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九十一章.樂煌賜


◎第九十一章.樂煌賜

 

      槐月十七日,是若儀等人抵達洛璧城的隔日,是無殤融回碧海鱗第27日,也是太清得知當年真相的第五天。

      自那天之後,太清就再也沒有靠近過無殤身側,因為其他四名神將不允許,他也不願意強求。畢竟那件事太過嚴重,不被原諒是合理的。

      他得知了真相,便聽到燕琴大吼著說:「你口口聲聲說護他周全,可知他一生中兩次危及性命都是拜你所賜!」

      他知道了,可他無從反駁。兩次都是因為自己,若非自己的緣故,他不會受到如此重傷,更不會從他們口中得知“他變了”。此前失去記憶的他,彷彿回到了他剛出界的模樣,沒有過多戒心,沒有過多的城府。那是多好的一個姿態,是多好的一個人。他不敢想像無殤的眼裡沒了溫度,又該是何等刺人。

 

      申時一刻,他們察覺到了來自無殤身上的動靜。他們急忙上前,看到的是他翻湧著妖力的模樣,這個狀態持續了半個時辰,無殤醒了。

      他坐起身,好像沒有發現周遭人的呼喚。他垂首扶著額,直直伸起右手朝向太清院落的方向,只見下一秒,原先放在忌玄旁邊的玄冰飛了過來!

      所有人急忙後退,無殤依舊沒有抬頭。只見那玄冰轉了個圈揮退所有人,少頃,他化作一陣煙,在眾人驚詫的眸光中化形為人!那戟靈臉色淡漠,冷眼掃過周圍所有人,說道:「主人說,讓你們滾。」

 

      所有人面面相覷,最終是無苓上前一步:「哥哥,我是無……」

      她話語未盡,卻見無殤抬起了眸,眼中的寒意刺骨,伴隨著無數冰柱由地面竄出,以他為中心刺向所有人,接著說道:「……滾。」

      韶華急忙摻著無苓退後幾步,所有人便戰戰兢兢地看著眼前人。

      大家想法一致,他不是無殤,他怎麼會是無殤?無殤從來不會傷害無苓!

 

      他的眼神轉向了一旁的羽衣珩,只見後者一怔,隨後垂首不語。

      羽衣珩的汗水自頰邊落下,他知道了眼前人便是皇天尊的繼承者,可他方才警告自己不能多說。

      無殤皺起的眉漸漸舒坦開來,他的左腳微微曲起,左手擱在膝上,下一秒他轉首看向了太清,說道:「原來是龍族的殿下,幸會。」

      太清一愣,顯然沒有反應過來。又聽他說:「本宮的老友來了,還請殿下打開結界。」

 

 

      落儀等人走在街頭,他們在思考如何能從雲無門得到消息。據打探來的情報指出,那個疑似楊織的人應當在雲無門內。

      他們走到一半,卻突然有一名男子轉瞬移到他們跟前站定。那男子高挑,高出伏辟半顆頭,後方馬尾高高豎起,繫著深藍色的髮帶,濃眉刻劃在他深刻的五官之上,看起來萬分嚴肅,那男子攔住他們,說道:「等等。」

 

      伏辟見狀,一把將若儀擋在身後,瞇起眼盯著前方看不出修為的男子,說道:「請問道友有何指教?」這還在大街上,雖說應該不會有過分舉動,但依舊讓他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甚至讓他沒發現若儀眼尾帶笑地偏頭看著自己。

      那男子稍稍往前兩步,甚至沒把伏辟即將拿劍出鞘的舉動放在眼裡,只是歪著頭在……在嗅?

      他好像確定了甚麼,嚴肅地看著兩人說道:「吳姑娘、伏公子。」

      兩人一愣,他認識我們?

      下一刻他又走到了偲親王面前,打量似的繞了個圈,嗅了半天,又一臉困惑地說道:「你有跟主人身上一樣的氣息。你是誰?」

 

      眾人一僵。主人?他主人是誰?古鮫族人?

