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六十三章.我無憾


◎第六十三章.我無憾

 

      防禦陣法一起,燕琴立刻抄起罔萊。他席地而坐將罔萊置於腳上,瞬間恢復出半身原形,雙手妖力流轉,此起彼伏的戰曲抑揚頓挫,籠罩了整個沈府!眼前魔修也不是省油的燈,在聽見戰曲的瞬間其中一人便想上前制止,可他也未成功,只見小四運起妖力,大手抄起本命仙器─域桐劍用力一揮!一旁的小七則是運起周身尖刺,地面轟隆作響,形成層層屏障護住燕琴周遭,更有諸多由地面竄出的堅硬土刺衝向前方三名魔修!

      魔修在前與小四、小七鬥得不分上下、左支右絀、分不開神,而燕琴也專注於撫琴,甚至無暇顧及眼前戰況。

      一個身量較高的魔修一直與另外兩人交錯出手,那是其中一個化神初期的魔修。可就在三名魔修開始發現音殺術對他們起了效用之時,就見他趁著間隙突然撇嘴嘲諷一笑,手中憑空出現一把長槍!他的周身魔氣湧動,長槍脫離他的手,裹著濃厚魔氣騰空而出飛往沈子龍的方向!

      魔氣重重環繞著長槍,在長槍劃破空間般衝向陣法之時,小四和小七才驚覺不妙!這根本不是化神初期啊!這是化神後期!他方才竟是隱去了修為?

      所以方才他們根本不是刻意與他們吃力周旋,而是刻意為之,就是為了放鬆他們的警惕!小四驚詫著吼道:「大人小心!」

 

      燕琴在察覺到長槍破空而來之時便已經察覺,這撲面而來的靈壓絕對不只是化神初期會有的!若是如此,那眼前陣法根本不起作用!他急忙將沈子龍往旁邊一推,誰知道根本沒用,那長槍依舊向著他而去!燕琴傳音給尚潛伏在一旁的寒冰說道:「想辦法幫忙小四他們別管我!會死!」

      他看著直直衝來的長槍心頭一緊,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自己的同伴有損!他站起來化為原形擋在沈子龍面前,左手直直拿著罔萊,右手攏指而出,竟然勉強擋住了來自化神後期的攻擊!那長槍在距離燕琴約莫五公尺的距離頓住,他轉眸看了一眼寒冰靈活俐落的身影在那些人之中穿梭,甚至因為她的突然出現重傷一名魔修,即便三人身上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傷痕,可魔修卻也討不得好!

      他暗自嘆一口氣,沈子龍在他身後焦急說道:「你們就棄了我吧!他們目標是我,若你們走了還能保住一命!」

      燕琴的嘴角滑落汩汩鮮血,看著逐漸逼近的長槍露出一抹釋然的笑容,說道:「我悅燕琴若是今日拋下同伴,那我便無顏面對無殤!誓死不做懦夫!」

 

      小七分神地注意到了此邊動靜,可卻因此挨了一招吐出一口血沫,他急喊道:「大人!」燕琴卻含笑說:「別分神!我可以解決!」

      三人漸漸處於弱勢,燕琴眼前的長槍也僅剩下一公尺不到的距離!他微微歛下眉眼感受到了無殤附著在自己身上的術法隨著攻擊而破碎,暗自想著,無殤查覺到會擔心的吧。他有些無奈地一屏息、有些不甘地抬起眸,他的淺藍色瞳孔微微顫抖,五臟六腑傳來了陣陣疼痛。此刻的他很希望役心誓可以對誓者外的人爆起靈力,如此一來他便能保下眾人,但現實卻是沒有辦法。

他趁著間隙往嘴裡塞了一顆丹藥咬碎,隨後左手攬住罔萊,右手伸直掌心對著長槍,他的體力漸漸不支,眼神逐漸開始渙散。

 

      如今也只有一種方法能夠避免沈子龍受到傷害,可自己會死的吧?如此沉重的魔氣。

      這丹藥也許能撐到見無殤最後一面的吧?他有些頹然地想著。

 

      在他失去意識之前,他看見了長槍刺穿了自己的右掌、划斷了罔萊四根琴弦、隨後直直洞穿自己的右胸。如同他所料想的一般,他成功以肉身減緩了長槍的攻勢,而那刺穿燕琴身軀後的長槍槍頭停在了身後沈子龍面前半公尺的距離。沈子龍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認識不久卻奮不顧身替他擋下攻擊的男子險些崩潰。

      燕琴甚至只來得及聽見四聲的驚呼聲,模糊著眼看到了一個身著丁香紫色長袍的男子落在自己身前。

      他分神想著:吶,原來不是無殤,有些可惜啊。我能撐到那時候嗎?

