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五十九章.妳來服侍本宮


◎第五十九章.妳來服侍本宮

 

      小四搜尋著記憶,最後畫出了一個雲樣符號,還有一個只畫了頭卻沒有完成的圖案,他們看了半天也不大明白,於是燕琴拿著紙張,跟他們吩咐一聲便喚來了沈子龍和葉寧兒到主廳。

      沈子龍一入內,燕琴便讓他們兩人坐下聊。他啜了口茶,緩緩說道:「你可知道綁你們的是誰?或者說,」他的眼神直直看像沈子龍,頓了頓才接著說道:「你知道你父母是甚麼身份?」

 

      燕琴仔細地盯著他的雙眸,避免漏掉有一絲的不對勁。

      沈子龍有些疑惑,不明白他為何又問一次,但也未多想便說道:「我真不知道是誰綁的我們,我從頭至尾被蒙著眼,我爹娘救我的時候我也沒有看到那些綁我們的人。至於我爹娘是甚麼身份……」他皺起眉愣了片刻才說:「我不太明白燕琴大哥想問甚麼?」

 

      燕琴直直看著他,沈子龍也被他看得有點緊張。過了一刻鐘,燕琴低下頭說道:「小七。」

      小七聞聲瞬身進來,一把抓起比他高一顆頭的沈子龍丟到正中,他尚未反應過來,小七就已經掐起暗訣往地上一拍,一個陣法瞬間環繞住沈子龍周遭,他的眼神也短時間從震驚變為平靜。

      葉寧兒一驚,急忙衝上前去,可才剛碰到陣法外圍便被彈了出去!她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燕琴和小七,才顫抖著聲音說道:「你們、你們這是幹甚麼?沈公子他、他做錯甚麼了你們要如此對他?」

      燕琴將手中茶杯繞了繞輕聲說道:「我不會對他如何,葉小姐也不必擔憂。」

      她有些驚慌地看了看燕琴,她對他並不了解,可卻也沒辦法,只得抿起唇轉頭看向沈子龍。

      此時的沈子龍從原本的呆愣,接著不稍片刻就倒在地上蜷曲起身體瑟瑟發抖,全身冒起冷汗,眼神也變得驚慌不定。

 

      過了約莫兩刻鐘,沈子龍也早已經神色恍惚,小七在此期間一直閉眼關注著他的心緒變化。此時他才抬起頭看向燕琴說道:「大人,他沒有說謊。」

      他施用的是策魂陣,這是一個廣為流傳的陣法,多半用以拷問犯人,能在短時間擊潰對方的意志,探得他們內心深處的思緒,可以簡單得知他們是否有撒謊。可這陣法若要成功,施陣者必須比被拷問者的修為大過一大境界方能成功,而這也間接顯示了他確實如他們看到一般沒有修為,那麼原先的顧慮便可打消一半。

 

      他們起初的想法是他的父母不簡單,能夠平安救出沈子龍,修為也一定很高,可他們拼命護住的沈子龍會被魔族抓去,若不是因為修為,那還有甚麼可能?若說劫走他只為了引去他的父母,可又不像,若是如此他們應該不會輕易殺死他的父母,甚至放沈子龍離開。倒比較像是他們抓走沈子龍想從他父母那換來甚麼東西。

      因此他一開始的問話只是試探,且他的表現確實也不像撒謊,於是燕琴就有了兩個極端的推測,有可能他是真的不知情,亦或者是他騙術太高。而這後續的陣法,便是用來測試他是不是真的騙過了他,甚至修為還遠高於他們才有辦法隱藏!若真是修為如此高,那麼此前被幻妖盯上又被他們所救一事便極有可能也是一個引他們跳進去的騙局,這也不得不防!

 

      他朝小七點點頭,陣法便被撤去。他上前餵他吞了顆丹藥,隨後才又輸以靈力助他平復,約莫一刻鐘他的狀態才恢復如常,回過神後急忙向後退了幾步有些忐忑地看向燕琴。

      燕琴明白,看著他解釋說道:「冒犯了。沈公子想必也明白你知道我們太多秘密,我的人去了那處地方被魔修攻擊導致重傷,他修為比我要高,而你的父母卻能將你們毫髮無損地救了出來,這不得不讓我懷疑你們一家的身份,又或者你們是不是別有用心才接近我們。」

      沈子龍先是一愣,他並不笨,也許行為舉止有些荒誕不羈,可不代表他甚麼也不懂。他想了想才明白過來,於是心有餘悸地點點頭,這才敢發問:「莫非是有找到甚麼線索嗎?」

 

