的表情,最終在兒子一臉莫名下嘆氣詢問:「你可知道男子送女子飾品是何意?」

  南宮律本沒多想,但娘親一提點,表情瞬間尷尬起來。

 

  ……男子送女子飾物,可不就是示好的表現麼?

  他前世沒有開竅,送得可還不少,今世透析心思後,又不是傻,怎會不知其中問題所在。

 

  藍雪晴見兒子一臉尷尬,恨鐵不成鋼地朝他小腿肚踢了兩下:「娘一樣會做,但送出去的竅門可得迂腐點,到時,帶娘去見見城主大人。」言下之意,便是也不怕為了南宮律,曝光自己能耐。

  「……好。」南宮律思考許久,他又從來孝順,也不妄自菲薄,女人家心思肯定是母親更能理解,而母親如此要求必然已有妥貼的規劃;只能點點頭又與藍雪晴噓寒問暖後,便打算去隔壁看看自家胞弟。

  離去前倒是先被藍雪晴攔下:「律兒。」她手指掏弄南宮律拿回來的兔毛:「乾兒是懂事,但太過懂事,這幾日娘總想,他是否……跟你一樣。」兔毛被她抓在手裡掐了掐,而後扔向自家兒子:「自己親手給乾兒做點東西,要問、要談,總要有些誠意。」

 

  那個"一樣"很有講究,指的便是南宮律重生這件事,是否南宮乾也是如此。

  哪怕先前兩人說起這事兒,也都推斷南宮乾並不相同,可這懷疑終究是未能得解。

  此時提出,一方面是本有擔憂,一方面,也是南宮乾意外地在陣法一道上特別聰穎,這顯然已超出天才的範疇。

  就好像一個人忘了陣法,一但重新接觸,記憶便如噴泉狂湧,幾乎不用學習吸收,便能融會貫通。

  這狀況,在南宮律所謂的「回憶」中是不存在的。

 

  南宮律曾說過,前世阿乾不只身體不能修練,就連心法都經常無法融會貫通,就好像總學到了關鍵處,便遺失了一部份的邏輯,怎樣都吃不透那部份的道理。

  即便南宮律變換各種方式教導,南宮乾始終無法學會,導致最後只能靠天材地寶硬是將他推上當時的修為程度。

 

  再加上此世多了硯台一事,母子兩人終究是有其他擔憂。

  例如跟南宮遲一樣--不知何時,被奪舍。

 

  三十三重天上,修為至上、血親如畜的大有人在,養育後輩只是為了讓自己有一天重生奪舍不是沒發生過,但到底是希望這麼乖巧的孩子,沒機會遇到這種命運。

  硯台就連藍雪晴都不知其物何來、認不出其材為何物,那多這一份擔憂,亦是正常。


  心底有一塊遲疑,卻始終不肯面對的南宮律此時也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他表情有些僵硬,也不知是對母親的遲疑感到不滿,還是對自己的動搖感到憤怒,只能重新整理思緒後承諾:「娘放心,兒子相信這段時日與阿乾的相處,當然……往後也會仔細觀察阿乾是否有變化。」

  「……你……你莫要怪娘多嘴。」藍雪晴自己做了一回惡人也心有忐忑;她是怕南宮乾被奪舍,但不是怕他傷害自己還是誰,而是她心底惦記著那可愛又柔軟的孩子。

  若是在她娘倆不注意的時候被奪舍,那可得心疼死;她是打從心底喜愛南宮乾,也不是真有惡意要猜忌懷疑,實在是……被南宮遲給嚇出了心病。

  況且若是奪舍,也未必成為他人,只要有得法,讓奪舍之人失敗,而阿乾轉而奪去對方記憶、取代對方,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至少以南宮律前世達到的高度與知識,只要針對魂魄奪舍這類稍作研究琢磨,肯定能有結果。

 

  知母莫若兒,南宮律自然也不是為此生氣,只是心裡還很彆扭;剛讓自己下定決心不去猜忌阿乾,藍雪晴便提出疑惑,而阿乾也是個不知藏的傻孩子,一來一往,身邊的人再傻,也該要起疑。

  他摸著胸口,有點疼、有些酸楚,還有滿到不知該如何宣洩的無助。

 

  來到南宮乾門外,能看見孩子的剪影正趴伏案上,認真描寫著什麼。

 

  『叩、叩!』他敲門:「阿乾,哥哥回來了。」

  話還未說完,南宮乾已將門拉開,一臉擔憂地打量他,沒多久似有鬆一口氣,但又不想表現明顯,急忙板著臉、癟著嘴:「哥哥,你好髒。」

 

  嗯,在四空山折騰這麼久、又刻意換上乞丐裝,風塵僕僕趕回來連打理一下都沒有,不髒也奇怪。

  南宮律頓時就笑了。

 

  小孩那確認自己沒傷後鬆一口氣的模樣,真要說是演戲,他也認了。

  「哥有事跟你商量。」

  店家小二極有眼力,在南宮律回來時便去燒水,此時恰好端來熱水,南宮律一接過,便逕自走進屋裡。

  關門、上隔絕陣法,一邊擦拭身體,一邊整理等下要說的事。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1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