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是個擁有許多構思與點子的人。

絕境守護者-第一章 詛咒與重生


 

  歐文是猿型守護者「亞弗」體內的住民,他的家就建在守護者亞弗的腹腔位置,是以木頭做支架及布料圍製成的簡易型帳篷。歐文有個小自己兩歲、名叫肖恩的弟弟。

  自小兄弟倆就受到父親羅伊的嚴格教導,學習弓術、劍術以及各種防身術。

  哥哥歐文向來就有這方面的天分,因此學習及成長非常迅速,完全體現了自己的長才。不論是搏擊動作或是弓術的準頭,都越來越精湛!父親對於歐文期望特別高,而他也爭氣地不斷超出羅伊期待。

  弟弟肖恩則不幸相反……不僅動作遲緩,就連基本的張弓也無法做到。然而肖恩卻對於機械充滿了興趣。他走遍守護者的四肢,甚至曾經想要試著走進它的腦部一探究竟,但卻遭來族人的反彈!

  唯一支持肖恩這股熱情的也就只有哥哥歐文。

  羅伊總認為男性族人要在絕境之中收集糧食,就必須具備相當實力,否則也只會成為累贅、變成絕境裡的獵殺對象罷了。因此羅伊對於肖恩這項獨特的興趣無法感到諒解。

  畢竟在這個殘破不堪的世界,多個人收集食材、就能多養活幾名族人。

  長久以來猿族有個慣例,那就是每當男童達到十二歲,就必須接受成年禮。趁著守護者停歇的夜晚之時,被暫放到絕境待上一晚。男童們必須通過這項考驗清除變異種、獵捕原生種,來證明自己的強大;證明自己的存在是對族人有貢獻的!

  也只有通過考驗的人,才能在左臂三角肌的中束處紋上猿族族徽。

  與歐文同齡的共計八人,然而卻只有三名生還者撐到了早晨──

  歐文正是其中一位。

  可,悲劇就發生在肖恩滿十二歲的那年。

  那年猿族裡就只有肖恩獨自達到成年禮的標準,這意味著什麼都做不到的肖恩,僅能帶著武器坐以待斃等死。

  夜裡,當守護者停下腳步從巨木頂返回到地面,曲膝弓身蹲坐在樹幹前停歇之時。羅伊毫不猶豫拿起裝有長劍、短弓與不到十支箭的袋子,並帶上肖恩順著亞弗臂膀走至小腿處。

  看著膝與地之間的差距如此大,只要一個失足肯定會跌得粉身碎骨,更別說是絕境裡,漆黑之中各類變異種的咆哮聲。肖恩不是懼高,只是不願面對潛伏在夜裡的殺機,他搖搖頭再次表達自己的不願意。

  盯著神情充滿恐懼的小兒子,羅伊什麼也沒有表態。

  當肖恩抓住纏繞在守護者身上的垂藤,踩著覆蓋在金屬表層的岩塊、爬至亞弗的腳踝時,突然聽到後方的樹林中傳來嘶吼聲……害怕無比的肖恩朝父親看去。他希望身為父親的羅伊能為自己做點什麼。

  然而羅伊只是將手裡的袋子扔到地面,並且說了句令人心痛的話。

  「切記,不要浪費袋裡的箭──我早上會來收。」

  羅伊冷冷地丟下這句話,隨後連瞧也不瞧就從金屬接縫的暗道入口,走進守護者身體裡。

  然而,這時亞弗另一腳的膝蓋卻多了道人影!

  不,應該說他都在、並且目睹了全程。

  那人就是歐文。

  歐文俯身將兩個共能裝下百支箭的袋子,以及一柄從箭袋暗袋裡抽出的黑柄短刀,放在守護者膝上。他把袋中的箭持在手中、並搭在長弓旁,瞄準肖恩的位置──

  這時肖恩拿起袋中的劍退到守護者亞弗腳旁,擺出外行的架式、且雙手顫抖著,緊張兮兮地四處張望。

  此刻左前方的草叢突然有些動靜。只見一隻被某種變異長形寄生蟲控制的野豬,朝肖恩衝了出來!慌張的肖恩試著提起劍來禦敵,但他心中卻自知完全不是這頭怪物的對手。於是就連反抗的勇氣也沒有……

  當肖恩與怪物僅剩不到五步的間距,突然「咻」一聲,銳利的箭頭射穿野豬的頸骨,將這頭怪物釘在地面上!

