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七十五章.與我有關嗎?


◎第七十五章.與我有關嗎?

 

      正月六日,伏辟得到了騰蛇一族的具體位置。

      正月九日,二與八帶回了伏方定等人的消息,再由四與七替換去了騰蛇族探聽。

 

      那消息也實在可笑。

      在伏辟等人被救之後,其餘夫諸族人竟然回去大肆渲染,說伏辟帶領其他三人投奔他族,軟弱無用、背叛夫諸族。據說伏方定得知後大怒,在雲氏的鼓動下認定伏辟不是個好東西,又怎樣的罪無可恕,不僅帶走了自己前途光明的弟妹,還挾持了奶奶作為人質,叛變之舉其心可誅,並單方面斷絕與他的父子關係。

      伏辟聞此消息只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軟弱無用?罪無可恕?叛變之舉其心可誅?這是沒睡飽還是沒腦?他也就不屑地笑笑兩人的無知與幼稚。他若知道伏茹不是他女兒,自己又被矇騙多少事情,還能這般姿態嗎?可笑至極。

 

      而伏茹作為他的寶貝女兒,整天被捧在手心,可她想必心虛得很,竟然對父母將自己指婚給了別人都不敢反抗。這又讓伏辟氣笑了,以往那副指高氣昂、高高在上的清高模樣如今去哪了?裝得一副對自己情深義重的模樣,這才過了多久?

 

      燕琴看著眼前表情豐富的伏辟,內心閃過一絲別樣情緒。他輕聲說道:「如何?想怎麼做?」

      伏辟一扯嘴角,嘲諷笑道:「讓他們折騰去吧,翻不出什麼大浪。別來煩我們就行。」

 

      燕琴也不多說,讓他獨自去消化這些便可。但若他想,自己幫他出點力也無償不可。

 

 

      時間過去許久,轉眼已是正月二十三日,可派去的四與七卻連續五日毫無消息。這不得不讓燕琴有些困惑,忙喚來了二號。

      他一進寢房中,便見到燕琴眉頭深鎖的模樣,旁邊坐著的則是伏辟。他朝伏辟微微頷首,再低下頭說道:「大人,請問有何吩咐?」

      燕琴抬起眸說道:「上次小七回訊是何時?」

      二:「回大人,是正月十八。」他此時也是極為忐忑的。那日的傳訊內容說騰蛇族似有異樣,周遭有絲絲魔氣縈繞,他們潛伏在附近伺機而入,而回訊息之時便是他們找到突破口的日子。

      燕琴想了想說道:「騰蛇族與這裡有些距離,照理說傳訊需耗時一日,也就是說他們是正月十七傳訊,我們十八便已回訊。假若他們十九日收到我們的訊息,照理說也早該收到他們的訊息才對。」他的手指輕輕敲擊桌面,顯然有些困惑與擔憂。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若儀的聲音。她的聲音有些急切,說:「燕琴哥,衛凌將軍來了!」

      燕琴渾身一震,衛凌怎麼會來?難到無殤出事了?

      他急忙起身走出房外,就看見衛凌風塵僕僕的模樣,臉色也極為嚴肅,身邊跟著的是上位不久的九號,以及一個全新卻有些熟悉的面孔。燕琴此時已將無殤出事的可能性劃去,衛凌會親自出馬離開無殤身邊必定是有急事,可若同時走了兩人,那就不可能與無殤有關了,畢竟他若真的有事,不可能會一次調離兩個人手的。那麼這位新來的是……

 

      三人匆匆跪下朝燕琴打了招呼,衛凌起身才說道:「大人,小四的魂燈昨夜滅了。」

      眾人一愣,魂燈滅了?他死了?也就是說在騰蛇族境內或者周遭遇害了?那一同隨行的小七呢?燕琴瞇起眼,沉聲問道:「那小七的魂燈呢?太子殿下可有吩咐或指示?」禁衛軍的魂燈是統一集中在一處的,由禁衛軍統領悅如壑所看管,如今魂燈已滅,那麼樂王與無殤會是優先被悅如壑通知的,這也不難解釋為何又多帶一人出來。四號已死,那便需要加派人手。而此前燕琴也已經告知了無殤騰蛇族的事情,也是在得到無殤的同意下,才會准許兩人試圖突破進入。畢竟他們傳來的消息指出,魔氣十分微弱,比較像是僅有一兩個魔修而已,而非一整群。

