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傷情陷酒窖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八十五章.滿地都是太子殿下身上的血


◎第八十五章.滿地都是太子殿下身上的血

 

      次日,越府裡頭,眾人依舊不解。

      楊織的海礫珠將消息傳去已然有四個時辰,可依舊沒有得到任何回訊。他看著同樣擰眉的燕琴說道:「無殤依舊沒有回訊。」

      燕琴的面色散發出森冷的寒意,他的目光如炬,睨視一旁的多名禁衛軍。他們各個單膝跪地、冷汗涔涔,二、三、六、七、八、九,六人通通一個模樣。燕琴平淡無波地說道:「你們這話到底是甚麼意思?」

      帶頭的二號自背後流下了涔涔汗水,垂首說道:「大人,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樂王陛下讓兩位大人遲幾天再回去找殿下。」

      楊織的妖氣一點點的翻湧,按耐著怒火沉著聲說道:「無殤到底出甚麼事了?」

      小七吞了口唾沫,咬牙說道:「大人,屬下們也只是奉命行事,具體原因我們也無權得知……」

      燕琴的臉色又冷了幾分,看了楊織一眼,說道:「何時能回去?」

      二號顫顫巍巍著抬眸開口說道:「待、待宮裡傳訊……」

      兩人聞言握緊了拳,敢怒卻不敢發。禁衛軍雖位階比他們低,但他們直屬樂王,只要他們不是明確地背叛古鮫族或是殿下,又或是有實際過錯,他們就無權對禁衛軍動用任何私刑或懲處。楊織壓下了憤怒說道:「……滾出去。」

 

      他們各個都受著大小不等的傷,更甚至也確實無法馬上回界。無殤沒有即時回訊、也沒有來訊。他們想退而求其次讓二號帶訊息回宮中,此法雖慢,卻也能得知宮中事情。可換來的是甚麼?是他們說無殤無恙,樂王讓他們遲幾天再回去,根本沒有帶回任何可靠的消息。

      那是甚麼意思?這不難解釋,這代表無殤一定出事了,否則不可能帶不回任何消息。他們與無殤之間倚靠著役心誓所存在的聯結沒有斷,顯然無殤無性命之憂,那他沒回訊息就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昏迷不醒,第二種便是他根本無法收訊。

      若根據推斷,第一種可能微乎其微,畢竟他若真的昏迷不醒,那他們一定會被及時召回。而若是第二種可能,那他又為什麼無法收訊?他們又為何不能回去?答案淺而易見,他因為犯了某種錯,被樂王給關了。若真是被關了導致無法收訊,那表示他被關在了宮殿中的地牢,因為那處是無法與外頭聯繫的。

 

 

      若儀一直在廳外心焦地來回踱步,伏辟則一臉嚴肅地在一邊等著。他們都在心中忐忑,不尋常,太不尋常了。以無殤的個性不可能不回訊,更何況此事事關魔族,無論如何都不應該不回訊息才對。

 

      若儀與伏辟看著禁衛軍紛紛出了門,臉色泛白地各自散開去周遭戒護,下一秒便是裡頭兩人發洩似的散出妖力,將廳門“碰”得一聲給擊了個粉碎,伴隨著的還有楊織惱怒的痛罵聲。兩人互看一眼,便暗道不好,這兩人很懂得分寸,從來沒有如此失控過。可即便他們擔憂,卻也不敢上前詢問,那翻湧的妖力太可怕了。

      兩人木著臉並肩走出來,直直往越府外而去。若儀與伏辟換了個眼神,隨即跟在兩人身後。他們皺起眉看著前方妖力驟現、大肆毀壞周圍樹木的兩人,心裡不知道該做何感想。燕琴和楊織會失控成這般模樣,到底怎麼回事?

      兩人的汗水浸濕了衣裳,妖力也被耗得所剩無幾,這才終於停了下來,胸口起伏不止,楊織暗罵了一聲,與燕琴一併盤腿就地而坐。若儀與伏辟見他們似乎比較平緩了,才敢走上前去。

 

 

