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獨若夜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東方古風修真BL文「肯定是我抱大腿的方式不對」第三十三章:殺機現。


  南宮律對孩子再三叮囑小妖珍貴之處,跟其隱蔽的重要性,折騰這麼久,直到歇息時刻才離去。

  青年關上門前回盼一笑,桃花眼微微彎起,唇角好看地上勾幾度,好似一陣春風暖流,連同關上門時的輕輕震動,撥動室內寧靜空氣。

  那瞬間,南宮乾胸口一窒,似有透不過氣,腦袋裡有什麼念頭閃過、又好像不曾發生。

 

  撫著胸口,重新吸氣呼氣都很正常,南宮乾也不得不懷疑剛才那窒息感是錯覺。

  手拍拍,柔聲道:「木小妖。」主僕念頭通達,雖然只喊了名字,但木小妖已感覺到孩子迷睏的想法,只見腦袋發出葉子沙沙沙的摩擦聲,小木條就長出四根枝枒,順著洩流而下的軟髮溜進他頸項間。

  肥嫩綠葉抖幾下便貼上脖子,涼意惹得一片疙瘩,也惹得孩子輕輕哼笑。

  把小妖重新挪位,手掌輕輕將其按在胸口,娃娃好似忘記了早先的擔憂,臉上平靜安寧:「睡覺吧。」他說,語氣已揉上幾許疲憊。

 

  南宮律也不曾想過,木小妖是雖是烏心木因緣巧合下變成的雷心木妖,但仍具備烏心木之長,也就是安魂。

  是以,南宮乾這一晚的夢,前所未有地寧靜、安穩。

 

  夢裡的他暢遊天際、自在無比。

  春夏秋冬眨眼而過,月圓月缺毫無所覺,地面板塊飄移、綠蔭由小至大也影響不了他暢遊的身影,但偏偏每隔一段時間,他總要時不時低頭看向地面某處山巒,每到這時,胸口都會莫名地蕩漾滿足與寧靜,好似下一秒即便天崩地裂,都能無所畏懼。

 

  在看什麼呢?

 

  再一次春夏秋冬過去,他瞇著眼凝視那一處山巒,發現夢中的自己正凝望山巔一處小涼亭。

  意念不過轉瞬,本在日月交替的天地霎時凝固,而他也立於涼亭之中。

  棋盤僅落一子,而桌邊上立有身影恍惚記起曾夢過此處,那人袖口擺盪,藍玉素袖印入眼中,讓南宮乾說不出地熟悉。

 

  那人本望遠方,身影落寞,卻在南宮乾出現一瞬微微側首:「何人?」嗓音溫潤如玉,平靜卻又飽含許多情愫,一如暖陽之下的大海。

  阿乾張口想要回應,卻發現自己如何都發不出聲音,最終只能望著對方背影無語凝視。

 

  天際漸起昏黃,那人重重嘆息:「找到了嗎……」話是疑問,卻帶著肯定,即便沒頭沒尾,阿乾卻隱約捉摸到什麼意念,只是這股意念太過飄渺,只在腦海裡閃爍一瞬變消失無蹤。

  即使看不到五官,卻覺身影熟稔,可又說不出除了前一次夢境裡,還在哪瞧見過。

  墨髮在他沉思中緩緩飄起,四周景色如幻泡影,一點一點被揚起的柔風吹散成沙、飄向遠方。

  那人猛然轉身,卻已看不見五官,南宮乾只能看見對方腳尖接著自己的腳尖,聲音飄渺悠遠,彷彿回音一般在腦海迴盪:「是我之緣,亦我之孽……」聲如遠鐘,每個字都挑起一股惆悵,卻又平靜得讓人感到安寧。

 

  張開眼,小臉上掛著兩串晶瑩,若有人瞧見,此時南宮乾眉眼間全是惆悵,可心裡卻比往時更加充滿朝氣。

  嘿咻一聲翻身而起,窗外卻不過初露白陽,隨意綁起長長墨髮、稍稍打理,憑著記憶將夢中藍玉素袖之人描繪紙上。

  雖未正式踏入修途,卻也在幾日描繪靈文陣法上有所成就,那一筆一畫稱不上完美,卻也隱約能將那人風采捕捉一二。

  可純白紙張卻在筆盡時,化作枯黃,最終老舊成褐色碎片,一觸即成塵埃,下一刻,南宮乾看著塵埃隨風而逝,那人的風姿卻在腦海中蒙上一層紗,明知道自己看過、熟悉對方,卻無論如何也畫不出、想不起那風采。

