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八十四章.我不過想自私一回


◎第八十四章.我不過想自私一回

 

      雲公子一愣,這麼多年?她是誰?我們見過?

      不等他細想,就已經被來人給吸引去了目光。他撇過頭一看,倏然皺起了眉宇,他為什麼要來?明明、明明可以不來的。他很清楚眼前女人讓無殤聽到的片段是哪兩句話,可這不是擺明了是陷阱嗎?為何還要來?

      他與無殤的目光有了片刻的交會,就見無殤目光中閃過一絲別樣情緒,雲公子沒看明白,他便已經轉眸看向女子。雲公子微微困惑了起來,他已經突破化神了?這麼短的時間內他是如何辦到的?是……遇到了甚麼嗎?

 

      無殤的話語打斷了他的思緒。那語氣似乎帶著一抹按奈不住的惱怒,微微瞇起的眼眸直直盯著眼前女人,說道:「妳想幹甚麼?妳對他做了甚麼?」

      女人呵呵地笑了,她說:「樂公子,幸會。古鮫族如今是何景況?怕是沒當年的風光了罷。這麼多年畏首畏尾,如今被我抓了把柄,你做為太子可當真做得好。」

      無殤的眉宇緊蹙,她……怎麼會知道這麼多?果然古鮫族一事已經在魔族傳開了?!她又是如何得知以雲公子要脅自己?莫非她已經觀望許久,一直盯著自己?古鮫族的消息又是從哪裡洩漏出去的?是蓮鏡壇?還是……無宸?

 

      無殤冷著聲說道:「妳是誰?妳知道些甚麼?」

      女人面色不改,顯露出了大半原形出來,看著他漸漸變換臉色的模樣似乎很是滿意,從容不迫地說:「本尊乃天狐族三殿下斛泱,如今是附冥族魔主。太子殿下對這個答覆是否滿意?」

      無殤右手虛握,已然召出了玄冰於手中,蓄起了力。可他明白自己不敵,前方人是神族後裔,更是魔主,修為比自己高出很多,起碼有練虛期的境界!可她的目的是甚麼?以她的修為,若目標是自己,又不能硬來,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他看著她,又看向雲公子,接著說道:「妳要碧海鱗?」

      女子的八條長尾微微晃了起來,笑道:「太子殿下當真聰明,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心。」

 

      無殤的心裡極為複雜。碧海鱗不如血凝珠、妖丹一般能夠強取,只能出於自願,可碧海鱗一但交出,那自己便是凡人。更甚至連凡人都當不成。他是古鮫族太子,需要背負的東西有太多,如今古鮫族已被魔族所知曉,可能夠繼承的人也不只自己一個。思及此,他的嘴角自嘲般地一笑。如此多年未見,原以為自己能放的下,殊不知都是自欺欺人。何時有了這般深厚的情感?分明兩人並沒有太多的交集,自己竟然下意識地願意為他不顧古鮫族嗎?可他……

      無殤的目光轉移到了雲公子明亮的雙眸之上。他似乎察覺到自己所想,臉上難得露出了慌張的模樣。他是知道自己身份的,他果然早就猜到了。

      他的嘴唇微啟,有些焦急地說道:「無殤,你別……」

      無殤打斷了他,淺淺一笑看向斛泱:「我可以答應妳,但我有要求。」

      雲公子一愣,隨即搖晃著站起身:「不可以,你不必管我!」

      兩人顯然沒有要搭理他的意思,斛泱說道:「有意思。說罷,你有甚麼要求?」

 

      無殤並沒有回答,而是臉色凝重地問道:「妳要碧海鱗做甚麼?」

      斛泱看著他淡笑不語,半晌才抬手朝雲公子一揮,他便整個人向後彈去,應聲撞上石壁,隨後跪倒在地,吐了口血,臉色又白了幾分。

      無殤見狀往前一步,卻被斛泱的話語給攔住了:「太子殿下,我想你沒有太多機會問那麼多廢話,要知道我想捏死他不過只是一抬手足矣。」

      無殤緊緊抿起唇,看著雲公子吐出的那灘鮮血,心裡抽疼。緊握的左手早已被掐出血跡,右手更緊握著玄冰,五指泛白。他深深呼出一口氣,繼而說道:「好,我不問。我的要求很簡單,妳讓我替他療傷,確保他安全離開秘境,碧海鱗便是妳的。」

      咳出數口血灘的雲公子聞言,震驚地抬眸看向他。他願意為自己的安危棄自己不顧?棄古鮫族不顧?他可知道碧海鱗一但沒了,等同於自己也毀了?!

