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六十四章.於其他人眼中,那叫浪費


◎第六十四章.於其他人眼中,那叫浪費

 

      滾燙的冰渣紛飛著,無殤的精神也渙散異常。

      然後不過一息時間便有人開口說道:「太、太子殿下……」無殤好不容易回過神,便也感受到了周邊翻湧起一股陌生靈力!他有些疑惑地轉頭,竟然發現那股靈力源自於沈子龍?

      沈子龍在水凝珠掉落在地應聲破碎地瞬間,他便直感心頭一震,隨後腦袋抽疼,他有些崩潰地舉起手扶著腦袋。然而在眾人眼中看到的,是破碎的水凝珠中跑出一縷金色的氣息,直直衝入沈子龍的腦門!

      那股氣息順著額頭進去到沈子龍體內之後,他的臉色變幻不定、扭曲至極,好似痛苦得很。若是此時有修士內視他的筋脈,必定能夠看到那縷金色氣息從沈子龍額頭繞過他周身筋脈,之後又直直入了他的丹田之處,並在丹宮中與跑到了丹宮處的怪異石塊融合,那石塊也在融合後漸漸變成一粒渾圓的珠子,牢牢地待在他的內丹之處,而後引去蹤跡!

 

      沈子龍有些無力地雙膝跪地,緊接著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中,看見了他突然仰起頭,之後七竅閃出妖異紅光,更有一絲如春風般和煦的氣息朝癱軟的燕琴而去!無殤不知那是甚麼,想上前抵擋卻是徒勞,不只沒有繞開他、也沒有被他立起的防禦阻擋,反而像是他不存在一樣,直直穿過防禦、他的身軀、最後穩穩地覆蓋住燕琴。

      原本在外頭的碧塵禹更在這個瞬間嚎叫一聲跳入院中,他的神力催動,之後便有一塊胸鱗從他身上脫落然後高高騰空飛起,接著化作粉末淹沒了已然洞穿的胸膛和手掌之處。

 

      無殤見狀又再次執起燕琴的手,之後的之後,便親眼看著那傷口逐漸撫平填滿。半個時辰過去那抹悠然氣息才消失不見,而後他甚至能清楚地看見─燕琴,胸膛竟然有了起伏。他這是......復活了?怎麼回事?

 

      那股氣息沒入了燕琴體內後,沈子龍雙眼一翻便暈了過去。兩人被帶回房中休息,無殤守在燕琴身旁抬眸看了眼老三問到:「到底怎麼回事?」

      老三搖搖頭:「回太子殿下,屬下不知。可大人確實恢復生機,並且身上魔氣消弭無蹤,雖然虛弱,但已經沒有大礙。」

      無殤皺眉看著燕琴尚且孱弱的氣息說道:「他現在方便移動嗎?」

      老三:「應當沒問題。殿下您是要帶大人回去甯寂長老那嗎?」

      無殤點點頭回覆道:「我不太放心,也許甯寂長老知道怎麼回事。」

      一旁的二哥想了想才開口:「那沈子龍……」

 

      無殤明白他的想法。畢竟有可能是因為他,才會莫名其妙讓燕琴死而復生的,甚至讓那些在燕琴體內亂竄的魔氣沒了蹤跡,可他特地去探了他的周身筋脈以及丹宮,並沒有甚麼異常啊。而此事更不可能與碧塵禹有關,麒麟胸鱗確實有極佳的修復、還原受損組織的能力,可那也僅限於沒有影響到生命存活與否的傷口罷了,換句簡單點的說法,只要傷不致死,那便能夠透過麒麟修復,但他的神力卻無法淨化魔氣,而真正造成燕琴瀕死的並不是洞穿胸膛的傷口,而是魔氣阻斷了血液與靈力的流淌!

      靈力與血液的停滯,對修士來說是相當嚴重的,更何況那魔氣是直接從傷口處蔓延向一旁的心臟,距離也僅有三吋!燕琴顯然在那瞬間有算過距離,不讓那長槍直接貫穿心臟,否則他根本無法等到見自己一面。若說今天受到魔氣浸染的部位是四肢,那麼四肢切斷便罷了,只要避免讓魔氣流竄到其他重要部位造成阻滯就好。可那是心臟啊,總不能把心臟給摘了吧?

