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六十九章.務必保住殤兒和苓兒的命


◎第六十九章.務必保住殤兒和苓兒的命

 

      無殤的回憶中,他帶著昏迷不醒的燕琴以及沈子龍回到了鱗極界。

 

      甫一入界他便喚來第二支禁衛軍為首的衛凌,命他先去秉告樂王,自己會在安頓好兩人後再行前去解釋。

 

      彼時的無殤正在為封地事宜忙得不可開交、左支右絀,就察覺到附著於燕琴身上的靈力關聯消散。他急忙命二與三先行前往協助,自己則盡速解決手頭事務到一段落,接著傳訊讓在宮中的無苓告知樂王,然後喚來碧塵禹同楊織逕直趕赴越府。好在樂王並不是如此死板不通情理之人,否則他這般魯莽的作為想必會影響到太子地位。

 

      他帶著兩人一路疾行奔往寢殿,便看見了聞訊而至,在正廳中耐心等候的無苓、花鈴、韶華以及自己的侍女沛沛。無苓聽見動靜起身走向剛停在廳口院落的無殤,有些擔憂地開口:「哥哥,燕琴哥這是......」

      她的話語未落,便見甯寂長老隨後而至。無殤朝無苓頷首,之後連忙將兩人帶進偏殿,再對甯寂長老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甯寂長老皺起眉走向燕琴身側替他號脈,後又走向沈子龍審視了他體內靈力。只見他原先閉眸探測,片刻後卻震驚地睜開眼看向無殤:「太子殿下,您是說當時此人先是被那塊石塊強行融合至識海,而後因為水凝珠,他便突然湧起靈力裹向燕琴神將,後來他就復活了?石塊也從識海中不見了?」

      無殤點點頭,急問道:「長老,這到底怎麼回事?他們這是都沒事嗎?」

      甯寂長老未答,鎖住了眉宇疑惑著接續問道:「那股靈力包覆後,他身上的魔氣是否就消散了?殿下確定當時神將已死?」

      無殤聞言先是一愣,細細回想後才有些不確定地說:「確實是在那之後魔氣就不見了。至於燕琴是否已死......這麼一提,本宮才想到當時確實因為情緒起伏過大,並沒有進行確認......」

      甯寂:「殿下能否將沈子龍去尋神將求助一事從頭至尾說與臣聽聽?」

      無殤憑藉著燕琴的記憶一一道來,語畢便見他眼神一亮:「殿下,您還未去尋樂王陛下吧?臣與您一同前往。」

 

      於是在無殤帶著疑惑的心情下同甯寂一起至宮中大殿。

      無殤將情況盡數稟告後,就見樂王轉頭看向一旁的甯寂開口說道:「......現世了?」

      甯寂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是的樂王陛下,一環扣著一環,燕琴大人也實是命大。」

      樂王哈哈大笑:「是我們殤兒有福,這等幸事竟能讓他遇見。」

      甯寂:「樂王陛下說的是,太子殿下的福分豈是臣等可相比擬。」

 

      無殤在一旁聽得一頭霧水,呆楞的模樣卻讓樂王和甯寂嘴角上揚的幅度更甚。

 

      雖說自己的父王與少傅確實是有著過命的友誼,但也鮮少見到兩人如這般模樣的交談。他尚未回過神,便聽見樂王笑著開口說道:「殤兒你也真是,多大歲數了,遇到挫折竟然忘了加以確認。不夠沈穩啊。」

      無殤有些慚愧地低下頭。他確實是在那刻慌了陣腳,可這有什麼關聯?

      一旁的甯寂接續說道:「樂王陛下,您又不是不知太子殿下與神將的感情甚篤,殿下為人如此,於臣等而言盡是福澤啊,您就別調侃殿下了,還是快些替殿下解惑才是要緊。」

      樂王淡淡一笑,徹底解釋了一番。

 

      若他們推測無誤,沈子龍乃是上古神族—重明鳥族後裔。重明鳥族傳說區居於焚暮界,他的父母興許因為未得重明鳥族傳承,繼而離開了族群。重明鳥一族生來對魔族的抑制能力卓越,具有神格的族人吐息便可招致魔修元神動盪難耐,因此反而是他們這種修為不佳的會被拿來大做文章,畢竟真正被喚醒的後裔除非是剛剛覺醒,否則他們是斷不可有辦法降伏的。

 

      覺醒的重明鳥四目方得辟邪珠,而兩個無神格的沈父與沈母自然對他們毫無用處,但重點在於魔修並不知道。

      而那石塊,則是在焚暮界中的礦產,名曰烈燄岩。烈燄岩是一種得以用來喚醒重明鳥族後裔神格的礦產,且也只有這種功能,除此之外就僅僅是一塊毫無用處、毫不起眼的石頭罷了。然而並非所有後裔都有能力被烈燄岩喚醒,他的父母顯然就是沒有能力喚醒神格的多數族人之一。

