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七十八章.注定成為我心裡的刺


◎第七十八章.注定成為我心裡的刺

 

      「楊織大哥,燕琴哥他已經三日不出房門了,你要不要去同他說說?」若儀擔憂的模樣不無道理。從那日燕琴昏迷清醒過後,直到一路返回越府他都不曾言語,更是面無表情彷彿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楊織眸色黯淡,語氣也異常淡漠,若儀只當他是同樣擔憂,可他卻說了一句異常冰冷的話語:「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他不是如此軟弱之人。」他語音剛止,外頭便傳來了小七的聲音:「大人,殿下已回信。」

      楊織抬眸看著進來的小七微微頷首,接過兩封信箋後略有疑惑地說道:「還有事?」

      小七躊躇著說道:「大人,小八已經在外頭跪了三日,您看......」那日回來後,燕琴長關房中不出,小八更是跪地不起。她對於親自領周玟進入禁衛軍一事感到自責,若非自己識人不淑,不會讓人有機可乘對自己烙下魔印、不會讓人藉此機會引小四過去致死、不會讓人又對小七也烙下魔印用以算計燕琴甚至到無殤、更不會讓燕琴變成如今這般模樣。而這一切,只要她這邊不曾得手,又何以至此?

      楊織冷冷看他一眼,小七立刻惶恐地垂首說道:「是屬下逾矩了,屬下這就離開。」

      他尚未退下,便聽見楊織便開口說道:「此事任何人都別插手,等燕琴出來再說。」

      小七隨即會意,低頭回覆道:「是,屬下明白了。」

 

      楊織目送他離開,便垂首看起信箋。看完後嘴角便勾起一抹淺笑,拿出其中一封對著旁邊的伏辟說道:「此信你交給燕琴。」

      伏辟點點頭,將信箋接過轉身走向燕琴的房口。若儀疑惑說道:「什麼?」

      楊織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說道:「無殤找到了周玟給他留下的信箋,相信他等等就會出來了。」

 

      伏辟依指示來到房門口:「大人,屬下帶來了殿下的信箋,是要給您的。」

      他在門外等了好半晌,眉頭也微微皺起,在他準備再次詢問時卻聽見裡面傳來極細微的暗啞嗓音:「......進來罷。」

      伏辟一愣,推門進入。

      伏辟只見眼前人目不斜視地盯著手中的佩劍,他認得,那是周玟的。燕琴的神色哀傷又頹然,甚至把一直以來堅強的偽裝都給卸下了,他在燕琴面前站定,約莫一刻鐘,後者才終於抬起頭來。

      伏辟很是意外地看著向來運籌帷幄的男人,如今卻是不絕如縷,眼眸中更喪失了光彩一般。他急忙將信箋遞出,退了兩步有些擔憂地看著燕琴。

      燕琴將信箋打開,甚至未讓伏辟退下。他看了幾眼,隨即便紅了眼眶。伏辟有些不知該不該退出房外,輕聲開口說道:「大人,屬下......」燕琴明白他的想法,只是淡淡說了一聲:「無妨,坐。」

 

      伏辟聞言便坐了下來,明白此刻的他並不好受,便垂首靜默不語。伏辟暗想,他應當也不想展現出自己悲傷脆弱的一面吧?

      不過片刻,他便聽見了熟悉的聲響。他聞聲抬頭,就見燕琴將信箋覆蓋在手下,雙肩微微顫抖著,雙眼緊閉眉頭也蹙在了一起,而手中虛握著的,又是一顆紅得滴血的血凝珠。

      伏辟心裏一緊,試探著說:「大人,屬下這就......」他還沒說完,便見他抬眸與他直視。他的笑容牽強又難掩落寞,他說:「你知道我為何重用你嗎?」

 

      伏辟一頓,說:「屬下不知。」

      燕琴勾著嘴角,微微斂下眉眼說道:「你的樣子像極了從前的我,看著你彷彿能看見過去的自己。以前的我為了保護周玟,不想連累她們母女的生計,甚至不曾想著身無分文的離開,自己又能否活著。」他抬起眸,閃過一絲不難察覺的哀慟,繼續說道:「但你比我勇敢,拖家帶口的離開,遇難也不曾拋下他們。我曾想過如果當初的我也是如此,那結果會不會不同?會不會我就不會跟她分離?如今也是全然不同的樣貌?」

      他又是自嘲地一笑:「可沒有如果,即便有,最終也會被推向一樣的結果。我不曾想自己竟然只是一枚棋,用以暗害無殤的棋。若如此,我與她的開始便是錯誤。她善良、也開朗,為了這所謂的仇恨,被折磨得不像自己。曾幾何時她也變得有心計了?我又曾幾何時變成如今這般模樣?」

 