如此推斷出來,那便是由沈子龍體內流出的那股氣息了,可那氣息又是甚麼?或者說,那塊融進他體內又消失不見的石塊又是甚麼?莫非那是造成他被追殺的原因?若是如此,那他留在此處恐怕更加危險!

 

      無殤沉思片刻後說道:「二,你回族裡看父王如何定奪吧。我暫時先留在此處,快去快回。」

      二哥應聲後便迅速趕回族裡。

 

      無殤有些疲憊地揉著眉角,老三說了他無礙,那顯然也不會有太大問題。他讓老三留在此處,其餘人巡視越府周遭,之後才直起身準備回到自己房中歇息。他剛步出門外便感覺到一陣暈眩,丹宮處傳來的異常讓他來不及細思,隨後黑暗襲來,直直向前倒下!

      一直待在身旁的楊織、若儀與寒冰原本就一直很不安了,畢竟他的情緒一直很不穩定,又剛受過雷劫,雖說有碧塵禹的神力做緩衝,可他方才是跨境硬衝啊!他原本的修為本就只有元嬰後期,要不是他的修為穩固,否則跨了元嬰大圓滿直接衝境到化神期,哪能夠在劫雲之下留命?若非有碧塵禹察覺並且協助抵擋,恐怕他們會得到的,不是無殤殞命,就有可能是他墮魔了。當然後者不可能,想要墮魔也並不那麼容易,畢竟無殤心性如此,是不可能因此墮入魔道的。

      若說前面是因為情緒緊繃而強撐著身體,那現下暈過去才是應該的。楊織急忙上前將無殤打橫抱起,之後帶著他回到房中。另外兩人緊跟在後,見他將無殤置於床榻上躺平後才終於鬆一口氣。

 

      楊織運起妖力確定無殤只是力竭,回過頭便看見兩人的模樣。他看著若儀欲言又止的臉色開口問道:「怎麼了?」

      若儀想了想才開口說道:「無殤他......以前也曾這樣嗎?」

      楊織很明白她想問甚麼。他微微一笑說道:「殿下這人吧,其實是很仗義的。」這點她們都明白,也看得出來。只見他頓了頓又接著說道:「古鮫族的王室人身邊都會有兩個神將,一般而言會在他們年紀較大的時候,自己物色人選,進而培養。當然想成為神將並且站穩位置,並不如想像中簡單。若是資質不足、沒有一技之長,是隨時有可能被樂王擇人替代掉的。」

 

      他站起身走到一旁的桌案,並讓兩人坐下,抬手喝了口茶繼續說道:「相信妳們也都知道,我擅長於陣法,但其實我更精通咒符的刻畫與開發。甚至在一對一的打鬥上,我自認也不算差。」

      兩人有些詫異。畢竟他們的確知道他擅長陣法,可卻不知道他竟然也精通咒符?咒符的刻畫本身要求就已經極高,更別提還有開發了。

 

      他看著兩人吃驚的模樣並不意外,繼續說道:「而燕琴,他擅長的便是煉丹。他不擅長打鬥,充其量只能在一旁進行輔助,音殺術有多困難,想必不用我多說妳們都明白。他費了多大的努力,才成功學會初階的音殺術。神將不僅要求一技之長,更要求在打鬥時的助力,否則如何能保護好殿下?可燕琴呢,別說那時的他甚麼都不會,更是沒有半點習武的資質或天賦可言。那變異靈根於他而言、於其他人眼中,那叫浪費。」

      他輕輕嘆了口氣,斂下眉眼,說:「神將的培養時間不長,然而若是錯過一次機會,便再沒有可能成為神將。燕琴本名姓郢,同我一樣在落難之時被年幼的無殤所救。他們相遇得早,無殤更把他當作青梅足馬一般的玩伴存在。殿下年幼的時候與常人並無分別,小孩子心性,更不知道他隨口一句讓燕琴面臨多大的危機。」

 

      「我曾聽燕琴說過,那時候無殤問他是否要當他的神將,對他心理造成多大的衝擊。他在外流浪多時、顛沛流離,母親早逝、父親於他更是陰影一般的存在。他的性格很內向、很自卑,很多時候他都在自我否定,即便已經跟在無殤身邊這麼多年、修為也提升到如今這般,他也依舊不自信。可這些,無殤通通不知情。」他不由得想起剛認識燕琴時的生澀模樣,彼時的他還是如此的天真且單純。

