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七十三章.收起你那齷齪心思


◎第七十三章.收起你那齷齪心思

 

      寒冰離開後,若儀每日除了帶著伏辟習劍,便是照顧霑霑。霑霑依舊如同幼兒,照顧起來很是費心。好在她與伏辟的弟弟和妹妹能玩在一塊,倒是不怕沒了玩伴。

      妖修起步困難,伏云和伏陌雖能化形為人,可修為卻停格不前,遲遲不見增益。對於向來安逸的夫諸一族來說,極少是在修為上造詣極佳的。伏辟便是那少數的例外。

 

      興許與他的經歷有關,需照顧年長的奶奶,更要照顧年幼的弟妹,於是他很是努力。這讓若儀看在心中,便覺此人頗有擔當。雖他不喜言語,可教導起來卻極有成就感。他的努力與天資有目共睹,連帶楊織也高看他幾分。

 

      那日燕琴醒後,無殤與燕琴各書一封信箋給楊織。無殤讓他繼續留意洛九熙的動靜;燕琴則告知自己無礙,但尚需靜養,錫崛城事務繁忙,待自己恢復正常,便會與他對換,無殤現下不需要軍師,但需要武力制衡。

 

 

      隔年正月四日,燕琴駕碧塵禹同沈子龍抵達越府。而此時的沈子龍已達金丹期中期。

      碧塵禹輕巧地落在了越府前庭,若儀便一臉欣喜地上前相迎,楊織含笑立於不遠處,一旁還有略顯羞赧的葉寧兒以及眼中閃著異樣光芒的伏辟。

 

      燕琴輕輕一點,至碧塵禹身上一躍而下。長袍翩翩,轉瞬立於楊織身前,他抬拳擊向楊織肩側。

      楊織唇角微勾,沉聲說道:「可還知道回來了。」

      燕琴一笑:「不然難道留你一人在無殤身邊?」

      兩人相視而笑,一旁的若儀便湊了過來,開心說道:「燕琴哥,你沒事真的太好了。我們可要擔心死了。」

      燕琴轉首看去,認真地說道:「……那日,多謝妳同無殤說的那些話。」若儀明白他所言何意,可也只是笑笑:「應該的。」

 

      那頭的沈子龍已不似從前那般吊兒啷噹且滑稽,他輕巧地翻身而下,落在了葉寧兒身前。也不知互相說了些甚麼,就見葉寧兒臉色微紅。朝燕琴與楊織微微頷首,偕葉寧兒回到寢房之中。

      若儀與楊織將目光收回,前者感嘆說道:「看來此事對他影響頗深。」

      燕琴不置可否,緩聲說道:「他終究還是為此內疚不已。」

      楊織:「這契機於他而言也不知是福是禍。」

      燕琴淡淡一笑:「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他語氣一頓,隨後說道:「他回來此處,日後便會爭取加速提升修為,尋得父母離族真相,恐怕不久後便會追過我們。」

      若儀一愣,說道:「他要走?」

      燕琴點點頭,說:「他跟我說過,待自己有能力足以自保,便會離去。他想得知他的父母未何離開族中。」

      楊織皺了皺眉:「那葉寧兒呢?她一個凡人,難道跟著他顛簸?」

      燕琴聳聳肩說道:「這我就不曉得了,且看他們如何決斷吧。」他又轉頭看向一旁的伏辟,隨後朝兩人問道:「洛九熙人呢?」

 

      楊織冷冷一笑:「不久前偷溜出去,被我打了個半殘,如今都還下不了床呢。」

      若儀扶起額忍俊不禁。燕琴倒是納悶了:「怎麼回事?我怎麼不曉得?」

 

      那是去年底的事情了。某日洛九熙不知是何緣故,大鬧了一番,說自己要離開這裡。眾人不明所以,他說他的父母出了事要去尋,可他在越府從何得知消息?楊織自然是不信的,他明面上讓他外出,自己則偷偷跟在了身後。他的修為不高,根本發現不了刻意隱蹤的楊織。後來楊織竟然發現此人目的不純,在偷偷打探古鮫族的位置,那被問的修士根本不知道甚麼古鮫族,楊織也不過多廢話,直接將他捆回越府。

      策魂陣一出,果真知道了他在撒謊。楊織怒極,此事攸關古鮫族,他如何能忍?是以他和若儀以及伏辟,便共同審問此人。楊織的手段狠戾自是不用多說,若儀他也極為信任因此讓她在一旁,至於伏辟則是因為燕琴有意提拔,那便讓他看看自己如何對待那些意圖出賣他們的人也無妨,更順道讓洛九熙知曉他們與伏辟的關聯。