      他的眼神再次帶上了慣有的嚴肅神色,盯著伏辟說道:「我與她不會有結果,但我不怪她,更不怪周鑾。若我是她,我不覺得自己能保有多少程度的自己。而你不同,你要守護的人還在,別忘了自己最初的那抹堅持,更別在幸遇摯愛之時,懼怕拋下那些你以為。我不希望你變成第二個我。」

      「你為了守護他們而改變,而我為了守護無殤而改變。可若要棄帥保車我做不到,但所幸她並沒有讓我做選擇,」他想了信中內容,不由得挑起嘴角欣慰地一笑:「所幸......她本質上沒變,她還是她。」

      燕琴看著眼前有些惶恐不安卻又若有所思的伏辟淡淡一笑,眼角撇向在門外有意讓自己知道在偷聽牆角的兩人,轉移話題說道:「小八還跪在門外?」

 

      伏辟眨了眨眼,顯然沒從突然轉換的話題回過神,愣愣回覆道:「是的。」

      燕琴頷首,說道:「告訴她,無殤身邊不留只會自怨自艾卻不思量如何改進之人。若她執意如此,讓她滾回訓練營領罰。」

      伏辟起身拱手:「是,屬下這就去。」

      「還有,讓門外兩個人進來。」

      伏辟一愣,點了點頭出了房門。

 

      楊織與若儀在燕琴面前坐定,確保伏辟已經離開後,楊織便開口笑道:「都這般模樣還不忘藉機提點,看來你當真重視他。」

      燕琴的嘴角微微上挑:「機不可失。他並不了解我,那麼加以利用也未嘗不可。」

      若儀有些茫然地看著兩人的對話,心中疑惑更甚。她還未發問,就見楊織偏過頭看著她說道:「燕琴早就沒事了,他需要的只是一個契機用以提點伏辟,而這契機便是無殤的信箋。」

      若儀:「這麼說楊織大哥你早知道了?那為何......」她心道,為何都不說一聲呢?我也會擔心的啊。

      楊織一笑:「以我對他的瞭解,他不是一個會因此一蹶不振之人。他會如此行事必有其目的,我不拆穿便是為了不讓人看出破綻,避免前功盡棄。」

      燕琴看了他一眼,又接著說道:「我要製造的效果便是自己因此失意落寞、生無可戀的模樣。我確實痛心,但不至於至此。伏辟需要的只是一個借鑑,而這活生生、近在眼前的模板便是我,用以提點他再好不過。若是旁人,他興許不會有過多感觸,但就憑他無時不在觀察我,便更能體會此事對我打擊多大,也更能感同身受。」

 

      若儀有些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可若是無殤沒有找到任何的……」

      燕琴眸色一暗,露出了一個慘淡的笑容回覆道:「小楊明白我,到時候拿著無殤的信也是一樣。至於有沒有找到任何遺留給我的……我本也沒抱多少期望。」

      若儀點點頭,不再回話。

      燕琴又轉頭看向楊織問道:「無殤可有說些甚麼?」

      楊織將信箋遞出,燕琴匆匆掃過一眼,便笑著說道:「無殤就這麼不放心嗎。」

 

      此信自禁衛軍寢裡所得。務必照顧好小燕,他方才大好,別又給搞垮了。有狀況立刻回訊,我必親自趕到。不用急著回族。

 

      楊織看了他一眼,認真說道:「他理解周玟母女在你心中意味著什麼,他能不擔心嗎?」畢竟當初他能靠王族的力量去尋她們,也是經由無殤從中周旋打點的。

      燕琴輕輕嘆了口氣不答,轉而問之:「洛九熙當日跟他父母說了甚麼,為何依舊跟著我們回來。」

      楊織笑了笑,無所謂地說道:「能說甚麼,說他關心你的狀況啊。他這幾天沒少在你門外徘徊,整天拐著彎問我們。」

      燕琴皺起眉宇說道:「他又何必如此。」

      楊織挑眉大笑:「如何,要幫你趕走他嗎?」

      燕琴瞧他這般模樣,橫了他一眼才又說:「不需要,隨他去,別添亂就行了。」

 

      楊織聽後站起身,輕笑片刻說道:「行,那我先回族裡了,你過陣子再回去吧,少了你也不妨事。」

      「滾吧你。」他嗤了一聲以示不屑。

      楊織朝著若儀頷首,轉身離去。禁衛軍此次的疏失險些釀成大禍,他必須回去親自處理整頓才是。

 

      若儀看著他離開,便又躊躇著站起身,卻聽見燕琴說道:「別擔心,我真的沒事。」

      若儀聽見後便又緩緩坐下,看著他明顯在強裝堅強的姿態,深覺不忍。她輕聲說道:「你們……很小便認識了嗎?」

      燕琴淡淡一笑,歛下了眉眼,輕聲道:「在認識無殤以前,她便是全部。」他的話語一頓,隨後說:「她是個很善良的人。她的活潑與開朗,在我心裡便如同一抹豔陽,撒在心間、照亮我的童年。我以為我的離開能夠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之後再回過頭來保護她便是不拖累她。」

