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八十二章.你他媽給我清醒點!


◎第八十二章.你他媽給我清醒點!

 

      燕琴聽完事情經過,細細捋了捋思緒。他說:「也就是說你前腳入了芬蕪秘境,霑霑後腳便被引出了府中。引出去後若儀跟著出去,伏云便在此時被帶走。而這時候的你尚在秘境之中,是無法感知到外界狀況的,更無法感知到燃靈符化去。若將前後之事做串連,莫非伏方定勾結了人引走霑霑,又聯合太鷹門弟子拖住你的腳步待在秘境當中,只為了爭取更多時間帶走伏云,並讓你無法即時追回他?」

 

      他又想了想說道:「而霑霑所說之人,若非滅蒙鳥族人,那此人用的不可能是幻化術,而是……」他猛地一頓,瞪大了雙眼抬眸說道:「附冥族?!」幻化術只是一個能夠化成指定對象相貌和聲音的術法,並不能夠改變自身的靈力氣息。可若是附冥族,那可就不一樣了。

      若儀與伏辟一愣,附冥族?那是?

      燕琴緩緩說道:「附冥族是一支很古老的魔修族群,他們只需要以目標的性命與魂魄為祭,便能幻化成該人的模樣,甚至連靈力、妖力乃至神力氣息,無一例外。」如此說來,便不難解釋霑霑所說的“看見族人”了。她能知曉是族人,那必定是那人的妖力氣息被霑霑所感知到,她才能明白那是族人。

 

      伏辟的眉頭蹙起。若真是魔族,那麼伏方定竟能與魔族勾結,又能聯合太鷹門絆住自己……不對,不可能。伏方定的父親便是被魔修所害死,他又怎麼會與魔族有所勾結?可武叔……武叔甚麼時候進的伏府?是在……是在雲氏入府後伏方定特意招來服侍、照顧雲式的,也就是說極有可能……

      伏辟一驚,焦急著說道:「糟了!是雲氏!她要對伏云不利!」

 

 

      小八的人未歸,可卻於次日丑時遞回了讓人心驚的消息。伏方定有意尋回伏云接他衣缽,而雲氏表面上不曾顯露她的不滿,卻廢盡心機要領下差事,讓早已成為她心腹的武叔劫走伏云,應當是要他的命。

      可既如此,為何不乾脆殺了了事?帶走他要幹嗎?

      伏辟的擔憂無不寫在臉上,平日裡的淡然早已不復存在。燕琴看地內心嘆氣,他想了想便說道:「如今他未即時殺了他,想必還有其他緣故,至少他現下應當沒有性命之危。若儀,妳留在此處照顧好伏陌和霑霑,我同伏辟去救伏云。」

 

      他們循著小八沿路留下的線索,來到了夫誅族領地的某處。夫誅族的所在地是一片草原,周圍被些許矮山所圍繞,偶爾出現的樹種皆不高於三丈。這是位在北信國邊疆的北域平原,而南域平原則以一條名為浮露河的河流所阻隔,那頭住著的則是火鼠妖族,他們全身紅色皮毛,體型僅掌心大小。尾巴的長度與身長相當,喜火,能在火中竄跳且不為其所焚。

      北域平原的深處有幾個村落,伏辟指著其中一個說道:「伏府在那個村落之中,而小八的訊息卻在這個村落。」他的長指一轉,已然移到了距離該村落五哩遠的位置。燕琴一看,對他說道:「雲氏從前有去過別的村落?」伏辟搖了搖頭:「據我所知,她與我們生於同一個村落,應該是沒有去過才對。」

      線索未斷,他們到了該村落的一處站定,看著眼前的院落以及裡頭的人,伏辟微微皺起眉宇,衝上前去靈力一出,瞬間竄出無數枝條直接將險些讓伏云重傷的男子打飛!伏辟緊緊環抱住伏云,冷聲看著眼前吐出鮮血的男子說道:「武叔,雲氏想讓你對伏云做甚麼?!」

 

      武叔嗤了一聲,啞著嗓音說道:「夫人想如何,與你何干?」

      燕琴上前替奄奄一息的伏云把起脈,隨即皺眉抄起了罔萊!伏辟看著燕琴的模樣一驚,他自從嚴漯河一事後就沒再見過罔萊了!怎麼回事?

