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七十二章.我甘之如飴、無怨無悔


◎第七十二章.我甘之如飴、無怨無悔

 

      那是無殤得知沈子龍為重明鳥族後裔的時候。

 

      「大人,太子殿下來信。」

      楊織聞言,接過了小七手中信箋。片刻後,他的嘴角抽起一抹笑容。他抬眸說道:「若儀和寒冰在對練?」

      他搖搖頭,說:「吳姑娘正在指導伏辟,寒姑娘在一旁觀看。」

      楊織頷首,說道:「喚兩位進來。」

      「是。」

 

      三人坐於正廳中,楊織將信箋朝兩人遞出。

      她們疑惑接過,看完後難掩驚訝。

      若儀錯愕的嗓音傳來:「重、重明鳥族?!這也太……」

      寒冰難得有些起伏的聲音接續說道:「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楊織點了點頭,隨後說道:「這下無殤可以放下心了。不過恐怕短時間內不會離開古鮫族。」

 

      如他所想,無殤確實許久不再離開鱗極界。

      那日過後,派去巡視玄梧荷的二號不曾探得任何消息,甚至像是憑空消失一般,再不曾見及此人。而沈府周遭也再無魔族動靜。

 

      第五日,沈子龍悠悠轉醒。確保身體無恙之後,便被軟禁於無殤所居的浮芫宮中,每日由禁衛軍訓練營中的指導法修─吳何,親自進行培訓,應樂王指示,盼將其修為至少提升至金丹期。

      而他本人顯然很意外自己的新身份,約莫過了三天才終於接受事實,勤於修練。他並未對軟禁一事有何不滿,畢竟他知道此處是古鮫族人的地盤,而自己雖為神族後裔,可畢竟修為低下、人微言輕,此前已經害慘燕琴,雖最終無礙,但時至今日未醒,他還是相當內疚的,更不願自己有任何差錯讓這太子無殤因自己的緣故遭人詬病。

      且據無殤的侍女沛沛所言,他之所以能夠留在此處修練,得虧於無殤的周旋。若非他的協助,自己恐怕被扔出鱗極界,再被蠶食了罷?又或者被拿去加以利用了,畢竟自己這突如其來得到的重明鳥族傳承,也僅讓自己從毫無靈根的凡人,變成了有練氣後期的修為,於修士而言還是很容易被捏死的螻蟻。更何況自己是已經能被宰殺再取辟邪珠的重明鳥後裔,他想想都覺得眼眶疼。害怕極了,不如好生修練。

 

      封地事宜依舊讓無殤分身乏術,而這封地「錫崛城」距自己的寢宮浮芫宮可有兩日路程,他也只能暫居於錫崛城中的王府。燕琴依舊在浮芫宮中的偏殿靜養,然有沛沛和無苓替自己照看,他倒是不憂心,只是專心於處理錫崛城中事務。

 

 

      第十一日,悅阮神將終於抵達越府,他的性格確實古怪,在那日若儀才終於理解。因為這個人……怕女人。為什麼怕?看看現下樂府的動靜就能知曉。

 

      一大早,身為五位禁衛軍中的唯一女性小八,並沒有在外頭看守,而是早早向楊織稟報:「大人,阮神將將抵,屬下這就離開樂府。」

      一旁聽到此語的若儀、寒冰、伏辟、洛九熙、葉寧兒:「……?」

      楊織輕咳一聲,頷首示意准了。隨後說道:「帶葉姑娘去鎮中買些吃食,記得帶一份梅花酥,兩刻後回來。」

      「是,屬下明白。」於是在葉寧兒一臉疑惑的表情下轉身離去。

 

      楊織:「伏辟、洛九熙、若儀,你們去後院,我沒提之前若儀千萬不能現身。」

      「……?」三人照做,偷偷躲了起來。

 

      楊織有些苦惱地看向寒冰:「待會妳站在原地不要說話、也不要發問。」

      寒冰:「……」她用沉默表示自己明白。

 

      不到一刻鐘,傳言中的悅阮神將到來,一踏進院落,看到了眼前的楊織先是頷首示意,而後如臨大敵般看向了在楊織身後不遠處的寒冰,皺起眉說道:「怎麼是個女的。」

      楊織一臉不以為然:「喔。興許是太子殿下忘了同妖后提及。」

      悅阮顯然沒有相信這等廢話,轉頭看向楊織:「是她要找秦然?」

      楊織頷首,問:「找到了?」

      悅阮臉上厭惡的表情並不加以掩飾:「我為何要告訴她?浪費我多少時日?」

      楊織無奈的表情顯然被藏身在不遠處的若儀、伏辟和洛九熙看入眼中,只見他又開口說道:「你大可拿這句話去質問太子殿下,這是殿下的吩咐。」

      悅阮蹙起濃厚的眉宇,而在這時葉寧兒與小八則從門口進來。悅阮一驚,竟是抄起一柄巨斧,脅持楊織一般架著他的頸項退到沒有女人的位置!

