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三十二章:小寵物。


  一邊擦拭身體,一邊思索要怎麼放出小烏心木,南宮律頓時發現自己似乎鑽進兩難局面。

  植物成精本就不易,就連上一世修行多年,兩人看到的植物精怪少之又少,唯幾見過的老妖都是壽年將盡,或是早成屍體;自己這才出門幾個時辰就帶回一隻,要解釋不好說明。

 

  捧在心尖的人,南宮律總想把最好的給予對方,是討好、是償還、是貪戀對方驚喜表情時回甘的甜蜜。

  且說植物成精相對困難,其能力必定是在每一階段都能力壓群雄的程度,他與阿乾即便形影不離,總歸是會有分開之時;綠袍少年那次真快把他嚇出心魔,後來神秘組織的人也讓他一身冷汗,能多一個助力幫他守護阿乾,總歸有好處。

 

  還有藍雪晴的擔憂不無道理,他是該做出決定。

  早就決定不懷疑、不猜忌,那也就沒必要試探。

 

  如此想著,便讓室內氣氛陷入沉默,南宮律自是糾結中,而南宮乾看對方不發一語,便也自顧自重新提筆描繪新學的陣法靈文。

  小孩因為身體緣故無法靈氣入體,臨摹這些靈文也無大礙。

  最開始南宮律忙著鍛鍊駱商沒太過注意,只聽藍雪晴稱讚孩子對陣法一道的天賦多好多好。

  本以為是娘看孩子、越看越棒,卻不曾想今日一撇,才發現天才二字,遠無法形容孩子天賦。

 

  陣法一道由天地靈文而始。

  天地間總有許多靈流匯聚點,這些匯聚點被稱為龍穴,通常都會形成一處欣欣向榮的世外桃源。

  這些龍穴若久年不被察覺,自會經由長久歲月濃縮,漸漸刻劃成文字。

  時已至今,天地靈文雖僅僅十來個字,但這樣的龍穴仍有無數,由此便可推敲靈氣逸散而消逝、與未被發掘的文字,根本數不過來。

 

  光說察覺靈文並不簡單,目前已知靈文最小僅有鳥蛋大小,最大卻也有遍橫萬里的山谷。

  有龍穴處,必出天材地寶,然並非全能成就天地靈文,往往許多天材地寶被搜刮一空,也不曾有人察覺此處靈文何在。
  由此可見,察覺天地靈文遠比發現天材地寶更加難得,也是以,至今才僅有十來多個天地靈文被世人知悉。

  好比水靈花之池或烏心木林的雷心木,便是再放上無數歲月,周遭景緻更替下,或可能成為一個靈文,只可惜小世界能達到這種程度的,不止要天時地利人和,還要更多命中注定。

 

  靈文一彎一勾全是天成,書寫刻劃必須全都得一模一樣,才能發揮效力;多拐一點彎、多長一點頭兒,就是沒有效力的死物。

  多數修者無法體會那種「天賜」之感,最開始只能死記硬背。

  好在靈氣入體可保神清目明,只要有心觀看,都能學會基礎靈文,仿照前人所創陣法照本宣科還算吃得消,就是死記與活用總歸有極大差異。

  模仿是入門,創新才是進階,而許多人只在入門便已無法繼續,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門派要培養陣法人才,年年更新完善護山大陣的原因之一。

  前世差點成神的南宮律也在此列,別看他陣法好似手到擒來,也僅因前世見多識廣,闖禁地、破惡地沒少做,這才漸漸展開眼界、接近萬法通一的境界,可他還是不會創新,自然找不出所謂生死之門,如果遇上沒看過的陣法,他只能靠修為暴力破陣。

 

  且說南宮乾為何在此道富有天賦,或許是世界背景關係,這世界沒有所謂圖像分割,也沒有正圓三角各類分析圖,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跟「感知」劃上等號,導致就連所謂工匠能人,也由這種「感知」充作天賦。