      燕琴將那畫了雲紋圖樣的紙張遞給他,便見他看了一眼後一愣,雙手不自主地顫了顫,之後拿起筆再把旁邊尚未完成的圖案補全,他的眼神一挑唇角一勾,帶著一點驚喜與激動說道:「這、這是爹和娘留給我的記號!」

      燕琴有些疑惑地看著他問道:「如何得知?」

      他先是指了指那個被他補全的圖案,說:「這個,是代表家中的一處密室。那個密室我知道但卻沒有進去過,我問過爹為何不讓我進去,他只說裡面的東西很重要,若非走投無路,他是萬萬不可能讓我進去的。」他講畢又指向雲紋圖案又說道:「這個,想必就是進去密室的線索!爹一定是要讓我進去拿那樣東西!」

      燕琴聽完瞇起眼說道:「他從來沒告訴過你那是什麼?」

      他有些沮喪的搖搖頭:「他不肯告訴我,說若是拿了會遭致大難臨頭。」

      大難臨頭?為什麼?

      燕琴想了想說道:「那你要去取嗎?」

      他臉色一頓,隨後有些沮喪的低頭,燕琴看了看說道:「若你要取,我可以幫你想辦法。但可能要一段時間後,這東西也有可能是魔修抓你的原因,但他們興許暫時不知道東西在哪,必定會在那守株待兔,若是我們現在前去只是自投羅網。」

      他聽了燕琴的話眼神放光,於是猛地點頭:「謝謝你燕琴大哥,就拜託你了!」

      燕琴跟他小聊幾句,才又舉步走向小四的寢房查看傷勢。

 

      他看了看小四的傷勢,轉頭寫了封交待這邊狀況的書信遞給小七,說:「交給樂王陛下,請他定奪。」

 

──

 

      無殤與無苓走往無宸的寢殿方向,對著無苓說道:「無苓妳先回去吧,我進去和無宸聊聊。」

      無苓點點頭,目送無殤入內,之後乖巧地走向碧塵禹面前輕聲開口:「碧塵禹?」

 

      碧塵禹緩慢地目送著無殤離開,直到他消失在視線中,便轉頭看向無苓。

      無苓有些緊張地看他。雖說無殤提過他很聽無殤的話,無殤又交代他跟著自己不許搗亂,那應當不會有大問題才對。可畢竟麒麟體型龐大,看著還是有點壓力的。碧塵禹盯著她看了幾秒鐘,之後在無苓略為震驚地注視下竟然趴下來與她平視,她看了看後壯膽似的開口說道:「你好,我是無苓。」隨後緩緩地伸出手掌看他的反應。

      只見碧塵禹隨著她的手移動目光,之後緩緩抬起蹄輕輕放在她手上,微微歪頭:「嗷?」

      無苓見狀笑了出來,隨後才安心地抬起另一隻手摸摸他的頭頂說道:「走吧!我帶你去哥哥的寢殿裡等!」

      隨後碧塵禹便像一頭小鹿似的在無苓旁邊蹦蹦跳跳地跟著離開。

 

      一旁在風中憔悴的花鈴:「......」

      喂!殿下妳還記得我在這嗎!她急忙跟了上去。

 

 

      另一頭的無殤剛踏入殿中,就見無宸半仰臥在殿中長椅,一旁還有兩名侍女替他扇風、按摩、餵茶點。無殤皺起眉,這便是無殤與無苓和他最大的區別所在。無宸相比起他們來說,更加懂得享受、也更加將主僕位階擺得分明。在他眼裡似乎沒有所謂的朋友,就連親情也好似不屑一顧。

 

      無殤緩緩走到他面前輕聲喚道:「無宸。」

      無宸聞聲站起身朝他一揖手,神色平淡回道:「王兄。」

      無殤很不喜歡他如此生疏的稱呼,可他明白說再多次他也不會改,便不再提。無宸道:「王兄坐吧,何時回來的?」

 

      他們面對面坐了下來,一旁的侍女則替兩位殿下斟茶,無宸舉起茶杯輕啜一口,轉起手中瓷杯。

      無殤喝了口茶:「剛回來,去看了看父王就過來了。」

      無宸的眸色暗了暗,若無其事地說:「是嗎。那還多謝王兄惦記了,去了父王那就來這。」

      無殤:「我聽說了。」

      無宸直直看著他:「那又如何?」

      無殤皺起眉宇說道:「無宸,此事你確實做得不對了,父王也是擔心你,他不是有意的,你也別惱他。」

      無宸看了看他,嗤笑一聲說道:「王兄說笑了,無宸又豈敢對父王有一丁半點的不滿。」

 