 

      楊織的夢穿一出,散出陣陣威壓。洛九熙驚得瑟瑟發抖,他並不知道自己會被如何折磨。但在三人眼裡看來,他就是心虛了。夢穿懸浮在洛九熙周遭,他也並不著急,只是左手支著額角,右手穩穩操縱著夢穿,平淡地問道:「為何要打探古鮫族的位置?」

      洛九熙抿唇不語,可汗水卻沿頰邊緩緩滴落。楊織微微牽起嘴角,語氣略顯森寒:「你來此處,到底有何目的。」

      洛九熙顫顫說道:「當然是為了提升修為……」他未言畢,楊織手腕一轉,長鞭當即朝他臉側一掃而過。洛九熙瞬間被抽翻在地,臉上的血痕可怖,鮮血淋漓,傳來陣陣溫熱的酥麻感。

      楊織冷哼一聲:「我不如殿下般仁慈、更不如燕琴般婉轉,我可沒有多少耐性。」

 

      伏辟與若儀一怔,顯然沒料到他一出手便如此狠絕,但卻可以理解。

 

      夢穿長鞭上的葉片散發出絲絲金光,血液沿著邊緣緩緩落地。楊織嘖了一聲,看著那血液附著其上,顯然不是很滿意,彷彿恩賜一般地開口說道:「再給你一次機會,說不說。」

      洛九熙疼得冷汗涔涔,可卻暗自想著,我若不答?你又能如何?更何況那種事,怎麼開口?

 

      楊織顯然也料到他不會說,振臂一抖,夢穿便纏繞而上。

      楊織的耳翼盡顯,脖頸處閃出淡淡藍光,青筋緩緩伏出,臉色卻又平淡如初,赫然又是動怒了的模樣。一旁的伏辟與若儀暗暗心驚,不由得的落下幾滴冷汗,開始暗自慶幸自己並未與此人為敵,畢竟他接下來的手段,可當真是恐怖得很。

 

      被夢穿纏繞的洛九熙懸浮於半空,離地一尺。他的耳翼輕輕一轉,支著額的長指輕敲,右手微微發力,洛九熙便被纏得滿臉通紅。他暗啞的聲音傳來,帶有一絲絲不難察覺的怒意:「你想說也來不及了。」夢穿愈勒愈緊,末端的尖刺緩緩刺入他的肩胛處,如蟲一般緩緩鑽入皮肉之中。洛九熙悶哼了一聲終究忍不住,哀嚎聲此起彼落,片刻後他的眼神便的渙散,身軀微微顫抖。

      楊織終於不再看他,拾起茶杯輕啜一口,輕聲說道:「你的父母讓你尋來的?」

      洛九熙:「是……」

      楊織神色依舊:「為何找古鮫族居地?」

      洛九熙臉色呆滯:「為找燕琴……」

      楊織一愣,與一樣錯愕的若儀和伏辟對看了一眼,隨後問道:「為何要找燕琴?」

      洛九熙:「我擔心他……」

      三人不明所以,擔心?

 

      楊織:「你為何擔心他?」

      洛九熙:「我欣賞他……」

      楊織入嘴的茶水噗地一聲噴了出口,嗆地他直咳。三人一時之間不知做何反應,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原本嚴肅的氣氛瞬間消逝無蹤,向來不苟言笑的伏辟忍俊不禁,若儀羞紅著一張臉摀嘴淺笑,楊織又輕咳一聲接續問道:「你父母為何讓你們來?」

      洛九熙:「我不曉得……」

      楊織:「他們知道你有這番心思?還是知道我們是古鮫族人?」

      洛九熙:「他們只知道你們是古鮫族,讓我藉機依附你們,可是何原因我並不曉得……」

      楊織:「所以你藉此機會剛好可以接近燕琴?」

      洛九熙:「是……」

 

      楊織輕輕揉了揉眉角,有些無奈地撤回了夢穿。夢穿尖端拔出,順延著染起一抹血線。夢穿撤回,楊織又有些不耐地隨手一抽,洛九熙便哀叫一聲朝一旁滾去,他才有些滿意地清潔了一番,將夢穿收回丹宮,收回顯現出的原形。

 

