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落花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離人殤》原創修仙耽美小說─◎第九十七章.東海龍王一脈不會無後


◎第九十七章.東海龍王一脈不會無後

 

      第一批的王族人舞畢,便接著是天狐族人。多數人沒那個膽量去攀附王族人,便會留待此刻退而求其次。而那些得了機會與王族中人親近者,便會隨著王族人於岸邊茶肆交流,人馬不可謂不大。

      六名王族人,身邊各自跟著一小群人,以及那些人的同伴,加總起來也有近四十人。各自分桌、各自暢談。

 

      離玉玨顯然對斛泱頗有興趣,交談之中能看得出他對斛泱大多出於好奇,結交朋友一事上,想必不是胡說。離玉瓊則在一旁舉止優雅平靜地進食。

      筑愷看著恭敬,無不把自己低其一等的姿態盡顯,不難看出這是面對自傲的天狐一族表現其順從。身側還有一名狐族友人,存在感極低。

      鄴琛談吐得體,將王族地位擺得低,讓人看著毫無架子,卻不難從中推敲出他本身對斛泱無意,而只是顆受人擺布的棋。身後站著的顯然是他的下屬,從頭至尾低著頭,不敢有絲毫踰矩或過多的情緒,活像一名魁儡。

      重遠的目光雖有收斂,卻依舊明顯。一名人修與其他神族、妖族共處也不顯退卻難熬,有如此膽色倒是不容易。

      陸天毓的愛慕之意明顯,卻不敢太放肆。他膽小、他怕事,如若當真成了駙馬,恐怕只會像個小媳婦一般百依百順、毫無主見。

 

      半個時辰過去,斛泱對眼前幾人也算有了初步的解讀。

      她自幼驕傲,可玩心卻重。她不急著選駙馬,可卻對龍族兩人、以及鵺族人頗感興趣。

      青丘狐族人的筑愷她瞧不上,她不需要一個時時刻刻只知道服從且壓低自己姿態的人,更不需要如陸天毓一般軟弱無用之人,也討厭極了重遠那種肆意妄為的貪婪模樣,那只會令她作嘔。

 

      鄴琛倒是頗有意思,雖說被指派來接近她,他也確實如此做,可卻並沒有顯現出討好的模樣、或者是刻意的親近,更讓她覺得有趣的是,他並沒有一個王族該有的刻版樣子,好似那王族地位只是個擺設。

      而龍族的離玉玨看著單純,王族的稱呼也彷彿只是稱謂,本人實則極為簡單,看著無半點心計,也確實如他所說應該只是想交友。

      至於他身邊的離玉瓊,便更加讓人好奇了。他似乎不喜與人交談,更不願和人打交道,的確頗符合他作為太子該有的神態。也唯有在離玉玨舉止上有失穩妥之時,以眼神示意他,雖未言語、也未有任何實質的舉動,可斛泱卻不難看出離玉玨很是聽從他的話,也很是依賴這個兄長。這讓她有些疑惑,畢竟若是依照天狐族人的特性,王族的手足間斷不會有如此深的羈絆存在,他們有著驕傲的本性、有著不服輸且自信的氣魄、更有著獨立自主不依附他人的尊嚴。

 

 

      這場祭典很快便進入尾聲,在那之後,斛泱也時常見到離玉玨和鄴琛,更逐漸加深了友誼,卻極少看見離玉瓊。

      隨著歲月的流逝,已然到了她該成婚的年紀。

      她一拖再拖,原因只在於她自傲。隨著她與離玉玨的友情深篤,自己與離玉瓊的相處也隨之增多,更發現自己竟然在一次意外中被離玉瓊所救,她就此認定了他。

      但她不曉得的是,她為了他放棄了迎來駙馬、放棄自己的驕傲、放棄自己爭奪王位的機會、更放棄了自己的尊嚴,深深刺痛了對她用情已深的離玉玨。

 

      他記得她曾驕傲地搖擺自己的長尾,聊起她在王族中有多大的優勢,必須要一個與她能互相匹配的駙馬。但他不能,他要接下南海龍王之位。

      他記得她的驕傲令他動容,讓她散發出萬千光芒,使他移不開眼。

      他記得她有多想著奪得王位,那是她可以談資千年的榮耀。

      他記得她是自尊心多高的人,沒有任何事情能夠打擊到她,也似乎沒有任何事情能夠打倒她。

 

      可一切全變了。

      他喜歡的她,願意為了離玉瓊選擇出嫁,只因為他會是將來的龍族尊主,不可能成為別人的附庸、成為駙馬。

      他迷戀的她,願意為了離玉瓊放棄她的驕傲,甘願為他掩去自己動人的色彩。

      他傾心的她,願意為了離玉瓊拋去王位的爭奪,寧願遠嫁東海。

      他深愛的她,願意為了離玉瓊割捨尊嚴,情願低聲下氣求他娶她。

 

      憑甚麼?

