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六十五章.前方道路尚且蜿蜒


◎第六十五章.前方道路尚且蜿蜒

 

      當日傍晚,二哥帶著樂王的吩咐回來,楊織便去叫醒了無殤。無殤有些頭疼地站起身去往正廳,與他聊過片刻後點點頭,喚來了其他禁衛軍成員以及若儀和寒冰說道:「本宮會帶著小燕回去療傷,小楊你留在此照顧其他人並等待阿阮。小三留在府內,小燕不在有你留著以防萬一,其餘的二、四、七、八,你們兩人一組隱匿身形時刻換班守在附近查探有無魔族動靜,假如有異常無論大小隨時回報,另外兩人留意沈府周圍是否有異樣。至於沈子龍我會一併帶回去。」他暗嘆了口氣,喝了一口茶才接著說道:「小楊,其他人的安危你必須照看好,本宮不想再見到任何人有損傷。」

      楊織朝著無殤一揖,說:「屬下明白,殿下安心回去吧。」

      無殤點點頭,朝著禁衛軍擺了擺手,起身準備離去。他的神色陰騖,莫名給人產生一股壓抑感。他緩步走向燕琴所在的寢房,剛抬起手,便聽到身後傳來了動靜,「無殤......可以單獨和你聊聊嗎?」

 

      他看著坐在他對面有些小心翼翼的若儀覺得有些好笑,他也不急,只是轉著手中水杯沈思。若儀想了想才開口說道:「燕琴大哥......會沒事的吧?」

      無殤嗯了一聲。這讓若儀更加不安了,無殤不應該是這麼話少的。她又輕聲開口道:「無殤你......還好嗎?」

      他抬眸與她對視,片刻後才終於揚起嘴角,淡淡說道:「嚇到妳了吧。」

      若儀明白他是指他虐殺魔修的時候,隨後有些尷尬著笑了笑點頭。無殤想了想方才楊織告訴過他,他都和若儀、寒冰她們說了些甚麼,後有些無奈地說道:「楊織和我說了,要得到他的信任其實不容易。」畢竟他和若儀、寒冰相識了快一年的時間,他才終於放下了一點戒備。

 

      他又說道:「我對小燕的情感老實說很複雜。當初我救了他,想也沒想便讓他來當我的神將。我是我們無字輩的第一個王世子嗣。我救燕琴的時候甚至連無宸也尚未出生,那是我第一次有了一個與我年紀相仿的朋友,甚至因為他膽小害羞的個性,更多時候我其實是把他當弟弟的。」他回想起來連眼尾都透著笑意。

 

      「王室中人很多時候身不由己,幼年時期出門總是有一堆人跟在身旁,深怕我有個不測。可年幼的我又懂甚麼?我只覺得為何我沒有自由?別人可以肆意地喊著爹爹、娘親,為何到我這裡,我卻只能恭敬地喚父王、母后?小的時候我無法理解,我沒有玩伴、更沒有可以相交的好友,周邊比我年紀大的各個喊我太子殿下,在我看來那不是尊敬,有的只是疏離和刻意為之的討好。」他的眸色暗了暗,甚至能看到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絲絲令人心疼的寂寥氣息。

 

      「他對我的意義非同一般,可我這個朋友又何嘗做得稱職?以前他獨自面對的有多少、受到的傷害有多少,而我卻毫不知情。我有的只是信任他,可信任他有用嗎?我甚至給不了他實質上的幫助,有我這樣的朋友,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做為一個朋友,我連想讓他不下役心誓都辦不到,我連他遭遇危險都不能陪在他身邊,甚至連他瀕死,想到的也都是我和他的點滴,可我呢?我算的上甚麼?我只能在察覺到他會死的時候變得癲狂,虐殺一個該死的魔修,替他報仇,之後在他身死後歇斯底里、六神無主,可現實呢?現實是我做甚麼他也回不來。若非遭遇此劫,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為了我做了甚麼、做了多少。若非遭遇此劫,我甚至不知道我這個朋友做得有多麼窩囊又可笑。」他說著連聲音都帶著些許哽咽,自嘲地笑著,後又深吸了幾口氣才終於平復下了心情。那被淚水浸紅的雙眸硬是轉了轉將其逼回。

 

      若儀安靜地聽著他訴說完,有些心緒難平。

      這才發現她確實不那麼了解無殤,而他又獨自承擔了多少?

      她先是笑了笑,後說:「無殤,也許我無法做到感同身受,可若是你需要的時候,我同楊織大哥、燕琴哥還有阿寒都會在的,你不需要把自己繃得這麼緊。琴弦繃緊了都會斷開,人的情緒又何嘗不是呢?沒有人是絕對強大的,再強的風遇到山都會分流、再猛的浪花遇到礁岩都會平息。唯有友誼在我看來卻是絕對的,至少我們之間是如此,不會要求所有付出得到回報、不會要求所有過錯都需自己承擔。我們是人,而非草木。前方道路尚且蜿蜒,但人會轉彎、更能互助。我相信燕琴哥想看到的不是你的鑽牛角尖,而是經過此事讓你們的友情更加穩固。」

      她笑看無殤有些呆愣的模樣,隨後擺出一個生動的表情恍悟道:「哦我忘了,你們也不是人,是條魚。」

      無殤眨了眨眼,隨後才終於笑出聲來。他開口說道:「謝謝妳若儀,我覺得好多了。」

      若儀有些釋然地笑了笑:「能幫到你就最好了,無殤你快回去吧,我們都會好好的。」

 

      他點點頭,才將燕琴打橫抱起,接著走到外頭吹了聲口哨,碧塵禹便將一旁的尚在昏迷被老三攙扶著的沈子龍叼上身,接著鬃毛一把將他綑綁起來,大概除了那張臉以外甚麼都看不到了。