 

      衛凌:「小七魂燈還在,太子殿下說此事可能會攸關古鮫族,現下殿下離不開族裡,明日楊織大人會親自前來,大人們再一同前往察看,如有危害直接剿滅不留。」聽到最後一句,燕琴便知道了這是樂王陛下的吩咐了。

      見燕琴點了點頭以示明白,他又接著說道:「殿下還吩咐了讓小九留下協助大人。旁邊這位則是新上任的四號。」

      那四號恭恭敬敬地朝燕琴拱手作揖。這是一名女子,長髮高高束起,再以一髮髻輕巧地挽起,頰邊垂下幾絲微捲的墨藍色細絲,小巧的臉上未施半分胭脂,眼神閃過了一抹欣喜的光亮。輕聲說道:「屬下周玟見過大人,代號四,善醫與法術。日後若有需要屬下交辦的事務,但憑大人差遣。」

 

      燕琴有些意外地看著她,這才發現了為何自己總覺得她有些眼熟。有些錯愕地問道:「妳是周玟?當年的錫崛城郊?」

      周玟的眼神柔和,嘴邊掛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說:「是的大人,確實是我,您竟然還記得。」

 

      一旁的伏辟、若儀、衛凌和小九有些發愣。他們此前認識?

      燕琴並未搭理其餘人的打量眼光,只是微微皺起眉宇,眼神閃過了一絲複雜神色,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下竟然拉起周玟的手,看著衛凌急忙說道:「我明白了,將軍趕緊回去覆命吧,我就不送了。」隨後又扭頭看著周玟:「妳跟我來。」便將她帶往寢房的方向而去。

      被撇下的四人面面相覷:「……」

      若儀困惑的表情寫滿整張臉,轉頭看向衛凌:「衛將軍……燕琴哥此前認識她嗎?」

      衛凌眉頭跳了跳,面不改色地說道:「看來是。」

      若儀看著衛凌顯然有點不自然的神色,便明白此事根本無人知曉。她送離了衛凌,再轉頭看向一臉錯愕的伏辟。

      伏辟現下所想,是他意外地發現燕琴難得出現了不同的表情。而那個表情……十分自然,並不如從前一般的生硬,顯然是見到了極為熟識的朋友,可卻又與面對無殤以及楊織時的模樣略有差異,具體哪裡不同自己也不曉得。

 

 

      燕琴忙拉著她回房,抬手便是一個隔音結界。他有些惱怒地問道:「妳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進禁衛軍?!」

      周玟嘿嘿地笑著,有些討好的模樣拉著燕琴的衣袖說道:「燕琴哥哥,你就別問那麼多了,再見到我難道不高興嗎?」

      燕琴不語,眼神是難得的失控。半晌後才開口說道:「到底怎麼回事?周姨出事了?!」周姨是周玟的母親,她並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也從未見過。她與燕琴自小就認識了,而燕琴的母親早亡,在他有記憶以來都是父親一手將他帶大,兩家住得近,關係也極好。自從父親身亡,便是周姨在照顧他。可在某次意外事故中被無殤發現,從而去做了神將一職,那時他的想法很簡單,他不想給周姨造成麻煩,等自己有所成後便能好好回報周姨,照顧比她小幾歲的周玟。

 

      周玟的眼神被一絲黯然覆蓋,看得燕琴心中一緊。周玟緩緩地說道:「母親逝去多年了。」

      在聽見預料中的結果後,燕琴的眼神裡也閃過了不忍的模樣。在他成為神將的那年,實際上已經與她們分別了數年。他不希望自己給周姨造成困擾,於是到處遊歷,希望能賺取一些錢財謀生,若有餘力便再回報於她。可誰知他有了一點實力了,也有一點權利去查她們的消息之時,卻再也找不到她們母女。當時的他其實以為她們遇難了,畢竟要躲過宮中人馬的調查根本不可能。可如今她完好無損的出現在自己面前,還是以這種方式,不得不讓他懷疑到底發生了什麼。