 

      寒冰與若儀顯然在這一刻忘了楊織的交代,各自抄起仙器運起靈力,一左一右將他圍住。然她們沒料到的是悅阮竟然臉上露出崩潰的神情將楊織一把拍出去,再運起靈力,自己便被石牆給包圍了起來,形成一個非常巨大、以他的身高為直徑的石球。

      不明所以跳了出來準備拯救大人於危難的伏辟:「……」

      緩步走出準備看熱鬧的洛九熙:「……」

      一旁瞠目結舌的葉寧兒:「……」

      原先呈包圍之勢,如今隨風凋零、化作石像的若儀與寒冰:「……」

      習以為常的楊織長嘆了一口氣,讓眾女性退後離他一丈,取來了葉寧兒手中的梅花酥。他走到石球面前拿起一塊準備咬下,就見石球瞬間崩塌,一雙手化成黑影,下一刻楊織手上沒了梅花酥,悅阮卻拿著梅花酥吃了起來,連同楊織差點放入嘴中的都被拿走了。

      眾人:「……」

 

      楊織雙手拍去殘留的碎屑,神色自然地開口說道:「說吧,在哪裡。」

      悅阮嘴上不停,眼神依舊望向眾女子,邊嚼邊說道:「東越城秦家、夷憲城秦家、夷憲城城主家男寵、緋棠城邊天竹門外門弟子、梵垣城天緣居貓妖、梵垣城妍華閣男娼、洛璧城邊雲無門雲霧真人。」

      楊織一臉淡然:「七人同名姓?」

      悅阮點頭,繼續吃。

      楊織:「嗯,明白了。多謝阮神將,慢走不送。」語畢,悅阮同他手中的梅花酥一齊消失在眾人視線。

      眾人又一次凋零:「……」

 

      若儀輕咳一聲:「這阮神將是……」

      楊織:「有病。」眾人竟無法反駁。

      隔日寒冰便與眾人道別,尋找那不知道是世家子弟、男寵、男妖、男娼、小修士還是真人的秦然去了。多年不再見著此人。

 

 

      第十八日,燕琴終於轉醒了。

      他清醒的那天精神恍惚,甚至沒在第一時間認出站在身前的沛沛。沛沛欣喜萬分,急忙找來了無苓。無苓上前說道:「燕琴哥?燕琴哥!」她激動地在他臉前擺手,燕琴先是愣了好半晌,這才用著嘶啞的嗓子疑惑說道:「......小殿下?我這是……沒死?」他的頭疼得厲害,嗓子也似火般燒灼,無苓尚未回話,便見沈子龍匆匆到了距離床榻十步之遙的位置跪下:「小殿下,花鈴神將、韶華神將。」

      無苓朝他頷首,在燕琴無力拒絕的模樣下扶著他坐起身,並抬手接過一旁花鈴手中的水杯準備親自餵燕琴,燕琴一驚,想後退卻無力,倒是一旁韶華為其解危:「殿下,我來便可。」

      無苓這才反應過來,讓韶華接手。燕琴喝下水,這才打量起自己所在的地方,以及不遠處正下跪著,卻用萬分欣喜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沈子龍。他有些錯愕地說道:「這裡……這裡不是無殤的偏殿嗎?」

 

      無苓一笑,顯然明白他為何這麼說。他確實不會認錯此處是無殤的偏殿,可他不明白沈子龍一個外人為何在此?無苓將一切悉數告知,他才終於明白眼前人為何會是這般模樣看著自己。他的嘴角扯出一點笑容,朝沈子龍說道:「沈公子不必如此,那日我如此做,乃是從於本心。我不怨,亦不悔,如若從頭來過,我依舊會做此選擇。如今我已無礙,你也不必如此在意了。」

      沈子龍一愣,有些愧疚地垂首說道:「大人,終究是我的錯,您當時根本不必如此的。」

      燕琴輕輕嘆口氣:「若說如此,我還得向你道謝。若不經由此事,我無法知道無殤竟是如此的看重我。」在那日得知了沈子龍為重明鳥族後裔的身份之後,無苓便讓自己的其中一個禁衛軍前去找楊織打聽當時無殤的狀況,畢竟她不可能直接問無殤,他當時看著燕琴死去做何感想,又有何反應。她深知無殤十分看重燕琴,卻不知道至何程度。出於擔心,她讓那名禁衛軍去問了楊織,更經由楊織紀錄了自己話語的傳音符中知道了無殤同若儀的對談。若儀將他的所有害怕與無助,通通私底下告知了楊織。楊織明白無苓的擔憂,且明白無殤自是不願再將脆弱提及,於是便私自以多道紀錄了詳細過程的傳音符,轉交給了無苓。而無苓也將這些告訴了方才清醒的燕琴。