      下一秒燕琴的話語讓他不得不擔心起伏云的狀況,他說:「你是附冥族人?!」雖如此說,他還不忘對著伏辟說道:「放心,伏云無事。」可燕琴卻依舊覺得不安,急忙取出一顆海礫珠化去通報無殤。可既如此,小八人呢?她不應該會將他們引來,自己卻不見蹤影!莫非她有其他發現?

 

      燕琴將伏云護於身側,抬手支起結界。隨後看了伏辟一眼,綿長的曲調隨之而出。伏辟心領神會,立刻抄起水墨劍上前抗敵。武叔的身形如鬼魅,且修為直達元嬰後期!同期的燕琴與中期的伏辟暗自心驚,如此一來他們即便二人也不見得討好,畢竟還有年幼、無反抗之力的伏云在此。若說無他,兩人還興許能討得了便宜。

      武叔與伏辟過了不下百招,漸漸地,他似乎動作變得有些遲緩,這讓燕琴一喜,半刻鐘了,音殺術似乎終於奏效了!武叔並沒有用任何武器,可光是赤拳空掌便已經讓伏辟有些疲憊,然而不過多久,伏辟與燕琴便感覺到不遠處有股魔氣沓至!

      燕琴急忙抱起伏云,喝聲道:「伏辟!」他的手指併攏向前一刷,生生使出一股強勁的靈力格退武叔,伏辟也趁機與燕琴一同迅速撤離!

      武叔一愣,看著臂上明明應該躲過卻還是劃破的皮膚一愣,風靈根?這人有風靈根?

 

      來人看了武叔一眼,便一同朝向那處而去。他邊追,邊說道:「必須拖住他們,否則魔主怪罪下來,你我都得死!」

      武叔有些不耐煩地說道:「若不是不能讓雲氏起疑,我有的是方法搞定一切,還用得著你廢話?!」

      斛刃施冷哼一聲,語帶不屑地說:「他方才已經燃去海礫珠,援兵很快會到,你還是趕緊想想自己如何脫身,再去和你那夫人交代吧。」

 

      他們不用多久,便一前一後地攔住了兩人去路。在他們過了數十招之後,卻感受到了不遠處一記飛刀襲來,直直打散了險些砸到燕琴身上的魔氣!燕琴攻擊不斷,淡淡一笑,說:「小八,太慢了。帶了禮物?」

      伏辟感知到來人的氣息,猛地渾身一僵,一不小心便被武叔擊了一掌在肩頭。他連忙退後幾步穩住腳跟,嚥下嘴中那抹腥甜。

      「伏辟!」一名男子聲音沙啞,膽戰心驚地看著比自己修為高出許多的兒子,內心酸澀不已。可他又轉頭看向暈倒的伏云,怒道:「武元!你到底為何要暗害伏云!是不是你背著雲兒如此做!」

 

      伏辟冷笑一聲。到如今,他還認為雲氏是無辜的?一旁的雲氏淚水汪汪,頗有幾分惹人憐惜的姿態。她顫抖著說道:「武元,我不是交代你好生帶回伏云嗎?你怎得如此狠心!」

      斛刃施一邊抵禦小八的攻擊,一邊說道:「武元,我早告訴你她不是個好東西,利用完就把你給扔了,即便她當初幫過你又如何?她不過把你當條狗豢著養!」

      武元格檔下伏辟的攻擊,又朝他一記猛攻,擠出一抹嘲諷的笑容說道:「伏方定,你當真信她?你何不問問你那逐出家門的好兒子,你娘是如何被害?而姜氏又是如何死的?需不需要我再提醒你,當年的滑胎藥是誰下的?藥渣又是如何尋來的?」她既如此出賣她,自己又何須保她?

 

      雲氏一愣,驚慌失措地看向伏方定。

      伏方定的眸中閃過一絲複雜。其實小八已經在方才將以往的所有證據給了他,結合過去發現的異常,結果其實淺顯意見,只是他不願相信、也不願承認罷了。他如何能安然承認,這個自己愛了多年的女子,竟然為了自己的利益矇騙他?

      騙他說,伏茹是自己的女兒。

      騙他說,伏辟心計深沉、策劃了一系列狼心狗肺的陰謀。

      騙他說,伏緣乃是伏辟所害。

      他又如何能釋然地朝伏辟說,是為父錯了,錯信了人、害你寒心、轉而投靠他人?自己又如何能怪他?

