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六十七章.妳一手帶大的好弟弟啊


◎第六十七章.妳一手帶大的好弟弟啊

 

      這些猜測與推敲在玉瓊的解釋之下,眾人皆已難掩恐慌。若真如此,魔尊與天神再次現世,那換來的便是無止盡的戰爭與傷亡。千年前的神魔大戰尚存諸多神族,便已連戰數月不止。但如今呢?剩下的上古神族有多少?能與諸多魔主一戰的戰力又有多少?即便再有天神與九神軍以對付魔尊,可餘下魔主又有多少人能與之抗衡?在眾多魔主的統領之下,他們又如何力保凡人?

      玉瓊揉起眉心,低聲道:「眼下我們能查尋到的,恐怕只有魔修的動靜了。我們必須得知曉他們取了多少人的魂魄,又是否有其他的動靜。」

      他想了想後突然抬手燃起一枚傳訊符,這符便是聯繫著楊織與燕琴的。其餘人面面相覷,片刻後便見兩人來到廳中,與眾人打了招呼便又看向玉瓊恭敬喚道:「太清殿下。」

 

      楊織與燕琴有些意外地看著眾人的表情,隨後便見玉瓊扶著額說道:「當年你們與無殤查到的幻妖,後續如何?」在他的記憶中,與無殤分別後沒多久便再也不見幻妖作亂,如今想來才覺似乎與此有所關連?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燕琴才開口說道:「當年我們查到的受害者一共25人,全部都是遺失了非毒魄。」

      當他語畢,便見廳內其他人臉色一僵,露出了無比凝重的神色,他們有些不解,後聽孟天解釋一番後才了然。楊織聽完來龍去脈後又開口說道:「當初我們最後一次見到幻妖卻阻止失敗,她留下了一句說目的已成,尊上必定會獎勵於她。莫非她口中的尊上與這一切有關?乃是魔修中的一系魔主?」

      伯言:「這也不無可能,恐怕他們這般做為,真與破陣有關,甚至他們可能已經找到了煉燄之淵。」

      玉瓊沉思片刻後開口吩咐道:「義兒,由你領人去打探近幾年是否有魂魄被取的消關訊息。真兒,派幾個修為較高且穩重的弟子去負責調查魔修動向,並盡可能打探現存的魔修中有多少位魔主,務必小心行事。」

      兩人尚未應答,便見一股靈力自門外襲來。那股靈力熟悉的很,是以眾人也並未有防禦之態,抬眸看去,是一個面無表情的高挑男子,著一身黑色長袍,付手而入。男子入內後目光便鎖在玉瓊身上不動,開口說道:「太清殿下,吾乃墨痕,奉主人之命前來。」

 

      眾人毫不意外的看向男子,此人便是玄梧荷的神器─墨痕珠所化,可來此有何用意?玉瓊有些疑惑地問道:「尊主可是有何吩咐?」

      墨痕面不改色地說:「主人命吾告知殿下,事發時間會在十八年後,於此期間盡速提升樂無殤殿下修為,方可保他一命。」

      眾人聞言臉色一僵,皆是下意識地看向玉瓊,只見他臉色逐漸發白,眉頭緊緊蹙起,努力壓抑住顫抖的雙唇,啞聲開口問道:「尊主可還有說甚麼?」

      墨痕像是沒把他的異樣放在眼裡一般,只說:「主人讓他在此期間切莫離開雲無門的護山陣法,並爭取早日突破到化神期。」

      化神期?短短的18年要從築基期到化神期?玉瓊頷首垂下眼眸,墨痕交待完便離開寄雲廳。他深吸幾口氣平息了翻湧的思緒,後方抬起頭看向仲懷,用著異常平淡的語氣說道:「去辦罷。你們辛苦了。」

      「師尊......」孟天本欲上前拉上玉瓊的衣襬,可他卻低下眉眼抬手輕輕一彿,轉過身去瞬身離開,留下孟天舉起的素手不動。

      伯言輕嘆一口氣說道:「讓師尊靜一靜吧,會沒事的。我們只需要盡快將師尊吩咐之事辦妥便是。」

 

──

 

      西晨國境內的沅沉林之中,一個壯碩的男子立於高大的樹邊,身上披著黑色大氅,濃密的眉毛刻劃在一雙冷傲的明眸之上,替他增添幾分剛毅不羈的神態,後頭以黑色髮帶高高豎起的馬尾垂至腰際。