  肖恩順著箭所射出的方向看去,只見遠方的歐文伸出食指貼在唇邊;示意要肖恩安靜。

  受到哥哥保護的肖恩這時不禁紅了眼眶……

  住在野豬身上的寄身生物,似乎知道歐文正是攻擊自己的主體,下秒便如同蟾的舌頭、將自身射向他!

  敏銳的歐文瞬間躲開,接著用連貫的動作從身旁舉起短刀,斬斷蟲的身體!

  這時野豬開始哀號,並且倒地不起。

  緊接著,各式各樣的變異種因著號叫開始匯聚到此地……

  好不容易奮戰到早晨。歐文為要幫助弟弟,幾乎用盡了一個袋子分量的箭、手也破皮滲血,然而這代價卻幫助肖恩通過試驗,同時獲取繼續生活在亞弗體內的權利。

  天色稍有變化時,歐文顫抖的雙手再次拉起弦對著草皮射出最後一箭。接著他背起箭袋、反手握住短刀,朝著守護者內部走了進去。

  起初肖恩並不知道歐文的意圖,來到樹前查看,才發現箭上竟插著白兔!

  這時的肖恩才明白哥哥用意,是要自己帶上禮物迎接成年禮的落幕。

  肖恩把兔子掛在腰際。他趁著黎明前盡量將哥哥所發出的箭收回,並埋藏在不遠的草叢裡。長劍收回袋中並背起,肖恩緩慢順著守護者的腳爬上膝蓋。他喘著氣,有些膽怯地見到前來迎接的父親……

  向來嚴肅的羅伊注視著滿是屍體的地面,在瞧瞧肖恩那雙染滿血的手,隨即對肖恩展露出初次微笑,拍了他的肩頭,並順勢撫摸其前額。「幹得好,這才是我的兒子!」

  首次獲得稱讚的肖恩開心極了,不斷在羅伊的掌前磨蹭撒嬌。接著肖恩就在熱烈歡迎中回到村裡,並在眾人聽聞羅伊的轉述後被封為猿族最強獵手。族人們紛紛來到肖恩的帳篷前,表示對於看走眼而感到抱歉,且稱讚他是個深藏不露的好手!

  緊接著,肖恩接受了「紋禮儀式」。刻在左手臂上的猿族族徽代表著肖恩通過測驗,顯示了他獵手的身分、也意味著活下去的權利。

  同天,羅伊趁不知何時會離開原地的守護者走之前,帶著族裡通過成年禮的男性來到絕境狩獵。然而兄弟倆的焦點並沒有集中在狩獵這件事上,而是把先前肖恩藏起的箭放回歐文背來的空袋子裡。二人無心打獵,不斷四處找尋、並積極地將遺漏掉的箭支進行回收。就怕父親與其餘的獵手察覺到異樣……

  兩兄弟躲在隱密樹叢裡點算著箭支,確定將所射出的箭全數收入袋中後,才安心地開始進行狩獵。

  正午。當太陽掛在上方,也就意味猿族男性會合清點獵物的時刻來臨。所有人的手上掛著、肩上扛著五到六隻可食用的原生種,只有歐文與弟弟兩人加起來僅捕到三隻松鼠、一頭小野豬。雖然大家當下並無表態,但回到守護者身體內,卻有人跟羅伊反應這件事。

  「羅伊,你不覺得不合理嗎?獨自在絕境裡生存一晚的人怎麼可能拿出這樣的成績!先撇除歐文強勁的實力;遍地的惡獸屍體也是大家有目共睹。兩名強者組隊狩獵根本不可能有這等劣勢──」

