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五十八章.他們死了


◎第五十八章.他們死了

 

      在無殤走後,眾人過了半晌才緩過神。大家都沒見過無殤如此的一面,頓時才覺得自己似乎並不那麼瞭解他了。

      若儀神色有些複雜地看著像個沒事人一般繼續進食的燕琴,有些猶豫地開口小聲問道:「燕琴大哥,那個……無殤他……」她頓了頓,努力思考著該怎麼發問,燕琴有些好笑地看著她,她才又開口道:「是不是遇上甚麼棘手問題了?」

      燕琴淡淡一笑,用著傳音對她說道:「樂王和二殿下出了點矛盾,所以小殿下才親自派人找他回去緩頰了。」

      她明白燕琴是在顧忌在場還有太多人在才用傳音回話,她也傳音回去:「那他……」

      燕琴也了解她想說什麼,直接打斷她回覆道:「我知道妳要問甚麼,無殤畢竟是太子,遇到宮裡的事情難免會這般,妳也不用太緊張。他對待朋友向來不會如此,剛剛會那樣做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洛九熙的緣故。」

      若儀點點頭算是明白了。洛九熙修為雖然不高,可他畢竟知曉他們的真實身份,他留下的理由漏洞百出,不由得會讓他們對他留有戒心,雖說他們三人修為高過他,但能防則防,難保不會出甚麼意外。

 

      原本他們離開時才剛開始吃而已,現下眾人聊著吃著,也就過去了半個時辰。聊天過程中只見門口韶華又折返回來,燕琴便看著他帶著三名暗衛入內,三人的臉部做了處理,與原先樣貌不同,韶華領了三人便在燕琴的帶領下進了自己的寢房內,其中一人隨手築起隔音結界,這才散掉臉部的靈力遮掩,單膝跪下齊聲說道:「神將大人。」

      燕琴略略皺眉,不解地看向韶華。

 

      古鮫族的階級制度相當明確,以順序來說無疑是樂王第一,其後為妖后、無殤、無宸、無苓,再來就是神將。

      神將之間沒有階級之分,相互之間平級,誰也無權吩咐誰做事。但以所有神將來說,面對妖王、妖后都必須行叩禮,就是垂首雙膝下跪,雙肘著地手掌朝上的動作,雖說這行禮方式在古鮫族意味奉上性命,可真正效忠的還是自己起役心誓的對象,也就是說如同楊織與韶華在遇到妖王吩咐之時需要行此禮,可若是這道吩咐與自己的主子相違,那麼他們還是會按照各自主子的交待進行的,他們可以不聽妖王的指示,這是他們古鮫族自始至今的傳統,不成文的規定。

      而在這之下的是五大長老,然後才是這些禁衛軍,禁衛軍無論哪支隊伍,面對統領及各個神將會行單膝下跪禮,面對樂王、妖后行叩禮,面對各個殿下則是雙膝跪禮。至於這五大長老,他們雖然地位比他們高,可卻是不用聽命於他們,也不需要行禮的。

 

      韶華解釋了一遍,燕琴才算是理解。三名暗衛站起身,燕琴雖對他們有印象,可卻不了解他們。

      三人也明白,隨即各自做起自我介紹。

      一個個頭最高的男子帶頭發聲。男子體型高且身材壯碩,大概是農村家庭中會想要的務農體態,他拱手說道:「在下代號四,擅劍。」

      接著的男子與燕琴齊高,長相斯文倒有幾分讀書人的模樣,他的聲音也頗為輕柔,拱起手輕聲說:「在下代號七,擅術法、陣法。」

      最後的是一名女子,矮燕琴一顆頭的高度,墨色長髮以紫色頭繩高高束起顯得簡單俐落,她的聲音聽起來輕柔卻不軟弱:「在下代號八,擅刀。」

      燕琴聽完點點頭。還真是清一色攻擊型啊,想到樂王的深意,他不免有些無奈。

 