  尋常百姓還知秤砣為何物、造物需丈量。

  到了修者這裡,凡是物品皆為「有靈」,透過靈力蘊含跟五行生剋,使用法訣熔煉、鍛造這些有靈之物,那感覺就成為唯一指標。

  當初藍雪晴描繪部份靈文教授予南宮乾時,孩子眼底流光燦爛得幾乎要掩蓋不住,頭一次享受到開外掛的快意。

 

  此方天地修者眼界雖好,卻沒人受過科技薰陶,自然不像南宮乾這樣靈活取巧,有系統式的排列輔助學習,南宮乾在陣法上的學習速度遠超旁人。

  靈文構五行、五行分各色、弧度相輔相成,最終匯列成陣法圖。

  往時研修陣法之人端看領悟與天賦,尋常修者或許創新艱難,但對看慣網路各種分析圖表的南宮乾而言,簡直不要太容易。

 

  好比現下。

  一勾勒、一頓點,清晰而簡潔。

  南宮乾礙於體質無法注入靈力將其完整連貫,卻是已小有所成、記下藍雪晴所知的大半守陣。

  南宮律內心震撼,心思一轉,對某些疑惑的答案似乎早就呼之欲出。

 

  前世阿乾若對陣法也能有此天賦,在他們入秘境的時候,就不必花時間破陣、像個無頭蒼蠅亂轉。

  與神秘組織或有關聯這個可能,也被南宮律暫且打消;看神秘組織對阿乾的手段,總是視為物品且不留情,若真說是一路人,阿乾一個無法修練的小孩,合作又能給他們多少好處?

 

  心放下了,人也開闊,南宮律整個人散發的氣勢隱隱又有變化,只是孩子修為尚淺,無法察覺。

  雖說本就不欲糾結,但修者就是如此,一旦起念,便如鯁在喉,更何況南宮律有心魔干擾,這種念頭日子長久下來就會不斷被挑起、放大,他有自信破除迷惘、堅定信念,但總歸不好受。

  「阿乾。」他開口喊道,私心作祟下,在對方尚未反應時,便將小小身影納入懷抱,不顧那一瞬緊蹦,他胸口貼背,握住拿筆的小拳頭,自行描繪一道聚靈陣。

  最後一彎結束,陣法成、流光轉,在小孩的眼裡似有閃光耀眼。

  下一刻,那活潑的烏心木小妖,便已被南宮律放進陣中。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離開靈氣豐沛的小世界來到靈氣缺乏之處,即便南宮律早早畫上聚靈陣,卻也像魚在大海暢遊時,忽被提上岸邊、進入逼仄小碗中,窒息而緊繃;小妖不是魚,但此刻心情必定相同。

  瞧那身影本還扭動自然,眨眼間卻變得僵硬無比,下一秒發出喀嚓一聲癱倒陣中,其中枝枒要死不活地抬起、放下,便可知悉牠此刻有多難受。

  南宮律手指彈了彈那肥滿嫩葉:「行了,別裝。」

  南宮乾倒是瞪大雙眼,一臉興奮。

 

  知悉故事本文的孩子自然知道植物成精有多難得,且不說此精怪未曾被作者提起過,那形象接近前世看過的歐美英雄電影裡樹人模樣,只是葉子似髮,一片一片蓋在樹梢,枝枒柔軟、色呈雪白、無眼無嘴,卻又似乎能從變化的樹紋瞧出情緒,看似柔軟的身體,卻能被手指彈得喀嚓喀嚓響。

  只要是萌物就沒人不喜,更別說這個萌物珍貴無比。

  小孩只看一眼,就被俘虜,那眼中光彩耀眼,竟一時讓南宮律有些吃味、只想獨佔這道光亮。

  空著那手按在胸口用力壓了壓,南宮律眼眸深邃、失了平常那道柔和,好在孩子在懷,看不見他此刻表情,不然怕是下一秒就要掙逃。

 

  「這個是?」明知能成妖精,實力必然不俗,但南宮乾還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摸著那軟軟嫩葉,就像幫小狗小貓順毛摸那樣輕柔,意外地,也不知小妖似能感覺到善意,還是滿意這種撫摸,竟配合地把嫩葉放得更軟,順其指尖一顫一顫;若說剛才手感是戳進一團沙子裡,現在卻像戳在棉花裡柔軟。

