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七十六章.我要毀了樂天承引以為傲的太子


◎第七十六章.我要毀了樂天承引以為傲的太子

 

      那日是正月十七,小七正與小四潛伏在騰蛇族周遭一處客棧之中。騰蛇族的居地位在北信國鄰近西晨國的一處郊山之中,名曰落魂峰。落魂峰下有兩處村落,分別是落鳴村以及磷魂村,而會取名落魂峰,便是由這兩處村落而來。他們入住的客棧在磷魂村,傍晚確認了突破口後,便傳訊回去,等待回音。

 

      正月十九日,小七看了眼信箋,開口說道:「大人同意了,讓我們注意安全,莫要打草驚蛇。」

      小四點了點頭,說:「這魔氣來得蹊蹺,我們得多加留意。」

      他們將確認過的信箋傳回,卻不料竟被劫走。而這劫走之人,顯然也是古鮫族人,甚至熟知這禁衛軍專屬的傳訊手法,更懂得破解。但這些他們並不知情。

 

      他們悄悄潛入了騰蛇族,卻未曾發覺自己的蹤跡早以洩漏。

      騰蛇族並不隱密,甚至也不排斥外族人來訪,看上去其實和一般的村落並無差異,只是過眼之處皆是騰蛇族人,當然也有不少來訪的修士混雜其中。兩人衣著並不惹眼,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修士而已。

      他們循著線索找到了洛鎮南以及鄭菽,也就是洛九熙的父親與母親。他們在騰蛇族中也是普通的小妖,於族內以看似簡陋的棚架所搭起的小店維生。店中的座位不多,僅有四組木桌椅。兩人抵達之時,僅有一處空桌。他們落座,點了一壺茶水與一盤茶點。

 

      小七看著周遭奇異的氣氛傳音說道:「老四,好像不太對勁。」他聞言亦覺如此。其餘幾桌人想必有兩桌是人族某派的修士,一桌則同為妖族。雖說各桌都在閒聊,但依舊有些許怪異,好比他們的神態,似乎隱約間能看出幾分相似。老四回音道:「靜觀其變。」

      他們看著洛鎮南和鄭菽與那桌妖族聊得歡快,又看兩桌修士偶爾的爭鋒相對,看了半晌也未察覺何處不對勁。

 

      直到茶水喝盡,糕點吃完,才又返回磷魂村客棧之中,畢竟騰蛇族雖不拒來客,但禁外族留宿。

      兩人回到客棧,對於今日的查探均無新的發現,卻在傍晚之時陷入了深度昏迷,進而被來人扛走,就此昏迷至老四身亡的正月22日。

 

      兩人清醒之時,被同樣綑綁於一處暗室之中。兩人身上並無明顯外傷,他們互看一眼,再打量起暗室。暗室之中以鮫油所燃之燭火照明,這囚牢門口極為簡易,想必他們並不覺得兩人有能耐可以逃脫。

      他們身上的衣物被扒個精光,更是險露出了原形,想必是困住他們的鐵鍊所致。而此時的他們也終於發現了此處的異常─這裡全是魔氣。

      他們怎麼被弄暈的?又被抓到何處?大人們是否會發現他們遇難?又或者因為他們而令古鮫族陷入危機?

 

      囚牢的門被緩緩開起,入內者一共三人。為首之人是一位女子,外披一件黑色大氅,氅下則是一件大紅色齊胸襦裙。女子的長髮高盤,以一綴有紅色珠寶的髮簪點綴其上。

      而跟在此人身後的,竟然是洛鎮南與鄭菽。洛鎮南瞇起眼執起鐵鞭,用力地朝兩人身上一揮,所落之處皮開肉綻,血腥氣息瀰漫整個空間。兩人悶哼一聲,不發一語。洛鎮南忿忿開口:「九熙是不是在你們手中!你們囚禁他究竟意欲何為!」洛九熙依照他們所言,前去越府只為了觀察古鮫族三人的動靜,誰料此去不久,竟再無音訊。若非身旁這個女子的告知,他們興許還不知道自家兒子遭到荼毒。

 

      兩人對看一眼,老四便抬眸看著他們說道:「他的目的不純,大人囚禁他又如何?沒滅他口也算便宜他了。」

      洛鎮南怒道:「可他到底也沒有做過甚麼!你們又何以將他重傷至下不了床!」

      兩人聞言皺起眉,此時的想法一致。他這麼說,無非是他們之中已經有了內鬼!否則越府的防守嚴密,根本沒有閒雜人等可以隨意出入,更別說消息的流通了。

      那女子冷冷一笑,低聲說道:「想必你們也猜到了,你們之中確實有內鬼不錯,就不好奇是誰嗎?」

      見兩人不語,她也不惱怒,只是坐於旁邊的木椅之上,雲淡風輕地開口說道:「若是他們發現你們一人已死,而其中一位神將連繫也斷了,那你們家殿下會否親自出來救人?」

 

      老四聞言一怒,隨即吼道:「你們究竟想幹甚麼!」

      旁邊的鄭菽這才開口說道:「左護法,您又何須與他們多言,殺了便是!」

      小七一愣,左護法?魔族某一族中的左護法?何族?他們要對殿下如何?