 

      他倒下後,站在他面前的男子急忙替他穩住傷勢,拔除了刺穿他右胸的長槍,可卻阻止不了魔氣侵襲他的全身!他以妖力護住燕琴,而另一名落在差點被襲擊的小七面前的,是一個身著茜色長袍的男子,他的身上威壓溢出、妖力一推,硬是壓地化神初期與中期的魔修吐了一血!小七看見眼前人後眼眸閃出光亮:「二哥!」

      二哥嗯了一聲,吩咐說道:「老三,護好大人,殿下很快會到!」

 

      之後的打鬥毫無懸念。這二哥可以說是整個第二禁衛軍中除了衛凌將軍之外的最強者,他感受到附著在小七身上的術法消失便明白遇上大難,通報無殤後,無殤便讓他帶著同樣擅長煉丹與醫術的老三前來。這也還好無殤有此先見之明,若不是派他,現下燕琴根本連一口氣都無法留下!至於無殤則是公事纏身,他必須先交代完手下事務才能抽出身,這也是為什麼他沒有第一時間趕來的緣由,可在他感受到燕琴身上的術法破碎之時,他再也無法淡定了。

 

      這邊的戰鬥暫時沒了懸念,二哥的到來替他們取得極大的助力,化神後期的修為實力輾壓,老三確保燕琴穩定後讓寒冰護住他,便上前一同抗敵。這老三十分全能,不僅會醫術,更算得上半個劍修!以他同是化神後期的能力,耗上約莫兩刻鐘便將兩名魔修擊斃,另一名趁亂逃走了。他們顧不上追擊,急忙帶著重傷昏迷的燕琴直直衝回越府。

      可事情也沒那麼簡單,因為在他們離開沈府之後,後頭便跟上一名化神期大圓滿的魔修!大家此時所想一致,所以說好的傷亡最小呢?

 

      他們沿路留下許多障礙牽制,好不容易回到了距離越府兩公尺的位置,那名魔修卻已擋在他們身前!他的威壓襲捲而來,在前方的二哥與老三築起靈力牆用以抵擋,而在越府內察覺動靜的若儀與小八一出來,便看見離自己不遠處的魔修身旁又多了一名,他雖重傷、可手上握著一把染著燕琴氣息的長槍,隨後離手以相同方式直直刺向兩人!其餘人定睛一看,這不是方才打傷了燕琴的魔修嗎?怎麼會又折回來?!

 

      小八來不及護住若儀,兩人就已經一同被撲面而來的威壓定住身形,在長槍即將刺穿若儀胸前之時,在場所有人便感受到周圍環境溫度驟降!一道震耳欲聾的怒吼聲,伴隨著怒氣與神力衝向攻擊小四等人的魔修,而另一頭攻擊若儀的長槍被一條閃著金光的長鞭揮下彈飛到數公尺遠,楊織面無表情、脖頸處顯現出閃著藍光的青筋,穩穩地擋在若儀與小八身前!而那攻擊若儀的魔修則被一堆冰錐瞬間刺穿四肢與腹部丹宮之處,倒地不起、無法動彈!

      無殤立於魔修身側,微微瞇起透出冷意的雙眸,兩隻耳翼朝前,周邊流淌著駭人氣息。可隨之而來的並不是無殤的攻擊,而是來自天邊的雷雲!眾人一驚,無殤竟然在此刻要渡劫?!

 

      那頭襲向另一名魔修的,便是踏冰而來的碧塵禹。碧塵禹身邊冰晶流動,眼睛閃著刺眼的金色光芒,幾個起落便將魔修斃命、撕碎成為碎肉入肚,而後轉身對著即將劈往無殤的渡劫雷擊去冰寒刺骨的神力!只見那神力瞬息間裹住渡劫雷,生生減緩了力道才砸到無殤身上!幾道雷劫過後,無殤身上的妖力不僅沒有被雷劫削弱,反而更加翻湧!眾人明白,這是渡劫成功,步入化神期了!

      無殤在渡劫的期間直直盯向昏迷的燕琴,雙眼瞪大、血絲滿佈,隨後渡劫成功,他將目光移到魔修身上,恍無所覺地邪魅一笑,瞇起了雙眼,又看著自己運起強大了不知幾倍妖力的雙手,沉聲說道:「你說,我是先廢了你傷了小燕的右手好呢,還是一樣洞穿你的胸口?」

 

      無殤在趕來之時便察覺到燕琴若有似無的微弱氣息,他很明白,也許他撐不了多久。他在那瞬間利用役心誓探去燕琴的記憶。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做,更有可能是最後一次。他清楚的感知到燕琴在昏迷前的所有情緒起伏,更感知到原來他在自己身邊有如此忐忑不定的心思。

 

      他怒極。魔修並未因被制住而有半點被削弱氣勢的趨勢,反而是忍受著身上的疼痛感說道:「呵,我殺不了沈子龍,那我便拖你一個神將跟我陪葬!值了!不是還挺大義凜然嗎?到死都護著沈子......」

      他話語未畢,便見無殤抄起玄冰,長戟緩慢地劃破了他四肢筋脈,無殤也並不著急,溢出的靈壓讓他再無法多話,無殤只是揚起嘴角撇頭看向燕琴的方向,隨後沉聲說道:「帶小燕進去,別讓他死了。其餘人趕緊治傷。」