      燕琴有些遲疑地開口問道:「......這麼多年,妳們到底去哪了?周姨又是怎麼......而妳,又怎麼會加入禁衛軍?」

      周玟的眉頭微微皺起,垂下了眼簾,有些哽咽地說道:「燕琴哥哥,別問了行嗎?我不想提這些。」

      燕琴聞言一愣,雖後抬起手,如同多年前一般,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頭頂說道:「好,我不問。」下一秒周玟卻走上前將手環繞住燕琴的腰際,埋首在他的胸前。

      燕琴渾身僵直著不敢移動,輕聲試探道:「......周玟?」

      周玟的手又緊了緊,低聲說道:「一會就好,就一會。」

      燕琴的身軀漸漸放鬆,將空舉的雙手緩慢地輕輕拍在周玟的背脊,無聲地安慰。他的神色複雜,耳根也微微泛起紅暈。可就在他疏於防範的狀態之下,並未發覺周玟眼中閃過片刻的哀慟以及決絕。

 

      隔日卯時,楊織便駕著碧塵禹而來。

      但他無法化形為人,並不適合一同前往,畢竟麒麟是神族,難保不會有人覬覦,於是他將楊織迅速地帶來,又急奔回無殤身邊。現在兩名神將不在,又有多位禁衛軍被派往此處共同而行,有碧塵禹在他身邊,加之還有樂王身邊的幾個禁衛軍調往無殤身邊,那他也還算安全。

 

      加上來的人,目前有戰力能參與者就有楊織、燕琴、若儀、伏辟、沈子龍、洛九熙,加上禁衛軍二、三、四、八、九,一共十一人。

      燕琴去了洛九熙的房中,洛九熙此時已經恢復了大概,看見來人時便有些錯愕與些許的緊張和不安。燕琴見他如此模樣,情緒與表情也並未有絲毫的改變,他的臉色淡然,看著他說道:「相信你也聽說了。你要一同前往還是留在此處。」

      洛九熙一愣,他以為自己會被囚禁於此的,更何況他有如此心思,沒被滅口自己都覺得訝異,竟然還跑來問他意見?他小心翼翼地開口說道:「我......能去嗎?」

      燕琴挑眉:「事關你族中之事,為何不能?」

      洛九熙:「可我......我對你......你不氣嗎?」

      燕琴無所謂地冷笑出聲:「與我有關嗎?我都不在意了談何氣與不氣?我倒是好奇是什麼時候的事。」

      洛九熙眸中的希冀瞬間被失望所覆蓋,他低下頭說道:「那我想去。我想知道父母是否遇難。」他並未回答,更不打算將自己初次看見燕琴與嚴漯河對峙時便產生的異樣情感道出,畢竟他說了與他無關。

      燕琴不把他的模樣放在心裡,只是冷冷說道:「行,申時出發。」

 

      最終敲定了人馬,僅將伏云、伏陌、伏緣、霑霑、葉寧兒和三號留在此處。其餘十人整裝,於申時浩浩蕩蕩出發。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四號掰。

 

周玟小可愛出來揮手了, ((哪那麼多小可愛

洛九熙小可愛覺得羞澀。

 

燕琴:與我有關嗎?

落花:你忍心這樣對九熙小可愛!

燕琴:……這不是妳寫的嗎?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12/08(二)

 

慶祝在PENANA玄幻武俠熱門一週~

###活動持續中###

留言寫出結至目前為止最喜歡的角色與原因,

一人留言,落花便再追加連更一天,

活動時間只至12/8(二)22:00為止,

若留言人數達三人,更有意想不到的小獎勵哦~~~
將於滿三人之時公布獎勵,

趕快留言留起來!

 

#預告:◎第七十六章.我要毀了樂天承引以為傲的太子

「......你們家殿下會否親自出來救人?」

 

「......我就偏要顛覆古鮫王族的一切,我就偏要他們以命來償!」

 

「既然都好,那他就更不該活著了,小郢說對嗎?」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8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