  直到吳添福來喚主子用早膳,那叩叩敲門,瞬間就讓他把這件事遺忘腦後。

  他還記得剛才自己正要描繪夢境,卻無論如何都不覺得重要,隱約知道這樣不正常,卻興不起任何念頭去重複這些事情,也沒慾望向南宮律與藍雪晴講述這怪異情境。

 

  膳後,眾人離開鹿林洲返往小院,路上南宮乾毫無異狀,南宮律自然也沒察覺胞弟一晚上的怪異。

  只是在馬車上,藍雪晴讀冊之時隨意抬頭,看見兄弟二人說聽之間,孩子沉穩寧靜的臉龐,胸口忽然一悶,某種莫名地激動讓她無法表述,可眨眼又消失無蹤。

  孩子還是那個孩子,昨晚南宮律給自己開解的話仍在心頭,那硯台的事情始終沒向人訴說,藍雪晴恍惚間想起方才那匆匆一撇,與硯台給她的熟稔感覺何其相似,指尖微微有些顫意,是內心被擴大的激動所引起。

  桃花眼流光轉動,重新放在手中書冊上,默唸著上頭文字,讓這份來之唐突的激動漸漸平息。

 

  娘親的小動作自然沒有瞞過南宮律,他只是沒放在心上;孩子問東問西,專注聽他說話的模樣,南宮律格外珍惜,他捨不得浪費哪怕一眨眼、一呼吸,娘親有話要說,晚些自然會與他明言,也不急著這時候探求。

 

  馬車晃蕩、耳邊沉穩嗓音猶如催眠曲,孩子跟著節奏晃著晃著就有了倦意,腦袋緩緩低垂,第一時間就被南宮律拉進懷中,或許是多日下來相處早已熟捻,孩子對這兒時造成心理陰影的大哥漸漸放下警惕,只見娃娃扭一扭上身,全然放心地窩出一個舒適姿勢,小嘴唇發出砸砸兩聲滿足嘆息,綿長沉穩的鼻息便撒在南宮律手背上,就像根羽毛一挑一挑地撩騷著南宮律的心湖。

  望著孩子睡顏,南宮律眸光軟成一灘,天生帶笑的唇角又上揚幾個刻度,抬首看見娘親玩味的笑容時,又擺出一派溫和而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假象--欲蓋彌彰。

 

  南宮律正享受這份寧靜,卻很快就被打破。

 

  只聞駱商停下馬車,一股陰邪的氣息瞬時席捲而來,藍雪晴第一時間便放出神識包裹孩子,好讓孩子能繼續安穩休息,頭上那隻雪白木簪也化出兩條嫩枝,沿著小圓臉來到耳廓,把孩子的小耳朵摀得嚴實。

  藍雪晴知道木小妖的存在,以前在大世界也有幸看過一兩隻靈寵,倒是從未見過這麼替主人想的寵物,更別說主動做出這種默默付出不求回報的舉動。

  桃花眼看著那木小妖,木小妖也抬頭貌似望回去,藍雪晴總覺得那沒有五官的簪子正向自己擺出驕傲炫耀的表情。

  許是多心了,沒有五官又怎麼能有這麼豐富的表情?

  藍雪晴輕笑著,還當自己多想,卻不想女人直覺強悍,在隱約中竟察覺木小妖的真實想法。

 

  南宮乾在馬車內睡得安穩,馬車外的世界卻與安穩兩字毫無關係。

 

  只見旋風滾滾,路旁兩側樹枝落葉被捲上天際,綠袍老者立於馬車外,手持詭異造型的琉璃燈,一雙眼透著仇怨殺意,直在南宮律與駱商身上來回審視。

  修者之所以被凡人驚懼,便是殺人手段在凡人眼裡無聲無息,只要凝鍊,殺意也能如針般貫穿人腦、殺人眨眼間。

 

  綠袍老者正趕往窮極山,不過隨意撇了眼馬車,心中驚怒霎起,放著自己徒孫殘魂的琉璃燈也立時抖動,傳來仇恨怨懟的情緒,足見馬車上的車夫必定與徒孫有所聯繫。

  至此,老者還有什麼不明白,馬車上肯定有殺死徒孫的兇手,即便不是,也與其有所關連。

  本想第一時間釋放殺機,卻不想,才剛起念,殺意就被彈開,他索性雙手施印招來旋風,準備連人帶馬繳成碎塊。

 

  南宮律一撩布簾便看見綠袍老者手中的琉璃燈,第一時間也將殺意釋放出來。

 