 

      有能力被喚醒的後裔,在碰到烈燄岩的瞬間便會融合進識海,之後尚須一個契機才能真正喚醒神格並且獲得神力。然而這些有能力獲得傳承的重明鳥後裔有一個很大的共同特徵,就是在獲得烈燄岩傳承之前就如同凡人一般,連靈根都不會有。當融合了烈燄岩便產生靈根,得以修煉自身。最後藉由契機喚醒神格,而這契機有多種可能,也許是對人生的頓悟、也許是受到瀕死的危機、也許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如此說來好似相當複雜,可若單以沈子龍的狀況來說卻不難解釋。

      他的父母無法獲得傳承,充其量只是能夠勉強以牽制效果較差的妖力對抗魔修。而他們告知沈子龍若這密室中的東西─也就是烈燄岩,取出會給他帶來麻煩,也就是應證了他們明確知曉沈子龍確實是有能獲得傳承的可能,因為他生來便沒有靈根。

      至於他們不肯拿出來助他融合,有可能是認為自己能夠保住他,讓人無法得知他是具有喚醒資格的後裔;也有可能是怕融合後的動靜引來了魔修,但他們卻無法保他平安;可也不排除有其他私人原因,這就不得而知了。

 

      接著魔修狹持沈子龍,要的便是他的父母拿出辟邪珠換沈子龍的命,因為魔修並不知道這層緣由,他們認為凡是重明鳥後裔皆能取四目化辟邪珠,而在他們眼裡沒有靈根的沈子龍沒有辦法化出辟邪珠,卻可以用來要脅沈父、沈母以犧牲自己來換沈子龍的命,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們並沒有趁勝追擊殺害沈子龍,且沈父、沈母又能留下訊息讓他們能夠藉由線索找到烈燄岩卻又不被魔修防範的緣故。畢竟魔修不知道真正能化出辟邪珠的只有沈子龍,而他們也恰巧尋著這個盲點,蒙混了過去並換來他一命。

      於是他們在沈府狹路相逢,想必就是魔修發現沈父、沈母沒有辦法化出辟邪珠,猜想沈子龍也許能夠知曉箇中緣由。可後來不盡人意,便想除之而後快了。至於為什麼他們寧願他死也不利用他找尋答案,這就別有原因了,但那也是後話。

 

      而後他確實融合了烈燄岩,接著讓他喚醒神格的契機,便是燕琴為了救他而瀕死讓他大受刺激。

      他不明白自己區區一介凡人之身,為什麼能夠換得一名上古神族王族身邊神將的拼死相護?對他而言修士遙不可及,更何況是一個於他而言高高在上又算不上深交的人。他甚至覺得自己的十條性命也換不來他一命,因為他是極其嚮往能成為修士的,可自己沒有靈根,便是一隻可有可無的脆弱螻蟻罷了,他沒有那個資格讓燕琴為此換命,因為自己不配。以前興許不會讓他有如此大的感覺,因為他只當他們是一般修士,可隨著他們一口一句大人,以及對無殤的稱呼,接著無殤心神動盪的模樣,再到魔修一句換來神將一命也值,他就算再笨,也不難猜到無殤等人身份不一般。

 

      於是在無殤嘶吼的瞬間他便深感萬念俱灰。

      父母為此已死,自己先是連累了老四在探查時重傷,後連累小七、小八與寒冰身陷險境,最終連累燕琴慘死、無殤崩潰。

      那契機已開,他成功喚醒了重明鳥神格,無殤的水凝珠也加速了他的靈力聚集、鞏固,最終以神力化解了尚存一息的燕琴身上被魔氣纏繞的痕跡,而後碧塵禹則在關鍵時刻用自己的神力即時修復他足以造成身死的創傷。

 

      至於現在兩人為何昏迷不醒?一個是大病初癒,另一個則是靈力耗盡。當然這些也不會再是問題,都能夠輕鬆解決。

 

 

      無殤聽完後有些驚訝地半晌無法平下情緒。難怪少傅會說一環扣著一環,這該是多不可能的巧合啊?只要中間哪個環節錯了,便能夠導致無法挽救的後果!而眼下也確實如同玄梧荷所說,是傷亡最低的情況!雖說過程不盡人意,但終究是沒造成無法彌補的結果不是嗎?他總覺得有些後怕。

 

      樂王的神色閃了閃,吩咐說道:「既明白了,殤兒就退下罷。本王還有要務待處理。」

 

 