      兩人平緩了思緒,燕琴才看著他們說出心中猜測。他一說完,若儀便皺起眉問道:「若是關進了地牢,有可能是因為甚麼原因?」

      楊織的臉色萬分嚴肅,地牢可不是個小小過錯就會被關進去的地方,那就只能是犯了大錯而為之。可那是無殤!他能犯甚麼過錯讓樂王如此生氣?他沉著聲說道:「一定是很嚴重的問題,樂王陛下向來疼無殤,無殤也不曾有過任何大錯,如今能夠將無殤直接逼進大牢之中……那極有可能此事是危及到古鮫族或者整個王室。畢竟那地牢……據我們所知,上一次關的人,便是王室中的某位殿下殘害手足且險些傷及性命,才被關了進去的。」而那人,便是當年的樂天祿。至於在此之前還有關過誰就不得而知了。

 

      若儀一愣,臉上的擔憂更甚。她想了想,繼而問道:「那無苓小殿下呢?還是你們有辦法問她?想必她會知道內情呢?」

      兩人無奈地搖頭,燕琴便接著說道:「我們唯一能夠提供線索的也僅能依靠禁衛軍,但他們既是傳了樂王陛下的口諭,想必也不會讓我們打聽。」

 

──

 

      「樂王陛下,楊織與燕琴確實因此動怒,也確實遣散了大半禁衛軍,只留下小七和小九兩人。」悅如壑面對著樂王低聲說著。

      樂王聞言抬眸,接著轉頭看向妖后問道:「苓兒有動作了嗎?」

      妖后點點頭,說道:「我已經透漏了些許訊息給她,眼下苓兒應當在想辦法傳訊給他們了。」

      樂王歛下眼眸,又嘆了口氣。他的聲音略顯疲憊地說:「只剩下金天靈根了,還有六十六個年頭,殤兒能如期到合體期嗎……?」

      妖后拍了拍樂王的手背,柔聲說道:「眼下就是個契機,殤兒經此一戰勢必也會趁此閉關,陛下您得相信他,他可以的。」

      他又嘆了口氣,才說道:「如壑,讓苓兒想辦法去傳訊,必須得穩住他們兩個。」他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樂王的臉色極差,看起來好似老了許多分,連帶著嗓音也蒼老了起來:「父王的料想確實不錯,此事果然落到了我倆的孩兒身上。為了這修真界,殤兒得承受多少苦?主上為何選到了殤兒?」

      妖后紅著眼眶,說:「歷經了三代,主上誕於我古鮫族,就注定只能讓古鮫族收尾。當年主上未能成事,便只能靠我古鮫族全族人的神力為代價,去換取下一個天神的現世。殤兒的出生就是為了平定這一切,他的五靈根依次覺醒了天靈根,就注定了他無法過得安穩。但殤兒是如何的心性,陛下您也清楚,只要這動亂平定了下來,殤兒便能功成身退。」

      樂王看著妖后,伸出手將她攬入懷中,說:「可誰能知道這一戰過後,殤兒是否能夠安然無恙?連尊主都看不清的未來,妳與本王又何能猜想得到?」

      妖后有些心痛地顫抖著身軀,喃喃說道:「殤兒會沒事的,他一定會沒事的。」他們彼此都清楚,那不過是他們內心裡卑微的祈禱罷了。

 

      樂王一哂,低語嘆道:「但凡他肯說一句,本王也不至於如此狠心,他、他怎麼就這般倔呢!」

      妖后揚起一抹笑容,說:「樂王陛下,殤兒像您。倔得很。」

 

──

 

      隔日丑時,楊織與燕琴便被熟悉的氣息所驚醒。他們急忙出了房門,隔著無殤的房互看一眼,瞬身到了前庭。

      他們驚喜地喚了一聲:「韶華!」

      他們匆匆打個照面,便相繼入了房。連帶著被動靜驚醒的若儀和伏辟一同入屋。

 

      韶華看著兩人並不忌諱若儀和伏辟在一旁,便開口說道:「是小殿下吩咐我趕緊帶消息給你們的。」

      兩人頷首,急忙問道:「到底怎麼回事?無殤呢?真被打入地牢?」

      韶華的臉色凝重,看著楊織低聲說道:「當時你趕去支援沒多久,太子殿下便收到了不知道來自何處的靈魚,緊接著就駕著碧塵禹離開,擅自出了界。沒隔多久時間便被碧塵禹扛著回宮,一邊跟著的甚至還有淒珞神將,那時太子殿下受了重傷,應當是被魔族所傷,所幸並無大礙。」

      四人一驚,燕琴更是吃驚地問道:「淒珞神將?!怎麼會是淒珞神將帶他回宮?」

      楊織也難掩驚詫地說道:「淒珞神將為何會離開樂王陛下?無殤到底收到來自哪裡的靈魚?怎會不顧陛下的命令擅自離界?」

 