      無殤盯著他瞧,他似乎永遠都無法看明白無宸內心到底在想甚麼。嘆了口氣說道:「無宸,有時候我真不明白你在想甚麼。有什麼不開心或者有心事,難道不能跟我說說嗎?我不希望你與父王之間產生甚麼誤會或者隔閡。」

      無宸又喝了口茶說道:「王兄你這麼說就不對了,無宸能與父王有甚麼誤會?我確實做的不好,父王罰我也是應該的,有錯就該罰,沒甚麼不對。」

      無殤瞇起眼看著他,他卻只是擺出無所謂的模樣回看他。他們長的有七、八分相像,可無宸氣質上更似樂王一般不苟言笑,若說他們兄弟最大的差異,大概就屬無宸微微上挑顯得有些張揚的眼尾了。

      他對著無宸說道:「若是如此便好,哥永遠在,有甚麼事記得跟哥說,我就先走了不打擾你休息。」

 

      無殤踏出了殿門走遠後,無宸的雙瞳便被妒恨所覆蓋,他瞇起眼將手中茶杯一甩到地面變成碎片。身邊兩個侍女立刻跪在一旁瑟瑟發抖頭也不敢抬起,只是顫抖著聲音說道:「殿、殿下息怒!」

      無宸走到方才斟茶的侍女面前,左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舉了起來,惡狠狠地說道:「憑甚麼?!到底憑甚麼?!」

      那侍女還未來得及求饒,另一個跪著的侍女便看到他的右手從侍女的胸口正中穿過,掌間火焰不滅,血腥氣息遍佈整個大殿,掌中握著的─是由餘溫尚在的心臟化成的血凝珠。

      她驚恐地低下頭,將額頭抵在地上不敢說話移動,眼角餘光只見那侍女鮮血淋漓地被扔到她身邊,她嚇地全身顫抖,更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無宸又步到她身前,沉聲說道:「妳,抬起頭來。」

      她怯怯地抬起抬看他,就見他的衣裳沾滿鮮血,好看的唇角微微勾起一個狐媚的角度挑眉看她,她又慌張地垂眸不敢再看。無宸冷哼一聲問道:「叫甚麼名字。」

      她有些惶恐地說道:「奴婢小名翠翠。」

      無宸:「本宮要沐浴,妳來服侍本宮。」

      翠翠:「……是,奴婢這就去備水。」

 

      浴池一片旖旎風光,大大小小的交歡聲陸續傳出。半個時辰過去,無宸披著中衣,露出胸前線條分明的春光緩步而出,轉眸看了眼守在門前的心腹侍衛,與他交換個眼神便抬步離去。

      那侍衛叫易宗霖,乃是易長老之子。他收到無宸的指示,便轉身步入浴間。此刻的翠翠還意猶未盡地沉浸在方才的歡好之中,聽見聲音嚇地回頭,易宗霖也並不管她是否著衣,上前捏起她的臉頰將一枚丹藥塞入她口中逼她吞下。

      這才轉身離開,翠翠撫上自己被捏疼的臉頰,怒聲說道:「你、你給我吃了甚麼!」

      易宗霖轉過身,臉色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一陣威壓便朝她襲去!他冷聲說道:「避子。別忘了自己甚麼身份,收拾好趕緊滾回去做妳該做的。」

      接著便在冷汗淋漓的翠翠錯愕的眼神下離開。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打消了疑慮,

燕琴便著手讓禁衛軍轉告樂王請求指示。

雖說沈子龍確實沒有說謊,

但他父母的動作太過匪夷所思,

他們也必須弄明白怎麼回事。

 

無宸出現了,

看看這崽子感覺多惹人厭 (?

 

無宸:還不是妳寫出來的。

無殤:叫哥!

無宸:你到底對叫哥哥有甚麼執著。

碧塵禹一個飛撲把無宸壓倒在地:嗷嗷?

 

#下篇文產出時間:10/03(六)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落花就是趁連假偷偷來更新的!

明天也會更新哦!

 

#預告:◎第六十章.恨不得捏死她洩憤

「......可還有再見著雲公子?」

 

「哥......你對媚妖族了解多少?」

 

「有甚麼不對嗎?」

「那你可知,中了魅惑之術情動之時......會對誰才有反應?」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1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