      韶華看他們介紹完又說道:「對了,我方才來找太子殿下的時候還有見到兩個人族男女在附近徘徊,剛剛看他們似乎也在附近。會不會是你們認識的人來到此處?」

      燕琴皺起眉,思考片刻後說道:「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吧。」

 

      送了韶華離開,他轉頭吩咐道:「小四,麻煩你出去一趟,在府周圍搜尋那兩人的蹤跡,帶回來。」

      小四:「是,屬下這就去。」隨後一個瞬身離開。

 

      他離去後,兩人化成來時面貌隨著燕琴出了房門。

      若儀忙上前叫道:「燕琴哥。」

      燕琴撇頭一笑,說;「沒事,他們是樂王派來協助我們的。」

      她與一旁的寒冰點點頭,幾人便一同進了主廳。

 

      不到一刻鐘,便聽見門口傳來的聲響。一個男子帶著有些害怕的聲音說道:「這、這位大哥,求你饒了我吧!我不逃跑,大哥您、我……」他尚未說完話,就聽到小四不耐煩地沉聲說道:「閉嘴。」

      聲音來到門前,一男一女被推著進入廳中。

      若儀略略挑眉,頭往旁邊微微一側狐疑地開口:「沈子龍、葉寧兒?你們來這裡做甚麼?」

      沈子龍眼色飄忽地看著這一廳的人,發現無殤不在此,腦子轉了一下發現現在在座地位最高應該就是燕琴,這才叩一聲跪向燕琴說道:「燕琴大哥,您一定要幫幫忙啊我求求你,我無路可退沒地方可以去了啊!」

      燕琴瞇起眼疑惑地看他,過了一會才開口說道:「小四。」小四聞聲退後了幾步,他才又說道:「怎麼回事?」

      沈子龍有些害怕地開口說道:「我爹和我娘他們……他們死了!」

      燕琴、若儀與寒冰三人面面相覷。死了?怎麼會?

      他有些顫抖著繼續說:「之前我和寧兒跟你們分別後想著要等你們出了競標賽可以跟著你們,可誰知道我們就莫名其妙被人綁走了!」當初因為競標賽的原因他們確實分開了,競標賽後他們收到紙條,上面署名沈子龍,說是他們就此分別,其餘沒有多說,只說了他對寧兒有意,所以兩人想一同去遊歷,之後回府成親。

      若儀對此提出疑問,誰知道沈子龍和寧兒互看一眼後說道:「我、我確實對寧兒姑娘有意,可是我們不曾留過字條說要走啊?」

 

      不曾留過字條?那這假意留下字條又擄走他們的莫非是同一票人?燕琴想了想又問:「你們被綁走之後呢?怎麼逃脫又怎麼找來此處的?」

      沈子龍有些後怕地說道:「我不曉得是誰綁我們,我們會逃離也是因為我爹娘,他們拚死來救我們,雖說救了我們離開,可他們卻、卻……」他的眸子暗了暗,才又說道:「爹在我們離開前只說,讓我來找你們協助,務必要保下自己的命不可以被他們帶走,還給了我這裡的位置,我才有辦法找來這裡的。」

      位置?他為何能知道位置在哪?還有,他們夫妻倆僅是平民人家,是怎麼救的他們?又為何要綁他們?甚至特意交待不能被他們帶走,也就是說他們知道為什麼沈子龍會被抓?

      燕琴沒想明白,抬頭又問道:「你父親可還有說甚麼?」

      他搖搖頭。燕琴明白可能也問不到甚麼了,便又說道:「那你可還記得你們從哪裡逃出來的?」

      他知道,於是燕琴便讓他告訴小四,燕琴吩咐了一聲,便讓他去查找線索了。

 

      替他們安排好住處休息,接著便是等待小四回來,可大半天過去,到了深夜卻也沒有消息,燕琴不由得有些緊張。按理說,這些禁衛軍的修為一定跟他們相近甚至更高,他這麼久不見消息,莫非是出了意外?