  雖然羅伊仍偏袒著自己的孩子,表示年輕的獵手剛起步、成績必定糟糕,況且可能是過於勞累才致如此。但實際上羅伊的內心已經跟著動搖……

  畢竟兩個孩子都是羅伊親自訓練,肖恩的軟弱他並非不知。

  當所有族人都回到守護者亞弗的體內之後,不到兩小時的時間,亞弗又開始移動腳程、繼續踏上漫無目的的旅程。

  羅伊趁著兄弟倆與族人在亞弗頸部的廣場把酒言歡時,走進位於腹腔、肖恩的帳篷裡。在羅伊四處檢查的過程,他搜到藏在被子裡的箭袋。仔細看著裡頭的箭,羅伊的神情開始凝重了起來……

  晚間,當所有人都聚集在守護者頸部中心的廣場,烤著早上所捕獲的食材、且歡慶另一名強勁獵手的誕生時,羅伊突然說了句與現場氣氛不符的話──

  「在我們之中,有人沒通過成年禮卻活了下來;甚至手上還紋著猿族的族徽。」羅伊抓著身邊用布裹著的東西。

  正當大家都在議論紛紛時,羅伊將布中的箭丟在篝火前。「這是我為肖恩準備的試煉之箭。我已經仔細檢視過每支箭的尾羽,沒有一支標記過卻染有血的!」

  接著羅伊揪住二子肖恩的領子,臉上表現出不滿。「肖恩你說,到底是誰在暗中幫助你通過成年禮?」

  「父親,是我做的──」歐文這時跳出來,並且將自己因弦而受傷的指尖展示給族人看,隨後不畏地看著自己的父親。「如果要流放、就流放我!」

  「歐文,你並沒有做錯。強者天生就有種想保護弱者的衝動,但錯的是弱者根本就不應該誕生在這個絕境裡。」羅伊鬆開手、轉過頭搭著歐文的肩,接著對所有猿族人述說生存在現今世界的法則。

  「所以我覺得比起肖恩,不如由我代替他被流放到絕境。因為我能在絕境中殺出一條路,但肖恩不能。」歐文點頭看著肖恩,試圖讓自己的弟弟安下心來。

  這時羅伊湊到歐文身邊,刻意降低音量。「歐文,你是我引以為傲的兒子,也是族裡最強悍的獵手,你有能力養活這些族人;但肖恩不能!所以你不能為了袒護肖恩、就犧牲掉族人生存的權利。」

  「但你也不能剝奪肖恩在守護者體內生存的權利!」歐文憤怒地握緊雙拳,向著蠻橫的父親回嘴。「對你來說肖恩不是外人,他是你兒子。對我而言肖恩不僅是族人,他更是我的弟弟─強者保護弱者雖不是理所當然,但哥哥保護弟弟卻是天經地義!」

  「如果你不出手救肖恩,他早就死在絕境了──現在早就是個死人!根本就不會有這些爭論。我們猿族根本就不需要沒有狩獵本能的男性!」羅伊就像被激怒一樣,伸出食指頂著通過成年禮?」

  「父親,是我做的──」歐文這時跳出來,並且將自己因弦而受傷的指尖展示給族人看,隨後不畏地看著自己的父親。「如果要流放、就流放我!」

  「歐文,你並沒有做錯。強者天生就有種想保護弱者的衝動,但錯的是弱者根本就不應該誕生在這個絕境裡。」羅伊鬆開手、轉過頭搭著歐文的肩,接著對所有猿族人述說生存在現今世界的法則。

  「所以我覺得比起肖恩,不如由我代替他被流放到絕境。因為我能在絕境中殺出一條路,但肖恩不能。」歐文點頭看著肖恩,試圖讓自己的弟弟安下心來。

  這時羅伊湊到歐文身邊,刻意降低音量。「歐文,你是我引以為傲的兒子,也是族裡最強悍的獵手,你有能力養活這些族人;但肖恩不能!所以你不能為了袒護肖恩、就犧牲掉族人生存的權利。」

  「但你也不能剝奪肖恩在守護者體內生存的權利!」歐文憤怒地握緊雙拳,向著蠻橫的父親回嘴。「對你來說肖恩不是外人,他是你兒子。對我而言肖恩不僅是族人,他更是我的弟弟─強者保護弱者雖不是理所當然,但哥哥保護弟弟卻是天經地義!」