      左護法抬眸看了一眼,笑著說道:「有道理,那就多嘴的先上路罷。」

      兩人震驚地瞪大雙眼,下一秒便看見那左護法的手瞬間貫穿了老四的丹宮之處,生生將妖丹取出,尚未反應便已然斷氣!

      小七見狀心頭一震,拚死也要他們陪葬!他極快地想自毀妖丹與之同歸於盡,可卻來不及做,便被魔氣浸染了整副身軀,一動也不能動。他擰起眉宇艱難地說道:「你們、你們究竟想幹甚麼!」

      左護法微微偏過頭,笑了笑說道:「領魂族的威名,可曾聽說過?」

      小七一愣:「妳是領魂族的左護法?」

      左護法嫣然一笑:「是,那你想必也知道,我這魔印一出,怕是無人能知曉你的異樣。你說我能不能用你來換得你家殿下的命?」

      小七蹙起眉,顫抖著聲音說道:「妳有何意圖?」

      左護法嘲諷地勾起嘴角,冷聲說道:「憑何樂天承之子能得太子之位?樂天祿之子嗣,也能一接大統的罷?論位階也不該輪得到他樂無殤!」

 

      小七的臉色難掩錯愕,樂天祿之子嗣?當年他被流放後不是早亡了嗎?何來的子嗣?他略為不解地說道:「祿王爺?王爺何來的子嗣?」

      她哈哈大笑,頗有些歇斯底里的模樣,面色憤恨地說:「對,他樂天祿何來的子嗣!那些活該被他玷汙的人,生下來的孩子他們王族又何以知曉!我就偏要顛覆古鮫王族的一切,我就偏要他們以命來償!」

 

      玷汙?生下的孩子?所以祿王爺真有子嗣?

      「害妳的人已死,殿下甚至毫不知情,你們又為何要這樣做?」

      「我為何要這樣做?憑甚麼我們玟兒自小顛沛流離,憑甚麼樂天承的子嗣卻享得榮華富貴,你卻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她有些挫敗地笑了幾聲繼而說道:「你就等著看吧。」她轉頭,神情卻已恢復如常。她看著兩人說道:「一切按照計畫執行,切莫有失!」

      語畢,左護法暗訣一出,小七的神識便被困於魂覈之中,由左護法掌控了他的身軀。鐵鍊被卸下,她再收回一半的原形,只露出了兩隻耳翼以及緩緩自嘴角流下的鮮血,看了一眼血流滿地的老四開口說道:「把他的屍體處理掉,我的身子讓鄴瑽給我顧好了。」

      兩人點頭,急忙謹遵囑咐行之。

 

      左護法拖著小七的軀殼,以緩慢的步伐走向了落魂峰與磷魂村之間的一處林中。接著坐在地上,手中持著斷了半截的老四佩劍。冷笑一聲,閉眸等待來人。

 

 

      正月二十四日未時,燕琴等人便來到了周遭,憑藉二號與小七的聯繫,很快便找到了重傷在地休息的小七。二號急忙上前,小七先是震驚了片刻,就恭敬地跪下說道:「大人,屬下辦事不利,請大人責罰!」

      楊織與燕琴互看一眼,楊織看了那斷劍便開口問道:「怎麼回事?四號怎麼死的?」

      小七有些激動地顫抖著說道:「是中了洛鎮南和鄭菽的圈套,他們與魔修勾結,老四為了保我逃出來傳遞消息,就……」

      燕琴蹙起眉問道:「與魔修勾結?他們想做甚麼?」

      小七:「他們讓洛九熙與大人們同住,便是想要藉由他手得到古鮫族的機密,可魔修為何要古鮫族機密,而他們又為何會勾結在一起,屬下不知。」

      楊織略感有異,開口問道:「機密?他們可有從老四那裏得到甚麼?」

      小七搖搖頭,眼神閃過一分黯然神傷的落寞,開口說道:「老四是自爆妖丹而亡,他們並未得到任何機密消息。」

 