      伏辟往前一步,說道:「敢問道友是……?」

      他終於回過頭,咧開嘴露出了四顆犬齒燦爛著笑道:「伏公子,我是碧塵禹啊。」

 

      若儀瞪大了眼,急上前問道:「碧塵禹?你是塵禹?你會化形了?你怎麼在這裡?」

      碧塵禹轉眸看向若儀,指著雲無門方向說道:「因為主人的氣息出現在那裏了,我來找主人啊。」

      她一喜,露出了笑容回過身看向伏辟,接著拉著他說道:「找到了!我們找到了!」隨後又回過頭去看著碧塵禹,甚至沒見到伏辟眼中一閃而逝的落寞神情。

 

 

      太清聽著、看著那無波瀾的聲音與眼神,覺得心如刀絞。他怎麼了?

      他嗯了一聲,專注地將結界打開了縫隙,試圖將不安的情緒掩蓋。

      無殤的眼神直直望向雲無門的入口處,說道:「燕琴,去帶老朋友上來。」

      燕琴疑惑著應是,來到了入口處。接著兩方人馬碰頭,皆是好半晌回不過神。他看著伏辟已與自己同高,看著若儀臉上的面具一愣,看著前頭的陌生男子對自己喚悅公子,看著後方一老一小說道:「燕琴神將,幸會。本王可算找到你們了。」

 

 

      他們上了雲無門,無殤便直直望向男子,手指勾了勾。那男子瞬間化形,成了一頭一丈高的麒麟獸,顛著腳走到無殤腳邊伏下身。無殤的嘴角微微地勾起,抬手撫上他頭頂的毛髮,這才又抬起了頭看向伏辟與若儀。只見若儀的欣喜表情瞬間一僵,悄悄地退了兩步站到伏辟身後。無殤沒有說話,只是看深深看了伏辟一眼,示意他起身。最後移開目光看向那與樂王有幾分相似的臉,隨後一愣,終於站起了身到他身前定住,說:「您是……是偲親王?」

      偲親王淡淡一笑頷首,微微拱身一揖:「臣,拜見太子殿下。」他又轉頭歛下眉宇看向樂無禎,說道:「禎兒?」

      無殤轉頭看了他一眼,只見男孩惶惶不安地看著眼前氣勢十足的人說:「樂無禎拜見、拜見王兄。」

 

      無殤似是要確認一般,又看了偲親王一眼,這才蹲下身將自己的威壓壓了下來,微微一笑低聲說道:「叫無禎是嗎?無禎幾歲啦?」

      無禎拉著偲親王的衣角,有些緊張地說:「回王兄,禎兒、禎兒七十六歲了。」無殤點點頭,說道:「禎兒這麼厲害嗎?七十六歲就築基期了,比王兄還厲害呢。」

      無禎似乎放鬆了些,淺淺地笑了起來,無殤摸摸他的頭頂,又說道:「禎兒要不要見見王姐?姐姐可好了,禎兒一定喜歡。」

      無苓聞聲走來,也到了無殤身邊蹲下。看著無禎說道:「禎兒好可愛啊,叫聲姐姐給王姐聽聽好不?」

      無禎小臉紅了起來,低低喚道:「無禎拜見王姐。」

      無苓笑得更開心了,張開手說:「給王姐抱抱好不?王姐帶禎兒去玩。」

      無禎看了看偲親王,見他微微頷首,這才開心地撲向無苓。他喜歡這個笑容親切的姐姐。

      無殤見無苓將他帶走,便歛起了笑容起身,對偲親王說道:「王爺,借一步說話?」

 

 

      無殤將偲親王帶離,抬手築起了隔音結界。

      偲親王:「太子殿下跟天承倒生得挺相像。這些年辛苦你了孩子。」

      無殤一愣,說道:「王爺……是知道些甚麼?您怎會來尋我?」

      偲親王:「本王是受天承生前所託,特地前來輔佐太子殿下。」

      無殤皺起了眉,說道:「您可知道父王究竟是為何會……」

      偲親王淡淡地笑了:「天承的死另有原因,殿下可是已經獲得了神力?」

      無殤聞言愣怔了片刻,說:「您怎麼知道?」

      他嘆了口氣,將眉眼給歛下了:「這要從當年的神魔大戰開始講起了……」他的語氣平緩,一口氣將事情的原委緩緩道來。

 

      在神魔大戰以前,古鮫族在上古神族中實在排不上號。他們擁有神力,可相比其餘神族並不算厲害,可就在無殤的祖父那一代,卻生了個天才。他與無殤一樣,出生便帶五靈根,也有冰靈根。可區別在於他生來就有冰天靈根、水與金天靈根。無殤不同,他生來帶有五靈根和冰靈根,但只有水和冰天靈根。