  「如果你不出手救肖恩,他早就死在絕境了─現在早就是個死人!根本就不會有這些爭論。我們猿族根本就不需要沒有狩獵本能的男性!」羅伊就像被激怒一樣,伸出食指頂著都在年滿十二歲就被推入火坑,進行你們所謂的試煉。有多少人才是因為這項成年禮送葬自己的生存權利呢?」

  「族規是死的,人卻是活的。聽著,我與這些死去的失敗者都會詛咒你們猿之一族的所作所為。」肖恩舉起試煉之箭使勁劃開紋在自己左臂上的猿族族徽。傷口仍未癒合,頓時又受到新的切口以致皮開肉綻、血流不止。紅色液體順著肖恩的臂膀直到指尖才滴落。瞬間肖恩眼神變得兇狠無比,瞪向廣場。「我生前不被承認是猿族的人,死後也不會淪為猿族的靈;但我會化為猿族的詛咒!」

  見狀,歐文本想衝上前,卻被肖恩滿是鮮血的手阻擋!

  肖恩搖搖頭。這舉動意味著肖恩已經一心赴死、誰也攔不住……

  「歐文,你是世上唯一承認過我、也是最疼愛我的人。就讓我再叫你最後一聲──」肖恩神情突然轉為悲傷,臉部扭曲地掉下眼淚。「哥哥。」

  此刻當肖恩喊完話,似乎也因失血而感到暈眩,從守護者亞弗的肩頭跌落。

  歐文瞪大眼,即刻動身抓起父親不久前扔出的幾支箭,就想跟著肖恩一同脫離守護者!

  但卻在經過羅伊的身邊,頸動脈瞬間遭到重擊而倒地昏迷。

  醒來後,歐文深感頭痛並且遭到反綁。他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父親,打破沉默。

  「我昏迷了多久……」歐文呼吸開始變得急促,惡狠狠的眼神盯著羅伊。

  「三個小時。」羅伊冷冷地丟出這個數字。

  但這種態度也讓歐文氣憤地立刻從地面上彈起!

  「你知道這段時間能夠讓守護者移動多長的距離嗎?」雖然手遭反綁,肩頸疼痛仍持續著,但歐文的怒氣依舊不減。甚至不覺得現在與父親打起架自己就必定會輸!

  此時歐文走到撐起帳篷的支柱,並從被掛回樑木的箭袋上拔出短刀,俐落切開了纏繞在雙腕的藤繩。正當歐文轉身將短刀收回箭袋、打算背起時─

  「歐文,你現在去,肖恩也早死了……就算沒有摔死也會被絕境的生物吞噬掉。」

  這句話激怒了歐文,隨即將一旁的長劍抽出指向自己的父親。「是你殺了他!」

  羅伊拉開自己的外衣,並且抓住歐文的劍尖對準自己的心臟。「不,是他的弱小害了自己。你知道猿族有規定男性不能做女性的工作,所以當肖恩沒有狩獵本能就等於失去了在這裡生存下去的價值;我長年以來對肖恩的嚴厲其實都是仁慈!歐文,你知道當族人指著肖恩的名字說三道四,我心有多痛嗎?你知道當肖恩通過試煉我有多麼開心嗎?我甚至比你還開心,因為這樣子我就不會像其他族人一樣失去自己的孩子!」

  「明明可以放過他的……你明明可以。」歐文將劍扔開,貼著樑木滑落並坐臥在地上,看起來十分痛苦。

  「如果我放過他,那誰來放過我們?」羅伊拉好衣服,起身就走。

  「歐文,你應該明白現在的猿族需要你。」

  這是羅伊走前對歐文說出的最後一句話。

  雖然對於歐文來說,猿族等於是間接殺掉弟弟的兇手,但同時也是看顧自己到大的至親。如今的歐文內心充滿憤恨與感激,要在守護者裡頭多待半個鐘頭,對他而言都是種折磨。

  歐文明白父親最後說的話。猿型守護者亞弗體內目前仍有上百人居住,大多是女性、未達成年禮標準的孩童,以及退休的老獵手。如今有實力狩獵的僅餘二十人不到。羅伊是希望歐文能夠留到下一批獵手的誕生,在過六年就會有共計二十八名男童同時接受成年禮。到時無論要走要留,對於猿族也不會造成太大的負擔──

  也算是歐文對於族人長年以來照顧的回報方式。

  然而就在第五年,亞弗突然受到龍型守護者「德拉岡」的強襲!