      一旁圍觀的眾人:「......」

      碧塵禹安頓好了沈子龍,就伏下身讓無殤上去。無殤一個跳躍上身,隨後轉頭看了大家一眼,更特意瞇起眼望向角落的洛九熙,這才駕著碧塵禹離去。

 

      隨著無殤的離去,府中低迷又壓抑的氣氛才有了一點點的平緩。楊織看了看五名禁衛軍,接著他們便跟著他進入大廳。楊織築起隔音結界才開口說道:「我與殿下離開這陣子洛九熙有異常嗎?」

      小四點點頭,才接著說道:「他曾經試探過夫諸族的小妖伏辟,意思像是要探聽我們是不是古鮫族。」

      楊織微微瞇起眼問道:「燕琴怎麼處理的?」

      小四:「大人有找伏辟私下聊過,具體聊了甚麼不曉得,但似乎有意提拔他,還讓若儀小姐親自教他使劍,偶爾自己也會找他去,可實際上還說些甚麼並沒有讓我們知曉。只交代讓我們留意洛九熙,而伏辟可信。」

 

      可信?他想了想才說道:「眼下還得留意魔族動靜,兩人巡視越府周圍,一人潛伏在沈府附近,另一人去查探有沒有玄梧荷那裏的動靜。」在他看來比起魔修,這玄梧荷反而更加可疑了。那傷亡最低到底是甚麼意思?是她料到其他時間會有更多魔修出沒?還是她知道若是那個時間動手燕琴會遇害,可他們能及時趕到解救其他人,甚至知曉還有沈子龍這個變數?若真是如此,那這玄梧荷到底是何方神聖?細思極恐啊。

      眾人點點頭,二哥便開口說道:「屬下修為較高,那便去查探玄梧荷那裏有沒有動作,小四去沈府,小七、小八留守。大人認為是否可行?」

      楊織:「就這樣,去吧。」語畢,其他人一哄而散。他又轉頭看向老三說道:「你也下去吧,多煉些丹藥以防萬一。」

      老三拱手作揖:「是,屬下明白。」隨後退出大廳。

 

      他扶著額有些無奈。且不說在族中無殤封地下有多少事情得靠他處理,現下卻又遇到如此事故,搞得焦頭爛額、分身乏術。

      燕琴雖說意外獲救,可卻不見轉醒。沈子龍真實身份是個很大的疑問,他自己不知道,而知道的人也死了。封地的事情也需要無殤親自協調善後,就說那被人提拔的傢伙不安生,鑽制度漏洞貪去用在平民的錢財就算了,還試圖將知情人滅口,若非有人冒死找到無殤,他們甚至不知道手下還有一個如此秉性的官員!更別提現如今還有一個不知來歷背景的玄梧荷,以及一個動機未知的洛九熙。

      楊織想想都頭痛。

      「楊織大哥,喝口茶吧。」

      他一抬頭,便見若儀遞來的茶杯,以及站在一旁的寒冰。他淺淺一笑,接過茶杯輕啜一口,回道:「謝謝。」

      寒冰淡淡一笑:「可有我們能幫得上忙的嗎?」

      楊織想了想,確實有啊。他抬眸看著若儀開口說道:「若儀,聽說伏辟在跟你學劍?他怎麼樣?」

      「他學習能力不錯,挺有天賦的。」

      「燕琴可有說甚麼?」

      「燕琴哥好像對他蠻上心也挺滿意的,總覺得他……愈來愈像燕琴哥了。他應該是想讓伏辟去試探洛九熙,每次都會特意繞過洛九熙招他,洛九熙也並未起疑。但他實際交待伏辟哪些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只讓我協助盡速提升他的修為,並且不要讓洛九熙發現他與我們交好還取得燕琴哥的信任。洛九熙似乎以為他心悅我,卻不知道他只是想習劍,燕琴哥想必也看出了這點,於是藉由這個讓伏辟先與我親近。」

 

      楊織低首沉思。看來他確實有意提攜此人,不過……自己倒是沒與此人有過太多交集,甚至連談話都未曾有。他自然是相信燕琴的,更相信他看人的眼光,既然如此,那便讓他繼續而為吧。

      他抬頭說道:「洛九熙想必已經知道我們是古鮫族人,之前不曉得他有這方面能力才讓他鑽空進來此處,現下陣法我也已經加固,繁雜且有八層,他必定無法逃脫。你讓伏辟持續觀察他,燕琴交待了甚麼就讓他照做就好,若有哪些疑問或者需要協助再提出來無妨。這加強的陣法便讓他說是為了防止魔修就好,洛九熙應該不會有所懷疑。」畢竟他能猜到我們是古鮫族人,又進而為此打探,就應該會明白此事我們不會希望傳出去,那麼用陣法護住院落也算合情合理了。

 

      楊織又開口說道:「對了,霑霑人呢?這小黏蟲怎麼沒見著他出來纏著無殤?」

      寒冰倒是開口說道了:「她原本開始黏若儀了,後來不知道怎麼了竟然開始黏上伏辟那倆弟妹。這會八成還玩在一塊吧,她可是被無殤嚇得不輕,估計以後都不敢黏無殤了。」

 

      楊織噗哧地笑出聲:「無殤的暖陽形象怕都給崩了。」

      三人笑成內傷。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無殤是個令人心疼的孩子,嗷。

卸下一絲絲防備,透露出了一絲絲的脆弱,

 

下一章又回到現下時間軸了。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11/06(五)

 

 

#預告:◎第六十六章.無殤再也不是無殤

「當年……我確實對此感到厭惡。可那並非我本意。」

 

「煉燄之淵......隱沒無蹤?」

 

「......魔修取諸多魂魄的用意......會否與破除輪迴陣有關?」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