      無殤的祖輩代表字是煌,那一代共有嫡出兩位、庶出三位殿下。

 

      長子為嫡出的樂煌毓,繼承了王位,與妖后誕下樂天祿,與如妃誕下樂天偲。

      二殿下是庶出的樂煌俋,與余妃誕下之後接任樂王的樂天承。可是余妃早亡,樂煌俋幾年後抑鬱而終,於是樂王便將他交給如妃照養。

      三殿下是嫡出的樂煌宛,唯一的王女,招了個駙馬,最終難產而亡。

      而庶出的四殿下樂煌鋒與小殿下樂煌賜感情深篤,可前者死於魔族之手,而這樂煌賜因此而痛恨起了魔族,奮發圖強地修練了起來。

 

      也是在那些年,魔族迅速的崛起,迎來了修真界與人界的一場大劫─魓鬾尊的現世。樂煌賜的實力不容小覷,他成為當世唯二步入渡劫期的修者,也是唯一一個完善音殺術高階境界的強者。而另一個渡劫期修者,便是魓鬾尊。

      樂煌賜,便是世人所傳聞的天神族,史稱皇天尊。沒人知道他源於何族,更沒人知道他的本名,那是古鮫族的秘密。

      只因為他的修練方式令人詫異,他認為古鮫族人的妖骨太弱,他修練了禁術剃除了自己的妖丹,隨後才壯大了起來,突破到別人望塵莫及的成就。

 

      他的本意便是剷除魓鬾尊,於是他號召了他的九位至交好友,也就是世人所稱道的九神軍。九神軍皆來自不同的神族,原本持有水墨劍的伶天將軍便是其一,也是樂煌賜最親密的好友。這也是為什麼神魔大戰後,伶天將軍身殞,而水墨劍因此留在了古鮫族的緣故。這柄劍更成為了一種秘而不宣的寶藏,由幾代樂王傳了下來,最終到無殤手中,再藉由燕琴的極力遊說,最終傳給了伏辟。

      皇天尊樂煌賜與九神軍合力創了輪迴陣,可輪迴陣並沒有完善,為了要讓魓鬾尊的三魂七魄分離,只能搭上這十人的命,來換取封印魔尊千年的機會,希望有下一個皇天尊來完成這道陣法,能夠將他永遠消滅。而他之所以能篤定會有下一個皇天尊的現世,便是他以整個古鮫族的神力為代價所換來的,並且將自己的一縷神識留下,那縷神識會挑選適合的古鮫族王室作為傳承。

      但此法並非能夠完全確保此人成為下一任皇天尊,只有在他覺醒了五天靈根,那縷神識才有辦法與此人有交流的機會。可即便如此,若沒有等來此人,那魓鬾尊千年實現一到一樣會現世,所以這是一個極大的賭注。然這五天靈根需要覺醒並不容易,就像重明鳥族人需要契機一般,他需要得到四個契機,依次覺醒這天靈根。

 

      而這下一個皇天尊的繼承者,便是天生具有五靈根的無殤。

      第一次出界在蓮鏡壇遭遇的大難,讓他覺醒了土天靈根。

      第二次面對到了燕琴的死亡,讓他覺醒了火天靈根。

      第三次是與斛泱的拚死對決,讓他覺醒了木天靈根。

      最後一次是被迫取了碧海鱗、之後重傷,讓他覺醒了金天靈根。

 

      於是湊齊五天靈根,皇天尊的那縷神識也與無殤接上線,自此有了交流的機會,可也因此讓他註定過得不太平。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無殤終於醒了,

也徹底將整個故事拉到了主線劇情。

 

樂煌賜終於出場啦啦啦啦,

他最後的設定特別好笑,

在這裡就不破梗了,

先讓落花自己笑會哈哈哈哈哈哈。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2/17(三)

※公告公告※

再來將會連更至兩邊進度同步為止唷(*´∀`)~♥

祝賀大家新年快樂~

 

#預告:◎第九十二章.我要他完好無損的活下去

「天承的苦衷,你能明白嗎?」

 

「回太子殿下,這筆帳,屬下想親自找他們清算。」

 

「我、我不能確定……但我必須盡我所能保他周全,我不希望他……」

「那你可曾想過我的感受?」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8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