      沒了驕傲模樣的斛泱,那不是斛泱。

      他妒忌、他痛恨、他憎惡,離玉瓊不過是有了東海龍王之子的名頭,斛泱才會對他另眼相待。那不是很容易嗎?他只需要讓他沒了神格,沒了繼承的機會,那身為東海龍王第二順位的南海龍王之子,便能理所應當的取得資格,那麼斛泱會轉而愛上他,愛上成為尊主的他。

 

      於是他設計了自己的兄長,陷害了一直以來愛護自己的兄長,他以為自己做得很隱密沒人知曉,卻不知道離玉瓊早已明白他的計策,卻選擇告知自己的父王,他並非真想殺害自己,只是要讓自己沒了神格,淪為凡人。

      那對他而言並非難事,既不會影響自己的生命,也不會干擾他想創建一個沒有受人修或妖修差異而起紛爭的門派,更能夠藉由犧牲自己換來他親愛的弟弟擁有幸福的機會。

      這些離玉玨通通不知曉,也依舊被愛情蒙蔽了雙眼,殘害了他向來敬重的兄長。

 

      離玉瓊的退讓並沒有朝他預期的方向發展。

      他成為人修,致使了斛泱徹底墮魔,以為他為了逃避她的感情而自甘墮落情願被設計。斛泱的墮魔更導致了離玉玨癲狂一世,成為了魔族的一族之尊,隨斛泱而去。還間接連累了原先被指婚的鄴琛被族人汙衊叛族,逼得他無路可退,最終也轉投魔族。

      一切的一切串聯在了一起,倒好似都是他離玉瓊的錯。

 

      離玉瓊的父王離行禛明白自家兒子的個性,他知道他不甘束縛,他知道他嚮往行俠仗義,更知道他的偉大志願,是希望修真界沒有所謂人族、妖族與神族的巨大隔閡。於是他給了他機會實現,並將他的一切看在眼裡。

      他看見了他救了古鮫族人後裔。

      他看見了古鮫族人後裔多次救他於水火,即便他依舊與中了噬緣咒之前一樣不通曉情事,不知道何為愛情。

      他看見了斛泱的愛逐漸扭曲,甚至為了「大業」選擇利用昔日珍愛的他。

      他看見了離玉玨執迷不悟地為了「大業」殘害了他,選擇置他於死地。

      他看見了古鮫族人後裔深愛他,甘願為他奉上性命,即便知曉那只會是個圈套。

      於是他決定出面,讓離玉玨的詭計無法得逞,他要讓一切回歸正軌。

 

      那是離玉瓊該經歷的情劫,也是玄武尊主交代給他的任務。

      心疼無濟於事,但他明白這是自己優秀的王嗣該面對的困難。

      所以他選擇做一個冷面的父親,親眼看著他多次陷入危機,只為了讓他能夠親身體會何為情愛。

      而他也確實體會到了,更將龍族人的癡情特性遺傳個徹底,他認定了樂無殤。

      這一切他作為父王的人,並不反對,反倒感激他讓離玉瓊開了竅。

      多年後他甚至慶幸自家兒子於愛情之中佔據了強勢的一方,那便代表東海龍王一脈不會無後,當然這也是後話了。

 

──

 

      玄梧荷的話語讓離玉瓊想起了那些陳年往事,不自主地低下了頭,眸中的愧疚一閃而過。

      頂著無殤面皮的皇天尊看了他一眼,隨後對著玄梧荷說道:「可還有看到些甚麼?」

      玄梧荷收回注視著太清的目光,恭敬地垂首說道:「回主上,三日內重明鳥後裔將抵,亦有雪虎族後裔將至。如今只差一人尚未知曉身份。」

      太清重新抬起了頭,說道:「一人?如今已知的九神軍有尊主您、我、羽衣珩、沈子龍、碧塵禹、若儀、再加上一名雪虎族後裔,不該是差兩人?」

      玄梧荷吹了聲哨音,隨後便見門外走來一名男子,讓燕琴一愣,看著他說道:「你是……你是路卿華?!你也是神族後裔?」

      路卿華微微一笑,將長擺一甩,跪地朝著皇天尊一揖:「白澤族二殿下路卿華,參見主上。」眾人呆愣了片刻,隨後便見皇天尊微微頷首,他接著站起身轉向玄梧荷一揖,喚道:「主人,屬下已將事情辦妥。」