 

      斛泱冷笑一聲,說:「我要怎麼知道你不會中途反悔?若是雲公子走了,只要你不願意,我一樣拿不到碧海鱗。」

      無殤冷靜地替她分析說道:「以我們兩人的能力,根本對妳不足為懼,若我反悔,妳大可以囚禁我,對妳也絕非難事。可若妳再傷他分毫,我即便拚死也會救他,到時候我就算自毀妖丹,也不會讓妳得逞。」

      斛泱訝異地笑了,抬手一揮將結界撤除,讓出了路。無殤立刻衝上前去,俯身進入洞中扶起了半伏在地的雲公子,取出丹藥往他嘴裡一塞,運轉起妖力替他療傷。雲公子心中閃過一抹百思不得其解的思緒,他啞著嗓說:「無殤,你……」誰知他根本不讓自己說話,抬手點了啞穴,低聲說道:「我既連累了你,便要讓你安全離開。你別放心上,我自有辦法。」

      自有辦法?甚麼意思?他留有後招?可他方才說的話,明明斛泱的修為應當要高上他許多,他根本沒有勝算!他鬥不過她!他不禁有些氣惱,回過頭後費力地想抬手解除自己的啞穴。可無殤卻伸手握住自己的手腕,雲公子見狀抬起眸,卻見他正深深地注視著自己,看地自己一愣。他為何會有這般神情?甚麼意思?

 

      無殤嘴角微微揚起,淺淺地笑了。他抓住自己手腕的手輕輕施加了力道,雲公子垂眸,這才發現他握住的,是那帶有著他耳翼的淡淡痕跡。靈力自那處流淌過來,他困惑地又抬起眸,只見方才那不知所謂的情緒顯得更加熾熱,無殤微微俯過身,轉動著耳翼的頭便已經來到他的側臉,溫熱的氣息就這麼輕巧地撲上他的耳畔。無殤的聲音極細,似乎接下來要面對的一切都只會是過往雲煙、不值一提,他說:「放心,你會沒事的。我……不過想自私一回。」語畢,他的身軀又緩緩向後,停在自己的面前。方才愣神的瞬間,他竟已經再替自己點了穴,如今自己想動也不能。他想做甚麼?

      他瞪大了雙眼,看著他愈發侵略性的雙眸,又聽見他再度說了一句:「我不過想自私一回。若不成,至少我不想留下遺憾。」他的笑容不如以往和煦,此刻竟帶有一絲無奈和不安。在下一刻,他的雙唇貼上自己的。他的吻焦躁卻不失溫柔,霸道卻不失憐惜。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下來,雲公子愣愣地感受著嘴中的纏綿,心中再次淌過一縷未知的思緒,恍若一滴清水墜落,泛起了陣陣漣漪。

      他的吻不長,結束後再次睜開眼簾,換上了一道決絕的光彩。他並沒有再多話,架著自己的胳膊站起身,緩緩朝外走去。可他似乎覺得這麼架著不好走,一矮身,硬是將高出自己一尺的雲公子揹了起來。

      啞穴未解,更無法動彈,只能由著他將自己揹起,頭更是無力地靠在了無殤的頸邊。他這才像是終於回過了神,品著嘴中尚還留存的些許氣息一愣,竹葉青?他來之前飲過酒?他不自主地分神想著。

 

      他揹著自己走到斛泱身側,斛泱才回過身看著他說到:「太子殿下這是想揹著他出去?」

      他淺淺一笑,說道:「不,有人會來帶走他。」雲公子一愣,有人?誰?

      後方傳來的聲音讓他瞬間明瞭,來人不多,只有兩人。他回過身,雲公子才看清楚了是誰。無殤笑了笑說道:「有勞道友,請替我好生照顧好他。」

      律堂染微微一揖,開口說道:「我會的,道友你……」他與另一人的目光轉向一旁的斛泱,有些擔憂地看了看。無殤卻只是將雲公子放了下來,交給眼前人之後說道:「她不會對我如何,你們走罷。」

      律堂染架起了雲公子,一旁的棠冠才開口說道:「你當真不需要……」

      無殤一扯嘴角,平淡說道:「不必,你們盡快帶他離開,務必保他安全。」

      無法動彈的雲公子深深看向他,說不清自己現下是何感受。

 

      他只是很想說,你們別信他!

      他想說,你是不是傻子?

      他想說,你為何要如此委曲求全?我誰也不是!

      你是太子啊!你可是古鮫族太子!

      古鮫族怎麼辦?你怎麼辦?你們為何要信他?

 

      可兩人似乎早已與他達成了某種共識,即便知道自己被點了穴卻還是無動於衷,一串串的疑問在他腦海一閃而過。

      他們來之前相遇過?

      或者現下一切他早有所料?

      他早就想好了對策要讓自己平安離開?

      即便當時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甚麼?

      他明知道自己只是誘餌,可還是想著讓他安全離開?他憑甚麼替自己決定好一切!