      周玟輕聲說道:「大人,眼下當務之急還是先替小七療傷。」

      燕琴轉首看著她,柔聲說道:「嗯,妳先替他療傷。」

      周玟笑了笑,上前到小七身旁開始了診療,兩人無聲地交換了眼神,小七便又開口說道:「大人,殿下他尚在族中嗎?」

      燕琴聞言,心中閃過一絲疑惑,卻還是面不改色地回覆道:「嗯,殿下離不開身。」

 

      不過片刻,小七已無大礙,畢竟只是皮肉傷。小七站起身走到燕琴前面,微微一拱手,特意看了遠方周玟一眼,才低聲說道:「大人,能否借一步說話?此事攸關周玟。」

      燕琴皺起眉看了他一眼,又朝一旁楊織點點頭,與小七一同到了不遠處。燕琴隨手織起結界,問道:「怎麼?」

      小七有些難以啟齒的模樣,躊躇半晌才開口說道:「大人,您可知道周玟的母親周鸞?」

      燕琴一愣,說:「你怎知道她?」

 

      小七又接著說道:「屬下與老四在調查洛鎮南和鄭菽的時候發現了夫人,他們是按夫人所託這才派去洛九熙,希望打探周玟的消息。老四確實被魔修所害,但他們並未與魔修勾結。屬下之所以會找您,也是因為夫人說周玟與她失散多年,因為一場意外險些喪命,是他們救了夫人,可當時周玟已入禁衛軍的訓練營,若他們得知夫人尚在,那周玟必然會……這也是為什麼屬下方才沒說,夫人說想私下見您一面。」

      燕琴面色如霜,他很明白小七的言下之意,周玟當時已入訓練營,但也因為如此,若發現尚有親人存於世,那麼換來的只會是被奪去性命,畢竟知道的太多,若哪天出事了難保不會將消息傳出。周鸞會選擇隱藏自身便是為了保住周玟的性命。他想了想說道:「這事事關重大,我同楊織說一聲,你便帶我去找周姨。」

      小七垂首:「是,大人。」

 

      小七看著燕琴轉身回去眾人的方向,又與楊織去了另一頭低聲說了些話,楊織便轉頭看向了自己的方向,再轉頭對燕琴說了幾句話。

      披著小七外殼的左護法嘴角勾起一抹淺笑。看來事情進行得相當順利。

 

      眾人於原地整頓,小七便領著燕琴到了一處地道之中。燕琴略覺疑惑,開口問道:「這是要去哪?」

      小七不慌不忙地低聲說道:「大人,他們將所在處用得隱密,也是為了避免被發現,就快到了。」

 

      燕琴不再多問,跟著走到深處,便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燕琴有些激動地顫抖著開口:「周姨?真的是妳嗎?」

      周鸞緩緩轉過身,臉上依舊是當年的和藹笑容。她的聲音依舊輕柔,臉蛋與左護法的面容竟然相差無幾!她輕聲說道:「小郢,你們家殿下這些年,過的可都好?」

      燕琴激動的神色瞬間一僵。無殤?周姨為何要打聽無殤?他的臉色不顯異常,裝做疑惑問道:「太子殿下?殿下一向都好。」

      周鸞點了點頭,可下一句話卻讓燕琴心驚:「既然都好,那他就更不該活著了,小郢說對嗎?」燕琴尚未反應過來,就見周鸞身上溢出魔氣,一個咒訣使出,燕琴的神識便已被迫困於自己的魂覈之中!

 

      燕琴身軀一震,領魂族?周姨是領魂族的魔修?!領魂族的魔印只能由施加之人所驅動,也就是說多年前他年紀尚小之時,周姨便已經是領魂族的一員,並且趁機在自己身上留下了魔印?!所以那時候才會……原來是周姨?

      他用著神識與佔據自己身軀的周鸞對話了起來:「周姨,妳為何要如此?莫非我與殿下的相遇……也是妳一手促成的?」

      周鸞冷淡的聲音傳來:「是。你們的相遇本就是我計畫中的一環,為的就是有一天我要親手毀了樂天承引以為傲的太子!」

      燕琴:「……為什麼?」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四號領半當的速度極快。

 

看起來應該挺明顯的,

洛鎮南和鄭菽就是被左護法所利用的。

至於左護法是誰?

猜猜?

 

下一集又要來虐燕琴了。

燕琴: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落花:因為你是小可愛。

燕琴:……滾。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12/13(日)

 

落花太難過了,

你們這些無情無義的孩子,

竟然連一篇留言都不肯留給我QAQ

 

#預告:◎第七十七章.我愛你,謝謝你,對不起。

「......可是妳又怎麼能想到那抹靈力不是無殤的,而是我的?」

 

「妳千不該萬不該,把心思算到燕琴身上,我要妳後悔出現過。」

 

「母親利用我來算計你,若非我的默許,我又為何會幫她?」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