      燕琴的狀況此前也僅是告知了五位禁衛軍還有若儀、伏辟。洛九熙並不知道他已無礙,他對他狀況的了解也僅停留在燕琴出事的當天。

      洛九熙的意識逐漸回籠,也慢慢意識過來自己方才說了甚麼。雖痛得難以自拔,可卻因為方才所說自覺羞愧難當,一張臉紅得滴血,卻不加言語。

      楊織饒有興致地看他,冷笑說道:「憑你也配?」

      洛九熙聞言一勾嘴角顫著聲說道:「……為何不配?憑何不配?」

      楊織瞇起眼,抬手又將夢穿招出使力一揮。

      「噗……」洛九熙吐了一口血在地,難耐地抹去嘴角地鮮血,笑道:「怎麼?覺得我玷汙了他?」

      楊織手上青筋浮現,一字一句咬牙說道:「你最好收起你那齷齪心思,否則你會後悔惹怒了我。」他的右手發力,用力往下一揮,生生將他的雙腿一擊打斷!洛九熙慘叫了一聲,隨即暈了過去。

楊織深吸一口氣,喚來小三吩咐道:「把他拖回去關著,別讓他死了,也別好得太快。」

 

      這事情他其實有傳訊告訴無殤的,至於他為何不說,想必也是同他一個想法,因為他們都明白燕琴對他絕對沒半點興趣,更覺得燕琴剛醒,不想拿這種破事去煩他。現在燕琴一提,若儀倒是笑得合不攏嘴,調笑著說道:「半個月過去他還下不了床呢。」

      燕琴聞言皺眉,耳根和頸項染過一抹緋色,也不知是被羞得還是氣得。他輕咳一聲,對著楊織說道:「這期間還有甚麼事嗎。」

      楊織略略說過了沈府以及玄梧荷兩邊皆無動靜,亦再無魔修蹤跡。而霑霑同伏辟兩小一同玩耍,伏辟的修為也日益增進等等。說完後兩邊又互相交待幾句,楊織便駕著碧塵禹離去。而若儀被燕琴支開,說是要同伏辟有話說。

 

 

      伏辟與燕琴面對面而坐,他便恭敬地替燕琴斟了茶遞過去。燕琴接過輕啜一口,也不知想到了甚麼,只是垂眸淡淡笑了笑。伏辟見狀一愣,隨後問道:「大人,您身體可無恙了?」

      燕琴抬起眸看向他,嗯了一聲便直直看近他眼底,不言不語。

      伏辟顯然不曉得他是為何意,繼續說道:「屬下這些天劍術已有精進,上個月也已經渡劫,如今元嬰初期了。」

      燕琴依舊未言。

      伏辟也不慌張,又淡淡說道:「霑霑最近比較不黏若儀了,倒是開始會和伏云、伏陌玩在一起。可伏云、伏陌應該是過得太加安逸了,沒甚麼長進。」

      「奶奶她興許時日無多,也許就在這幾天了。」他的眼眸暗了暗,面色卻無太大的波動。

      「若儀的修為停滯,屬下總覺得她在與我對練時有些心不在焉,但看不太明白是何緣故。」

      「寒冰離開之前沒有多說些甚麼,只是告訴楊織大人感謝大人們的信任與協助。」

      「洛九熙在此之前確實一直想打探您的消息,顯然是因為打探無果,這才出去想要自行去尋您。」

 

      他緩緩地說出了他認為該交待的、想告知的、他應當要知道的訊息,確認再無要說的以後,便也執起茶杯輕啜,過程中也不忘記直起背脊靜靜地看向燕琴。

      兩人未置一詞,一刻鐘過去、四刻鐘流淌、半個時辰逝去,燕琴這才微微一勾嘴角,看著他依舊平淡的神情淡淡一語:「我算是沒看錯你。」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楊織噴出一大口茶水,

突然發現了不得了的秘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洛九熙心虛至極,

顫抖著紅色的瞳孔,

然後……

然後落花在幻想洛九熙無辜的小眼神。

可惡!

 

燕琴開始進行下一步試探了,

畢竟臨此生死之際,又意外重生,

他必須要將想做的事情做了,

避免再出意外。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12/06(日)

 

不久前PENANA上了封面愛情書單~

心情大好。

也連續從11/29到今天12/2都在熱門上,

可喜可賀!

決定追更發福利囉~~~~

 

#預告:◎第七十四章.大人您,太過了。

「......太子殿下貴為太子,卻太過心善。」

 

「......請恕屬下踰矩膽敢多言幾句。屬下認為大人您,太過了。」

 

「一但她的笑容與單純沒了......那她,就不再是她了。」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