      無殤自大殿中離去後,甯寂長老才長嘆一口氣望向樂王說道:「陛下,太子殿下的性子,若真到那時恐怕難以承受。您真的不願意將此事告訴他嗎?」

      樂王聞言,抬手扶上額角輕揉。妖后竟在這刻從後方簾幕中緩步而出,甯寂長老似是不意外,恭敬地打聲招呼。妖后朝他頷首,隨後說道:「若真將一切告訴殤兒,以他的個性必然無法冷靜看待,他也是長老看著長大的,應當明白這點。」

 

      他似乎想反駁,可樂王卻突然開口道:「尊主找上我們有此交代,我們必然不能坐看魔修大肆屠虐眾生。若本王的命能間接促使事態朝向順利的一面發展,那也並無不可。經此一事,想必又覺醒一個了罷?你可有探過?」

      甯寂長老一聽,眼神便染上一抹慟色,說道:「有的,此次是火天靈根。陛下,可您……」

      樂王:「甯寂,我只盼你未來能盡心輔佐殤兒。到那日本王離世,便請你務必保住殤兒和苓兒的命。」

      甯寂先是一愣,隨即慌恐地跪下,顫抖著嗓說:「陛下,您交代的事情,臣自當盡心全力。何來請字一說?陛下這麼說實在不妥。」

      樂王淡淡一笑,也並不在意,接著說道:「甯寂,若非有你,本王也無法走至今日。本王如此說,便依舊當你是那年的甯寂,你又何需如此緊張?」

 

      甯寂不由得有些動容。他們自小一同長大,甯寂的父親也是曾經的長老,他只比樂王年長一百多歲,可卻是唯一敢與當時的樂天承相處的族人。樂天承年紀尚小時是個極為陰沉的人,很多人甚至不敢靠近他。就連他兩個的兄長亦是如此。可他們倆卻極為投機,說是至交也不為過。

 

      他的大兄長喚樂天祿,是妖后之子;二兄長則為樂天偲,為當年樂王的寵妃─如妃之子;而樂天承年紀最小,為當時的二殿下與余妃之子,但余妃和二殿下早逝,由樂王交給如妃一手帶大,樂王也待他如親生子嗣。

      樂天祿對王位無所不用其極,百般刁難於當時的太子樂天偲,至於樂天承他並不放在眼裡。可不知當時的樂王因他的各種小動作,反而在後期更加欣賞樂天承。畢竟樂天祿心機太沉,樂王不滿意。而樂天偲雖說聰明,可卻太過優柔寡斷,遇事畏畏縮縮難堪大任。是以樂王才漸漸發現自己這個“幼子”倒比較合他心意。

 

      樂天祿手段愈加冷冽,一次算計中險些讓樂天承重傷致死,若非他身旁的甯寂即時救助,恐怕就此身殞。樂王為此大怒,他並不阻止王儲間的爭鬥,畢竟身在王族,反倒能藉此看清楚到底是誰更加合適。然而樂天祿愈發的肆無忌憚,甚至觸及他的底線─殘害自家手足欲取其命。於是最終樂天祿反而害慘了自己,被樂王下令化去妖丹,貶至邊疆,永世不得回宮。多年後,他也因為沒了妖丹,深受打擊之下修為不再有進展,壽終。

 

      至於樂天偲也樂見於自己的王弟接下太子位,畢竟他本就不想攬下如此重擔。此後樂天偲便作為輔助,扶樂天承上位。多年後無殤誕,他便要求於現今的樂王樂天承讓他外出遊歷,畢竟那是他多年的願望。樂王應允,他便帶上自己的妻子悄悄離開鱗極界,自此再無蹤跡。

 

      甯寂有些動容的神態被樂王看進眼裡,他也只是笑了笑。

      甯寂:「那偲王爺是否要找回來?」

      樂王:「派人秘密找尋吧,如若找到了便讓他不要輕舉妄動,待一切安穩,再將他的消息讓殤兒知曉也無妨。」

      妖后:「陛下,尊主如此交代,可萬一到時候殤兒和苓兒並未聽勸,那又當如何是好?」

      樂王淡淡一笑,說:「不會的,殤兒能分的清輕重緩急。倒是宸兒著實讓本王失望的很,只盼殤兒不要因顧及兄弟情份而影響了大局。」這倒是在場三人都擔心的事情。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欸嘿,下一個神族人出現了,

便是咱們重明鳥族

接下來會有愈來愈多的神族人出現,

敬請期待~

 

終於提到了尊主,

尊主也終於和樂王搭上線,

想必大家都能猜到這尊主是誰吧?

要是沒猜到快去重新讀! ((不是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11/22(日)

  

#預告:◎第七十章.他德不配位

「伏云、伏陌。你們是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我管不動你們了是嗎?」

 

「父親,為什麼我們不回族裡?父親在族裡過得也不好嗎?」

 

「你說,23年了,我們何時才能找到無殤和無苓?」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8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