      他在房中有些緊張地坐於桌案邊,手指敲著桌子陷入深思。約莫到了寅時四刻,一道焦急的聲音從屋外傳來:「大人!老四回來了!您快來看看!」

      他急忙出門去往暫時給小四與小七休憩的楊織房中,才發現小四竟是一身血跡,甚至周身魔氣環繞奄奄一息!他衝上前去發現他早已暈了過去,一邊處理一邊問小七:「怎麼回事?」

      小七輕柔的聲音帶有一絲急促說道:「剛剛屬下收到老四的訊號出去,當我看到的時候他就已經抱著劍暈倒在離這裡一哩遠的位置了。」

      燕琴點點頭表示明白,隨後繼續替他處理起傷勢,再吩咐說道:「你們有辦法聯絡到樂王陛下吧?」

      小七應聲,他才說道:「先等他醒了,確認狀況再告知陛下。」

      「屬下明白。」

      傷勢穩住後,沾染到的魔氣也除了差不多,他才吩咐小七在旁照看,自己再到外頭熬起湯藥。

 

      若儀起得早,出來便見到燕琴臉色難看地熬著藥若有所思,她走上前燕琴甚至沒有發現。

      若儀有些疑惑地問道:「燕琴哥?怎麼了?給誰熬藥?」

      燕琴被突然的聲音嚇地手一抖,險些把藥給打翻,回過神才說起情況:「這件事情恐怕不簡單,還牽扯到了魔族。」

      若儀蹙起秀眉:「他的傷勢如何?很嚴重嗎?」

      燕琴點點頭說道:「他的傷挺嚴重的,但應該等一下就會清醒過來。可他修為比我高,卻被傷成這般模樣,我有點擔心這沈子龍的身份,而且他爹娘能夠救他出來,想必修為不低,可我們此前卻不曾發現,更別提我們還潛入他們府邸拿了靈燈,這只能說明他們是知道我們進去的,只是並沒有阻止。這件事情......不單純。」

      若儀明白的點點頭:「只能等他醒來了。」

      他們剛要轉身走去,便聽到小七的聲音先傳了過來:「大人!老四醒了!」

 

      他們一到房中,便見他原本纏繞布巾的身軀套上了一件中衣半倚在床榻,見他進來甚至還要起身行禮,燕琴一看說道:「不必了,你現在不宜下床,快先把藥喝了再說。」

      他應聲後緩緩喝下了湯藥,才開口說道之前的狀況。

      原先他找到了那處位置,入口處周邊野草遍布,撥開才能看見有個地道,他先打探了周圍的狀況發現沒人,這才潛入其中,可進去後發現什麼東西也沒有留下,在他打算離開的時候卻被暗算,是兩個魔修,修為大他兩個小境界,他雖不敵,但卻有能力逃跑,於是才甩開他們回到此處。

      燕琴想了想才說道:「所以什麼也沒發現?」

      小四想了想說道:「倒也不是,地上血跡斑斑,卻在某處讓我發現一個記號,顯然是有人離開前留下的。」

      燕琴一怔,隨後說道:「你可記得那記號什麼模樣?」

      他點點頭,燕琴便拿了筆墨給他讓他畫下。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沈子龍又出現了,

父母雙亡,

他被綁走後被父母所救,

又從他們口中得知越府確切位置,

這也是一大伏筆。

落花開始懷疑人生了,到哪全是伏筆,

還是乾脆以後有伏筆也不提醒了?

 

啊啊,想到伏筆就心塞。

太曲折了。

對沒錯,落花就是在釣大家胃口,嘿嘿。

有了線索,但線索有甚麼深意呢。

 

下一章無宸要出場了,

敬請期待。

 

#下篇文產出時間:10/03(六)

  

#預告:◎第五十九章.妳來服侍本宮

「沈公子他、他做錯甚麼了你們要如此對他?」

 

「大人,他沒有說謊。」

 

「王兄說笑了,無宸又豈敢對父王有一丁半點的不滿。」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1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1 則回應

匿名

2020-10-05 14:12 #1

鼓勵了作者

1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