      他靜靜地站立著等待人馬的道來,約莫過了半刻鐘,便見遠方有五人移步前來。那五人身量相仿、衣著統一,領頭人於他前方五步距離帶領其餘人朝著男子單膝跪下,恭敬喊道:「魔主,屬下來遲,求魔主恕罪。」

      男子冷眼看著說話的人,隨後說道:「你要是沒能給我滿意的答案,就引頸謝罪吧。」

      那人冷汗由額角流下,垂首顫顫說道:「魔主,屬下已經按照您的吩咐找到了入口,隨時可以進入霧林界。」

      男子聞言終於勾起嘴角,冷哼一聲:「起來罷,領路。」

      那人暗自鬆了口氣,起身應是,接著帶頭往著林中而去。

 

      他們彎彎繞繞走了約莫半個時辰,終於立於一巨樹前站定。那巨樹與周邊的樹木相比並不是特別高大,但上面的那些攀附著的藤蔓,與其他樹木相比似乎顏色淺淡了些,若是修為較高者,甚至能從一處看見一個極為隱密的陣法在巨樹之上。

      領頭者站定後轉身垂首說道:「魔主,屬下一路追蹤寒涔到此處,霧林界入口就是這裡。」

      魔主轉首看向他,沉聲問道:「可有在他身上留下魔印?」

      領頭者點點頭,回:「有,寒涔並未起疑,我們隨時能動手。」

      魔主唇角微勾,笑道:「陸一,此事辦得不錯,即刻搭起結界動手罷。」

      陸一激動地拱手:「是,屬下領命。」

 

      魔主付手退後了幾步,朝不遠處的另一棵樹頭躍身而上,腳尖輕點立於一處枝頭。含陸一在內的五人分站五角,與中心的巨樹距離約莫一丈,當五人同時抬起頭,周遭湧起一陣令人心驚的化神級威壓。威壓之中夾雜滾滾魔氣,將四周的空氣凝結,顯得黏膩凝滯。那五人妖形畢露,眼尾逐漸染上細長妖異的黑色紋路,唇下更有一抹暗紅直直劃入胸前,隨著魔氣的翻湧,五人的長髮飄起,漸漸顯現出五條長尾,身上開始被虎斑色的毛髮覆蓋,赫然是一隻墮魔的化神期五尾幻妖!

 

      四個分身與一個本尊同時掐訣,喃喃唸道咒術,不多時便見一個黝黑的結界壟罩整個樹木,領頭的本尊站在入口前,掐了一個暗訣後魂魄出竅,循著蹤跡直直進入彷彿沒有阻礙的霧林界入口。

      陸一的魂魄霎那間進入了寒涔的體內,寒涔身體一頓,眼神瞬間變得渙散且沒有了焦距。那在他身上的魔印便是魔族中領魂族的拿手招式,能夠讓魔修的魂魄闖入被佔領的人體內,而那人的魂魄會被迫囚於自身的魂覈之中無法脫離,若是想奪此人的命,只要以三魂七魄中的一個為代價,便能將此人的魂覈直接打碎魂飛魄散,再無法入輪迴。

 

      陸一奪去此人的操控權,原本渙散的眼神慢慢聚焦,竟是一個長相相當可愛、看起來毫無心計的青年。他靈活的轉了轉手腕,循著此人的記憶往族中走去。

      霧林界如其名,一片恍無邊際的廣大森林霧氣繚繞,周邊入目所及全是生機勃勃的模樣,諸多細小的植株遍布,隨著寒涔的身軀所過之處,那些細小的植株便彷彿有了生命一般主動靠近,用著瘦弱的葉片攀附而上,陸一皺了皺眉,不予理會繼續往那處走去。

 