      玄梧荷點了點頭,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說道:「辛苦了。」她又繼而看向太清,說道:「當年我曾派過卿華給燕琴傳過訊,想必他還記得。因此如今已經確定的共有九人,尚有一人還未知曉。我能看見的,只能確定這最後一人,無殤是在當年擂台賽期間見過,但無法確認是誰。」

      燕琴蹙起了眉,問道:「莫非是參賽者?」

      玄梧荷搖了搖頭,說:「不見得。可能是參賽者、觀賽者,也有可能是比賽期間看過的任何人。」

      太清想了想,看向皇天尊說道:「主上,若這人未找到,可會有甚麼問題影響全局?畢竟在那期間見過的人太多,我們要在短時間內找到不太可能。」

      皇天尊:「陣法少了一人一樣可以提前優化,只要破陣的當下殤兒的神格恢復,九神將的身份也會確立,我這最後的神識也會消失。到時候便是你們要背負起重責之時,破陣後魓鬾尊的修復期很長,煉燄之淵也會就此關閉再無蹤跡,直到18年後時限一到,便是決一死戰的時候。在此期間你們需得確保陣法完善,若依舊無法完善,那又需要十條命作為代價,直到下一個千年。」

 

      若儀的憂色寫在臉上,伏辟便伸手覆蓋在她白皙的手背之上。她看了他一眼,隨後看向皇天尊說道:「主上,可我身上的記號已毀,也讓吳英銓奪去了獲得神格的機會,那我……」

      她的疑問也是大家的疑問。她的記號被吳英銓抄去,讓他獲得神格,那不就代表她沒有機會獲得神格?又怎麼會成為九神將之一?

      皇天尊將目光移了過去,開口說道:「記號只會讓一人獲得神格,但死人可不算。他死了,且那記號銘刻於體內而不僅是表皮,表皮的毀損不會有所影響,因此他的死去間接讓妳有機會能進入原蒼界獲得神格。」他的語氣一頓,隨後說道:「本座僅能言談至此,再多說會影響到殤兒魂魄,你們務必留意雪虎族後裔的到來。」

      他方言畢,就見無殤的身軀開始了劇烈的顫抖,冰霜爬滿了身軀,幾息的時間過去,他的眼神重新聚焦在太清臉上,隨後勾起一抹笑容,暈了過去。

 

 

§作者落花有話想說§

交代完私人的愛恨情仇了 (X

大家應該還記得路卿華吧?

在此之前他的存在感很低,

又加之隨時環伺在玄梧荷身側,

礙於她的尊主身份也不會有人多嘴問一句,

大家也只當他可能是玄武族的族人。

 

好啦各位,

下一集咱們寒涔小寶貝又要出現啦!

拍手拍手拍拍手!

 

#下篇文預計產出時間:02/22(一)

剩下一篇就能和Penana同步了,

於是連更至明天為止唷(*´∀`)~♥

 

#預告:◎第九十八章.是否甘心任人宰割

「等等,」無殤發出了聲音,皺起眉說道:「你是指雪虎族王室,姓寒?」

 

「閣下,可是八殿下寒涔?」

 

「久聞雪虎王族手足相殘之甚,在下只想問一句,不知殿下是否甘心任人宰割,還是想求得一命,奪得這西白虎尊主之位?」

 

如果怕錯過新章回,也歡迎各位到FB粉絲專業按讚才不會錯過唷!

喜歡文章的朋友們,麻煩不要吝嗇幫我下面按個讚,
給我繼續寫作的動力唷!ヽ(✿゚▽゚)ノ


本文章發表於:原創

加入67

落花

追蹤 14 鼓勵作者

落花入水似無情,陷入酒窖顯情深。

鼓勵作者

目前持有 Blink Coin: Loading..

選擇禮物


愛心

(Coin 10)

幫高調

(Coin 20)

咖啡

(Coin 30)

掌聲鼓勵

(Coin 40)

崇拜眼神

(Coin 50)

驚呆了

(Coin 60)

神人4ni

(Coin 70)

花束

(Coin 100)

鑽石

(Coin 300)

紅寶石

(Coin 500)

藍寶石

(Coin 1000)

黃寶石

(Coin 3000)


送出鼓勵



發表匿名文章不會出現你的大頭圖與名稱,你可暢所欲言,但文章內容務必遵守「佈告欄使用規範」!


回應

送出回應


想回應這篇文章嗎?也想發表文章嗎?
馬上登入來發表文章、追蹤作者、收藏文章或回應文章吧!

註冊 登入