      韶華搖搖頭,也不理解地說:「就是如此才奇怪,樂王陛下大發雷霆,要太子殿下如實交代,可誰知殿下他……」

      燕琴:「他怎麼了?」

      韶華捏緊了手,說道:「殿下無論如何都不願說出詳情,樂王陛下甚至施以、施以杖刑……」

      楊枝與燕琴瞪大了雙眼,皆是難以置信的模樣。楊織急忙說道:「無殤他出界不是來幫我們,而是去了別處?他為此竟然反抗樂王陛下?他……他傷得嚴重嗎?」

 

      韶華未答,只是先說了一句,卻足夠讓他們膽戰心驚,他說:「你們聽了千萬要冷靜。」

      兩人互看一眼,深吸口氣才又看向他。他說:「殿下回來時,沒多久便醒了,之後被召到殿中審問。小殿下聞聲也趕了去,樂王陛下問了半天殿下依舊不置一詞,而後陛下先是杖責十棍,殿下甚至連悶哼一聲都沒有。我們與小殿下親眼看著太子殿下被打到皮開肉綻,也未敢上前制止。陛下原本以為十杖下去,太子殿下便會開口,誰知殿下竟然說……」他語氣一頓,看了看臉色擔憂的四人,接著開口:「他說,就算父王今日把兒臣打死,兒臣也絕不會有半句怨言。」

 

      韶華的情緒顯然很激動,他的雙肩發顫,啞著嗓、字字鏗鏘地接續說道:「我們與小殿下親眼看著太子殿下被淒珞神將打至暈厥,足足挨了四十七杖……」他將手掌捏出了鮮血,語氣也不再平穩:「足足四十七杖,當年我犯了錯,挨了六杖便暈了。四十七杖!生生挨了四十七杖!太子殿下何曾受過如此大的罰?你們知道那四十七杖下去殿下變成何種模樣嗎?深可見骨、血流成河啊!殿下被打到無力化形,身上鱗片落了大半,血跡佈滿了大殿!殿下該有多疼?陛下從未捨得在任何一個殿下身上施過如此重刑,更沒有一個殿下受過杖刑!那杖有多可怕我最清楚,打下去根本連想運轉妖力都沒辦法!四十七杖下來,殿下半聲沒吭!到底為什麼受此重刑還不願意開口?!小殿下哭得嗓都啞了,她跪著求陛下和妖后,連一向仁慈的妖后也甚麼都沒說!太子殿下暈了過去,便直接被扛著丟進地牢裡了,血都未止啊!一路滴到了地牢口,滿地都是太子殿下身上的血!淒珞神將甚至不知道從何處扛起才能不碰到太子殿下身上的傷口!」

 

      他說得激昂,聽的人也如同受到雷擊一般回不過神。若儀無聲地落淚,伏辟皺著眉緊握雙拳、眼角被血絲給染紅。燕琴與楊織愣怔了大半晌回不過神,杖刑?被施了杖刑?!四十七杖?!韶華的話語反覆在耳邊徘徊著,硬是將兩人的思緒拉個飛遠。

 

      就算父王今日把兒臣打死,兒臣也絕不會有半句怨言。

      足足挨了四十七杖。

      深可見骨、血流成河。

      無力化形、鱗片落了大半。

      殿下受了四十七杖,半聲沒吭。

      滿地都是太子殿下的血。滿地、佈滿整個大殿、延續到地牢口。

      不知道從何處扛起才能不碰到太子殿下身上的傷口。

 

      多疼?

      太子殿下該有多疼?

      無殤他,該有多疼?!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當初在寫這段還是在思考要杖刑還是鞭刑 (X

後來想想鞭刑感覺有些變態還是算了 (喂

 

下一章就會寫到具體經過了~

各位不要急 (X

 

離玉瓊在妳背後他很火

玉瓊:落花想變成落花嗎?

落花:……咳,我錯了大哥。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1/17(日)

    

#預告:◎第八十六章.在我眼裡那不是太子,那是我哥!

「宮內……可有甚麼消息傳來?」

「可有我兩名神將的消息?」

 

「當年無殤的四十七杖,小殿下是不是知道內情?」

 

「本王再給你一次機會,到底為什麼擅自出界。」

「……就算父王今日把兒臣打死,兒臣也絕不會有半句怨言。」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3

落花傷情陷酒窖

追蹤 13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