  「外觀看上去像是烏心木,但哥哥懷疑是雷心木。」

  「雷心木?」小孩歪著頭,一臉疑惑;故事本文有介紹烏心木與雷心木,他自然知曉,但雷心木在小世界出現,按照作者敘述本該不可能出現在小世界中,畢竟雷屬性是最為剛正的屬性,大世界中修者多如繁星,即便如此都不常見這種屬性,天材地寶便也更加難能可貴,而現在卻出現在小世界裡,甚至開靈智成精怪,這更加不可能。

  「嗯,天時地利人和,方有此妖。」南宮律不願藏私,便將遇上小妖的過程詳細陳述,或許給孩子說故事講典故習慣了,這次詞藻自然豐富,先前被小妖吸引的目光又回到身上,越講,南宮律便越開心,恨不能把整個故事說得更加精采,好讓小孩注意力只放在自己身上。

  不過,還有正事得辦。

 

  「這便是我弟弟,喜不喜歡?」語氣暗藏一絲驕傲,沒給孩子聽出,卻被敏感的小妖察覺。
  嫩葉抖抖,聞言用激烈地摩擦聲回答問題,顯然是願意無比。

  別看南宮律實力強大、小世界靈力充沛讓小妖不捨離開,卻是精怪最能感知人的善意,只看牠不排斥阿乾的輕觸撫摸,便能知道小孩心思善純;離開南宮律靈氣會不夠算什麼難題?小世界多有靈物,有得是辦法解決。

  細說精怪這種特性,深究起來也很悲苦,植物成妖一身是寶,越是善純之人牠們相處起來越加安心,不用擔心隨時會被主人或朋友拆殺成煉丹煉器的材料,這與生俱來的天性讓牠對南宮乾主動擺出撒嬌姿態,抱著孩子短短手指討好摩擦。

 

  南宮乾被這舉措萌得激動,小圓臉脹紅起來,那彷彿會說話的大眼甚至因此泛著紅暈:「牠、牠喜歡我!」

  瞧著孩子如此模樣,南宮律僵著笑容,內心像在密閉空間裡打翻一整罈醋那樣酸爽。

  「……哥哥讓你們簽訂主從之約好嗎?」

  南宮乾愣了愣,從南宮律眼中看見認真。

  「不要。」小腦袋左右搖晃:「牠有生命,我不想綁著牠。」就像他對吳添福與駱商那樣,即便是簽了賣身的生死契,他也並不把兩人當作僕從,現代教育讓他學會尊重每一個生命,他不想因為這個世界危險而改變,那是他的底線、他做人原則。

 

  孩子對生命的尊重源自前生,不可能說出口,所以南宮律幾次詢問與分析利弊也得不到同意,但這份心念卻能被小妖感知,只見小妖張開兩側枝枒,擺出揮舞雙手的姿態,葉子沙沙沙地摩擦,像是討抱抱一樣可愛。

  南宮乾露出燦爛笑容,心有靈犀地將牠捧在手心。

  沒想到小妖一跳上手掌便往他肩上跳,幾個蹦跳便來到娃娃頭頂,一枝枒踹開了盤髮的簪子,忙忙碌碌地把自己化做另一個髮簪,將細嫩髮絲通通盤上。

  南宮律挑眉:「小傢伙倒是很懂事。」

  南宮乾一愣一愣還想接話,腦門忽然一陣尖銳刺痛:「啊!」他驚呼出聲,腦袋一陣暈眩。

  疼痛就像兒時被南宮律拿蜜蜂螫咬那樣,來得快去得也快,卻在下一刻感受到一股撒嬌的意念在腦海中擴散。

 

  「你沒事吧?」孩子的驚呼讓南宮律心臟差點破胸而出,滿臉擔憂地捧著小圓臉,看那小臉一下煞白、一下回紅。

  「沒事,好像、好像是小妖自己跟我打了約。」小妖懵懂,南宮乾也不清楚腦海裡傳來的意念是什麼意思。

 