      他搖了搖手中茶杯,單手托腮,說:「我對母親沒有印象。有記憶以來都是父親在照顧我,他酗酒、好賭,多次輸了錢而付不出,甚至想把我賣了換錢。他最後死得沒有半點尊嚴,是被討債的人打死的。我以為他死了我便能夠獲得安寧,可並沒有。他們想帶走我,若非……」他發出一個悲哀地嘆息,「若非周鸞救了我,我早被賣走了吧。」

 

      他伸出手將信箋遞了過去,若儀一愣,皺起眉頭:「燕琴哥,這、這不太合適……」燕琴看著她,「無妨。」

      他又接著說道:「誰知這也只是另一步棋。我尚年幼,又如何得知這於我如同母親般存在的人,竟會如此利用我。」

 

      她看著手中的信箋,漸漸地開始顫抖了起來,眼眶也不禁泛紅。若此事落在自己身上,我能同燕琴哥般坦然面對嗎?

 

 

      燕琴哥哥,若你見到此信箋,想必我已經不在了吧。你不必替我難過,畢竟這於我是解脫,若要我在母親與你之間做選擇,我真的會無法承受的,但我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必定能安然脫身的吧?

      那年,母親與我搬去住在你和郢叔叔隔壁,其實不是偶然。在我有記憶以來,母親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對我非打即罵,我不明白每當我詢問父親是誰的時候,她為何會表現出了如此複雜的情緒?直到後來我才明白,裡面參雜了悲哀的情意、嘲諷的恨意。她恨樂天祿、可卻也心悅他,她恨他能死的簡單,而自己卻只能拖著負累苟延殘喘。於是她的計畫,就打到了嗜酒成痴的郢叔叔身上。她說,要他死簡單,一場意外、一場救贖,便能換來一條唯命是從的狗。

      她讓我成為馴狗的鞭,而她則是背後的執鞭人。她讓我接近你,與你交好甚至交心。可她不曾想,我當真交出了心。我不曾對此感到如此內疚過,因為我明白,燕琴哥哥又何嘗不是交付了真心?

      那時候我騙了你,用盡了自以為是的小聰明,讓你覺得離開是個好選擇,誰知卻間接促成了母親的計畫。她打聽到了太子殿下心善,定不會見死不救。於是她設計了讓你被縛靈網所困,再讓殿下偶然遇見你。可她卻沒想到燕琴哥哥竟然成為了神將,她便沒有機會能催動你身上的魔印。我曾為此慶幸,可母親用盡心思帶著我離開鱗極界,找到了她的姊姊周鳶,又想逼著我去害你。

      一步錯、步步錯,我不能看著她完成她的目標,於是我自私地想著,只要能見你最後一面,那我死了也值。甚至能以此換來讓你們剷除領魂族左護法的良機,見此,你是否會對我感到失望?

      我明白你心細,一點點的破綻也能察覺的。於是我想自私地擁抱你,想在死前獲得些許溫暖。燕琴哥哥,你知道嗎?你於我而言,曾是一顆未經打磨的璞玉,如今這般閃爍著萬丈光芒的你,我看了愈加欣喜,可我卻不配。殿下待你是真的好,如此我便放心了。

      常言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如今這般,我能與善字摸得上邊嗎?如今這般,我又有資格說愛你嗎?但我依舊想說,我愛你。可你,能去愛別人嗎?

 

      若儀臉色複雜地抬眸,只見燕琴露出一個悲悽的笑容說道:「我不會辜負她的期待,我會去愛別人。而她,注定成為我心裡的刺,永不抹滅。」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其實落花在刻劃周玟這個角色的時候有些躊躇,

起初人物設定上便是希望她與一開始的周芷若同姓,

且皆與燕琴有牽扯,想以她塑造出一個雙方愛而不得的故事,

當她的故事大致定版後,

突然又覺得燕琴怎麼那麼可憐啊 (X

周玟也好可憐哦嗷嗷。

 

但沒辦法,這確實是我內心裡,屬於她最理想的故事。

周玟不要怪我,出場沒幾集就領便當了QAQ

 

燕琴: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落花:哥你聽我解釋……

燕琴:滾! ((落花被揍飛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12/20(日)

  

#預告:◎第七十九章.芬蕪秘境

「伏云被帶走了?伏辟呢?不去追?」

 

「......伏云被帶走的當下伏陌有看見,說那人是父親身邊的僕從,她有印象。」

 

「你去了芬蕪秘境?太鷹門也去找滬紈蜥?」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