  守護者德拉岡利用自己優勢的身形,纏繞在守護者亞弗的軀體上,並且逐個將肢體破壞掉。走前,龍的利爪甚至在猿的腹腔挖出個大洞!

  亞弗就這樣躺臥在岩壁與樹群之間、僅剩頭部能轉動,而德拉岡卻盤繞在鄰近最豐饒的那個巨樹上不斷對空咆哮、向其它守護者示威。

  此刻,腹部遭到掏空的猿,就像城牆被鑿出個大洞。活在守護者亞弗裡頭的猿之一族,只要想到往後的日子就深陷無比的恐懼之中……不知道何時會有機械產物、變異生物突然闖入。或是怪異的有色氣體散漫而來!

  長久以來猿族都只著重在獵手的培育,卻忽視了「機械師」的重要性。這時羅伊才懊悔自己沒有重視肖恩的才能,所有猿族的人才為此感到自責……

  只有歐文為弟弟的死感到不值,無奈的心揪在一塊。

  「事到如今我們該怎麼辦呢?羅伊。」某位男性族人對著羅伊提起這段話。

  「我不曉得……」

  「什麼叫你不曉得,你是族長就應該明白怎麼做!」另一名男性族人對著羅伊咆哮。

  「這從來就沒發生過,我怎麼可能會知道……」突然羅伊想起死去的肖恩,開始對族人們怒吼。「如果你們不將肖恩逼到絕境,或許我們現在就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

  「別推卸責任──」歐文突然出聲,憤怒地紅了眼眶,看著羅伊。「如果當年你重視到肖恩的才能,就不會有這種推卸的舉動了。」

  猿族的眾人們聽到歐文說的,開始紛紛同意地將所有矛頭指向羅伊。

  「我所說的推卸責任也包括你們!」歐文開始原地掃視著每位族人。「要不是當時起鬨,認為肖恩的存在沒有意義,我也不會失去這個弟弟……」

  「或許,那些曾經在成人禮丟了性命的少年之中,也有像肖恩一樣充滿天分的機械師也說不定。」歐文嘆了口氣,嗤笑著講出接下來諷刺的話。「或許……這就是肖恩所說的詛咒。」

  聽到這番話,亞弗的體內頓時安靜了下來。沒有人敢再多說一句反駁的話;沒有人敢再為了肖恩的死推卸責任。

  這時從亞弗腹部破的大洞前突然冒出一群人。正當幾名猿族獵手拿起弓準備應戰時,那群人之中的帶領者卻出聲制止。

  「等等,我們並沒有要開戰的意思。」領頭人舉起手制止準備引發的鬥爭。「各位天真的亞弗住民們以為幾十人就能對抗我們龍族嗎─告訴你們,外頭還有數千人聽我號令!只要我下令,猿就會立刻遭到滅族。」

  「你們龍族到底想怎麼樣?」羅伊咬牙切齒地瞪著領頭人。「破壞了我們的守護者卻說無意開戰!」

  「別急,請耐心等我說完。」領頭者晃動著高舉的雙手,試著安撫猿族情緒。「我族『龍帝』想要跟你們猿族換個條件。只要猿族的諸位肯為我族耕地畜養,我龍族就會保護猿族一切的安全。怎麼樣,這提議不錯吧?」

  「你休想,」羅伊毫不猶豫地拒絕。「總有一天我們會反擊的!」

  「那麼你們就抱著遙遙無期的期望試試看吧。」領頭人哼笑,翹起大拇指伸向身後。「如果有需要保護,我龍族會在後方三公里處紮營──隨時恭候猿族的各位光臨。」

  說完話,領頭人與幾名護衛掉頭就走。

  跟著所有猿族的住民追上前查看。果然就像領頭人所說,絕境裡一批整裝待命的士兵們隨時等候領頭人的號令準備開戰!