  故事本文有提到專門訓練靈獸的修者,他們發展出幾種固定陣法,以加深羈絆。

  一種單純奴役的僕役之契,僕死不影響主人,但主人死傷,皆可從這契約中拿其替命,最是讓疼愛靈獸精怪的修者不恥。

  第二種為主僕之契,與第一種相比起來,也就是除了生命,各自不擾,主人死了,僕從便得解放;但這種約束對天賦極好的精怪不太友好,畢竟為了避免主僕逆位反嗜,在主人的修為沒有進境時,精怪靈獸便也沒有進境的可能。

  第三種是共命之契,只要主人天賦不錯,就算是一根樹枝都能跟著主人的步伐修練成精,而兩方共用一命,不論是誰受到致命攻擊,都會一同死去,當然好處便是沒受傷的那方只要身邊有人在急救,另一方就能吊著一口氣,怎樣都死不了。

 

  但此時南宮乾感受到的,卻是上述三種敘述都不包含的一種,但又因為小妖懵懂不會說話,傳來的意念也不清不楚,南宮乾也找不到貼切的敘述,只能挑個目前最直觀的感受來講。

  「身體輕了一些、眼睛也能看得更遠,好像……對我身體有幫助的感覺。」

  「……沒其他感覺?」南宮律分別指著孩子胸口、丹田、眉心三處,讓他仔細感覺這三處有沒有多什麼東西。

  此三處對修者而言是最為重要的三處,所謂契約自然也會在其中一處打上印記。

  孩子雖然體弱,但到底是熬過了最初,且被他探靈多次,多多少少能感受到異樣才是。

  只見娃娃閉眼感應,眉心一下皺起、一下放鬆,看得出來他有多努力。

  「沒有。」試了很久都無所收穫,南宮乾老實放棄。

  南宮律一臉茫然,看樣子也是頭一次遇到這種狀況;眼神上挪,與那假裝成簪子的小妖對視,企圖從對方氣息中領略什麼。

  可惜,無果。

  南宮律臉色難堪,顯然心情不佳;前世見多識廣,但不代表全知,他終究是被前世眼界造就了傲慢,也就迷糊了。

  一時間,南宮律心頭有些恐慌,事情不在掌控中的忐忑終於又讓他拾回自省初心,只是孩子已打下契約,也不知帶回小妖是福是禍。

 

  「哥。」軟軟的嗓音連著軟軟的手指,將他眉頭緊擰的皺褶撫平:「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南宮乾說得坦然灑脫,南宮律卻自動腦補了貼心小棉襖大集,感動得一蹋糊塗;他又可知南宮乾為何放心,也不過就是仗著知道對方有男主角身份,知道作者是他親媽,好東西全在主角身上,只此這點,這小妖能被南宮律看上,必定不凡。

 

  「你倒是比哥哥看得開。」這份心意不論是否看得開,在俗世或修途,都難能可貴。

  南宮律笑著將那在臉上做妖的小手握住,不經意地捏了捏、品一品手感,才接著道:「也罷,你給牠起個名,讓你們倆有份羈絆也好。」

  不論是人還是物,生養之恩、賜名之恩都是一等一的大事,一旦賜名便有深刻羈絆綑綁彼此,逆順皆有影響,修者都由最敬重的師父賜予道號,便也是如此。

  南宮律深知其中因果,便哄著孩子照做;為了保護娃娃,也是費盡心思。

  孩子點點頭,軟軟的小嘴唇馬上吐出一個名字:「木小妖。」

  「嗯?」太過簡單易懂的名字讓南宮律一愣。

  「木頭成妖,所以叫木小妖。」南宮乾嶄露一抹純真笑容,真切認為自己取名簡單易懂。

  南宮律這時才知道自家弟弟原來是個取名廢。

  不過糾結一瞬,他便也露出寵溺笑容讚成對方意見:「……你開心就好。」便是將寵弟狂魔四個字展現得淋漓盡致。

 

  木小妖名字就被這樣訂下,而懵懂的牠尚且不知其意義。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1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