 

      他有些感嘆地說著:「無殤的存在對他而言是救贖、也是災難。他的性格不被樂王認可,能力更被各大長老否定,在無殤不知道的時候,他不曉得被刁難過多少次。可這些他不願意讓無殤知道,因為那是他的救命恩人,是把他從深淵裡帶出來的一抹光亮,他不想讓他的光亮因為自己蒙灰。」

 

      「有次他被一個長老刁難了,意外被無殤發現。他親眼看到燕琴被辱罵、指責,卻始終不發一語,連旁邊的小伺童都對他酸言酸語,還推了燕琴一把讓他跌坐在地。你們知道無殤怎麼做嗎?他甚至不明白前因後果、更不顧及自己的地位,就衝上前去打傷了那名長老和伺童,秦長老本就對樂王以及太子不滿意,為此告上樂王一狀,要求褫奪太子之位。到了那時燕琴才知道,他給無殤帶來了多大的麻煩。自那以後,他整個人都變了。」

 

      「他向無殤的少傅請求學習煉丹,每日在無殤不知道的時候一到子時,就跪在少傅門前三個時辰,持續了一個月,才終於讓族中最擅長煉丹的甯寂長老鬆口。接著他甚至開始琢磨於探思人們的心思與情緒變化,漸漸變地擅長猜測別人的思想,更讓別人無法看透自己。他深知我們兩人的性格,無殤單純且容易輕信他人,而我則是直來直往,不屑於玩弄心計,於是他便讓自己成為能夠彌補這份不足的存在,從一個無比內向的人,變成一個城府極深的人。從原本被打、被罵只會悶聲不吭獨自隱忍的人,變成一個微笑面對所有人,卻在有人傷害我們的時候,藉由自己的手法替我們扳回一城的人。也因為這些,他才成功站穩神將的位置,讓別人再也無法因為自己而詬病無殤。」思及此,他還是有些難受的。畢竟燕琴為此拋棄了多少,又失去了多少?他又是如何做到讓自己短時間內變成如此一個全新的樣貌的?

 

      語畢後他抬眸與兩人對視,看了半晌才說道:「無殤信任妳們,我也是。接下來給妳們看的乃是機密,希望兩位不要讓人知曉。」

 

      她們有些錯愕地看向曾經對她們抱有敵意的楊織,他的表情嚴肅且認真,可眼神卻沒了以往的戒備與隔閡,反倒多了一分柔和。

      只見兩人點點頭後,楊織閉起銳利的雙眼,緊接著妖力湧動,除了上半身顯現出了原形,眉間更跑出一朵殷紅色的彼岸花朵。兩人見狀互看一眼,之後楊織才開口說道:「這是役心誓的標誌,更是古鮫族王室用以約束神將、預防王室被害的手段。」

      他將這古鮫族流傳幾千年的獨特暗訣解釋了一遍,才又收起妖力道:「而這役心誓的最大特點,便是讓誓方可以隨意查探起誓者的記憶與思想。我可以感受到的,便是我們剛回來且查覺到燕琴狀態的時候,無殤動用了術法查探了燕琴的記憶,這也是為什麼無殤會有如此大的反應。他從來沒有使用過術法查探我們,不只是因為他毫無保留的信任,更因為他視我們如同兄弟而非主從關係。可這唯一一次,他不僅看到了燕琴曾經刻意隱瞞他的事情,更看到了是誰害的他。而那魔修,顯然也是因此撞上了槍口,才會落得那樣一個下場。不然以無殤的性格,是斷不可能做出如此殘暴的手段將其折磨至死。至少我與無殤相識的近兩百年間,我從未見他如此失控過。」

 

兩人瞭然。是啊,要這事落在自己身上,必定會崩潰的吧。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燕琴因為未知的原因沒死,

無殤倒是垮了。

 

楊織終於和兩人交了心,

於是讓她們知曉一二。

 

#下篇文產出時間:10/31(六)

 

 

#預告:◎第六十五章.前方道路尚且蜿蜒

「......在我看來那不是尊敬,有的只是疏離和刻意為之的討好。」

 

「......若非遭遇此劫,我甚至不知道我這個朋友做得有多麼窩囊又可笑。」

 

「無殤的暖陽形象怕都給崩了。」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1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