      不久後看見一條小溪,溪邊站著一個窈窕女子,她穿著一身白色襦裙,頭頂插著一支素面淺青色髮釵。她聽見動靜悄悄轉過身,嫣然一笑:「小涔,回來了?讓姊姊好等。」

      陸一扯著寒涔的皮囊拉出一抹純真的笑容,說:「三姊。妳怎麼在此處?」

      寒沚笑了笑抬手摸摸寒涔的後腦說道:「這不是知道你最喜歡走這條路,刻意來等你麼?怎麼,不歡喜?」

      陸一:「怎麼會,只是父王若知曉又得罵人了。」

      寒沚的笑容一僵,原本明亮的眼眸漸漸歛下,「……不能怪父王,畢竟感情愈深,到最後便愈難以自拔。」

      陸一內心劃過一抹心酸,他知道那是寒涔的情緒。他開口問道:「三姊難道不害怕嗎?」

      寒沚的笑容有些牽強,她有點無奈地看向寒涔說道:「母妃僅有我倆,你還年幼,這些事情本不該落到你身上,三姊能做的只能是幫你除去其他人,也不願靜靜等待時候到了,看著彼此莫名殞命。」

 

      她的語音剛止,便聽見不遠處傳來拍手的聲響。寒沚聞聲急忙將寒涔拉於身後,臉色慘白地看向前方自樹後緩步而出的兩人。兩名男子一個顯得病弱,另一個顯得高傲且眉眼閃過一絲不屑,拍手的男子說道:「寒沂,你說這寒沚是不是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

      病弱的男子寒沂看向他:「二哥,寒沚豈不就是自不量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寒沚微微皺起秀眉,不悅地說道:「寒沂,你還記不記得我是你三姊。」

      寒沂轉眸淡淡地看向寒沚,訕笑道:「這時候就知道自己是三姊了?那妳殺死六弟時可還記得自己是他三姊?」

      寒沚抿起微微顫抖的雙唇,細聲說道:「若不是他要害小涔,我又怎會對他動手?」

      一旁的寒泫冷笑道:「哦?他害八弟?那我如今若在妳面前害八弟,妳當如何?」

 

      寒沚的眼眸瞬間瞪大,眼尾微微泛紅,緩緩地拉著寒涔後退了兩步,不發一語。

      寒泫大笑出聲,緊接著靈力翻動,一抹帶著神力的攻擊猛地衝向兩人!寒沚心下一冷,急忙將寒涔穩穩護在身後,抬起手運轉神力抵擋在身前欲與之抗衡,可她的修為本就不比眼前人高,她奮力抵擋,也無法阻止汩汩鮮血自嘴角流下。她有些難受地嘶啞著嗓子,頭也不回地說道:「小涔!快跑!三姊撐不了多久!」

 

      在她身後披著寒涔軀殼的陸一嘴角牽起一抹笑容,聽著在他體內叫囂的本尊說話,那本尊寒涔在他體內喊著說道:「我不管你是誰,我求求你救救我三姊!我求你!」他冷笑著回覆道:「就你這點修為能如何?不如讓她死的有點價值,也不辜負她待你如此之好。」

 

      寒沚背後的寒涔依舊沒有動靜,對面的兩人也好整以暇地望向她,她顫抖著聲音說道:「小涔?還不快走?!」

 

      陸一用著極為冷靜的聲音說道:「二哥、四哥,小涔求你們先留我一命,我還不足以對你們構成威脅對嗎?」

      寒沚愣怔了半晌,有些不確定的開口:「……小涔?小……唔……」她尚未問出口,便感覺到自己胸口一熱。對面的寒泫有些訝異的看著眼前的發展,隨即收去攻勢說道:「……哦?寒沚,妳一手帶大的好弟弟啊。真有骨氣。」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領魂族魔主出現了,

陸一則是五尾幻妖,

想到幻妖的形象還是覺得好可愛 (喂

魔族分為許多族,每一族裡各有一魔主,

這故事裡會出現的魔族族群很多,

也都會一一出現,

但戲份多與少會有些許落差,

領魂族算是戲份多的一支,

大家可以稍微記住一下哦~~~

 

寒氏一族出現了,

大家猜猜是哪一族?

 

寒涔後期的戲份不少,

也是我蠻喜歡的一個配角之一,

就是個小可愛啊哈哈。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11/09(一)

 

寒涔這一部分想連著更新,

所以明天會繼續更新哦!

 

#預告:◎第六十八章.他分明答應過了的

「你一個金丹期的小獸能有甚麼用處?」

 

「我不信,他不會那麼容易死。」

 

「他們一個個走的悄無聲息,曾幾何時想過我的感受?」

 「……他分明答應過了的。」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