      背著燕琴的老四立刻回覆道:「是,太子殿下。」隨後除了若儀與楊織以外,通通回到院落之中。

      若儀有些擔憂地看向無殤反常且即將爆發的壓抑情緒不知所措,楊織則好似早有預料。他看了看,隨後冷著臉轉身入內去看燕琴,他心想,無論如何,即便要死,也必須吊住一口氣讓他見無殤最後一面。

 

      無殤轉了轉手中玄冰,帶著戲謔的語調緩緩說道:「手筋、腳筋都挑了,下一個......你說哪裡好?」

      魔修感受著麻木無知覺的四肢,疼痛險些將他的意志擊碎,可無殤不讓他有此機會,硬是將他拉住意識,只後眉角一挑說道:「吶,鎖骨下兩吋,小燕傷的位置是這裡吧?」

      他執起玄冰,一吋吋地挖去右邊鎖骨下兩吋的肉,成為一團團的碎塊。那些碎肉沾染著魔氣,可並不妨礙麒麟的進食,碧塵禹坐在一邊,一口一口吞去拋來的胸前碎肉。碎肉不多,他還刻意將面積挖大,直至整個貫穿。接著的則是雙腳,被玄冰分切成數塊拋給碧塵禹、再來則是雙手。無殤雙眸露出森然冷意,看著眼前被削成人棍、意識尚未泯滅的魔修說道:「吶,你的金丹本宮可就收下了,其餘的吧......」他挖去他的金丹後看了看,隨後漫不經心地看著碧塵禹說道:「塵禹,別讓他死的太簡單啊,就當你的飯後點心了,嗯?」隨後一聲冷笑,轉身走向院落。身後那魔修的慘叫聲與肢體撕碎的聲響都未讓他再次回頭。

      若儀臉色發白地看到了全程,只見無殤目不斜視地走來,在到她身邊之時眸光瞥了她一眼,甚至不帶有任何一絲情感,森冷寒意讓若儀突然間有了懼怕此人的反應,之後他筆直地走入院落之中。

 

      院裡眾人炸開了鍋,燕琴被放置在院中央,二哥、老三、小四、小七、小八與楊織紛紛將妖力注入燕琴體內,為的就是讓他留有一口氣能夠與無殤說幾句話。而被他護住的沈子龍則一臉自責地站在一旁,六神無主。

      其他人安靜地站在不遠處,有些擔憂地看向無殤好似發洩完卻過於平淡的臉龐。只有楊織明白,他並不想讓燕琴看到他因此崩潰的模樣。他緩緩走向燕琴,一把拉住他的手,將妖力注入。燕琴感覺到了,吃力地睜開沈重的雙眼,虛弱地說道:「殿下,屬下竟非未您而死,可能見您和楊織最後一面,我悅燕琴……無憾。」

      無殤微笑看著燕琴慘無血色的臉龐顫聲回覆:「悅燕琴,我樂無殤以你為榮、引以為傲。來世,我們還做兄弟。」他看著燕琴原本渙散的瞳孔轉為短瞬的炙熱,他的眼神彷彿透過無殤稍稍不安、顫抖的瞳孔看見了過去,唇角淺淺勾起喃喃說道:「小哥哥,我叫郢燕琴,我答應做你的神將……」之後震顫了片刻失去色彩。

      無殤故作鎮定的臉色瞬間就垮了,他用力地將雙眸一閉,隨後全身顫慄著嘶啞了嗓子仰天長嘯一聲:「啊───!」哀傷的妖力氣息瞬間籠罩起整個越府,空氣中的水氣凝結,激起一片片的冰渣盤旋在無殤與癱軟的燕琴周圍。

 

      所有人被靈壓壓地萬分不安,被種族內來自王族妖力壓制的古鮫族眾人更是跪倒在地、冷汗淋漓。而那些冰渣憑空而出,卻一片片自中心泛起紅光,紅光向外蔓延,接著便將那些冰渣如同沸騰一般化去,激起陣陣輕煙。

      在無殤非自主的意願操縱下,將眾人劃地遍體鱗傷,被結界所壟罩的整個越府冷熱交替,冰寒之中卻帶著難耐的炙熱。

 

      接著在大家驚詫的目光之下看到的,是無殤打從被封上太子之位後,第一次落下了沉痛淚水。那兩滴滾燙的淚水一左一右奪眶而出,順著臉頰流下後成為水凝珠,最後掉落在地面上應聲而碎,如同無殤向來堅強的內心一般,粉身碎骨、萬劫不復。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當初寫這篇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走心,

竟然硬生生把自己寫哭。

 

奇怪是落花太入戲嗎。 ((笑

無殤的失常讓古鮫族以外的人害怕,

沈子龍也在此刻終於明白這替他死去的人,

究竟是個位階多高的大人物。

 

唉,不多說了,

每次重新看過這段都覺得難過,嗷。

 

#下篇文產出時間:10/25(日)

 

 

#預告:◎第六十四章.於其他人眼中,那叫浪費

「......那變異靈根於他而言、於其他人眼中,那叫浪費。」

 

「無殤的存在對他而言是救贖、也是災難。」

 

「......至少我與無殤相識的近兩百年間,我從未見他如此失控過。」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1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