 

      他被律堂染架著遠去,甚至能夠察覺到後方沉重的凝視目光。

      無殤目送著他們離開直至只剩下一個黑點,才轉過身看向斛泱。斛泱頗有興致地看著站離自己一丈遠的無殤,只見下一刻,他妖力四起,恢復真身!他的全身被鱗片所佔滿,散發出熠熠光彩,玄冰緊緊握住回身一甩,如同脫繩而出的戰馬,帶著森寒冷意奔騰而去!

      斛泱冷哼一聲說道:「太子殿下果真沒這麼容易屈服啊。」她的身形一轉,長尾瞬間將玄冰擊飛。她看著自己被冰凍的長尾,嗤笑道:「太子殿下真不怕我轉頭便去殺了你的雲公子?」

      無殤的雙眸瞇成一條線,冷聲說道:「那也得看妳究竟有沒有那個能力能夠平安離開這裡。」

      斛泱也在下一秒明白他為何如此自信,只見短短一瞬,一頭一丈高的麒麟獸運起神力撲面而來,瞬間打在自己身上!斛泱閃躲不及,硬是被打地翻滾了幾圈,震驚地看向那頭麒麟。竟與自己同是練虛期中期?!那自己恐怕無法安然離開此地了!

      她的美目一瞇,瞬間也化出了原形。上古神族的天狐族與妖族的青丘狐族最大差異,莫過於他們夾雜著亮眼的白色被毛。他們本體比狐族要大,約莫半丈的高度,一丈的身長,再加上同是一丈長的尾巴。她的眼睛泛出魔族特有的妖異,原本該是鮮紅的瞳,如今卻散出淡淡的黑氣。

      無殤早已經躍上碧塵禹的背部,如此一來他便能放心施展,更能確保至少讓她重傷,不能再去騷擾雲公子。

 

 

      遠方隱去蹤跡的衛凌對著悅淒珞說道:「大人,那雲公子已經順利帶走了,眼前這魔族要不要順道殺了?」

      悅淒珞搖了搖頭,說:「不可,陛下交代過必須留她一命,只要確保殿下無事就好。」

      衛凌似有不解,問道:「可她要的是碧海鱗,留下恐遭致禍患。」

      悅淒珞冷冷回看一眼,說:「衛凌,你是否問的太多了。」

      衛凌一愣,這才有些惶恐地低下頭說道:「是屬下僭越了,請大人責罰。」

      悅淒珞不再多說,只是靜靜看著前方的發展。

 

      前方的廝殺硬是拉長到了快一個時辰,直到終於有援軍出現,這才將重傷的斛泱帶走,而無殤也順道殺了好幾名魔修,卻來不及追上逃跑的斛泱。

      悅淒珞看向周遭異常竄動的樹木,拿出一枚海礫珠,輕巧一句:「木天靈根。」靈魚便飛往了樂王的所在地。

      他看著眼前脫力倒下的無殤,這才領著其餘禁衛軍上前。確保了傷勢已經穩住,便讓碧塵禹揹起他,迅速趕回鱗極界。

 

 

      另一頭的燕琴與楊織只聽見對方一句:「計畫失敗,撤退。」便看著他們退走。

 

      而雲公子這邊,他看著偷偷潛入房中的人對自己說道:「太子殿下已經成功逃離,斛泱也被打至重傷,雲公子此後多加保重,殿下交代給屬下的任務結束,先行告退。」

      他甚至來不及反應過來那句任務結束是甚麼意思。

      直到多年後他才知道,他的任務很簡單。

      一是確保無殤若平安,則告知自己無須擔憂。

      二是確保無殤若有恙,那便告訴自己他沒事,自己無須擔憂。

      他的任務很簡單,無論如何,都必須說無須擔憂。

      若是早點知道這般,也許他能早些體悟自己心裡的異樣感受,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從懷裡取出一只碧瓊觴,反覆著摩娑著杯緣。腦海中回想起當時被制住的自己、被熱吻弄昏頭的自己,親眼看著無殤將此物塞入自己懷中,嘆息著在他耳畔說道:「你很好,碧瓊觴贈與你。若還有來日,我便告訴你這從何處而來。」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無殤出來英雄救美了 (X

斛氏一家人真煩 (喂

 

斛泱確實與離玉瓊認識,

且淵源頗深。

許久後的章節便會解釋了~

大家敬請期待 (??

 

下章與下下章,

落花在寫的時候心情極度複雜。

等看到了便知道了,先不暴雷。

只能說,這段是落花第二次把自己寫到飆淚。

唉。

不說了,想到都難過QAQ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1/10(日)

    

#預告:◎第八十五章.滿地都是太子殿下身上的血

「大人,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樂王陛下讓兩位大人遲幾天再回去找殿下。」

 

「他……他傷得嚴重嗎?」

「你們聽了千萬要冷靜。」

 

多疼?

太子殿下該有多疼?

無殤他,該有多疼?!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8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