  綠袍老者修為在煉魂境界,或許已觸摸到化仙境。

  前世這時候,南宮律不過剛入煉氣境,殺死綠袍少年後差點被綠袍老者擊斃,之後又聽聞老者為了替綠袍少年續命,種下種種殺孽,其中亦有他未來門派的師兄弟。

  當時師尊對逝去師兄弟的遺憾惋惜變成心魔,日後也未曾手刃兇手了卻遺憾,南宮律只能眼睜睜看著師尊無法進境下,享盡壽元後坐化。

  重生後,南宮律早已給對方判下死刑,本打算這次鹿林洲後便要去窮極山將這禍害提早剷除,沒成想這老者竟先找上門來。

  只見他跨出一步,殺機畢現。

 

  若說老者釋出的殺意是鋼針,那此刻南宮律釋出的殺意便是長槍;前者不過繳殺意識,心智堅定的凡人或許會被傷成癡兒,但只要能蒐羅修補神魂的靈丹妙藥,未必不能恢復正常,而南宮律殺機是能實質將大腦捅穿的程度,即便神仙捨去一身修為替其續命,也不過是讓人多受罪、早晚死的差別。

  南宮律至今已是化體中階,生生高於老者一個大境界;別說「煉」字與「化」字差別,就說前世差一步成神的眼界,即便現在他還是前世的境界,也能將老者擊斃,差別不過是時間長短罷了。

 

  老者臉上慘白,毫不猶豫祭出法寶擋在身前。

  法寶是一面銀紋雕刻的冰鏡,刻紋陳舊,卻散發著大氣古樸的味道,老者注入靈力驅使,鏡面頓時光芒大盛,將對方殺機粉碎。

  南宮律再踏一步,掃腿將地面碎石踢起,無數碎石被靈氣包裹,猶如砲彈直射而出。

  老者見狀再加一分靈力,鏡面再次發光,碎石外表裹上一層冰壁,隔絕南宮律的靈氣,紛紛掉落地面;極冰之下無完物,碎石落地瞬間裂得更加徹底,隨著冰壁融去化成粉末。

 

  小世界靈氣稀薄,抽光了所有靈氣不只速度太慢,還無法多次驅使冰鏡,而南宮律體內自成一界,靈氣豐沛完全沒這問題,更別說到了化體境,那是每一寸肌膚都蘊含著靈力;若以科技來論,那便是每一個細胞都不再是單純細胞,而是靈力幻化而成的細胞,化仙化仙,講究的便是「把肉體凡胎變化成仙靈之力的過程」,仙體凡體,熟強熟弱一眼通透。

 

  老者能修到如此境界,自然有眼界,想到自己不及對方,面上猙獰無比,提一口氣,朝冰鏡噴一口心頭血,髮絲頓時枯燥起來,面皮也顯得蠟黃、死氣沉沉,反之冰鏡卻光華大盛,光柱沖天而立,隱隱地,地面也隨之震盪,拉車的馬不過是凡獸,地面一晃便感受到威脅,當空嘶鳴一聲,前蹄踏踏兩下就開始狂奔。

  駱商拉緊韁繩,如何也安撫不了;他境界提升太高,熟悉度沒有南宮律這麼強,隨便放出一身氣勢,動物非死即傷,這馬匹從他入府開始就照顧至今,要讓他為了穩車而殺之,也於心不忍。

  吳添福倒是機靈,一個翻身上馬,藏起的匕首方現,便將繩子割開,一個人駕馬絕塵。

  駱商不著急,與自己有過親暱後,吳添福境界有小有提升,在紛亂的林中也能有自保之力。

  將馬車穩妥,見車內藍雪晴抱著自家主子,小娃娃臉上還很安穩,頓時放心。

  藍雪晴食指置於唇邊,讓人不要出聲,又比著吳添福遠去方向,再揮揮手讓人不用擔心,駱商見狀露出傻笑,順著自己腦袋弧度摸了摸,便轉身去尋;身姿輕巧如禽鳥,與高大壯碩的模樣有些衝突,看上去更讓人覺得又傻又木訥。

 

  這邊慌亂不過喘息間便停止,一派歲月靜好,不遠處南宮律與綠袍老人的戰爭卻是越演越烈。

 

  那光柱打上天空猶如破雲破空,貫透地面引起林中飛禽走獸四散奔逃,再細細感受,放眼望去的買一吋土地,彷彿呼吸起伏。

  不遠處的窮極山震震幾下,七彩霞光像衣裳一樣描繪整座山脈,而山頂轟然崩裂,頓時所有人都聽見刺骨震腦的尖嘯聲,隨著一片黑煙,從崩裂的窮極山山頂向天際奔騰噴發;當所有人以為這片黑煙會衝破雲端時,卻又好像被透明的蓋子擋住,如雨滴般紛紛落下。