 

      他心裡抽疼著,看著雲氏說道:「到如今,妳還想騙我嗎?妳還想將一切過錯栽贓給我的孩兒嗎?」

      伏辟手中一頓,栽贓?他知道了?伏辟淺淺一笑,如今他知道了又如何?傷害已然造成,他能如何?!

 

      武元和斛刃施漸漸處於劣勢。後者一聲冷笑,大喊出聲:「斛刃屹!還不出來幫忙!」

      斛刃屹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笑道:「你方才不是挺自信的嗎?」

      燕琴三人再顧不得其他,眼前出現的男子可是元嬰後期!他們不拼全力可沒有勝算!他們紛紛化出半身原形,妖力四竄,對面三人顯然也是如此,斛氏兄弟倆妖身一現,自尾端竄出五條參雜著鮮黃色與濃白色的尾巴,耳朵也被白色的毛髮所覆蓋,豎著黝黑的眼瞳微微一笑。

      燕琴見狀,又急忙燃起一顆海礫珠,給方才收到訊息的楊織而去。他驚呼了一聲:「小心!是天狐族!我們不敵!」無怪乎燕琴會如此說,畢竟這天狐族便是除去四神獸以外,實力最強橫的上古神族啊!雖說神力會與魔氣互相干預,但也不妨礙他們是元嬰後期的事實!為此他更急忙吞了顆丹藥強撐,只為能夠拖延至援兵抵達!

 

      他們且戰且退,無不被逼得左支右絀、傷痕累累,伏辟甚至顧不得一旁吵得不可開交、反目成仇的伏方定和雲氏。弱化的神力壓迫過來,不得已被壓制地行動受阻,在多次得到燕琴與小八的庇護下,終於還是看著眼前顯然無法可躲的攻擊,眼中閃過一絲不甘與絕望。

 

      他驀地一愣,看著擋在自己眼前面對自己的熟悉面龐,心中狠狠一抽。他的臉上被眼前人吐出的鮮血所覆蓋,放大的瞳孔微微震顫,顫慄著開口說道:「父......父親.....」

      伏方定看著面前的孩兒,心中的愧疚感更甚。他牽起一抹慘澹笑容,緩緩說道:「伏辟,是為父錯了。我不求你們原諒,但我希望你作為兄長能夠好好照顧他們......快跑吧......」

 

      伏辟的手緩緩抬起,輕輕碰上他愈發蒼白的臉,眼角的淚水禁不住地潸然落下。這些年的怨懟、這些年的不甘、這些年的無助,彷彿都在這一刻得到釋放。他的眼眶逐漸被染紅,看著伏方定如斷線的木偶一般頹然倒下、看著自己高舉的手懸空在那,似乎不曾有過任何人、任何事為之停留。

      他的身軀微微顫抖起來,即便一旁的雲氏崩潰的吶喊、即便燕琴替他擋下多少攻擊,他都無動於衷。

      待他回過神時,已被夢穿纏繞住腰際用力拉開,躲過又一波的攻擊。他怔怔地抬起頭,隨後便受了楊織惱怒的一巴掌。他有些茫然地看著楊織,後者只是怒聲說道:「你不要命了嗎?!為了一個臨終前的話語,連於你有恩的燕琴為你受了傷你也視若無睹嗎?!你就是這樣報答他的?!你他媽給我清醒點!」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伏方定直接領便當了,阿門。

 

伏辟的內心其實很是複雜。

他是一個極為看中親情的人,

乃至所有感情亦然。

父親畢竟是父親,即便對他不公,

他卻依然敬重他。

即便他對伏方定的腦容量感到羞恥,

那也依舊是他父親。

這麼多年的委屈,

實際上他要的也只是一句發自內心得道歉而已,

不需要任何補償。

 

天狐族出現囉~~

斛刃屹和斛刃施之後還有不少戲份,

更有屬於他們的故事,

敬請期待吧~~~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1/03(日)

   

抱怨完即便失眠一夜日子還是得過 (?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了,

就當落花吃飽太閒發個牢騷吧。

偷偷更新一個。

 

#預告:◎第八十三章.他會趕來救你嗎?

「你要是再不振作就帶著你的寶貝弟弟趕緊滾!」

 

「你們快先走!立刻回天竹門不要回來!」

 

「這麼多年未見,你的魅力依舊不減啊。」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