  少了厚實的城牆,接下來猿族每日都遭受到不同怪物的侵襲……

  有時是口吐黃色汁液、淡藍膚色、深藍斑紋的「長舌魔」入侵。

  有時是總長超過兩米、皮硬如鱷的灰色肌膚、上身魁梧、雙臂粗大且不成正比的「巨臂魔」造訪。

  有時是呈現咖啡色,外貌就像乾土般龜裂,且縫隙不斷分泌出腐蝕液的「食腐魔」突襲。

  甚至背部會裂成兩半的「裂口熊」。還有以各種生物為原型製造的機械產物,皆會前來重創猿族!

  更可怕的是,就連「擬態食人花」都播種在猿型守護者附近。

  擬態食人花之所以可怕,是因為雄蕊會穿上死者留下的衣褲扮成俊男;雌蕊則會穿上褶裙佯裝成美女,並且釋放求救信息吸引人類前來救助,或獵食者前來捕食。當救援來到時就會利用花瓣把目標包裹住,並開始分泌酸液將軀體及器官溶解,並進行養分的吸收。最終吐出未分解的破衣殘骸繼續使用。

  日以繼夜,猿族連新一批的獵手都沒訓練起,就接連的損失了幾名經驗老道的獵手以及數十位的女性族人。幾個月下來族人傷亡慘重,終於受不了的羅伊才趁著晝日之時,隨著僅存的幾位獵手趕往亞弗周圍的龍族駐紮之地,並且答應數月前龍族提出的要求。儘管無理,無能為力的猿族也只能答應……

  當猿族接受了保護條款的那刻起,便全族遷進由龍族所駐紮的畜養保護圈內。猿族不僅得幫忙繁殖原生種,還得接受龍族訂立的規定;那就是猿族每日都得在龍族庇護的範圍外,獵捕額外尚未變異的物種,並以三分之二的形式繳納到龍族的畜養圈進行繁衍。

  不只如此,猿族還得將自族可食用的部分拿來供應龍族侍衛,僅剩的才能供自族食用。雖然那點分量對龍族侍衛而言,頂多用來塞牙縫,但卻能夠讓猿族的男女老幼果腹充飢。為了增加產量,不得不迫使猿族女性跟著學習狩獵,猿族男性得輪流耕種、畜牧。

  雖然不至於餓死,但無法經常性地得到溫飽。

  猿之一族的尊嚴與族規早就被踐踏得毫無章法可言,除了得無時無刻耐著飢餓的摧殘,還要隱忍龍族的暴行!這也再度印驗了肖恩所說的詛咒。

  最終,羅伊及許多族人都接連病倒──

  「歐文,你快點帶著還走得動的族人逃走,越遠越好……」羅伊拿著鋤頭耕種,一面小聲地託付自己的要求,不時還咳了幾聲。

  「我不想。」歐文的動作與其餘族人如出一轍,努力耕著地。「我從來沒有忘記猿族是怎麼對待肖恩的。不,我無法遺忘!」

  「歐文拜託……我已經沒有力氣跟你爭論了。」

  說著說著,羅伊就失去支撐,昏倒在日頭之下。這時幾名龍族侍衛跑來探查,既是踢又是踹地在羅伊身上施暴。眼見拳打腳踢都沒反應,就在羅伊身上潑了桶汙水!

  羅伊這才從昏厥中逐漸清醒。

  「你們太過分了!」其中一名猿族男性因龍族侍衛過火的舉動,就扔下鋤頭前來攙扶羅伊。

  但兩人卻慘遭鞭刑伺候!

  傍晚,趴在床上的羅伊從昏睡中醒來。清醒後的羅伊背部因汙水導致傷口感染化膿,不禁掉下淚水。

  「痛嗎?」陪在羅伊身旁的歐文,這才說出關心的話語。

  「我並不是為著自己的傷而疼痛,我是為族人被凌虐的事而感到心痛。」向來總是堅強的羅伊卻也開始啜泣。

  「不覺得這景象似曾相識嗎?」歐文轉過頭望向帳幕外的龍族侍衛。「或許肖恩當時被逼到絕境時,心中也是這幅景象,都不知道受到幾次鞭刑呢。」

  聽到這番話羅伊才痛哭失聲。但他必須強忍著情緒,壓低音量,不讓族人與龍族的侍衛發現,否則又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見到父親如此沉痛的神情,此刻歐文的心、對於肖恩的死才終於獲得些許釋懷。

  「我再幫你一次,」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歐文神情一轉,眼神變得銳利無比。「但這是最後一次。」

  曾經羅伊見過露出同樣神情的歐文。當時歐文染滿了各種生物的鮮血,並且全身飄散野性氣息。那是歐文剛從成年禮回到守護者體內,並且尚未收起殺氣時候的模樣!