  尋常人尚且不知這是什麼,綠袍老者修練多年,怎會不知這黑煙竟是怨氣,本以為是仙庭古蹟眨眼變成怨氣沖天的死地,綠袍老者恐懼又氣惱,氣結攻心導致他咳得上氣不接下氣。
  南宮律看著遠處黑煙緊皺眉頭,雙手變換速度,掐起無數指訣將冰鏡安撫,光柱漸漸收斂,古樸花紋發出輕微的崩裂聲,摔落在地。

 

  綠袍老者早已力竭,跪趴在地上顫抖,手向前探了探,失去對冰鏡的掌握,只能任由對方將其收起,而他手邊的琉璃燈燈火也不斷崩潰、凝聚,讓他看著心疼不止;琉璃燈的燈火便是他徒孫殘魂,窮極山上怨氣太多,每一次凝聚力量衝破山巔,次次都會伴隨直擊心頭的尖嘯聲,尋常人聽一次就頭疼難忍,而尖嘯聲更針對他們這種修者的靈魂攻擊,徒孫的殘魂被尖嘯沖散,又被琉璃燈強行凝聚,這一來往回的痛苦,簡直無法讓人維持理智。

  由燈內魂魄每一次沖散凝聚,越漸淡薄跟痛苦的綠袍少年便可知,若他是一個完整魂魄,怕是早哭嚷著想死了。

 

  綠袍老者妄圖復活徒孫,為其造就無數殺孽修補魂魄,焉知此時便是因果循環。

  老者或許不怕死,但親眼看著疼愛的徒孫魂飛魄散,那心疼在臉上再藏不住,也是報應不爽。

  南宮律在琉璃燈內最後一縷殘魂永遠消散後,祭出龍吟,在老者眉心留下一道傷痕,送其歸西後,便不再將此事放在心上。

 

  他重回馬車,發現藍雪晴昏迷不醒,而小娃娃果然已醒,只是他雙目空洞,望著窮極山神色悽苦。

  那模樣南宮律並不陌生,前些時候胞弟也曾露出類似神情,他心頭一顫,趕忙扶助孩子瘦小肩頭,喉間乾澀:「阿乾?」

  小孩兒伸手指向窮極山,一眼含淚涓涓流淌,一眼卻冷漠無情,張口還是少年聲,卻空靈無比,彷彿穿越時空,從遠古而來:「因果啟,輪迴不止。」話畢,猛然轉首直視身前男子,眉目專注,讓南宮律覺得對方像是看著自己,又像是看著其他人。

  小手冰涼,帶著眷戀不捨撫上他臉龐,無情那眼透出憶往昔的懷念,含淚那眼卻深透仇恨,小嘴微張:「本該放過彼此,又為何重啟因果?真當天下為你而動!」說罷,竟是手成刀狀,狠狠刺入南宮律胸膛。

  「不要!」小孩兒發出驚恐尖叫,同時左手扣住右腕,將探入南宮律體內一寸的右掌緩緩抽出,然後兩眼充滿悔恨與淚光,在南宮律驚愕的目光下吻上胸口。

 

  一道藍光從孩子唇口綻放,氣息冰冷恍如深海莫測,隨藍光消散是傷口的癒合,小孩也隨之癱軟昏迷在對方懷裡。

  一切不過眨眼間結束,南宮律卻恍如隔年,那傷口一傷一合的速度太快,竟是一點血液都沒沾上衣衫,唯孩子細嫩的指尖上有幾滴艷紅,昭示方才不是幻覺。

  而孩子釋放的殺機如此深切,南宮律卻覺得合情合理,彷彿……自己欠他的一般。

 

  此時駱商已尋回吳添福,兩人將馬匹重新綁上,再次駕起馬車朝小院奔去、歸心似箭。

  南宮律將孩子小腦袋枕在腿上,娃娃神色一如先前安詳安穩,他望向窗外,沿路景色昏黃暗沉,猶如他心頭沉重、詭譎。

 

  是欠了阿乾許多。

  前世、今生,都是如此。

 

  他想起前世兩人陌路、今生孩子出生時的惡意逼迫,自行為方才那不合理的殺意冠上合理藉口。

  然後把盤旋的恐慌強壓進心底深處。

 

  手指把玩南宮乾耳邊幾縷髮絲,指尖一下一下忍不住撫過軟嫩臉頰。

  「欠你的,只要你肯收下,我都願意償還。」未說出口的,是那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的決心。

 

  日落前,漫天艷紅,林中寧靜,窮極山山頂上的尖嘯與黑煙亦不再出現,可在他眼中,這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1

台獨若夜

追蹤 106 鼓勵作者

偶爾寫小說,以BL為主,H文放在POPO裡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