      燕琴又開口說道:「我希望用一句謝,換來你日後不要再如此生分的稱呼與客氣,你覺得呢?子龍?」

      沈子龍顯然沒立刻反應過來,愣了半刻才笑出聲:「好,沒問題。燕琴你先休息罷,我先出去了。」他看著燕琴頷首,才轉身退出房門之外。

 

      無苓不解的看向他。燕琴卻道:「神族後裔,以後於無殤定有用處。我本也不太在意,若能以此換來此人以心相交,一舉多得。」

      無苓聽完,這才想起了楊織所說。此人以前當是多不易,才變成如今這般模樣?方才清醒,卻又下意識的替無殤謀算。得多疲累?他卻如此甘之如飴,無殤又是何其有幸?

      燕琴並未在意無苓的出神,只是略略皺眉,試探地問道:「無殤他……這幾日可好?」

      無苓嫣然一笑:「哥哥耗了重本,給了我一堆的海礫珠,讓我每日向他匯報你的狀況。方才我傳訊給他說你醒了,他便把碧塵禹招了去,想必不用多久就會回來了。」

      燕琴聞言垂下眼簾,略顯愧疚地說:「……我到底還是讓他難受了。」

      無苓:「燕琴哥,你待會好好同哥哥說說罷。聽那若儀姑娘所言,哥哥可是自責得很,他不願同我說,我也不敢問。他興許根本不曉得自己演技多差,當我看不出來呢。」

      燕琴微微頷首,剛準備回覆,便渾身一顫。外面的動靜想必是碧塵禹即時煞住腳步所引起的動盪,無苓又是一笑,說道:「真快。你們好好聊,我就先走了。」

 

      燕琴朝她又點點頭,還未開口,又見房門轟得一聲被震開,他還未看清,就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那人渾身顫抖著,手中緊了緊,似想確認、卻又不敢發力。他的嗓音輕顫,自他耳邊傳來:「小燕,你終於醒了……」

      一旁的無苓看著自家兄長的失控模樣,鼻頭一酸,與花鈴、韶華無聲退出房外,隨手將房門帶上。

 

      燕琴抬起僵硬的手,輕輕拍上無殤的背脊,說道:「……對不起,讓你擔憂了。」

      無殤身體一僵,緊抱著的手卻不曾放下,他啞著嗓說道:「這麼多年,辛苦你了。我……」他的語音未止,卻讓燕琴心裏一驚。他感受到了將臉靠著自己肩頭的無殤,自肩上那處沿著自己的後背滑落了一顆珠狀物體,他返手摸去,再抬起因激動與難受而顫抖的手看去,那是水凝珠。無殤他竟然……

      燕琴心裏一酸,笑著輕輕推開無殤。他專注地看向眼尾發紅的無殤,像是想把此刻深深印在心底深處。他的左手握著的是方才無殤淚水所化的水凝珠,右手輕抬張開向前遞出:「一個還一個,其他兩個來日再還。」

 

      無殤一笑,抬手取過另一顆水凝珠。燕琴又接著說道:「無殤。我不覺得委屈,更不覺得後悔。為你無盡的付出、讓你為我驕傲,便是我至高無上的榮耀。我悅燕琴,甘之如飴、無怨無悔。」

      無殤露出了久違的、風光明媚的笑容說道:「小燕。我覺得害怕,更覺得不甘。為你的犧牲懊悔、為你的逝去而癲狂,卻是我做為好友最大的榮幸。我樂無殤,亦甘之如飴、無怨無悔。」

      說罷,兩人的友誼升溫,隨著界外天邊的夕陽西下,兩人之間的陰霾再無影蹤。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當初寫到悅阮的時候嘴角都帶笑,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寫了個恐女的角色。

噗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是個會為梅花酥所屈服的傢伙,

不行先讓我笑一會。

 

好啦,咱燕琴小朋友終於醒了。

也算是死了一會,嗷。

 

燕琴: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落花:沒有啊,證據呢?

許久沒出場的芷若:快讓我出場!

落花頰邊落下冷汗:還、還早呢……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12/06(日)

 

 

#預告:◎第七十三章.收起你那齷齪心思

「洛九熙人呢?」

 「不久前偷溜出去,被我打了個半殘,如今都還下不了床呢。」

 

「怎麼?覺得我玷汙了他?」

 

「大人,您身體可無恙了?」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