  羅伊這時候不斷對歐文道謝,並且將猿族代代相傳的項鍊從頸子取下傳授予他。

  「歐文,從今往後你就是猿族的族長。」羅伊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歐文將墜子纏繞在左手腕,準備起身走人;羅伊轉頭注視著自己兒子的背影。

  「如果真的能夠再次的建立起猿之一族,我想請你答應我一個請求──」

  當歐文準備走出帳幕時,又因父親的話止住了步伐。「你說吧。」

  「答應我建立一個解除詛咒的氏族。」羅伊深深吸了口氣,視線越來越模糊。「你跟肖恩永遠都是我最寶貝的兒子……」

  此時歐文並沒有回頭,他紅了眼眶。因為歐文明白,這是父親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也確實成為歐文提供的最後一次幫助。

  看著外頭談笑風生、圍聚在火爐邊吃著烤肉的龍族侍衛們。歐文立馬從悲傷的情緒中走出,逐漸轉為憤怒地瞪著龍族侍衛。

  「我答應你!」

  正當龍族侍衛們飲酒作樂時,便沒察覺到歐文悄悄地溜進各個帳棚。他召集了仍有餘力的年輕獵手,並吩咐中年的獵手保護老弱婦孺。起初中年獵手因著輩分關係而不願聽從,直至見到歐文纏在腕上的墜飾才答應這次行動。

  隨著歐文的帶領,年輕的獵手潛入龍族堆放武具的地方,扳倒看管的幾名侍衛,奪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並且連不屬自己的也一併帶走。

  歐文帶著僅存的七十幾人脫離龍族駐紮地,遠離紫色煙霧的擴散範圍,對抗從四面八方襲捲而來的機械產物與突變生物。猿族戰戰兢兢地前行幾公里,才終於來到與德拉岡、亞弗構成三角的隱密洞穴中。

  這段期間飽受精神與飢餓折磨的族人,因終於脫離龍族的掌控所以鬆懈地睡著了。雖然走前有帶上飼養圈裡的牲畜,但多數都早已運回德拉岡,造成目前糧食不足以供應給所有人的景況。眼看鄰近的小河不斷有死魚從上游漂來,或許是受到紫霧影響所致,這表示必須得另外想辦法。顯然河流無法作為補給的依據。

  歐文派幾名具備實力的獵手保護休息的族人,自己領著隊伍收集食物、搜索乾淨水源。

  當歐文帶著剩餘的獵手抵達狩獵點,他看向前方的星空。並下令當月攀升到最高處時,所有人都必須回到原地集合。

  幾名體能較弱的獵手組成了隊伍相互照應;唯獨歐文一人走在這座四處充滿殺機的森林,找尋可食之物─

  突然,一陣巨大的震動迫使歐文不得不躲至樹幹旁隱藏自己的身影。數分過後巨響不在,取代的是隱約能聽見的女性呼喚聲!

  歐文順著聲音前行。走了不到幾尺的距離,他立馬發現一道人影!

  舉起弓,歐文將手中的箭搭上、並且打破沉默。「哪族的,亮出族徽!」

  只見眼前長髮及腰的少女不語,卻想回頭。歐文初步研判可能是擬態食人花所扮,因此再次語帶威脅地發言。

  「別動,否則妳的腦袋肯定會開個洞。這麼近的距離我可從未失手過!」

 

---------------------------------------------------------------------------------------------

 

先貼到第一章結束,如果各位版友有興趣的話我再找時間貼。

感謝大家的收看!!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9

追蹤 0 鼓勵作者

是個擁有許多構思與點子的人。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